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65章 再次来人

第265章 再次来人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4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7
    不多时,白无常便再次来到了那一座地宫大殿的门前,顿时感觉到了门内散发出了一阵肃然阴沉的气息,不过,更像是那位大人的怒火一般。  感受到这些,让白无常的心微微的一抽搐,行动之间立即变得更为小心谨慎了几分。  毕竟凡是主上领导之类的人物,难免就会有些迁怒于人的癖好,所以千万不要在他们生气发火的时候在他们的眼前乱晃,要是躺枪了的话,那么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可惜,白无常倒是不想见那位大人,可是被叫了过来,那么只能是放的小心谨慎有些,若是成为了对方的出气筒,那就要倒霉了。  虽然对方不可能杀了自己,毕竟还需要自己为对方研究血祭阵法,可是给自己一些不痛快或是不舒服的惩罚,却是还能够做到的。  心中想着事情,白无常的脚步就放的缓慢了一些,为的就是慢慢的调整自己的情绪,希望能够在那位大人的面前变得平静无波。  前面那人的脚步却是一直不变,以一种被尺子量过的距离在前进,精细的似乎容不下一丁点的误差。  “好恐怖的人。”白无常的瞳孔微微一缩,若是每一步都是同样的距离,同样的速度,甚至动作都一模一样的话,那么只能意味着这个人对于自己的身体的控制已经到了极点。  他能够完美的控制着自己身体的任意一部分的行动,才能够迈出这样的步伐来,若是不然的话,那么勉强为之的话,也会很快脚步变形,步伐出现距离不一致的地方。  所以白无常才会暗道那人的恐怖,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对于身体的细微的控制还不能够达到对方那种完美的境界。  因此若是相同境界的话,那么对方一定能够以最小的力量来打败自己。  “可是,自己也不是依靠这种力量在战斗,战斗就是用我的强大力量来碾压弱小的你,这些技巧又有什么用出呢?我的阵法内,你根本别想做到细微的控制!”白无常的眼神幽深,固执的认定了这一点。  毕竟,在他的心中,血祭阵法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完美的力量。  走进了大殿里面,那人的脚步一停,回过头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声音冷淡的说道:“大人就在里面等你,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那人就转身离开了大殿。  白无常心中暗自诽谤,好一个冷漠的家伙,难道多说一句话你会死吗?就不会和我一起去大殿看看吗,要是大人生气也可以有人分担啊。  尽管如此,白无常还是向着里面走去,毕竟对方要自己过来,他怎么都不可能抗拒对方的命令,这就是他身在那位大人手下的悲哀。  走进大殿的正厅,白无常赶紧躬身行礼,然后低声问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说着,他的眼睛却是盯着地面,只是他刚才似乎明显的感觉,坐在大厅主位上面的那一位大人的脸色阴沉,周身的黑雾似乎都在不停的波动,好像是被他怒火所牵动。  白无常能够感受的到对方的怒火似乎随时可能喷发出来,要是被对方成为了发泄的工具的话,他可就要倒霉了。  “刚刚看守命魂灯的执事过来传递了一个消息,跟你一组出去的人,除了为首的吕峰谷,其他人已经全部死亡,就连吕峰谷的命魂灯也黯淡了好多,似乎随时有可能熄灭的危险。”黑衣修士淡漠的开口了。  虽然是在陈述着发生的事情,可是还是让人感觉到他的话语里的阴森,毕竟身为上位者,他的手下的人可都是他的羽翼和爪牙,若是损失严重的话,那么他在黑暗森林中的地位也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而那个吕峰谷就是绿衣老头,掌握毒术,可谓是他手中的一张重要王牌,可是此刻竟然有了剧烈的命魂的波动,甚至可能身死的危险,怎么能够不让他愤怒呢?  白无常听完却是一惊,虽然对那个吕峰谷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对于对方的根底和手段他还是清楚的,那可是连大乘期都不愿意轻易与之为敌的人,怎么会陷入濒临身死的危机里面呢?这根本不可能!  这么想着,他的脸色却是一白,难道是那个百里玄月展露出了渡劫期后期的修为不成,然后将吕峰谷给打成了重伤?  毕竟,好多人都在暗中传闻着百里玄月有渡劫期后期的修为,虽然是一些隐秘的消息,一些人当做它是谣传,可是还有一些人却是认可的。  “应该不会吧?我的主身自爆的时候,我见到吕大人已经带人撤退了。”白无常的脸色依旧苍白,既然他们那一组人受到这么大的损失,那么估计他也很难有好果子吃。  “应该不会?”