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194章 转眼是空城

第194章 转眼是空城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53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29
    闲王肖以歌抬起头来,看着东离弦,说道:“我还有一个要求。”  声音带着坚决,显然,这个要求是必须要答应的。  东离弦听到肖以歌的口气,心中虽然不喜,还是说道:“不知道闲王有什么要求?”  “最近诸多事情过于繁杂,我希望能够获得恩准,出去散心。”肖以歌径直说道,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眸深邃。  “可以。”东离弦凝眸,心思瞬间转动,直接答应下来。  既然闲王肖以歌都做出了一定的妥协,那么自己也不能够将对方逼得太紧,一定的安抚是必要的。  毕竟闲王肖以歌还是国家的靠山,不可能因为这点儿小事而有丝毫的动摇,起码在别人有这种力量之前,他的地位都是牢不可破的。  “谢皇上。”肖以歌轻描淡写的点点头,虽然说是谢,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恭敬。  本来就是超然之人,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而东离弦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肖以歌的做派,心中虽然不悦,可是表面上依旧平静。  朝堂散去,东离弦率先离开了大殿,而后只剩下了肖以歌、百里玄夜、苏相和白大学士在大殿之内。  “苏相,白大学士,你们这次的‘恩情’,本王就先记下了。”肖以歌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就走出了大殿。  既然取得了东离弦的同意,那么他就要立即动身去找寻百里玄月了。  至于苏相和白大学士的事情,以后总有机会解决。  现在倒是顾不上这两个人了。  “闲王。”白大学士的脸色一白,看着肖以歌的背影,心中忐忑,不过又想到了有苏相在前,那么以后也就有个依托。  坐上了苏相的贼船,估计他是轻易下不来了。  百里玄夜看着肖以歌的背影,心中叹息,也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当他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苏相和白大学士,一言不发,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苏相依旧是泰然自若,而白大学士却是心中不安起来。  不过,就在此时,东离弦居然又从大殿之后转了回来,安步当车,每一步都像是丈量过一般的精细。  仪态尊贵,真如天之骄子。  “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苏相和白大学士一惊,赶紧行礼。  “起来吧。”东离弦摆了摆手,坐在了皇位上,安稳如同泰山。  苏相和白大学士相视一眼,然后起了身,站在了一旁。  “不知皇上有何吩咐?”苏相举步走出,然后躬身又是一礼,声音平和,一派恭顺有礼的样子。  “不急,稍等片刻。”东离弦摆摆手,眼睛却是望着大殿的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般,那神情,让苏相和白大学士略微不安。  人对于知道的事情可能毫不畏惧,但是对于未知,总会有几分忐忑。  不过,老谋深算的苏相却是安稳如常,静立在原地,漠然的等待着,眼神看着地面,不动如山。  白大学士却是不同,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如同惊弓之鸟,整个人都带着几分慌张。  此时,他低着头,眼睛瞥了眼大殿门口,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多时,有侍卫前来禀告,西泠太子西泠牧朝来了。  “西泠太子来此,可是为了何事?”东离弦看了西泠牧朝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喜怒。  西泠牧朝脸上带着笑容,轻松的走了两步,仿佛这里不是东离的大殿,而是他西泠的国土一般。  这让东离弦的心中更是愤怒。  不过,东离在四国之中的地位和实力可谓是最低的时刻,这种屈辱却不得不承受。  弱国无外交,就是如此。  “本太子来此,却是来辞行的。”西泠牧朝一笑,甩了甩袖子。  东离弦点点头,看了苏相一眼,说道:“苏相,那么西泠太子离去的事情,就由你来安排了。”  “是,皇上。”苏相躬身行礼。  一国太子离去,当然有一定的礼节和欢送仪式,证明对方已经走了。  不然的话,一旦对方出了什么事情,那么少不得会赖在东离的身上。  当然,这只是礼节而已,就是不来辞行,也没事。  “呵呵,本宫来此却是为了这事。”西泠牧朝摆摆手,他才不要东离给他召开什么送别的仪式。  一般送行,必然是大臣送至边界,那么对西泠牧朝以后的行动却是影响极大了。  他可是要去寻找百里玄月,若是直接被送出国,岂不是太麻烦了一些,万一错失了百里玄月,那更是他不能忍受的。  “哦?”东离弦一挑眉,他就知道西泠牧朝没有那么容易送走,对方的心中不定在打算着什么呢。  至于西泠牧朝穿过黑暗森林的事情,难道是真的不成?  这由不得东离弦不谨慎,送行只不过是试探而已。  “东离的风景如此秀丽迷人,本宫正想一路走走看看,就不劳烦苏相送行了,不多时便会出国。”西泠牧朝笑着点头,言辞中满是对东离的赞誉。  “既然如此,也就随西泠太子了。”