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03章 途中的小镇

第203章 途中的小镇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0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0
    “各位公子,这里危险,你们不若去里面休息。”里长的话语带着温和,可是意思却不容置疑。  在他看来,百里玄月等人就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公子,一会儿见了血,说不定就要吓晕过去几个。  这种贵公子要是从自己这里出了什么事的话,说不定会心存怨恨,到时候牵累到了他们这个村子就麻烦了。  所以安排这几个人也是里长极为关心的事情。  百里玄月看了一眼周围的农户,只见他们的脸上都满是紧张之色,有些人甚至都在发抖,叹了一口气:“里长,你放心好了,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里长深深的看了百里玄月一眼,点点头,便不说什么了。  看着百里玄月的样子,显然是这些人的头儿,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么里长也不再理会他们了。  里长转过身来,看着外面那一脸凶狠的马匪们,手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里长脸上满是坚定之色,因为他深深知道,一旦被马匪破了村,那么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家破人亡!  依照马匪的狠辣,不光是搜刮财产,抢夺女人,他们甚至可能搞出屠杀来。  外面的马匪还在不停的叫嚣,而镇上的人也用粗糙的猎弓对着外面攻击起来,外面立即传来了几声惨叫。  而镇上的人看见有马匪中箭落马,不禁欢呼起来。  这样的欢呼多少给了不少人勇气,起码士气高昂了一些。  不过,这样的情形却是惹恼了外面的马匪们,为首的马匪纵马而出,大声喝道:“来人,给我冲,将这个镇子给我砸了,抢光财宝和女人,男人都杀了!”  一群马匪立即嗷嗷怪叫起来,纵马便冲了上来。  “男人上前,拿枪刺!”里长身先士卒,带领着众多农户走到了门前和栅栏墙前,透过缝隙用枪向外刺杀!  一时间,砍杀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  “白青和白泽,你们暗中出手将这群马匪杀掉,不要让别人发现了。”百里玄月见到连续有几个农户受伤,顿时于心不忍起来。  “是。”白青和白泽答应了一声,一道隐晦的法术便发了出去。  他们这些日子都在跟随着百里玄月学习法术,进行修炼,此刻也是检验一下他们修炼成果的时候了。  马匪的马顿时受惊,开始发狂般的狂奔起来。  而马匪们立即惊慌起来,可是还没有等他们控制好马匹,地面上竟然突兀的裂开了一道裂口,一群马匪全部栽了下去。  说来也奇怪,这群马匪一掉下去,整个地缝却突然合拢了!  白青和白泽对视一眼,满意的笑了。  虽然只是一些粗浅的法术,可是却也将他们体内的法力都消耗干净了,毕竟他们刚刚修炼不久,修为还是很低的。  不过,他们坚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们必定可以修炼到极高的层次。  “上天保佑!”  这一系列的变化出现,一群农户都惊呆了,纷纷跪在了地上,大声的祈祷起来。  而北冥玉封看见人群中几个受伤的农户,微微一笑,手中一道法术发了出去,治愈术。  一道白光落在那几个受伤的农户身上,他们的伤口一下子愈合了。  “啊!你看他们竟然全都好了,真是老天保佑啊!”  “老天保佑!”  周围的农户们再次祈祷起来,脸上满是敬畏。  而百里玄月等人却已经退到了那个农夫和老妇的家里去了。  不一会儿,农夫和老妇回来了,见到百里玄月一行人,不禁绘声绘色的讲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来。  “哎呀,那一定是老天显灵,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啊!”老妇满脸的激动,似乎眉毛都快飞起来了。  而农夫则是在一旁抽着旱烟,脸上也带着几丝感慨。  百里玄月一行人各自回到房间,木天德看了看其他几人离去的身影,微微一皱眉,难不成是他们不成?  想想还真有可能,毕竟那天他可是看到北冥玉封飞走了。  那可是不折不扣的法术啊。  “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仙人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木天德的心骤然火热起来,是啊,自己要是成仙的话,那么岂不是可以和北冥玉封永远在一起了吗?  不知道北冥玉封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会不会吐血呢?  