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0章 改良阵法

第230章 改良阵法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3
    白无常笑得很嚣张,看着满脸喜色的北冥玉封,似乎见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有那么好笑吗?你这个血色光球已经被我摧毁,作为血祭阵法的核心,既然破坏了,那么你就再也动不了血祭的力量了。”北冥玉封的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对方的样子,他真的很不喜欢。  血祭阵法已经被破坏了,对方难道还有什么筹码吗?还有,对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血祭阵法还有什么玄妙不成?  “是吗?那你可以看看你的周围啊!”白无常轻笑一声,耸了耸肩膀,一脸的嘲讽,他最讨厌正道人士这种自以为是的样子。  北冥玉封一怔,四周弥散的血色雾气依旧在蔓延,好像上空血色光球的破坏完全没有影响到血祭阵法的运行。  “这怎么可能?”不仅是北冥玉封,就连肖以歌都是大吃一惊,看着周围依旧在扩散的血光,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哈哈,感觉很难以置信,是吗?”白无常似乎对此刻出现在肖以歌和北冥玉封脸上的惊讶之色很是享受,神色间带着几分自豪。  “这是怎么回事?对于血祭阵法,我在记载中见过,有前辈曾经研究过破解之法,虽然没有实践过,可是我自认为对前辈的破解之法很是认同,不可能不起作用的!”北冥玉封的脸色一沉。  一旁的肖以歌也是脸色一变,既然这样还是无法破解血祭阵法的话,那么只有杀死这个布阵者了。  白无常轻蔑的看了北冥玉封一眼,道:“你说的那些都不过是老黄历了,或许以前的血祭阵法可能被你破解,可是经过被我改良之后的血祭阵法若是那么容易被你破解的话,那么我这百年来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吗?”  “你改良了血祭阵法……”北冥玉封的眼神里面透出杀机来,这种邪恶的法阵不能够存在,原本的血祭阵法已经可以被破解,但是改良版却不可以,那么这个人就绝对不能够留了。  一旁的肖以歌也透出更深的杀机,刚才的话他也注意到了,相比于之前的阵法,这种改良阵法更是贻害无穷。  为了防止这种阵法的外传,那么今天必须要杀死这个人了!  “想杀我?”白无常一笑,笑得很是欢快,当年的危机剿杀之后,他不过是一个侥幸活下来的人。  这百年来的时间,他一直致力于改良血祭阵法,直到今年,他才获得了一定的成功,终于避免了血祭阵法核心被破坏之后就瘫痪的问题,甚至连血祭阵法本身的威力也被他提高了好几成。  所以此刻,他看着北冥玉封和肖以歌脸上的杀机,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更加欣喜。  “你们忘记了,这里可是在我的领域啊!”  这么说着,白无常的人却慢慢的飘了起来,不是飞,而是飘,他的整个人如同一片羽毛一样,缓缓的向上飘起。  随着他的上升,他的双臂张开,做出了拥抱天空的姿势,周围的红光顿时更加耀眼了几分,甚至那红色有向这里聚集的样子。  “不行,一定要阻止他!”北冥玉封感受着周围的红光在向着白无常汇聚,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红色的漩涡,立即大声的喊道。  肖以歌的手一动,再次出现了一把冰霜长剑,长剑足有四尺,比之之前的那把剑似乎更加精致了几分,上面附着了磅礴的力量波动。  “月儿,你要小心。”肖以歌一脸正色的回头看了百里玄月一眼,露出几分关心之色,然后看向了白无常,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既然这样的话,只有杀死这个人才能够破解这个血祭阵法了吧!”肖以歌手中长剑如林,瞬间向着缓缓上升的白无常而去。  剑芒锋锐,一瞬间就到了白无常的身前。  肖以歌的速度很快,快的连眼睛都跟不上节奏,只有一道淡淡的影子上过,若是想要捕捉他的身影的话,只能够凭借着神识才能够锁定。  白无常见到肖以歌的长剑击来,嘴角上扬,他知道,这个肖以歌的手段可能很多,但是他的修为毕竟只有化神期后期,和自己相当。  “你认为加持了血祭阵法的我,会是同样修为的你能够阻挡的吗?”白无常的身形缓缓上升,与此同时,他的手却是速度极快的探出,看那样子,似乎像是想要用手去抓肖以歌的冰霜长剑一样。  “想用手来抓我的长剑,你真是找死!”肖以歌的脸色先是难看,之后就更加冷厉了起来。  