东离弦点点头,同意了西泠牧朝的话。  既然对方不要送行,那么东离弦也不愿意为了对方劳民伤财,去举行一系列的送行仪式。  外交辞令,不过如此。  但是,这也不意外着东离弦不会暗中派人监视西泠牧朝的行踪。  对方这么急着离去,说是什么目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就在这时,殿外的侍卫再次前来禀告,竟然是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来了。  “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了一起?”不光是东离弦暗中皱眉,就连西泠牧朝也是如此,对于这个神秘的北冥玉封,实在是让人忌惮。  北冥玉宇这一次败的彻底,当然,他也知道,只要北冥玉宇在,北冥玉封就不会清净,想来,暂时不用太顾及他。  当然,或者南月锦年和北冥玉封走在一起是巧合也说不定。  “不知道二位来此有什么事情吗?”东离弦轻笑一声,高高在上,俯视着众人,心中带着几分豪情。  他相信,有一天,他将真的高高在上,将其它三国踩在脚下,让他们臣于自己。  虽然现在东离的实力在四大国里面居于末尾,可是东离弦自信自己可以改变现状,甚至他的心中还有极大的野心。  他想,统一大陆!  作为一个皇者,他有着皇者的野心,面对权利,谁也忍不住被吸引,东离弦也不例外。  北冥玉封和南月锦年相继道明了辞行的意思。  一旁的西泠牧朝也暗暗皱眉,大家这都要辞行是什么个意思?难道是因为百里玄月不成?想着这个,他的脸色微微一变。  而在他脸色微变的时候,他看见北冥玉封似乎无意间看了他一眼。  “这个北冥玉封!”西泠牧朝心中微微的一紧,在大袖之中的手握在了一起,暗中警惕起来。  对于别人,他多少是有一些了解,可是,对于这个神神秘秘的北冥玉封,他总有一种难以把握的感觉。  难以把握,总会有些失误。  而西泠牧朝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失误,有些事情却不可以失误。  一旦失误,就是天大的代价。  而北冥玉封,的确是有这个让他西泠牧朝失误的可能。  所以西泠牧朝对于北冥玉封的忌惮,让他对于对方的行动都加上了几分关注。  而这个时候,北冥玉封的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似乎让西泠牧朝感觉自己被看破了几分。  这让他心中的忌惮更深了几分。  至于那个南月锦年,西泠牧朝倒是不怎么在乎,毕竟一个险些连自己的妹妹都争不过的人,实在是无法让他提起兴趣。  若是那个南月锦华当时也不对百里玄月出手,真的对加了赏诗会,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了。  只是除了百里玄月,他对其它女人的兴趣不大了。  毕竟他们的修为比百里玄月相差太多了。  只是想到南月锦华会是百里玄夜的王妃,心头就有些不安,两个如此强势的人在一起,让东方弦又多了一个靠山。  只是他更明白,依照百里玄夜的性子,怕是只会将南月锦华摆在家里吧!  可惜了一个美人。  不多时,西泠牧朝等人相继离去了。  苏相和白大学士也在东离弦的示意下离开了。  东离弦坐在空荡荡的大殿里面,眼睛看着大殿外的天空,碧蓝无限,似乎没有尽头。  这些人离开的意图,他的心中其实是有些明白的,只怕就是百里玄月吧。  “毕竟,我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啊!”东离弦从皇位上站起,转身走了出去。  虽然肖以歌和百里玄夜是战神一样的存在,这开国功臣,可是他们要是压过了他这个帝王的风头,就会让他这个帝王忌惮了。  而上一次没能扳倒肖以歌,让他现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下一次,若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一定不会再动闲王,洛王和镇南王了。  这一次,他也得到了教训,知道没有这三位异姓王爷的扶持,他前面的路也不好走,而且他还要利用这三位王爷的实力和能力统一天下呢。  到时候天下在手,谁敢说自己的天下是别人拱手相让的?  那时候,他东离弦就是真正的帝王,真正的一手遮天。  那时候,他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像苏相这样敢明着威胁自己的人,一定诛九族!  想到这些,东离弦的心头更还了几分怒意,他的实力无人知道,所以他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修习法力。  要想立于不败之地,自己的修为更重要。  其实百里玄月这次逃婚的事情,他事先没有注意到,毕竟他还以为对方在昏迷的状态。  可是既然百里玄月出逃了,那么东离弦自信自己可以很快得知对方的消息,但是有些可惜的是,他不能够亲自前去。  身为东离的皇帝,既是一种无上的权利,当然也是一种难以逃避的责任。  就像是这些人都可以放下一切去追寻百里玄月,可是自己却不行。  一个百里玄月真的是要搅得天下大乱了。  “皇帝,的确是寡人啊!”东离弦微微叹息,走在路上,一时间,竟然觉得有几分孤单,几分凄凉。  他的朝臣在每日算计着他,他的妃子们更是处心积虑。  而在这个时候,玲珑仙子却突兀的出现在了不远处。  东离弦的心一动,身形瞬间出现在在玲珑仙子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向着自己的宫殿就飞了过去。  夜色已经快要降临,作为自己的妃子,当然要尽责了。  不过,东离弦的心中却是划过一丝冷冷的笑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