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21章 两个男人一场戏

第221章 两个男人一场戏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2
    夜色笼罩下,白青和白泽勒住了缰绳,坐骑停了下来,他们看着眼前的人,呐呐无言。  “怎么了,都成了哑巴吗?”一个平淡的声音轻飘飘的响了起来,声音虽然平淡,可是里面却充满了让人心折的力量。  黑暗中,那人从夜幕之后走了下来,借助着些许的夜光,露出了肖以歌那张俊朗的脸庞,他的手中捏着一只小船,不时地把玩两下。  “闲王。”  “见过闲王。”  白青和白泽从马上翻身下来,带着一丝恭敬的说道。  “月儿她跑去哪里了?”肖以歌将手中的小船向上一抛,小船翻了一个转,然后又落在了他的手中,他的眼神冷漠的看向了白青和白泽。  “主人她,主人她出去追马匪了。”白泽心中清楚,既然肖以歌追来了,那么自己想要抵赖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白泽的心中却闪过了一丝担忧,毕竟百里玄月的身边还有一个北冥玉封,要是肖以歌看见了北冥玉封,误会了的话,那就麻烦了。  当然了,其实他不知道肖以歌早就知道北冥玉封在这里的事情了。  “马匪?修士还用得着做马匪?”肖以歌一挑眉,理所当然的说道。  “修士?不,那些马匪只是普通人。”白青摇摇头,吐出了一个肖以歌险些倒在地上的答案。  肖以歌一翻白眼,脸上露出了怪异之色:“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的话,那么还需要月儿去?有官府不就行了嘛!”  “主人看见马匪为非作歹,抢掠青叶城,做了不少的恶事,所以才想要为民除害。”白泽赶紧回答道。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世界,要是修士要去管这些事情的话,那就成了普通人的仆人了。修士,就是要超脱出来,真是的,女人无聊的同情心。”肖以歌嘴角微微一撇,显然他的想法和北冥玉封不谋而合,认为修士不该去干预普通人的世界。  “既然如此,你们跟我一起去找她吧,”肖以歌挥了挥手,想要转身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多看了白青和白泽一眼:“没有想到你们也开始修炼了?”  白青和白泽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说道:“是主人教我们修炼的。”  “哦,对了,北冥玉封什么时候开始和你们在一起的?”突然,肖以歌露出了一个平淡的笑容。  笑容看上去平淡无比,可是白青和白泽却感觉其中隐藏着惊涛骇浪,似乎能够将人吞噬。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震惊,肖以歌怎么知道北冥玉封在这里呢?当然了,他们也并非是有心隐瞒,毕竟肖以歌总要去找百里玄月,那个时候自然会见到北冥玉封。  当然了,那个时候肖以歌见到北冥玉封的话,那么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白青和白泽其实也担心被肖以歌问到北冥玉封的事情,谁知道吃醋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啊!  可是,现在肖以歌竟然知道了,还问起了北冥玉封的事情,那么他们想不说都不行了。  “他是我们出了都城,距离不到百里的位置遇见的。”白泽看了白青一眼,没有做声,白青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家伙倒是有心了。”肖以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色,任谁知道别的男人暗中接近自己的女人的时候,心中自然是极为不舒服的了。  当然了,百里玄月逃婚的事情和他无奈取消婚礼的事情被他选择性的遗忘了,而在他的心中,百里玄月就是他的女人。  白青和白泽就站在肖以歌的一旁,低着头不敢接话,谁知道吃醋的肖以歌会不会冲着他们发脾气啊。  “呵呵,走吧。”肖以歌看着白青和白泽噤如寒蝉的样子,轻声一笑,招呼了两人一声。  白青和白泽听到这话,立即松了一口气,骑上了自己的马,向着原定的方向而去。  而肖以歌则是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清风,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夜色渐渐消退,在东方已经露出了几分鱼肚白。  白青和白泽骑着马向前行走的时候,正好看见迎面而来的北冥玉封和百里玄月,只不过百里玄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主人,这里。”  白青和白泽两个人冲着他们招了招手。  百里玄月一见到白青和白泽,顿时来到了这边,看着他们,皱着眉头说道:“你们怎么回事?