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06章 上路

第206章 上路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4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1
    关于这种毒,北冥玉封自信应该有印象,毕竟这般狠辣的剧毒,尤其是其借着黑烟和尸体尚能够传播的特性,可是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思考了一阵,只好无奈的放下了。  毕竟他本身的治愈术就可以克制这种剧毒,而他本身也万毒不侵,所以就没有必要在意了。  基本正常人都是这种思维,既然对自己无碍,那么就无需关注了。  北冥玉封此刻也是这个想法。  夜色过去,第二天很快就来到了。  “醒醒!快醒醒!”白泽强忍着心中的退意,将木天德这家伙从睡梦中叫了起来。  见到木天德醒来,白泽小心翼翼的退了两步,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刚才拍对方的手在自己身后的衣襟上擦了两下。  谁知道那种特殊的爱好是不是会随着接触传染啊,他可是不敢冒这个险。  以前他在军中就有这种耳闻,一些军中的好友都是这般特殊爱好,所以关系尤为亲近。  但是知道归知道,他白泽可对这个爱好没有什么兴趣。  “干什么啊?现在才什么时辰啊?”木天德一睁眼,就看到窗户的外面,依旧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清楚。  “我家公子说今天要早些出发,你若是不愿意走,可以在这里继续睡!”白泽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走。  可是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木天德依旧是睡眼惺忪,显然是又要睡下的样子,又是扔了一句话出来。  “北月公子可是已经准备出发了。”  说完,白泽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口。  可是,还别说,这句话还真是有作用。  木天德“噌”的一下子就从火炕上跳了下来,随意的整理了一下压褶皱的衣服,直接跑了出来。  白泽看到木天德慌乱跑出来的样子,眼神闪过一些笑意。  这个家伙,果然是听到这个最积极。  打量着木天德,白泽的嘴角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不过,这却让一旁的白青暗中倒退了好几步,心道不好,我的乖乖,难道自家兄弟也被这木天德传染了不成?  那种笑容实在是太有杀伤力,白青自认为抗拒不了,一扭头,拉着马车就向外走去。  至于那个提议早点出发的百里玄月,自然是在马车里睡着呢!  而白泽则是看了一眼跑的飞快的白青,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大早上的怎么这么勤快?  木天德一出来,果然见到北冥玉封已经坐上了马,准备出发了,赶紧跟了上去。  但是他想要上车小小的睡一个回笼觉的愿望却是破灭了,毕竟白青可不放心他会不会对睡着的百里玄月做什么手脚。  所以木天德只好是爬上了另一匹马,可是爬了半天都上不去,一时间有些傻眼。  他只好求助似的看向了北冥玉封,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让北冥玉封顿时消受不起:“北月兄,这匹马实在是过于高大威猛,我怎么都上不去,不若我们同乘坐一匹可好?”  北冥玉封当时的脸都绿了,而白青和白泽为了避免对方恼羞成怒,赶紧赶着马车向前跑去。  只见他信手一挥,木天德整个人一下子腾空而起,落在了另一匹马。  然后北冥玉封拿着鞭子在那匹马的马屁股上抽了一记,顿时那匹马就向前跑去。  见到木天德走远,北冥玉封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郁气,实在是太郁闷了。  不多时,几人就来到了村镇的门口。  村镇的门口原本黑暗,可是却猛地灯火通明。  白青赶紧拉住了马车,一看却是那村镇的农户们,为首的正是那中年里长。  而这个时候,北冥玉封也赶到了,一看见他,农户们纷纷跪倒在地,大声喊着“神仙”不止。  木天德也笨手笨脚的勒住马的缰绳,诧异的看着这群农户,满脸都是疑惑。  里长走上前来,满脸期待:“大仙救我村镇数十人,实在是大恩,我等实在是难以报偿,就请大仙多留一天可好?”  北冥玉封看了里长一眼,微微摇头,婉言拒绝:“里长,我本是方外人士,只是偶过此地,救人不过是举手之劳,至于报偿,实在是不敢当,而我正有事西去,却是不好耽搁。”  里长见到北冥玉封脸上闪过为难之色,知道不好强留,说不定会惹恼了大仙,只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大仙既然有事,我等自然不敢强留,而我们又没有什么珍贵宝物献给大仙,只有这些土特产,希望大仙不要推辞!”  “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北冥玉封见到一众人的拳拳心意,只好点头收下了对方献上的两个包裹,放在了自己的马背上。  而见到北冥玉封收下自己的礼物,一众农户也感到无比的高兴,一起将北冥玉封等人送到了村镇门口外十余里,方才返回。  “好热情的农户,好赤诚的心。”睡在马车里的百里玄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拉开了帘子,走了出来。  看着远远还站在原地的农户们,她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莫名的感慨。  “是啊,农户百姓们就是这样,一点儿恩惠就会记得很清楚,相比于他们,高位者反倒是要复杂不少。”北冥玉封沉默一会儿,却是如此感叹。  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哥哥,想到他的一些作为,不由得心中戚戚然。  木天德听到这话却是一撇嘴,他也不算是农户,但是身份也不太高,终究是比百姓要高多了。  所以他当然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无外乎百姓好欺骗而已。  一行人继续向西,可是那说好了要去的青叶城依旧在地平线上,似乎只是一个幻影,可望不可即。  “木公子,我们距离那青叶城还有多远啊!我怎么感觉走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到距离缩短多少啊!”  赶车的白泽有些无奈的看着那座青叶城,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已经快要中午了,不禁心中恨恨。  木天德在马上摇动着,时不时的挪动下位置,光这半天的功夫,他的大腿都被磨得酸疼起来。  听到白泽的问话,木天德扫了前方一眼,随意的说道:“不远了,不远了,差不多今晚就到了吧。”  听到今晚可以到,白泽勉强的点了点头。  而白青看了看天色,又站起身来看了眼周围,方圆数十里都不见人家,只好冲着马车里的百里玄月,低声问道:“公子,快中午了,附近又没有人家,不若在此休息一阵,我去山林里打些野味?”  “野味?我也去!”  百里玄月直接从马车上面钻了出来,手中捏着一把精致的手弩,向着山林方向跑了过去。  见到此景,白泽只好停下马车,就地扎营。  而北冥玉封将马匹拴好,也跟了上去。  至于木天德,一听到要休息,立即从马上翻了下去,找了个干净的地上,铺了块布就坐了下来。  他揉着自己的大腿两侧,太疼了,被磨了一上午,估计都要红肿了吧。  可是,为了在北冥玉封面前不至于丢面子,他还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可是这一见到北冥玉封离去,马上就现出原形了。  “白泽兄弟啊,你可有金疮药之类的东西啊?”木天德看着白泽,脸上露出笑容来。  还别说,木天德虽然不算是太帅气,可是还是中上之资的。  白泽纳闷的看着他,说道:“你要金疮药做什么?”  “有些小擦伤而已。”木天德一听到有门,立即开口说道。  “给你。”白泽当然有这东西,虽然他和白青跟随着百里玄月开始修炼法术,可是当初他们作为暗卫时候的东西也不曾忘掉。  金疮药作为一般的治疗外伤的药物,他自然是随时放在身上。  一见到木天德需要,他便递过来一瓶,反正这东西很多,也不在乎这一瓶两瓶。  “谢谢白泽兄弟了!”木天德见到这个,立即大喜,一接过来,立即整理衣衫,似乎要脱裤子的样子。  “木公子这是何意?”白泽都看呆了,语调都变形了。  木天德这家伙竟然要在他面前宽衣解带,难不成要对自己下手不成?白泽一想象那场面,就不禁毛骨悚然。  “当然是擦药了!”木天德被白泽弄得一愣,诧异的看着对方,不知道怎么回事。  “哦,那你擦,那你先擦,我去前面小河边取水!”白泽恍然似的说了两句,拿着水囊小跑着就离开了。  “莫名其妙!”木天德看着对方的背影,不明所以的嘀咕了两句。  将自己的裤子脱下,看着分明有些红肿的大腿,木天德是满脸的欲哭无泪啊。  他将瓶中的金疮药倒出来些许,小心翼翼的擦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刚一擦上,立即传来了一股清凉的感觉。  “果然是好药!”木天德顿时一点头。  一般上等的金疮药才会有这样的反应,若是一般的金疮药的话,只怕会先有灼痛,然后才会起作用。  不过,若是让白泽知道他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是不屑一顾。  他这可是暗卫们特供的上等金疮药,比之外面流传的那些,不知道要好多少,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