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77章 谁都行

第277章 谁都行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2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9
    “只要不是肖以歌就行。”百里玄月有些心乱的说着,面色也有些苍白,她真的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这样,会耽误了肖以歌的一生吧。  他为了自己,付出太多了。  “你胡说什么呢……”方如蓉的脸色也暗了下来,认真的瞪着百里玄月,她接到了龙侍卫传回去的消息,知道他们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没想到,她来了之后看到的会是刚刚的一幕。  听到的更是不可思议的话。  “放心,不会嫁给西泠牧朝的。”百里玄月随即又说道:“那样的男人,只有你稀罕,一副全世界的人都要听他摆布的样子。”  “你懂什么,这叫霸气。”方如蓉的面上还有些不快,不过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他明白,百里玄月不会与西泠牧朝有关系的。  如果她想嫁,当初就会赢了自己的。  以百里玄月的实力,赢她方如蓉没有半点意外。  “你慢慢留着享用吧。”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浑不在意的说着。  “对了,听说路上又遇到了黑暗森林的人……”方如蓉正了正脸色,轻轻拧着眉头,义愤填膺的样子:“这黑暗森林是要打破千百年来的规矩了。”  “的确有这种可能,而且手段卑劣,十分残忍。”百里玄月也十分气愤,想到那个白无常的手段,她就想将黑暗森林直接铲平。  这样的存在,早晚会让人类面临灭亡。  所以,在这之前,她要先让黑暗森林灭亡掉。  “现在还有血祭,的确让人不可思议。”方如蓉的面色也相当难看:“若是让我天山派的弟子遇上,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龙侍卫……可是你天山派的?”百里玄月笑了一下,却有几分冷意。  其实她对西泠牧朝的印像并不是极坏的,就是因为血祭那次他竟然离的远远的,这种人,她也会离的远远的。  “是。”方如蓉倒是正大光明:“龙侍卫是我派在太子身边的,让他保护太子的安危,还能……看住我的男人有没有胡来。”  这个方如蓉倒也是一个大方的。  百里玄月皱了一下眉头:“你觉得龙侍卫能看得住你的男人吗?论修为,差的太远了,就是西泠牧朝做什么,他也不敢说什么。”  “的确是,不过可以让我第一时间知道。”方如蓉也低了低头,她也是无奈。  她喜欢西泠牧朝,为了他不顾一切,甚至亲自去东离皇朝参加选亲。  这都是有**分的事情,可是她都做了。  “唉!”百里玄月摇了摇头,爱一个人真的能为他不顾一切吧。  自己能为肖以歌做什么?  除了害怕的远离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只会给他徒增痛苦。  想到这里,百里玄月就有些心疼。  不多时,白青白泽来喊百里玄月用饭,在野外也没有什么讲究,只是生了一堆火,烤了一些野味。  几个人围坐一圈,却都是心思重重的样子。  木天德不断看着肖以歌,目光幽怨,偶尔会看一眼百里玄月,有几分无奈。  他知道自己再怎么深情不悔,也无法插足百里玄月和肖以歌的,他们二人才是天生的一对啊。  他不想承认都不得不承认。  手上的烤肉味道不错,不过百里玄月却吃的索然无味,也没有什么精神。  肖以歌的面色微微苍白,坐在百里玄月的身侧,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却什么也不说,他知道自己需要找机会与百里玄月好好谈一谈了。  他不想从百里玄夜那里知道真相,只想让百里玄月告诉自己。  北冥玉封端的极稳,即使他的处境有些尴尬,也没有表现出来。  而多了一个方如蓉,西泠牧朝的情绪也压下来许多,他再猖狂,再目中无人,也不能直接与方如蓉翻脸的。  天山派的地位可不一般。  在整个西泠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你们谁的身上有酒?”吃着吃着,百里玄月看向众人,有些突兀的问道。  她的心情真的有些糟糕。  “月儿……”肖以歌忙按住她:“前面就是黑暗森林了,我们要时刻清醒着。”  “放心好了,我是千杯不醉。”百里玄月摆了摆手,不着痕迹的将肖以歌的手推开。  “我这里有。”西泠牧朝没有吝啬,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壶酒来,直接递给百里玄月。  随后又取出几个杯子。  “月儿……”肖以歌更担心了,百里玄月的样子不对劲。  前些日子明明还好好的,自己离开几日再回来,怎么就会这样了?  