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286章 什么都愿意

第286章 什么都愿意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3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0
    西泠牧朝和北冥玉封都滞了一下。  北冥玉封的笑意未减:“我为的是月儿,不是天下,也不是北冥。”  一脸的温润,那笑意真的能让人的心暖起来。  百里玄月只觉得心口更疼,曾经,肖以歌也是这般吧,他只为了自己,不为天下不为苍生,不为任何人任何事。  可是现在呢?他竟然要娶东离愁。  “本宫是为了西泠,可本宫也是真心爱你。”西泠牧朝也不甘示弱,他无法像北冥玉封这样直白,因为他的野心,人人皆知。  无法改变他在百里玄月心中的印像。  “好吧。”百里玄月挑眉一笑,嘴角上扬:“这个我们以后再说,现在你们二人都要去东离吧,不如我们一起吧。”  那笑根本不达眼底,少了平素的天真之气。  一边对着外面喊了一声:“白青白泽,去看看,皇城来人接我们了吗?”  她知道,东离弦一定会派人来的。  白青和白泽也心情不好,百里玄月这般,他们更心疼,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守着。  “是,月儿。”白青转身离去,有些黯然。  白泽则继续守在门边,他也不放心西泠牧朝和北冥玉封。  即使自己的修为远远比不上这两个人,却也要尽全力护着百里玄月,不能让他们打主人的主意,绝对不能。  “我想吃饭。”百里玄月打起精神坐了起来,看着西泠牧朝。  再明显不过了,她是有话与北冥玉封说了,找了理由让西泠牧朝离开。  说到底,百里玄月的心里还是更偏向于北冥玉封。  西泠牧朝狠狠捏了一下扇子,点了点头:“好,本宫这就去给你买些吃食,想吃点什么?”  “桂花糕。”百里玄月没有犹豫的开口说道。  这是在为难西泠牧朝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如何能有桂花糕?  “哦,我记错了,这里不是帝都。”看到西泠牧朝有些黑的脸,百里玄月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明显了。  就算想让西泠牧朝离开一下,也要讲些技巧的。  “你看吧,我对吃的不怎么挑剔。”百里玄月又随意的说道:“想必太子殿下知道要买些什么的。”  “好,等着本宫。”西泠牧朝的声音温柔了几分,瞪了一眼北冥玉封。  他现在对北冥玉封的敌意毫不掩饰。  他都有冲动去找北冥玉宇合作一把,将北冥玉封直接除掉。  只是现在他不能冲动,一旦他离开了,百里玄月可能就被北冥玉封给骗走了。  西泠牧朝一步三回头,万分不舍,更是万般无奈。  直到他走出了院子,百里玄月才正了正脸色,看向北冥玉封:“你一定有话问我吧。”  她已经打通了七经八脉,想来,北冥玉封一号脉就知道了,所以不用等他亲自问出来。  “是肖以歌吧……”北冥玉封很自然的点了点头:“他舍弃了本命之物给你……”  面色却不由得一滞。  “可以再让我替你号脉吗?”北冥玉封似乎想到了什么,刚刚忽略了。  百里玄月没有犹豫,将手递给北冥玉封。  肖以歌说过,七经八脉就算打通了也需要将养的,她要想修行无阻,还需要北冥玉封的治愈术相助。  白晰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在百里玄月藕一样的手腕处,落入眼中,那样唯美。  美的更像一幅上好的画。  画中人如仙子一般。  半晌,北冥玉封才狠狠皱眉,却没有收回手,而是细细盯着百里玄月的手腕:“闲王竟然舍得……”  “怎么了?”百里玄月也看到北冥玉封的脸色变化了,有些不解。  “他将他的本命之物龙戒度给了你。”北冥玉封也没有隐瞒什么,实话实说。  “嗯,他说他的本命之物可以打通我的穴脉。”百里玄月也没有觉得意外,肖以歌的确说过的,那时他还让自己夺灵!  想想,心口都疼。  一边狠狠皱眉,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失了本命之物……会有什么影响吗?”百里玄月想到了问题的重点。  北冥玉封迟疑了一下,扯了扯嘴角,欲言又止。  他的治愈术已经到了化神后期的修为,他失了本命之物时,也险些一命呜呼,也是将养了这些日子才恢复一些。  要是肖以歌失了本命之物……  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更是坐直了身体。  “我能看看你的手臂吗……”北冥玉封的语气有些低沉,随即又自言自语道:“你们……在一起了。”  百里玄月正将衣袖掳了起来,听到他的问话,大大方方的点头:“是的,在一起了。”  已经露出一截嫩藕般的手臂,白晰光洁,守宫砂已经消失不见。  北冥玉封的身体还是震了一下,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其实……”  却觉得喉咙干干的,就不出话来。  