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26章 白衣入城

第226章 白衣入城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4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3
    而在此时,在遥远的小镇上休整的西泠牧朝也准备出发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零五却是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主人,我们发现了十一的铭牌。”零五低声说道,脸上却透着冷厉。  作为暗卫中的一员,却发现自己人的铭牌发现,这铭牌可谓是人在牌在,而现在铭牌出现,却没有了十一的踪影,看样子十一已经出事了吧。  西泠牧朝的眼神里面出现了冷色,原本就对有人暗中袭击自己的暗卫心中不满,甚至心中已经做好了十一可能遇难的准备。  但是当真的得知十一已经死了的消息,西泠牧朝还是忍不住愤怒起来。  每一个暗卫都是他花费了无比的资源培养起来的,这可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怎么能够就这么的折去一个呢?  “无论是谁,都要给我付出代价!”西泠牧朝暗中握紧了拳头,整颗心都充满了杀机。  西泠牧朝深呼了一口气,终于压下了自己的杀机,冷声的问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这是我们偶然间发现的,后来了解是这里的一户人家突然冒出了黑烟剧毒,后来被人解毒之后,农户们在收拾房子的时候,发现的这个铭牌,但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于是便放在了外面,才被我们的人无意中发现。”  “后来我们在那间废弃的房子里面找到了一封密信,应该是十一死前留下的。”  零五将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微微躬身,递上了那一封信,等着西泠牧朝的裁决。  “十一……白衣,白幡子……”西泠牧朝伸手接过了密信,发现还未拆封,他打开之后,飞快的浏览了一番,眼神微微的冷了下去。  “查,派人去查出这个人,我要他不得好死!”西泠牧朝将手中的密信抛给了零五,脸色满是阴沉的吩咐道。  “是,主人!”零五看完密信,紧紧地握住了信纸,整颗心都冷厉起来。  作为暗卫,他们都知道随时可能死亡,但是他们从不畏惧,可是,谁要是让他们的暗卫流血,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将对方赶尽杀绝!  暗卫,他们可是很记仇的。  “准备一下,我们出发。”西泠牧朝大袖一摆,走进了预备好的马车里面,只是他的脸色阴沉,让周围的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一种极为压抑的气息。  零五将十一留下来的密信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怀里,指挥着周围的骑士们收拾东西,然后准备好之后,他挥手向前,一众人再次出发了。  只留下了一群终于松了一口气的里长和农户,在村镇的寨子里面望着他们远去。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竟然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大人物,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里长的眼神里透着几分凝重之色。  之前是百里玄月一行人,现在是西泠牧朝一行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贵气,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尤其是里长还见过北冥玉封使用治愈术,那可是不折不扣的法术啊!  这些都是什么人,他的心中隐隐的生出了一些猜测,可是这些人怎么也不应该来到他们这种地方,可是偏偏他们真的来了。  “可是,这是我们的家乡啊!”里长突然有心迁走了,可是这里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地方,怎么能够说走就走呢!  再说了,那些农户们估计也不会理解吧。  里长看着满脸喜色的农户们各个回家,摇了摇头,毕竟刚才西泠牧朝等人离开的时候,一名骑士给他们扔下了不少的钱财,说是感谢这一晚的招待。  可能那些钱财在对方看来很少,但是在农户们的眼中却很多了,起码够每家每户都无忧无虑的过上一年半载了。  里长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空,天色已经大亮,太阳的光辉照亮方圆数百万里,丝毫看不到任何的乌云。  “兴许是自己想多了吧!”里长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转头回了自己的家。  西泠牧朝的车队上路了,他们其实走的并不快,似乎一点儿着急的事情都没有。  西泠牧朝原本有心去找百里玄月,然后带回西泠,可是现在呢,他的想法却有些不同了。  首先是自己的暗卫被袭击的事情出现,他一定要查清楚,这可是大事,若不是意外情况的话,那很可能是有人在暗中剪出自己的羽翼。  “难不成是某些人不安稳了,想要动什么歪脑筋了不成?”西泠牧朝阴沉着脸,良久之后,脸色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虽然和方如蓉的婚事,他有些不情愿,甚至不愿意,可是方如蓉天上掌门的身份摆在那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张大大的王牌。  就算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那么国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自己的地位终究是稳固的。  可是自己的暗卫不明不白的死了,他终究要给他们讨回一个公道,不说十一,单说自己的一个暗卫首领险些死去,这就是大事。  当然了,他想这些事情,并不意味着就会放弃百里玄月,那可是一个渡劫后期的大修士,自己若是带回西泠的话,恐怕统一这片大陆都有了几分的可能。  他西泠牧朝向来是不缺乏野心的,若是能够完成统一大陆的壮举,这可是一个怎么样的丰功伟绩啊!  而在他不断的行进的时候,一个白衣男子却是走进了青叶城,若是细看的话,他的背后还插着一个白色幡子。  这种怪异的打扮若是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恐怕人们第一个反应就会是避而远之吧。  但是很奇怪,他走在青叶城的道路上,可是周围的人却似乎根本看不见他一般,就在他的身边面色如常的走过。  “桀桀,好久没有进入这种繁华的城镇了。”白衣男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却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牙齿猛地一咬,他的手指立即冒出血来。  白衣男子吮吸着自己手指上冒出来的血水,然后露出了一个极为享受的表情,这种表情若是让人看到的话,恐怕会不寒而栗。  当然了,若是让人知道了他的身份的话,恐怕会更加害怕。  “一百五十三年前,白天城,三十万人口被人血祭,血气弥漫全城,三十多日不见日月!”  “一百二十六年前,赤雪城,十六万人口被人活祭,黑气笼罩天空,哀嚎声持续数十天……”  “……”  他就是白衣恶鬼——白无常。  在他看来,这么繁华的城市若是能够血祭的话,一定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力量的。  “若是找不到人的话,那么自己就不妨将这里血祭了吧!”白无常的眼睛里面冒出来两团诡异的血光,整个人宛如厉鬼。  甚至连他背后的那个白幡子都冒出了一丝浓郁的血光。  “不急,不急,我们先找人。”白无常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后的白幡子,似乎在安抚着什么一般。  慢慢的在青叶城内走着,白无常似乎根本就不着急一般,他看着周围的人群,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见到了什么好吃的食物一般。  的确,这些人在他看来都是食物。  在房间里面休息的百里玄月突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刚才她在睡觉的时候,心不由得猛地一跳。  “怎么回事?似乎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百里玄月从床上走了下来,来回的在房间里面踱步起来。  作为修士,都会有预感,尤其是和自身紧密相关的事情,一旦是将要发生,都会产生一种心血来潮。  当然了,这种预感一般都是极为灵验的,少数时候可能会有些偏差,可是修士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在这个时候,同样的一幕出现在了北冥玉封和肖以歌房间里面。  他们似乎都生出了一种本能的感应,这种感应倒不是什么危险,而是一种厌恶的感觉。  推开房门,百里玄月走了出来。  “月儿!”  “百里兄!”  两个不同的称呼第一时间冒了出来,当然了,赫然是已经走到了门外的肖以歌和北冥玉封。  百里玄月横了肖以歌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才没好气的说道:“我现在是男人!”  肖以歌的脸色一阵难看,这个家伙,你那副男装和女装有什么分别啊,虽然有几分男人的样子,可是还是能够看出不少女人的样子。  当然了,这个世界并非不是没有男人女相的存在,可是这么娘气的装扮,熟悉的人根本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肖以歌这么想着,横了一旁得到北冥玉封一眼,对于他一阵鄙视,难道他看不出来吗?竟然一口一个“百里兄”,实在是让人气恼不已。  北冥玉封目不斜视,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肖以歌的眼神,对他来说,情敌是不应该存在的,那就当做不存在吧。  “等我的好徒弟出来了,你就好好享受去吧!”想到高兴地方,北冥玉封露出了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笑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