黑衣修士冷哼了一声,白无常只感觉到自己的心上似乎被一块巨石压住了一般,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消息已经传来,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黑衣修士的语气阴森恐怖,好像是一只随时可能会吞噬周围一切生物的怪兽一般。  白无常的心中一寒,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道:“大人息怒,我愿意立即前去查探消息,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了让那位大人高兴,白无常立即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当然了,他也不过是说说罢了,毕竟吕峰谷都陷入生死危机,他去了又有什么用处呢?  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那位大人消消气罢了,当然了,估计就算他要出去,那位大人还不放心血祭阵法的研究情况呢。  “我已经派人去了,这次叫你过来,是要问你之前发生的事情,你详细的和我说一遍。”那位大人果然拒绝了白无常的请求,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沉声问道。  “从我们暗中安排青叶城的事情开始……”说着,白无常便将自己等人经历的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详细的说了一遍。  黑衣修士面无表情的将这些事情都听了一遍,并未感觉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禁暗自猜想,这个吕峰谷他们到底是怎么出事的呢?  别人不清楚吕峰谷的底细,他可是清楚的很,可是对方竟然也陷了进去,这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  若是对方不是大乘期或是以上的修为,那么只可能是对方恰好克制毒术,这一点也是吕峰谷的硬伤。  别的属性的尽管存在克制,可是克制是相互的,但是毒术不同,若是专门遇见那种毒术修士的克星,几乎对吕峰谷是完美的克制。  虽然吕峰谷已经到了合体期,可是避免绝大部分人对他的毒术的克制,可是万一遇见了一个克制他的毒术的人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尽管这种人很罕见,但是终归是存在的。  “你下去吧。”过了一会儿,黑衣修士便离开了。  白无常一个人再次离开了这里,心中却带着几分疑惑,他有些糊涂了,那位大人若是只是单纯的询问这些东西的话,不至于大费周章的叫自己过来一趟吧。  大可以派人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询问过来,其实也是一样的,既然专门叫自己前来,那么是担心自己会在其中说些谎话了吧。  白无常的眼神幽幽。  其实这也很正常,白无常的心中冷笑,自从自己加入到对方的麾下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不被对方所信任。  而对方想要从他身上得到的东西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完美的没有什么副作用的血祭阵法罢了,其他的,对方还真是不稀罕。  但是,血祭阵法这东西很是专业,万一其中有什么小误差,那么那位大人是绝对不会放心的,所以对方才对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的忠诚进行考验。  尽管是如此,修士之间,哪里会有什么真的信任?白无常几乎可以肯定,一旦是血祭阵法完成的话,那位大人绝对会让许多人试验过之后,他自己才会亲自使用,甚至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他白无常的性命终结的时候了。  毕竟,掌握着完美的没有副作用的血祭阵法的人只有一个也就够了,依照着那位大人的性格,怎么会让别人拥有和他一样的底牌呢?  所以,白无常更是加深了自己的那个想法,只要是几个研究重点获得突破,那么一定能够完美的进行反杀的。  不过,能够反杀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那么就看一切的顺利程度了。  不多时,几名修士从地宫中离开,离开了黑暗森林向着远处而去。  而此时,吕峰谷,也就是我们的黑佛大人也走进了黑暗森林的一个联络点里面,找到了负责人,要了一个洞府,然后进去养伤了。  毕竟这是吕峰谷的福利,既然黑佛已经取代了吕峰谷,黑暗森林作为这么好的去处,那么不去的话,岂不是太过于浪费了,而且,自己暂时只怕还无法脱离黑暗森林吧,当然,他要是伤势恢复的话就两说了,说不定能够做些别的什么事情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