眼前百里玄月那白晰的手臂有些刺目。  最后还是抬手将百里玄月的袖子放了下来:“随我离开吧。”  百里玄月笑了笑:“与我在一起,就意味着与黑暗森林为敌,你愿意吗?”  她怎么也没想到,北冥玉封还能这样说。  “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北冥玉封掷地有声,毫不犹豫,更是一本正经,坚定如初。  “好。”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头:“不过走之前,我还是要回皇城。”  “月儿……不要了!”北冥玉封突然有些不忍心,他知道肖以歌可能时日不多了。  他并不知道肖以歌也懂得治愈术,不过以肖以歌懂的那点皮毛,想要活下来,也难。  他怕百里玄月知道真相后,就不会随自己离开了。  虽然这手段不怎么光明正大,可是他却觉得现在的百里玄月留在肖以歌身边更危险。  “不,我一定要去。”百里玄月一脸坚持:“我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正说着话,西泠牧朝走了进来,手中拎了一些吃食,面色一如继往的严谨,更是打量了北冥玉封一阵,才招了招手:“来吧,月儿,我再奉献一壶酒。”  “不可……”北冥玉封忙拦住百里玄月:“你的身体不宜喝酒。”  “没关系的,太子殿下一般不舍得拿出来,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百里玄月浑不在意的说着。  “月儿……”北冥玉封忙按了百里玄月的肩膀,直视着她轻轻摇头:“如果你喝了这酒,在闲王婚礼当日一定没有精力大闹了。”  “那好吧,太子殿下送我一壶酒好了。”百里玄月却还是伸出手去,她实在是谗这美酒,等到能喝的时候喝。  “你若与本宫去了西泠,你什么时候想喝,都能喝。”西泠牧朝倒是大方,直接从储物戒指里取了一壶酒。  北冥玉封有些无奈,摇了摇头,一边抬手拍了一下百里玄月的肩膀:“馋丫头。”  眨了眨眼睛,百里玄月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笑意仍然不达眼底,却比刚才的精神好了许多。  “好了,我真的饿了,先吃吧,吃完饭,人也差不多到了。”百里玄月提过西泠牧朝手中的吃食,用力嗅了一下,直接动手了。  西泠牧朝和北冥玉封都没有动,只是看着百里玄月在那里大吃特吃。  东离皇城。  肖以歌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喝了一碗黑乎乎的药,随手放碗的时候,手却抖了一下,玉色面容过份的苍白。  却是腰板挺的笔直。  嘴角紧抿。  “百里大小姐还在清水河村吗?”房间里没有看到其它人,肖以歌却对着角落里问了一句。  “还在。”角落里有人应了一句。  “西泠太子和北冥……小皇子都到了吧。”肖以歌苦笑了一下,他倒是希望百里玄月一气之下就随他们走了。  永远都不要回来东离了。  “都到了。”  “迎娶东离公主的事宜准备的如何了?”半晌,肖以歌又问了一句。  “都准备……妥当了!”  然后半晌又没了任何声音。  “王爷……没有其它办法了吗?”这时角落里的人终于缓步走了出来,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却是满面红光:“即使你将整个蓬莱都给了她,她也未必会承你的情。”  “没有关系的,只要她平安就好。”肖以歌淡淡一笑,笑得很温和,眼睛看着远处,仿佛看到了百里玄月一般。  他很少这样不顾一切为一个人,可是最后,却必须得放手。  “王爷若是一直安好,小皇帝还不敢怎么样的,要是……”老者又无奈的叹息一声:“只希望能多拖几日……”  又深深看了肖以歌一眼:“你这样待她,她还要恨你,真是何必。”  “因为本王爱她。”肖以歌提到百里玄月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北冥小皇子的治愈术了得,不如……”老者犹豫了一下,轻轻开口说道,很是小心翼翼。  “不必了。”肖以歌挥手打断老者的话:“北冥小皇子也不会为了本王而弃掉自己的修为的,这种事情,不必开口。”  若是放在他身上,情敌求到头上,一定不会答应的。  设身处地的去想,北冥玉封也一样。  想来这个时候北冥玉封已经知道了一切了。  只希望他还能带百里玄月回北冥,至少,他的治愈术可以助百里玄月修行飞升。  只要百里玄月的法力不受限制,黑暗森林派出再多的高手,都一样是有来无回。  东离弦想要用黑暗森林的势力吞拼天下的如意算盘也一样会落空的。  老者这一次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回到了黑暗中。  独留肖以歌坐在那里,抬头看着窗外。  许久许久,肖以歌才叹息一声:“月儿,你会回来的吧,至少,本王这场婚礼是一定不会顺利举行的。”  他似乎就等着这一切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