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80章 在意名份吗

第280章 在意名份吗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9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39
    “除非能查出我的这身体没有灵根的原因。”百里玄月也咬了咬牙,她也不舍得离开,如果可以,她也愿意与喜欢的人长厢厮守。  “查出来了。”肖以歌这回真的笑了,眉眼间都是笑意。  这个简单,如果百里玄月早说这件事,或者早就解决了。  “真的吗?”百里玄月眼角跳了一下,直直瞪着肖以歌:“你没有骗我?”  “本王从不打诳语。”肖以歌整个人都带了淡淡的光晕一般,说话间全是笑意:“只要能解决这件问题,你就留在本王身边吗?”  “这个还要看情况。”百里玄月别过脸,小手还把着车窗。  肖以歌大手轻轻覆上她的小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手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他就知道百里玄月是在乎自己的,只是有个他不知道的秘密阻隔着他们二人。  既然她说只能解决灵根问题就没有问题了。  那么,正好是顺水推舟了。  “你身体的灵根的确是天生便没有的。”肖以歌正了正脸色,一边认真的说着,也不看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彻底无语了,自己这破身体也太异常了。  竟然生来就是一个修行的废材。  “不过,后天也是可以改变的。”肖以歌又继续:“就是需要一些时间。”  “还有呢?”百里玄月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听肖以歌的口气,似乎他早就知道这件事的解决办法了,却迟迟没有说出来。  自己还没有离开皇城的时候,他就离开过,说是解决自己身体没有灵根灵气一事。  到了今天才说出来。  “还需要……”肖以歌顿了一下,深深看着百里玄月的眸子:“你嫁给本王啊。”  “趁人之危?”百里玄月瞪他,这个肖以歌的确如传闻一样,不择手段。  “当然不是。”肖以歌忙举起手,一脸被冤枉的样子:“天地良心。”  百里玄月再瞪肖以歌,几乎要将他看透一般,又将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倚在马车一角:“那你说说看。”  “你若想让身体像正常人一样,能修习法术,必须得打通丹田处的穴脉,这就需要一件宝贝。”肖以歌终于无比认真的说道。  “什么?”百里玄月倒是信他的话。  这也是合情合理的。  一具废材的身体要想恢复成正常人,的确需要一件特殊的宝贝。  “这个宝贝很难找吗?”随即百里玄月又问了一句,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这种宝贝,一定帘见。  “本王就有。”肖以歌笑了笑,眸底却带了几分深沉,笑意更是不达眼底。  “要什么条件?除了让我嫁给你。”百里玄月白了肖以歌一眼:“不早说。”  “不管是什么条件,你都取不走。”肖以歌皱眉,本命之物,他要如何交给这丫头呢?  就算交给她,她也未必能控制得了。  “你……”百里玄月觉得自己被肖以歌耍了:“你说了半天,不是废话吗?”  “不是。”肖以歌摆了摆手:“如果你想打通灵根灵脉,嫁给我,我一定能做到。”  “无赖。”百里玄月真的恼了,反手掀开车帘,就要跳下马车,她从不知道肖以歌是这种人,小气也就罢了,竟然如此的趁人之危。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看错人了。  “月儿……”肖以歌眼疾手快,反手已经拖住了百里玄月的腰身,将她扣在自己怀里:“我没有开玩笑,是真的,这宝贝是我的本命之物。”  本命之物,百里玄月懂的并不多,可是知道北冥玉封用本命之物色舍利子夺灵,便明白这本命之物不凡。  而且那时候西泠牧朝打起了那颗舍利子的主意,听说是本命之物,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想来,这东西就是硬夺了来,也未必有用。  此时,心口的怒意才消了一些,一边瞪肖以歌,却无话可说。  肖以歌就紧紧扣着百里玄月的腰身,不舍得松手一般。  马车行进的并不快,马车外的白青和白泽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无奈。  他们的主人再蛮横,似乎在肖以歌面前都无法翻出天去。  “你若嫁给我,我可以通过阴阳相调,将本命之物度给你。”半晌,肖以歌终于低声说着,这话他不想说。  他一直都想着,百里玄月嫁给自己那日,他便将本宫之物度给她。  不必告诉她,只做了便好。  到时候,他再替百里玄月打通七经八脉,助她渡劫。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百里玄月会逃婚。  