之所以难看,自然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被人轻视了,而冷厉自然是因为肖以歌决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既然不想要你的手,那么就让我帮你将他切掉算了!肖以歌的眼眸里冷冷的,就像是他手中的冰霜长剑一般冷厉。  砰!  两者相撞,肖以歌的长剑竟然被白无常捏住了!  “怎么可能!”肖以歌的脸色顿时大变,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可能,对方的手竟然完好无损,甚至还捏住了他的长剑。  “以歌,退回来吧,他现在的修为怕是已经接近了大乘期。”这个时候,百里玄月的脸上闪过一丝对肖以歌的担忧,赶紧提醒道。  而在这个时候,肖以歌也注意到了对方的修为,竟然不知不觉中上升到合体期的后期:“怎么可能这样!”  周围的血光越来越多,而地上躺着的百姓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甚至他们的皮肤都开始变得松弛了,似乎连生机也在被什么吞噬了。  只怕这就是血祭阵法的力量了吧。  肖以歌的眼神冷冷,骤然将手中的长剑粉碎,整个人退回到了百里玄月的身前。  “不能够再等待了,随着时间推移的话,这人的修为会越来越高,甚至可能达到大乘期!”北冥玉封的脸色变得着急起来,时间不等人啊,若是等到了对方达到大乘期的话,那么他们就很难脱险了。  当然了,他这么想着,却是多看了百里玄月一眼,若是她能够没有顾忌的出手的话,怕是应该能够打破这个阵法吧。  毕竟作为渡劫期后期的存在,在整个大陆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就算是一个人开辟一个王朝都完全可以。  可是,百里玄月偏偏不能,若是强行催动法力的话,那么她的身体肯定会像是上一次一样受到重创的。  “真是艰难的选择啊!”肖以歌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绝对不能让百里玄月犯险,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个血祭阵法发挥到最大的作用的时候,瓦解这个阵法,或是杀掉这个人。  肖以歌满是杀意的看了白无常一眼。  “小皇子,你尽力破解这个血祭阵法,而我则是缠住他,或是趁机杀了他。”肖以歌的眼神一冷,暗中对着北冥玉封开始传音。  “好。”北冥玉封深深的看了肖以歌一眼,微微颔首。  “月儿,你照顾好自己,不要冒险。”肖以歌深深的看了百里玄月一眼,他很担心,她会冒险施展自己的修为。  百里玄月自然看得出肖以歌眼神里的担心,可是她看到周围躺着的百姓,以及还在他们的身上还在不停的冒着的红色血雾。  “这种丧心病狂的家伙,绝对不能够原谅!以歌,我们一起干掉他!”百里玄月的眼神里面透着坚持。  肖以歌迟疑了一下,可是见到百里玄月认真的神色,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  “放心,我会看着月儿的,你放心吧。”北冥玉封看了肖以歌担心的脸,暗中传音,听到他这话,肖以歌的脸色终于变得轻松了几分。  虽然北冥玉封一向是神神秘秘,可是他的治愈术还是相当的出色的,若是他能够时不时的给予百里玄月治疗的话,那么百里玄月总算可以勉强的发挥一下修为了。  此时,青叶城的城门口不远处的空中出现了三个人,正是西泠牧朝、零五和龙侍卫。  西泠牧朝在空中,就看见北冥玉封和一个俊俏公子正在围攻一个白衣男子,不用多想,那个俊俏公子就被他认出来了,可不就是百里玄月嘛。  “那个人是谁?竟然能够挡住他们两个人的攻击?”西泠牧朝这倒有些吃惊了,尽管认出了血祭阵法,可是这个白衣男子能够挡住这两个人,还是相当不简单的。  毕竟,他可是知道百里玄月的修为可是极为骇人听闻的渡劫期啊,还是渡劫期后期。  不过,当西泠牧朝看见那个白衣男子身后背着的白色幡子的话,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从十一留下来的最后的消息来看,杀害他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贼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的人!”西泠牧朝冷厉的看着上空的那个白衣男子,眼神里面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当然,这不过是为对方该死的理由又多加了一个罢了。  毕竟这个男子看样子就是这个血祭阵法的布置者,再加上他杀了自己的人,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杀掉才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