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29章 选择杀人

第229章 选择杀人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4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3
    而在此时,青叶城远处的山林里,几个隶属于黑暗森林的修士却是纷纷从原地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望向这边,眼神里面带着凝重之色。  在他们的眼中,青叶城的上空正在闪烁着一种淡淡的血红色,隐约间似乎将天空也染成了红色。  不仅仅是如此,从那个方向隐隐的传来了一阵异常的波动,同时,还有些许的邪恶的气息传来。  “看那样子,似乎是白无常那个家伙?找人就算了,怎么能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呢?”其中的一个修士微微的皱起眉头来,眼神里面透露出了一抹不悦的神色来。  “他竟然又使用了那种功法了!难道不知道这是整个大陆的公敌吗!主上勉强保住了他,竟然还敢这么招摇,实在是岂有此理!”绿衣老头的脸色也有几分难看,毕竟这种血祭的力量实在是太让人忌讳了。  不仅仅是这样,血祭本来就会让使用者的心魔不断的滋长,最后就会心魔膨胀,使人死于非命!  主人勉强的庇护这个白无常,不过是看中他的力量罢了,可是,一旦他暴露出这种禁忌的血祭力量,那么主上却是不会再庇护他了。  当然了,若是没有人发现的话,那倒是无关紧要了。  “走,我们一起过去。”绿衣老头的脸色变化了几下,才终于稳定下来,毕竟白无常弄出这样大的动静出来,他们总要去看一看。  “好吧,真是麻烦。”其他几个修士微微皱眉,只有一个不悦的低声抱怨了两声,然后几人便一起飞向了青叶城。  距离青叶城不远。  一队车队正在行来,中间有几辆马车,在他的周围还有不少的骑士护卫着。  “主人,前方有大事发生!”零五接到了前面巡查的骑士的回报,赶紧来到了西泠牧朝的马车汇报。  当然了,此时西泠牧朝已经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毕竟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他了。  他的神色略微有几分凝重,虽然距离前面的那座城市还很远,可是他已经能够感受的到那座城市此刻正在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  这种力量波动并不隐晦,反而显得张扬,狂暴,根本就似乎是有人在故意展示自己的力量一般,可是,这力量却显得混乱,邪恶。  隐隐的红光将城市上空的白云都染成了血色,给人一种极为血腥和残暴的感觉。  西泠牧朝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自己曾经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记载,可是一时间却难以回忆的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呢?我总感觉自己有些印象!”西泠牧朝微微皱眉,望着那一团红色的云彩,陷入了深思。  “主人,似乎是血祭……”就在此时,一旁的零五有些迟疑的开口了。  这句话一出口,西泠牧朝的眼睛立即就是一亮,是了,这种景象的确是和他看过的记载中的血祭类似。  可是,这种力量不是早就已经断绝了吗?怎么竟然会在这东离看见呢?西泠牧朝的脸色已经变得郑重起来。  这种血祭力量是整个大陆都敌视的,一旦发现,必须要及时的毁灭才行,不然的话,一旦对方靠着这种方式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的时候,那么一切就晚了。  西泠牧朝可是还记得他在看那一份记载的时候,看见血祭力量造成的巨大损失,甚至不少的大城都被血祭力量付之一炬。  整个大陆的人不知道为此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才让进行血祭的邪恶修士们全部灭绝。  当然了,说的不客气一些,当年那些人的死亡其实根本不是被杀死的,而是最后心魔膨胀,力量不受控制才走火入魔死去的。  “零五,你跟着我一起先行,其他人就地扎营,原地待命!”西泠牧朝沉吟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定,然后立即开口吩咐道。  他知道,自己身边这群人应付普通人,或者是低级的修士还行,若是面对这进行血祭的修士嘛,估计还要差上很多了。  “主人,我也跟您去吧。”龙侍卫也走了上来,满是恭敬的说道。  “那你就跟来吧。”西泠牧朝看了他一眼,随意的点点头。  这人是方如蓉的人,他当然清楚,这个时候正好用人,他若是想要跟着去的话,那么西泠牧朝自然不会拒绝。  西泠牧朝看了身后的零五和龙侍卫一眼,然后大袖一挥,率先腾空而起,整个人化作一道火焰而去。  零五和龙侍卫对视一眼,平静的眼神里面没有半点的波动,两个人也迅速的跟上了西泠牧朝。  而在此时,青叶城中却陷入了安静。  