现在更是态度如此坚决的不嫁给自己。  他真的无法理解。  百里玄月险些咬到自己,一边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这种,让她有些无法接受了。  竟然是这样……  “你为什么不早说?”半晌,百里玄月推开肖以歌,有些别扭的说着。  一边侧过去,不去看他。  脸颊微微泛红,这个话题,当然让她有些不自在了。  “说了不如做了。”肖以歌挑着眼角,细细看着百里玄月,却只看到她的侧脸。  “你……”百里玄月险些被口水淹到,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这肖以歌的话也太直接了。  “月儿,嫁给我好吗?我们一起修行,一起渡劫,一起飞升。”肖以歌没有动,就那样看着百里玄月,眉眼间极认真。  “让我想想。”百里玄月的心也乱了,如一团麻,怎么也理不清楚。  一边扯过马车里的锦被将自己的头蒙住了。  她现在不知道如何面对肖以歌了。  她平时倒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动真章的时候就没胆子了。  她只要现在倒在肖以歌的怀里,很快就能让身体恢复正常,就算不渡情劫,一样能飞升成仙。  而且这样一来,她更能与肖以歌生生世世在一起了。  正是她想要的。  却是有些别扭,不知道如何应下来。  肖以歌也明白,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无法接受,若是因为这件事,她才嫁与自己,他的心头也不是滋味。  “我们……”半晌,百里玄月隔着锦被,极小声的说着:“一定要这样吗?”  “你待如何?”肖以歌被她问的无奈了。  “没有其它办法吗?”百里玄月终于豁出去一样,一把扯掉头顶的锦被,直直看着肖以歌:“若我因为这些答应嫁给你,你还会像从前一样待我好吗?”  她也在做着思想斗争,只是她终是敌不过对肖以歌的喜欢。  只要有一点希望,她都要试着留在他身边。  从前,真的是无路可选。  只是她一旦决定继续修行,就要渡天劫,必须要有足够强的实力了。  “我……”肖以歌舔了舔唇瓣,一时间也有些无语了,这丫头能不能不这样直接,无论怎么样,他都奉她为珍宝:“只要你留下来,怎么样都好。”  这样的回答让百里玄月有些自责了。  似乎到最后,是自己在利用肖以歌一般。  “你的本命之物度给了我,你会受到影响吗?”百里玄月红着脸问道:“要是有,我是万万不会接受的。”  “你是替本王找想?”肖以歌的笑一点点爬上眉稍,还是深情款款的看着百里玄月。  他爱她,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正经点,问你话呢。”百里玄月嗔道,一边扭头不去看他。  她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呢。  “不会有事的。”肖以歌正色道:“北冥小皇子失了本命之物也无事。”  其实北冥玉封伤的极重,若不因为他修习的是治愈术,早就一命呜呼了吧。  不过肖以歌不会说的。  百里玄月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点头。  闭了闭眸子,若有所思。  “回去之后,我们便举行婚礼,可好?”肖以歌又凑了过来,双手缠上百里玄月的腰,整个人就凑了过来。  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墨竹香,尖削的下颚抵在百里玄月的颈窝里,长发散在百里玄月的肩头。  他本是计划着在太平的时候将本命之物度给百里玄月的。  只是那时候,百里玄月逃婚走了。  现在要娶她,更是难如登天。  眼下,他即已说了出来,一旦他们成亲,他就要兑现,就要让百里玄月的灵根灵气恢复。  那样一来,他可能……  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紧紧搂着百里玄月。  “月儿……你在意名份吗?”突然肖以歌轻声问道。  “什么意思?”百里玄月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本就有些僵,被他这样一问,更是不明所以了。  “你不愿嫁给本王,本王不强求你。”肖以歌抱着百里玄月的手有些用力:“我将本命之物度给你便好。”  “什么意思?”百里玄月又问了一句,心也沉了下去。  没想到肖以歌会如此说。  或者自己之前真的太过份了。  “你可以嫁给你想嫁的人。”肖以歌始终紧紧搂着她,不看她的脸。  声音更是压的极低。  “我……”百里玄月想说我想嫁给你,却觉得喉咙处卡住了一样,她现在说想嫁给他,似乎太晚了。  只会让他觉得自己为的是他的本命之物。  所以,语结了。  气氛有些微妙。  “我们……”肖以歌附在百里玄月的耳边,轻轻吐气,呼吸有些粗重。  “肖以歌……”百里玄月一僵,她也明白了肖以歌的意思,他的手已经扯开了她腰间的带子,让她本能的推了他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