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6章 休整

第236章 休整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4
    而此时,在远处的绿衣老头,看着烟消云散的白无常,心中叹息了一声,果然,他还是陨落了。  邪恶修士承受巨大的反噬,极其容易陨落的问题,展露无遗。  本来还有心得到那血祭阵法的布置方法,可是见到这种场景,绿衣老头就有几分犹豫,尽管现在想要得到也得不到了。  绿衣老头突然心神一动,他想到了白无常在黑暗森林里还有一个洞府,里面会不会有这血祭阵法的秘籍呢?  心中一热,绿衣老头对着左右说道:“我们先离去,这个时候,我们不宜出手。”  “是,大人。”  此时,几个化神期的修士也看到了肖以歌等人注意到了这边,点了点头。  刚才肖以歌的实力可的确是吓到他们了,刚才威力巨大的一剑若是对着他们的话,他们可不是认为自己可以扛得住。  这么想着,在绿衣老头的带领下,一群人就快速的离开了。  “真是可恶!”  由于距离远,绿衣老头等人飞走,肖以歌等人自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没有丝毫的办法。  西泠牧朝看着绿衣老头等人离开,一旁的零五脸色微变,难道要这么放过那个凶手不成,赶紧低声说道:“主人,那个人……”  “不用急,这件事情还有疑点,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在引导我们当枪使!”西泠牧朝暗中传音说道。  零五低着头,默不作声。  “我们先回去吧,也不知道白青和白泽他们怎么样了。”百里玄月看见那群人走远,也没有要追赶的意思,而是想起了在清和园里的白青和白泽等人。  “恩,那我们就回去看看吧。”北冥玉封点点头,也是赞同的说道,就跟着百里玄月返回了城市。  当然了,肖以歌和西泠牧朝的脸色却不太好看,看着这两人的样子,如同一个男主人和一个女主人,委实是让肖以歌和西泠牧朝两人暗中咬牙。  两人不禁对着北冥玉封暗骂起来。  不过,尽管心中暗骂,肖以歌还是跟了进来。  至于西泠牧朝,则是带着零五和龙侍卫也跟了上去。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清和园,清和园还是一片安静,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百里玄月为了确认白青和白泽等人的安全,赶紧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就见到白青和白泽一脸担忧的迎了上来,而后面还有木天德以及小玲一家人。  “刚才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子你们没事吧?”白青一脸担忧的看着百里玄月,疑惑的问道。  因为清和园有阵法的保护,隔绝了外面的血祭阵法的力量,所以刚才白青和白泽出去过一趟,看着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了红光遮蔽了整片天空。  他们担心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却不敢出去,毕竟两人的修为实在是太差了,根本不能帮上什么忙。  甚至在那红光之中,他们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身上都感觉到被抽取了不少的力量一般。  所以为了不给自家的主人添麻烦,所以他们才返回了清和园,心中却是焦急的等待着百里玄月等人的消息。  “幸好你们没有出去。”北冥玉封听到他们说完,这才点点头,略微为他们感到庆幸,毕竟两人才刚开始修炼,若是在血祭阵法里面呆久了的话,恐怕立即就会被打回原形了。  听到北冥玉封这么说,白青和白泽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毕竟他们当时可是想着去找百里玄月的,只是实在是感觉到不适,这才返回了。  木天德则是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可是似乎感觉上还是蛮厉害的,对于修炼,他是菜鸟,只好听着别人说了。  小玲一家人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听到危险的事情,又听到解决了,终于放下心来,却是没有听出什么异常的问题来。  之后,由于小玲的父母的身体有些虚弱,小玲便照顾着他们回去休息了。  “师父,这么说,外面没事了?”木天德走到了北冥玉封的身边,略微有些忐忑的问道,毕竟刚才说的那么厉害,也不知道解决了没有。  “师父?”北冥玉封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旁的白青、白泽和百里玄月听到这个称呼,一下子蹦了起来,露出了满脸的诧异之色。  这太不科学了吧,木天德不是对北冥玉封有意思,想要进一步发展的嘛!怎么就成了师徒关系了呢?  这让原本想要捉弄北冥玉封的百里玄月顿时感觉到一阵不爽来,说好了的好戏呢?她还要看呢,怎么还没有上演就结束了啊!  “这个啊,我是看天德的性子还不错,而且他又有心修炼,所以便收了他当徒弟。”