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04章 终究放不下

第304章 终究放不下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9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2
    百里玄月本想装傻到底,可是北冥玉封和那该死的肖以歌一样,心里明的跟镜儿一样,又都是极耐得住性子的人,这么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敞开了说。  “苏思绮突然跳出来,而且已经站在了黑暗森林那边,想来这其中是有什么人搭牵桥了,即便我们不杀她,她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的,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她这样完好无损的回去,背后的人定会起疑心,继而产生嫌隙。  她若是按我们的话做,或许还能留的一条活命,若是执意要和黑暗森林为伍,谁也帮不了她。”北冥玉封云淡风轻的说着,一边抬眸,面色温润依旧:“想必月儿已经想到是什么人了吧。”  “黑暗森林打入东离的卧底应该是……云肖迟,我隐约觉得是,却又不敢保证,此番举动,其实也未必会有什么收获,毕竟她能潜心埋伏这么多年,想来一定会非常沉得住气,不会轻易暴露的。”百里玄月轻叹一声,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说出来才感觉有些无力。  正默哀之际,北冥玉封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苏思绮不是笨蛋,经过今晚,她要是再欲和你作对,她就不配当着相府千金。虽然说她以后未必会帮着你,可若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她一定会知道怎么做的。”  “黑暗森林到底是什么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动高手对付你?,不过刚刚每一次都惨败,刚刚那个被你打败的黑衣人显然算得上是黑暗森林的人物,比从前那些人要光明正大一些。  连他都惨死在你的手下,那个背后的人若是再动手一定会是等到万无一失的时候,毕竟黑暗森林这些日子以来也是损失惨重。  你虽然想的没那么周到,可事情必然会按照你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我才夸你好计策。”北冥玉封看得出来百里玄月对自己有几分顾忌,不似对肖以歌那般。  心头也有些苦涩,却没有表现出来。  北冥玉封的一席话让百里玄月的心里豁然开朗起来,好像经过他这么一说事情真的就会这样发生一样。  百里玄月细细打量着北冥玉封,他仍在温柔的笑着,可她却觉得这笑容背后仿佛藏着一个无底的黑洞,她头一次觉得北冥玉封其实要比西冷牧朝要可怕的多。  西冷牧朝的阴险和野心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而北冥玉封有没有野心她不知道,可论心计论手段,论修为没有一样会输给西冷牧朝。  想起两人前不久约定好的一场比试,真不知道是谁会赢,不过,比起好感尽无的西冷牧朝,她打心眼里更希望是北冥玉封能赢。  虽然结果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  只是,北冥玉封,你究竟还藏着多少事呢?  从她认识他第一天起,他就这般,从未变过。  见百里玄月一直盯着自己看,北冥玉封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因为你很好看啊。”百里玄月不假思索的回道到,毫无女儿家羞涩的神态,大眼睛滴溜溜转着。  反倒是北冥玉封在听到这样的话以后,饶是习惯了百里玄月的直爽,也不禁有些耳根子发红,他真做不到肖以歌那样的稳如泰山。  不过发红归发红,嘴上却是一点都没闲着,半晌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一直都很英俊吧,月儿才发现吗!”  这下,轮到百里玄月震惊了,天哪,这还是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北冥玉封么?这不要脸的感觉怎么那么、那么像肖以歌呢?  想到肖以歌,百里玄月的眸子不自觉的暗了一下。  随即百里玄月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失态,抬起右手抚上自己的脸颊,调皮的开口道:“是么?我也一直都很好看,那你觉得是你好看还是我好看?”  北冥玉封微微一颤,狭长的双眼启开一条缝,随即又眯起来,回道:“当然是月儿好看,比所有人都好看,在我心中,你就像仙子!”  呃呃,这甜言蜜语都说出来了,这北冥小皇子显然是学坏了,百里玄月心下抱怨道,就着北冥玉封扔回来的问题,却是答非所问的开口道:“我觉得你说的前半句很对。”  北冥玉封“扑哧”一笑,想要伸出手去摸摸百里玄月的头,却被百里玄月一个闪身巧妙的躲开了。  看着前方渐行渐远的白色身影,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与她之间隔了太多。  