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3章 愤怒的红色

第233章 愤怒的红色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4
    不仅仅是如此,刚刚在他们的眼中,肖以歌手中的长剑散发出来的剧烈波动,实在是太骇人了几分。  只怕若是他们去抵挡的话,肯定是粉身碎骨了吧!零五和龙侍卫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冒出了几分寒意。  敌人强大,自然是任何人都不喜欢的。  除了那些有所把握的人,就像是西泠牧朝,他虽然心中忌惮,可是他还是握着不少的底牌,所以对于肖以歌展露出来的力量虽然忌惮,还是能够勉强接受的。  毕竟想想肖以歌的身份,有这样的力量还是属于正常的,要是对方不强大的话,怎么能够镇压整个东离,被整个东离认为是保护神呢?  要知道对方仅仅是一个化神期的修士,若是没有些超凡的手段,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一点,背负如此巨大的名声呢?  不过是平时喜欢隐藏,甚至弄出一个“闲王”的名号出来,不过是为了隐藏自身罢了。  想到这里,西泠牧朝的心中终于平复了几分,因为这其实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己不是早就有所猜测了嘛!  可是,这对于黑暗森林的那一伙人,却是天大的不解了。  尤其是那个绿衣老头,他的脸色变化格外的明显,毕竟外人只能够感受到强大的法力波动,可是对于他来说,身为一个合体期修士,他的感受自然是更加明显。  面对着刚才肖以歌发出来的攻击,绿衣老头自忖,若是让他站在对方的面前的话,只怕刚刚的那一剑,能不能够接下来,还是两说的事情。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对方还只是一个化神期的小辈,竟然能够有如此骇人的表现,要知道,此刻的他还是受到了血祭阵法的压制啊!若是没有压制呢?”  绿衣老头不可避免的会想到这个问题,可是这个答案已经相当的明显了。  可是,这个答案却是让绿衣老头的心都有一种被虫子啃咬的疼痛,怎么可能,这么一个小辈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呢?!  妒忌!  强烈的妒忌!  绿衣老头自认为还是很有天赋的,可是耗费了这么漫长的修炼岁月,才不过是合体期的水平,而看对方的样子,最多了不过是二十多岁,怎么会有如此骇人的能力呢?  强烈的妒忌充斥了绿衣老头的心,他忍不住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杀机来,这种人不能够留下!必须要杀死他!  这种天才若是存在的话,那么他,甚至那些和他一般无二的平凡的修士要怎么存在呢?!  感受到了这种杀机,西泠牧朝不动声色的退了几步,他看着绿衣老头的神色,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一般。  其实刚刚两人交战的时候,西泠牧朝也是一味的闪避而已,根本不和对方正面对抗。  可是,他能够感受的出来,对方似乎对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敌意,这就不禁让西泠牧朝的心中琢磨起来。  “难道真的不是这人追杀自己的暗卫首领不成?”西泠牧朝心中思考着,毕竟装束是可以造假的,看样子,这件事情还需要暂行记下。  若是对方根本不是凶手,自己要是被人当了枪使的话,那么西泠牧朝想想这个结果,眼眸不禁露出了幽深的暗色。  至于城中的百里玄月,却是看着那团烟尘,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几步,但是却被北冥玉封拉了回来。  这般强烈的法力波动,太过于危险了,他当然不能够让百里玄月走进去。  而看着百里玄月的眼神中那化不开的担忧,北冥玉封的心中的确是很嫉妒,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自己拦住那个白无常,让肖以歌来这里破阵呢!  “放心吧,肖以歌那个家伙不会那么轻易的死掉的!”北冥玉封安慰的说了两句,当然了,至于他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般来说,若是情敌死了的话,趁着女人受伤的时候趁机而入,那么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呢?  北冥玉封的眼神平静,看着那团烟尘,看不出他内心的一丁点的想法。  当然了,看着那四处倒下的房屋,以及受伤却依旧昏迷不醒的百姓,他的神色之间终于是露出了几分同情和不忍。  “修士和普通人,这之间的距离的确是太远了一些啊!”北冥玉封的心中轻声一叹,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修士啊!普通人在他们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此时,青叶城上空的烟尘终于散去,露出了白无常和肖以歌的身影来。  