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过来?”  她的神色有几分阴沉,显然是心情不太好。  却是刚才和北冥玉封争执了一番,最后她还是下了手,可是当她杀死了几个马匪之后,马匪的妻子儿女却都一边哭,一边痛骂着她。  她的心都震动了起来,终于下不去手了,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百里玄月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这次,她终于发现,她距离这普通人的世界实在是太远了。  甚至可以这么说,她从未接近过普通人的世界。  白青和白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北冥玉封却微微一皱眉,一道风刃冲着不远处的空地扔出!  风刃落在地上,溅起了一片扬尘。  “什么人在那里,出来吧!”北冥玉封的面色冷淡,眼神闪烁着厉色。  百里玄月也望向了那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地面,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北冥玉封一眼:“那里哪有什么人啊!”  “当然有人,”北冥玉封继续看着那地方,吐出了一口浊气:“不要藏了,你难道以为真的可以躲过去吗?”  “呵呵,小皇子,你的观察很敏锐嘛!”  一声轻笑传来,那本来空无一物的地面上似有一阵清风吹过,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里,赫然是一身锦衣的肖以歌。  “以歌!”百里玄月眨了眨眼睛,这怎么可能?  “月儿。”肖以歌深情的看着百里玄月,眼神里的情思都快要将百里玄月融化了。  百里玄月看见他的神色,心都是微微的一颤,可是,她却无法接受,他可是她的情劫啊,一旦是接受的话,不光是她自己,恐怕连他也会完蛋吧。  情劫,一个劫字,就是万万不能够在一起啊。  这么想着,她的神色之间便露出了一丝黯淡。  “是闲王啊,好巧啊。”百里玄月收敛了自己的黯淡神情,却是走到了北冥玉封的身边,两人靠的很近,竟然给肖以歌一种极为亲密的感觉。  “闲王,好久不见啊。”北冥玉封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百里玄月一眼,又回过头来看了肖以歌一眼。  肖以歌见到百里玄月的举动,他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好几下,不由得略带着敌意的看着北冥玉封:“小皇子,这里似乎是东离,不知道你这是四处在我国内游荡,似乎有些过了吧!”  “东离的风景如此秀美,我只是来欣赏一番,一向是好客的东离难不成竟然不欢迎外来的客人吗?”北冥玉封听得出来肖以歌的话中带着刺,可是却毫不意外,只是平淡的回复着。  他其实心中清楚,百里玄月有意制造与他很亲密的样子,不过是将他当做了挡箭牌,但是他却愿意做这个挡箭牌。  谁就一定认为挡箭牌必然要一直是挡箭牌呢?挡箭牌当的真了,说不定就是真的了!  这也是北冥玉封的想法,对于百里玄月,他也是有相当深的感觉呢,他希望她能够成为她的妃子!  肖以歌眼神平和,却是带着深深的威严,一向是极为随意的他露出了罕见的郑重之色:“那也要看外来的到底是不是客人了!是客人的话,我们自然是欢迎,可是另有所图的人嘛,我们给予的只能是刀剑!”  “呵呵,看来我必然是受欢迎的那一类了。”北冥玉封自我感觉极为良好的说道,全然将肖以歌那郑重的脸色放在了一边。  追女人当然是要靠自己的本事,每个人在这面前都要平等。  “小皇子还真是自信。”肖以歌略带着几分嘲讽的说道。  “那是当然了。”北冥玉封笑着点头,似乎根本不在意对方的神色,其实在他的心中,巴不得自己的情敌暴躁起来呢。  “好啦,白青,白泽,我们走。”百里玄月看到两个大男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烦,喊上了白青和白泽扭头就走。  白青和白泽早就巴不得快点走呢,虽然这两个大男人一场戏的场面的确是很难见到,可是他们可是相当害怕被“灭口”呢。  此时,有百里玄月的吩咐,两个人立即跳上了马,调转马头直接走了。  他们两个人可不想在这里听着两个吃醋的男人唱着一出大戏了。  而百里玄月则是御风而行,直接走了,刚才在马匪的营寨里面遇见的事情就够心烦了,哪知道这两个男人竟然也这么烦人。  很快,原地只剩下肖以歌和北冥玉封两个人,两个人依旧是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一看到众人离开,却是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看了看百里玄月离去的方向,两个人对视一眼,哼了一声,也赶了上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