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5章 各怀心思

第235章 各怀心思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4
    城外,西泠牧朝见到飞身而来的肖以歌,眼神微微一闪,不光是惊叹之前对方表现出来的高深实力,更重要的是,自己似乎在前几天的夜里见过他的身影。  “闲王,我们似乎又见面了啊,昨日夜里,我可是见你行色匆匆,原来是来找月儿啊。”西泠牧朝的脸色平和,轻声的开口。  “哦?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我可是早就到了。”肖以歌反而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来,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是根本不清楚西泠牧朝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然了,他的心中可是清楚,这是西泠牧朝对他的试探,毕竟他可是暗中窥视了对方好几天,甚至还杀了对方的一个手下。  这个时候,肖以歌自然是不会让对方试探出来,而且他也很确定自己没有露出马脚来。  “啊,那估计就是我记错了。”西泠牧朝装作恍然的拍了一下额头,露出了一丝抱歉的笑容。  当然了,他却是在暗中观察着肖以歌的反应,看到对方的神色似乎不像是作伪,他反而猜疑起来,难道那天夜里见到的果然不是肖以歌不成?  想了一下,西泠牧朝就否定了,那人肯定是肖以歌,甚至对方还暗中窥视了自己好几天,就在昨天匆匆离去。  西泠牧朝甚至可以肯定,若是自己的人一旦是分散的话,估计就剩不下多少了,这个肖以歌,可真是一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家伙。  可是,表面上西泠牧朝却是不动声色。  “对了,太子殿下,你来这地方是要做什么啊?我记得似乎回西泠好像不是这个方向啊?”肖以歌轻声一笑,似乎诧异的看了一眼周围,然后才开口问道。  西泠牧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轻轻点头,若有所指的说道:“我当然是回西泠了,这个方向当然是回西泠,西泠在西方,我自然是要向西走了。”  这种不明不白的话,让肖以歌心中暗暗皱起了眉头。  之前西泠牧朝突兀的出现在了东离,但是南月和北冥都没有他经过的踪迹,许多人都暗中猜测他是穿过了黑暗森林而来,难不成这是真的?  可是,黑暗森林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通过的,那里神兽横行,一旦被神兽发现,恐怕只能身死,再无第二个结局。  西泠牧朝作为西泠的太子,会是这么冒险的人?肖以歌才不会相信,为了巨大的利益,自然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冒险,但是这种全无利益的冒险,他相信对方是不会这么做的。  毕竟,为了故布疑阵而做出这么大的冒险,万一真的身死道消,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难不成对方是有什么把握?”肖以歌想到这一点,心中却是微微一沉。  黑暗森林将西泠、南月、北冥和东离分为四个中心并不接壤的国家,可以说,黑暗森林是一道天然的屏障。  可是,这个时候,这道屏障中间若是开了一个门的话,那岂不是方便了西泠的各种行动。  肖以歌可是知道西泠牧朝这人素有的野心,他可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主儿,若是能够统一大陆,他一定是忍不住吧。  “月儿,你没事吧?”就在这时候,西泠牧朝见到了百里玄月的身影,立即一脸殷勤的走了过去,将肖以歌甩到了一边。  “你怎么会在这里?”百里玄月一挑眉,暗暗纳闷,这个家伙似乎总会突然冒出来,实在是太可疑了。  “月儿,我这不是特意为你而来嘛!我在帝都看你被逼婚,十分的愤怒,所以才特意来找你,西泠的风景可是格外不错啊,若是你喜欢,我不妨做做东道主啊!”西泠牧朝一脸的笑容,那样子让一旁的肖以歌险些气歪了鼻子。  所谓的“逼婚”,可不就是在指桑骂槐的说自己吗?肖以歌看着西泠牧朝的背影,突然生出了一种给他一脚的冲动来。  不过毕竟是文明人,肖以歌还是忍住了。  而在这个时候,北冥玉封施展治愈术的动静却是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那遍布整个城市的白色光雨,竟然给人一种极为唯美的感觉。  几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幕,神色各有不同。  百里玄月的心中生出了几分歉意,是对这个城市的所有百姓的,若不是因为她,他们这些人也不会被人下这种手段。  毕竟经过了血祭阵法吞噬生机,这些人只怕经过阵法的返还生机,只怕也会凭空的被削弱不少的元气吧。  