这个木天德竟然想要跟他永远在一起!  百里玄月来到农户给自己准备的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但是干净整洁,让她稍微满意。  收拾了一下,铺上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床单和被子,这才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不多时,她就睡着了。  而在她的房间的一侧,则是一间柴房,白青和白泽盘膝坐在里面,修炼着百里玄月传授的功法。  自从开始修炼,夜晚的时间也被他们充分的利用起来,毕竟白天是没有时间给他们进行修炼的。  修为就是一点儿一点儿的积累起来的,容不得任何的浪费。  而此时,北冥玉封看着自己要住的地方,这里比百里玄月住的地方可是要差远了,充其量和柴房差不了多少。  他只好拿来一个蒲团放在了地上,盘膝而坐,也开始了修炼。  天分高,不代表修为高,修为这东西,还是需要时间去积累的。  就像是那些渡劫期的高手们,哪一个不是花费了海量的时间进行修炼的,当然,百里玄月算是一个例外情况。  与北冥玉封住的地方类似,木天德住的地方也不太好,这对于一向娇贵的他来说,还是有几分难熬的。  可是想到其他人都没有吭声,他只好也忍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床上,就这么休息了,根本没有动摆在一边的被子和枕头。  夜色更深了。  北冥玉封的耳朵微微一动,立即睁开了眼睛,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距离小村镇十多里之外,一群马匪再次赶来,脸上冒着杀气。  为首的马匪正在大声说着话:“大当家他们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恐怕是中了什么陷阱,我们一定要小心谨慎。”  “放心吧,二当家的,保证不会有事的,说不定大当家们抢的东西拿不完,正往回赶呢!”一个马匪大声的笑道。  “是那样的话自然更好!”二当家哈哈一笑,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一阵扭动,宛如一条大蚯蚓在脸上爬。  “走,出发!”二当家拍马前行,众多马匪也跟着一起。  北冥玉封悬浮在天空中,看着这群马匪,低声叹了一口气。  世间的一切其实各有各自的因果,本来他是不该出手干预的,可是想到百里玄月,他的心还是软了下来。  “唉,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好了。”带着几分悲天悯人的表情,北冥玉封伸出手来,一翻手掌,冲着下面拍了下去。  一个掌印向下落去,而且迎风变大,将周围数百米的天空都遮蔽了,重重的拍在了那群马匪的身上。  “砰”的一声闷声,只听到一连串的惨叫声,那群马匪被拍成了肉泥!  北冥玉封又一伸手,招出一团团的火球,将地上的肉泥化作了灰烬。  处理好这里的一切,他方才转身回了村镇。  村镇上,好多人家都陷入了黑暗,唯有少数人家还亮着灯火。  北冥玉封向着周围看了两眼,突然,一点细微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丝细微的法力波动。  “这种地方竟然会有法力波动,实在是太稀奇了。”北冥玉封循着法力波动的方向,整个人化作一条暗影,飞了过去。  在一户小院里,一片黑漆漆的,那一丝隐晦的法力波动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北冥玉封轻身落了下来,来到了窗户边,只见里面一个黑衣人正盘膝而坐,空气中带着些许的血腥味。  显然,是屋里面的那人受了重伤。  北冥玉封暗暗皱眉,既然里面的人受了重伤的话,那么对于他的威胁自然是大大下降,可是他有必要去管里面那人吗?  “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沉吟了一下,北冥玉封还是化作一道暗影离开了。  房子里面那明显是一个修士,而打伤他的人自然也是修士,对于修士之间的争斗,北冥玉封觉得自己还是不干涉的好。  既然和自己无关,若是强行插手,惹来了什么事情的话,一旦引来其他人的注意,暴露了百里玄月的行踪就糟糕了。  对于马匪,他动手的话当然是毫无压力,可是修士毕竟不同。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北冥玉封再次盘膝坐下,开始修行起来。  而对于他的离去和返回,自然是没有人注意到。  这让北冥玉封不禁暗自摇头,百里玄月修为是很高,可是这个警惕心还是不够,出门在外,怎么可能这么不小心呢?  当然,作为暗卫的白青和白泽自然难辞其咎,可是他们原本只是普通人,近来刚刚修行,显然对于一些修炼界的常理还是不知道的居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