当然了,此时两人的样子都有几分狼狈,就连衣服都有几分破损,看上去就像是逃难的难民一样。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攻击!怎么可能伤得了我!”一声愤怒的大吼声从白无常的口中发了出来,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嘴角带着一丝鲜血,眼神里面满是难以置信!  肖以歌冷笑一声,伸出手来抹去自己嘴角的鲜血,刚才的撞击,他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一些冲击,不过这只是小伤而已,根本无碍。  毕竟,他虽然能够催发如此威力强大的法术攻击,可是他仍旧只是一个化神期的修士,承受能力还是化神期的水平。  其实相对而言,他这也是小孩子挥舞大锤,虽然勉强挥了出去,可是自身照样要受到一丝的反噬。  不过,肖以歌微微一笑,果然,他的身上冒出来了一团白色的光芒,赫然是在身后不远处的北冥玉封对着他施展出了治愈术。  “随身带着一个医生,这感觉实在是太妙了。”肖以歌的心中不无满意的想着,这样的话,他的持久作战能力甚至能够将白无常耗死,当然了,若是没有办法破阵的话。  当然了,肖以歌也看到了百里玄月的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心中自然和吃了蜜一样甜,心中想,这么做其实还很是很值得的。  毕竟,能够换来百里玄月的心,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的?  “回答我!”一旁的白无常被肖以歌晾了半天,整个人都愤怒了,他身边那红光开始疯狂的盘旋起来,整个青叶城再次笼罩在了一片化不开的红光之中。  城外的绿衣老头见到这一幕,带着几个人退出去好远,心中对于白无常却是充满了失望,当然了,他也注意到了百里玄月的存在,那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这两个人,都不能留!”绿衣老头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精光,看了肖以歌和百里玄月一眼,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当然了,对于白无常,绿衣老头的心中却满是可惜,这么一张好牌,竟然就这么暴露了,实在是可惜了。  毕竟这种邪恶修士,不仅仅是外人,连他们这种自己人,都心中担忧,谁也不知道这些邪恶修士什么时候会发狂,这可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包啊!  想了想,绿衣老头还是选择了暂时性的观望,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将白无常当做自己人的!  毕竟,这种被全大陆都忌惮的邪恶修士,一旦暴露,那是任谁也不能够保得住的。  “你就自求多福吧,不过,你要是能够杀了百里玄月和肖以歌的话,老夫倒是愿意在主上面前为你求情。”绿衣老头的眼眸幽幽,当中却出现了一分嘲讽,可是看现在的样子,想杀了对方实在是太困难了,怎么可能呢?  “我就不告诉你,气死你!”对于白无常的问话,轻松了好多的肖以歌却是一挑眉,似乎是在故意戏弄对方一样,竟然说出了孩子一般置气的话来。  “啊!”白无常顿时愤怒了,眼前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敢这么戏弄他,他一定是要弄死他!  这么想着,白无常身边的红光顿时狂暴起来,宛如要燃烧起来,他就像是一抹愤怒的红色,正在炽烈的燃烧着。  “该死的小子,我要杀了你!”白无常森然的声音自红光中响了起来,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可是那恐怖的味道,却没有丝毫的消退。  红光从百姓们的身上不断的冒出来,宛如开着的水龙头一般正在不停的向外奔涌着,显然是白无常再次催动了血祭阵法。  “不能够这样了,若是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整个青叶城就完了!”百里玄月见到这一幕,整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她能够看得出来,这些百姓的生命在被吞噬,要是再过一段时间的话,这些人就彻底的要消亡了,再也无法挽救了!  “你不要着急,就快了,就快了!”北冥玉封赶紧说道,此时,他的头上不停的向外冒着汗水,他的手在快速的捏着法诀,他的脸色都越发的苍白了。  显然,如此快速的推演阵法和寻找破绽漏洞对于北冥玉封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负荷,可是他也知道轻重,所以不得不如此。  百里玄月只好也忍住心中的焦急,开始帮助北冥玉封进行推算,只是她的心却很难安静下来,看着满地的百姓和肖以歌,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