北冥玉封轻描淡写的说道,一脸谦和温润的样子让人挑不出丝毫的问题。  反正北冥玉封的心中却是暗暗的想到,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的打算呢!就等着以后你们亮瞎自己的眼睛吧。  一想到木天德有志于长长久久的“追求”肖以歌的时候,北冥玉封的整个人都振奋起来,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一场大戏啊!  百里玄月看着北冥玉封脸上那略微有些诡异的笑容,暗暗皱眉,有阴谋,一定是有很大的阴谋!  先不说木天德轻轻松松的放弃,再有这个收徒弟明显也有问题,这个北冥玉封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啊!  不仅仅是她,就连白青和白泽都感觉到了几分不正常,暗暗的那眼神扫着北冥玉封和木天德,这两个家伙究竟在卖什么药呢!  “说,我知道你这个家伙才不会这么好心呢!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百里玄月来到了北冥玉封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才低声的开口问着。  “没什么,我不过是收了一个记名弟子,还能有什么打算?”北冥玉封耸了耸肩膀,做出了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  百里玄月眨了眨眼睛,看着北冥玉封,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不成?可是,怎么看北冥玉封此时的笑容都有几分怪异,似乎有几分恶趣味的样子。  “这人怎么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以歌和西泠牧朝一行人也感到了,对于西泠牧朝,白青和白泽都有几分反感。  毕竟作为东离人,对西泠的太子有反感也是很正常的。  当然了,西泠牧朝作为修士,对于这种感觉自然能够感应的出来,可是没有必要和对方两个仆人计较。  白青和白泽毕竟是百里玄月的人,西泠牧朝还是能够容忍这两个人的态度的。  可是,若是换了别人的话,只怕就不好说了。  众人走进了大厅,分宾主落座,白青和白泽则是站在了百里玄月的身后,而零五和龙侍卫则是站在西泠牧朝的身后。  至于木天德,看了看周围人的样子,有些迟疑,却是站在了北冥玉封的身后,自己作为徒弟,似乎不好跟师父一样坐着。  唯有肖以歌自己一个人坐的好不潇洒。  不过,木天德的眼睛却是一直在关注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实在是让他的心都在颤抖,太迷人了!  当然了,这个时候,木天德也发现了百里玄月是女人的事实,想到了北冥玉封的话,木天德顿时下了决心,他是不会放弃肖以歌的!  “只要是精诚所至,那一定会金石为开的!”木天德心中暗自给自己鼓劲。  “月儿,你看这样可好?”  肖以歌靠近了百里玄月,将自己的想法轻声的说道,然后目光认真的看着她。  “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了。”百里玄月点点头。  却是因为肖以歌准备用自己的令箭调人过来专门处理这边的事情,甚至会给这边的百姓极大的利益,以弥补他们的损伤。  这样的建议,自然是让百里玄月欣喜不已了。  “既然你同意,那么就借用一下你手下的白青做一下传令官了。”肖以歌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那好吧。”百里玄月没有犹豫的同意了,毕竟这青叶城的受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这点事情,她责无旁贷。  很快,白青就拿着肖以歌的令箭离开了。  此时,太阳已经升入天空正中,白泽就去叫餐了,不多时,小二们便拿着食盒过来了。  果然,百里玄月看着小二的脸色,果然透着几丝不正常的苍白之色,闲聊的时候,就听得小二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突然感觉不舒服,干着活就给睡着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血祭阵法就像是一场梦而已,对于凡人来讲,只是感觉自己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昏迷了一段时间,至于真的原因,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唉。”百里玄月轻叹了一声,看着离去的小二们,心中生出了一丝距离感觉。  这就是修士和普通人的差距吧,有的时候看上去其实很小,可是真的遇见什么事情的话,就会发现其实这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宛如一个天,一个地。  吃过午饭。  清和园里面再次多了几位客人,那就是西泠牧朝了,而零五和龙侍卫则是挤在了一个房间里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