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手下并没有报说有什么异常情况。  最多是解决了一个二流的修士。  “没事,明日就要进到黑暗森林了,我们喝些酒壮壮胆子。”百里玄月笑得很随意,给每个人都满了一杯酒。  更是直接举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多谢西泠太子的美酒,先干为敬。”  这是找理由喝酒了。  说罢,仰头干了一杯。  “月儿姑娘……”北冥玉封也看出不对劲来,上一次他与黑佛对峙丢了本命之物,也没有这样消极。  这丫头着实有问题。  只是一路上都很正常,怎么偏偏今天就这样了?  “我没事,小皇子,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百里玄月一杯酒下肚,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顺手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其它人的酒杯都没有动。  方如蓉坐在百里玄月的另一侧,见她如此,忙压了一下她的肩膀:“玄月,不要这样,你这样是为难小皇子。”  她倒是不在意百里玄月嫁给什么人,只要不嫁给西泠牧朝就行。  只是眼下,若是不能让她与肖以歌的关系稳定下来,可能真的能让西泠牧朝钻了空子。  自己虽然名义上未来的太子妃了,可是她也明白,只要西泠牧朝向皇上进言,一句话就能让这份关系破裂。  她就算有心去恨,也不舍得去毁了这个男人。  最后只能是自己郁郁而终。  她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一点都不想。  “小皇子……真的很为难吗?”百里玄月又看向北冥玉封,那样子北冥玉封不给个答案,就不罢休,一边又干了一杯酒。  “月儿,不要胡闹,你是本王的王妃。”肖以歌一把夺过百里玄月手中的杯子,低喝道。  “我没有胡闹,我是认真的,我大哥要娶南月锦华,我就嫁给北冥小皇子,这样北冥,南月和东离都算联姻关系了。”百里玄月说的极认真。  她与肖以歌相处的越久,却是无法自拔。  可是她怕情成了劫,爱成了殇。  到最后的生不如死,不如现在快刀乱麻。  肖以歌为自己不顾一切,她们真的在一起,如果有一天,自己飞升成仙,他怕是要孤寂一生,她在天上,也无法安宁度日。  情劫,不能不度,已成命定。  这话让西泠牧朝的脸色一沉,捏着酒杯的手微微用力,上好的白玉杯子应声而裂,酒水却没有滴出来。  方如蓉亦看到了西泠牧朝脸色的变化,这是他的禁忌。  如果其它三国联手,那么只有西泠是孤立的。  这种形势,他依然无法娶也方如蓉为太子妃。  因为他也得牺牲自己的婚姻来成为西泠,只是要与哪一国联姻,就是后事了。  想到这里,方如蓉手中的酒杯也险些碎裂。  一瞬间,心痛如刀割。  她算计了这么多,终是的确不过现实。  局势摆在这里,他们所有人都是身不由己。  “月儿,谁说东离要与北冥联姻,就算联姻,也是由离愁公主来和亲。”肖以歌也看到了在场之人的表情变化。  最看不懂的,还是北冥玉封。  他即不应,也不拒绝。  “离愁公主还是留给你吧。”百里玄月笑着指了指肖以歌。  “月儿,你醉了。”肖以歌也要疯了,今天百里玄月是摆明了要大闹一场了。  竟然说这样离谱的话。  “我没醉,再来一杯。”百里玄月抬手去推肖以歌,用了些力气,反手夺下酒杯,又干了一杯:“好酒好酒。”  其实现在西泠牧朝后悔将这上好的酒拿出来了,这百里玄月根本就敌视自己呢。  当然,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只有他对百里玄月不够用真心吧。  “月儿姑娘,西泠也要和东离联姻。”不多时,西泠牧朝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举着酒杯上前,一本正经,忽略掉眼底的阴鸷,他的俊雅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哦,这件事,你应该与东离弦去说。”平日里,百里玄月是千杯不醉,可是此时此刻,心情极差,几杯酒下肚,就有些迷糊了。  更是直接东离弦的大名。  让在场的人再次皱眉。  “本宫与东离皇说过,娶你为太子妃。”西泠牧朝一字一顿的说着,直直看着百里玄月,带了几分坚持。  “好啊,只要不嫁给肖以歌,什么人都行……”百里玄月看着西泠牧朝的脸,突然就笑了。  “百里玄月!”肖以歌真的火了,反手扯了百里玄月的手腕,纵身消失在众人面前。  白青和白泽想要追,却发现无处可追。  他们甚至没有看到肖以歌拉着百里玄月向哪个方向离开的。  一直都充当看客的北冥玉封摇了摇头:“何必。”  木天德则一脸的心痛,埋首喝酒,这也是上等的美酒,不喝白不喝。  至此,木天德已经知道与自己同行的几个人的身份,吓的不轻,更不敢多说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