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39章 禁忌

第239章 禁忌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4
    “怎么会这样?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百里玄月看着肖以歌的长剑竟然只是刺进了其中,可是却没有一下子贯穿而过,心中大为惊奇。  前几天在青叶城的时候,百里玄月可是已经见到过肖以歌这一法术的强悍之处了,那是可以与在血祭阵法里面的白无常相互抗衡的啊。  哪怕是那时候白无常并没有到达最高的修为阶段,还只是被血祭阵法加持到了合体期后期的巅峰时刻,但是合体期的修为就已经很强悍了。  但是肖以歌的法术竟然能够和对方勉强的相互抗衡,甚至是没有落到下风里面,这么看来,这一道法术怎么也是合体期后期的厉害法术了。  不过,眼前肖以歌的这一道法术竟然没有办法穿过这寺庙的门窗,实在是太过于可疑了。  “难不成这寺庙是被人设下了什么高深的阵法不成?”百里玄月暗暗惊异,毕竟周围时刻的弥漫着一层深深的阴冷气息,总给人一种极为不详的感觉。  再联想到刚刚他们一行人上山的时候,肖以歌说感受到了阴灵的气息,这么想来,难不成这个地方是一个鬼城?  百里玄月这么想着,心中微微有一种寒意,鬼影阴灵这东西对于女人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它们的厉害的程度,而是说心理的影响。  女孩子多怕鬼,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见到肖以歌的这一剑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一旁的西泠牧朝和北冥玉封也是暗自震惊。  刚才肖以歌蓄力的时候,他们也注意到了这正是之前的几天在青叶城出现的那一道法术,可是没有建功倒是奇怪。  “这地方好像是天生的领域,整个法术的威力被削弱了太多,简直是下降了好几个层次!”肖以歌的眼神冷冷,作为刚才这一剑的发出者,他当然最有发言权了。  刚刚肖以歌那一剑一出手,他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威力实在是太小了,简直连巅峰时刻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当刺进大门的时候,其中更是传来了一种诡异的化解力量,宛如刺进了棉花之中,丝毫没有受力的点。  肖以歌将手中的冰霜长剑随意的消散,毕竟只是依靠着他的力量凝结出来的,多少把都可以随意弄出来。  “天生领域?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西泠牧朝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挥手之间,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道火焰。  那道火焰刚刚出现在他的手中的时候,火焰还是白色,显现出极高的威力和温度,可是不过转眼之间,火焰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淡淡的蓝色,甚至连温度都变得很低。  这样的温度和威力根本连木头都燃烧不了了。  西泠牧朝微微苦笑,果然是某种特殊的领域,可是若说是天生领域的话,那就有些不太可能了。  毕竟天生领域就像是灵脉一样,天生地养才出现的,历经了千百万年估计才可能出现,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荒山野岭呢?  而且这种阴暗属性的天生领域若是存在的话,此地估计早就被百万恶鬼占领,甚至能够在地上建立一个鬼神的国度都差不多了。  当然了,天生领域的范围也有大有小,实际的承载力其实也是有限制的,就像是一般的灵脉一般,也只能勉强的支撑一个小小的宗派罢了。  而像是大的宗派,哪一个不是建立在大型灵脉汇聚的地方呢?  “应该是天生领域。”  这个时候,一旁沉默了良久的北冥玉封却是终于开口了。  他的脸上平静无波,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一般,哪怕是现在他们似乎被困在这里面,能不能出去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不管怎么说,这样子的气度就让人感觉到心折。  “你怎么会这么肯定?”一旁的西泠牧朝见到北冥玉封反驳自己的话,微微挑眉,冲着他看了过去,哪怕是这样幽深的环境下,只有淡淡的火光,他的眼眸却是依旧闪亮,给人一种明亮的感觉。  北冥玉封却是没有藏着掖着,而是指了指周围的血色纹路,淡淡的说道:“我见过一些古籍,古籍里面对于灵脉多有描述,说是灵脉天生,自然会衍生出大道的纹路出现,被称为灵脉的脉络。”  “你是说这些是此地灵脉的脉络?这怎么可能?