有一条鸿沟,永远也跨越不过去一般。  只是他心甘情愿追随百里玄月的步伐,所以,他还是大步追了上去,与之并行。  闲王府。  肖以歌病怏怏的躺在床上,一直都在等着百里玄月。  脑子里尽是百里玄月的身影,欢快的亦或是难过的,激动的亦或是平静的,明媚的亦或是伤感的,相处过的画面一页页的翻过,最后定格在了百里玄月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风情万种的站在他的面前,眉眼含春,面目含笑,像是一株绽放到极致的曼莎珠华,妖冶、魅惑。  “月儿,月儿”肖以歌不禁喃喃道,后天就是他和离愁公主的大喜日子了,他知道她一定会来,一定会闹,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能够多看她几眼,多记住她几个模样,总归是好的。  “来人呐”肖以歌慢慢的撑起身子,对着房门外喊道:“去把小忆叫来。”  “是”屋外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紧接着又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肖以歌苦笑,修为大损又没有了龙戒,现在的自己估计连家里随随便便一个护卫都打不过了。  “王爷,你找我?”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小忆,你想不想回到月儿身边?”肖以歌强打起精神,看着小忆,这个小丫头当初扮作月儿,颤抖的盖头都飘摇不定了。  怕百里玄月离开后,云肖迟会针对小忆,他才安排小忆住在了闲王府,没想到,再回来,竟然还得让她离开。  “小忆想,小忆做梦都想!”听到肖以歌说可以回到小姐身边,小忆一下子激动不已,迫切的说道:“不过……小姐要是嫁去北冥,我是不是也得一同前往啊。”  后半句话似乎说的有些不甘心。  肖以歌险些吐血,有这样的丫头吗?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啊!  “相信不多时,月儿就会来接你回府了。”肖以歌现在的承受能力有些差,只能捂了心口说道:“你在花厅等一等吧。”  肖以歌相信,百里玄月一定会来的。  北冥玉封其实是想拦住百里玄月的,看到她刚刚剑杀黑暗森林的人时,就知道她心头的火气很旺。  这个时候去见肖以歌,怕她会冲动的动手。  一旦动手,肖以歌的情况,便会了然于胸了。  私心的北冥玉封不想百里玄月知道这一切的,最好一辈子都不知道。  只是百里玄月要做什么,似乎天下间,无人能拦得住。  最后北冥玉封还是无奈的回了皇家别苑。  百里玄月则只身进了闲王府,一切都依旧,就是心情不一样了。  管家进来通报时,肖以歌又吃了一粒丹药,好在北冥玉封的丹药效果极好,应该能掩饰一时。  “肖以歌。”不等进门,百里玄月便冷冷的喊了一句:“你到底什么意思?”  “月儿,你进来。”肖以歌笑了笑,这丫头,在自己面前永远这般,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不过他喜欢。  想想他们的初见,还真是缘份不浅,只可惜,只有缘,没有果。  “不进去,你让小忆出来。”百里玄月咬牙切齿的说着,嘴上这样说着,脚却自动迈了进去,看到坐在阳光中的肖以歌,她全身的怒火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  只是,她没有动,就那样看着肖以歌,仿佛要将他的样子刻进生命里。  “月儿,你没有话对我说吗?”肖以歌却一脸坚持,他想离开她,离的远远的,不让她因为自己而伤心难过。  可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想看她,看一眼就好。  “我们之间无话可说。”百里玄月一下子就来了火气,有话说的应该是他肖以歌吧,怎么说的好像她百里玄月将他甩了一样?  “月儿,小心西泠牧朝。”肖以歌叹息一声,自顾自的走到百里玄月面前,阳光刚好打在两人身上,男的俊女的俏,一对璧人,更像是大师手底下一幅精彩的画卷。  百里玄月和肖以歌都希望时间停止在这里,哪怕他们只是一副画卷,也是愿意的。  只可惜,现实终归是残忍的。  “不用你管我的事情。”百里玄月还是瞪了一眼肖以歌,又咬了咬牙:“你最好期待大婚那天我不会杀了你。”  说罢转过去:“小忆,随我离开吧。”  小忆一听到百里玄月的喊声,快速跑了出来。  她似乎没有感觉到周围的气氛,直接抱了百里玄月:“小姐,你终于来了,小忆以为你不要小忆了……”  百里玄月狠狠皱眉,一脸嫌恶。  这闲王府怎么还没让小忆正常点!  “小忆不能走。”肖以歌却突然说道。  “为什么?”百里玄月回头瞪他,只是看到阳光里一身红衣的肖以歌,美的更像一缕霞光,竟然不忍心移开视线了。  有那么一瞬间,百里玄月觉得心口有些空。  “后天,我大婚,小忆要帮忙,婚礼结束后,你再来接她离开吧。”肖以歌说的理所当然。  “凭什么?闲王没人了吗?”百里玄月当然不应。  “想来镇南王府也在操办婚事吧,小忆回去,只会受累。”肖以歌倒是想的周全。  听这话,百里玄月想发火都发不出来,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功,似乎肖以歌想让自己在他大婚的时候出现?  不管他打什么主意,她若出现,定让婚礼染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