此外,百里玄月自然是清楚治愈术的作用,虽然对于元气的亏损会有些作用,但是也不能够完全的恢复。  这么一想,百里玄月看到北冥玉封那脸上那一丝明显的苍白,还是满是感动,毕竟这么大范围的治愈术,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而对方竟然会为了普通的百姓施展这些,百里玄月的确是很感激。  肖以歌也微微的眯着眼睛,尽管他也早做好打算弥补这一城的百姓,可是见到百里玄月那时而愧疚,时而看着北冥玉封露出感激的神色,还是心中不悦。  “这个家伙,真是会卖弄。”肖以歌的心中不悦的嘀咕着,毕竟治愈术可是很偏门的法术,每个人都愿意自己掌握力量,所以谁不愿意练习杀人的功法而练习救人的功法?这种救人的功法实在是很难有什么市场。  而这个北冥玉封不但是练了,而且还练到了很精深的地步,委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心中是怎么想的。  肖以歌也会一些治愈术的,与北冥玉封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当然,这些在西泠牧朝的心中却只能得到一分冷笑。  修士和凡人本就是两个层次了,这样的百姓不过是为了修士提供资源罢了,北冥玉封竟然为了他们消耗这么大的力量,如此范围的持续施法,只怕是已经消耗了元气吧。  “真是愚蠢啊!”西泠牧朝的心中不屑,他才不会做这种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呢!为了别人无偿的贡献自己的力量,那不是傻子是什么?  不多时,北冥玉封便已经到了近前,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由于过度消耗,他的额头到冒着几分虚汗。  “你没事吧?”怀着感激,百里玄月赶紧迎了过来,满是担心的神色,她望着北冥玉封,眼神带着异彩。  毕竟能够为普通人做这种事情的,百里玄月觉得的确是让人佩服。  当然了,她这样的举动,却是让肖以歌的醋坛子差点儿被打翻了,恨不得将北冥玉封一脚踢走,然后换做他自己来。  “没有大碍。”北冥玉封微微摇头,伸手就要擦去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可是,百里玄月却递过来一块丝巾。  看那样子,应该是百里玄月随身携带的丝巾吧。  北冥玉封顺手接过来,道了一声谢,开始擦拭自己额头上冒出来的虚汗。  当然了,这个时候的肖以歌和西泠牧朝的脸色都有几分不好看,西泠牧朝却是还有心冲着肖以歌挑了挑眉,似乎在故意激怒他。  而肖以歌铁青着脸色,看那样子就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妻子和外人在约会一般,就别提有多郁闷和恼火了。  “这群人似乎是黑暗森林的人呢!他们怎么还在这里?”似乎是为了贪墨这一方丝巾,北冥玉封指了指远处天空上以绿衣老头为首的几个修士,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果然,这几个人的注意力被这话转移了,向着那边望了过去,而北冥玉封自然是顺手将丝巾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那带着淡淡的清香的丝巾,似乎是她的味道呢!  北冥玉封突然感觉自己的付出很有价值,整个人都振奋了几分,那苍白了脸色都好看了不少,变得红润起来。  当然了,肖以歌和西泠牧朝都注意到了北冥玉封收起丝巾的小动作,他们的额头都不禁跳了好几下,心道,这个阴险的北冥玉封!  尤其是肖以歌,自然是不能够对着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发火,怒气的目标自然转移到了了绿衣老头这一群人的身上。  “他们是黑暗森林的人?”肖以歌询问道,眼神里面透着冷意,却不知道是对着谁。  “恩,我那天夜里和月儿一起的时候,见到了。”北冥玉封的话语里面透着几分不明不白的味道。  虽然百里玄月感觉没有错,可是却有种怪异的味道。  当然了,至于肖以歌和西泠牧朝,他们的额头上立即冒出了好几条黑线,夜里?一起的时候?谁能够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泠牧朝的眼眸深邃,这个家伙,难不成也想对百里玄月下手?绝对不行,自己一定要将她带回西泠,如此修为的女人,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筹码!  任何人阻止他,就是他的敌人!  肖以歌的心中反应自然也是如此,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北冥玉封和西泠牧朝都没有什么好感。  这两个人的心中分明是有鬼,而且对百里玄月有着某种不怀好意的打算,他必须要阻止这两个人,为此,肖以歌已经决定,不惜一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