脉络可不是这种形态的,那可是大道的载体,会有一定的形态,如此杂乱无章,更像是有人设下的邪恶阵法吧。”  西泠牧朝直接打断了北冥玉封的话,看着周围的墙壁上那漆黑之色中间闪过的血红色纹路,诧异的说道。  在他的所知之中,一般邪恶的阵法,阵法的脉络都是这种杂乱的形状,之所以弄成这样,倒不是说那种阵法的内部布置是杂乱无章的,而是这种杂乱脉络代表的意义。  它们代表着混乱和狂暴,代表着没有丝毫的秩序,代表着一种逆反和暴乱。  这是一种人为的布置手段,而天生天养的存在,一般都是存在着某种玄妙的秩序,所以一般都是有形,符合某种规律的脉络。  这自然也是西泠牧朝判断的依据了。  “你说的话的确如此,自是有这种说法,但是我自远古的古籍中却是见到过一种例外,那就是天生邪恶!”北冥玉封的声音一出,周围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不仅仅是如此,就算是他们身处于这寺庙的大雄宝殿之内,被某种禁制隔绝于外,但是他们却听到了外面似乎传来了一种隐隐的雷声。  北冥玉封的脸色微微一变,原本的红润瞬间消退,变得惨白,他苦笑一声,嘴角竟然冒出了一抹鲜红。  那是血!  怎么会这样?百里玄月在一旁被吓了一跳,赶紧看向了周围,难不成他是受到了什么暗中看不见的袭击不成?  “你怎么了?”看见北冥玉封受伤,百里玄月还是赶了过来,担心的问道,同时小心的看着周围,防止再有什么袭击。  “你们怎么看?”北冥玉封却是微微摇头,伸出手来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看向了肖以歌和西泠牧朝。  肖以歌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冰霜长剑,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只相信我手中的长剑!”  西泠牧朝此时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看着北冥玉封的嘴角处的鲜血,若有所思,若是天生邪恶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一想这个事实就让他的心都是微微一震。  他以前也清楚,天地大道必然是守恒的存在,有光明,自然会有黑暗,彼此相对,既然由光明性质的灵脉,那么自然会有黑暗面的灵脉。  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却是没有机会见到。  甚至他见过的一些邪恶修士,甚至是一些恶鬼待过的凶恶之地,可是也没有今天的这种感觉,那说明那种邪恶也是能够被这个世界允许的存在。  可若是存在着某种天生的邪恶的话,那么就可能说明这个世界存在着某种隐秘。  一想到隐秘,西泠牧朝就摇摇头,不让自己想下去了,毕竟知道的越多,那么结果就会变得麻烦。  尤其是北冥玉封不过是多说了一句话而已,甚至只是天生邪恶这四个字,他就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反噬。  更何况外面还有天雷滚滚,难不成北冥玉封再说什么的话,立马就会是天雷加身,粉身碎骨不成?  一想到这样的场景,西泠牧朝就是心中生出寒意。  西泠牧朝微微转过头,疑惑的看了肖以歌一眼,他怎么也会知道这个,于是开口问道:“看来,是我见识浅薄了,肖兄竟然也知道这些,真让我刮目相看。”  “呵呵,”肖以歌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耸了耸肩,说道,“我这都是感觉,做不得真。”  西泠牧朝听了之后,只能是一翻白眼,竟然会有人说出这种无耻的话来,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哪有什么感觉。  若是靠着感觉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百里玄月见到肖以歌他们三个人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和他们现在的处境却是没有半点关系,于是问道。  “刚刚我们从外面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寺庙罢了,说明只是建立在一处阴暗属性的灵脉上罢了,铲除了就差不多了。”北冥玉封轻声说道。  既然上天要他们将这只是当做阴暗的灵脉,那就是这样吧,看来天生邪恶的那些东西,就只能当做某种东西烂在肚子里面了。  不过,这么想着,北冥玉封却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这样子的自我欺骗,真是没有意思啊!  不过,他果然听不到外面的滚滚雷声了,似乎刚刚也只是某种幻觉一样,但是那种磅礴难以抗拒的威力却是让人胆寒。  “的确是应该如此做。”肖以歌点点头,说到底不过是一段灵脉,尽管是天生领域,可是只要是打破的话,那么在阳光下,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