白色的烟雾慢慢的扩散到了青叶城上空的血色的光球里面,让血色的光球里面顿时变得浑浊起来,就像是浑浊的牛奶一般。  北冥玉封淡淡的看着白无常,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道:“爆!”  血色光球里的白色烟雾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一样,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如同沸腾了的热水一般。  似乎随时可能会爆炸一般。  白无常的脸色一变,手中的法诀连续打出,将那里面可能要发生的爆炸压制了下来。  可是,就在他拼命压制的时候,北冥玉封却也开始打出法诀,顺便给了肖以歌一个眼神。  肖以歌会意的微微点头,整个人化作一阵风,瞬间穿过了空间的距离,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足有四尺长的冰剑,冲着白无常的腰部斩去!  这一击浑然天成,巨大的力量似乎要将整个空间都也要切碎一般,甚至那冰剑的剑锋划出来的剑芒足足有数尺开外。  而在拼命的压制着血色光球爆炸气息的白无常的脸色骤变,一只手捏着法诀,另一只手则是将不远处昏倒的百姓吸到了手中,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肖以歌的脸色微变,可是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着前面斩去,浑然没有顾忌白无常手中的百姓。  “你当我真的会顾忌那么多吗?你真是想多了!”肖以歌的嘴角带着不加掩饰的冷笑,眼神和他手中的冰剑一般冷厉。  是啊,他本来就是开国的功臣,手中不知道染了多少的鲜血,在修士的眼中,普通人的生命不过是如此,两者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有时候甚至不如一只蚂蚁。  作为肖以歌来说,能够牺牲一条人命,将全城的百姓都拯救,那么舍小取大,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做。  不仅仅是白无常的脸色变了,甚至连肖以歌身后的百里玄月的脸色都是一变,虽然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是情感上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白无常见到冰剑的剑芒已经要斩到了自己的腰间,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百姓扔了出去,然后那个白色的幡子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白色的幡子冲着斩杀过来的冰剑撞在了一起,两两相撞,冰剑的本体立即碎裂,而剑芒却也斩在了白色的幡子上。  白色的幡子瞬间变得黯淡了几分,似乎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般。  白无常强忍住心疼,却是挡住了这一击,看着前面被杀死的那个百姓,退出了好远,这才冷笑一声:“果然,这就是正道人士,尽管你们的嘴上明明说着正义,可是你们却还不是做着和我们一样的事情?”  他一脸嘲讽的笑着,最后竟然大笑起来。  “只要是能够杀了你这种人,哪怕是死几个人,也是值得的。”肖以歌冷漠的看着白无常,神色间没有一丝的动容。  是啊,他的心中知道血祭力量的可怕,若是将整个城市的人都血祭了的话,那么对面的白无常的修为就会膨胀到一种极为夸张的地步。  而肖以歌知道自己不能够冒险,对方是黑暗森林的人,他们要伤害百里玄月,一定是会不择手段的。  肖以歌不愿意去赌这个,所以他一定要杀了对方,哪怕是牺牲几个人,也在所不惜。  “我不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月儿。”肖以歌想到这个,心中再也没有半丝的愧疚,因为他有他爱的人要保护,那么对于死去的百姓他只能说抱歉了。  看了一眼地上被斩做两段的百姓,肖以歌的心中深深的说了一句抱歉:“若是这件事情之后,我会查出你的身份,然后给予你家人补偿,你就安心去吧。”  百里玄月也在看那具尸体,眼神闪动了一下,看了看肖以歌的背影,心中的感情确实复杂起来。  明明应该责怪他杀了这个普通人,可是她的心中却责怪不起来。  “他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啊,他是不愿意让我受伤吧!”百里玄月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看着肖以歌的背影,怔怔的出神起来。  一旁的北冥玉封在这个时候却无暇分心,而是手指不停的颤动,操控着白色的雾气对血色光球的内部进行破坏。  “好了!”北冥玉封高兴的捏着法诀,感受到里面已经被破坏了,不由得高兴起来。  “你真的以为这么简单就可以了吗?亲爱的北冥小皇子!”不远处的白无常却是大笑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