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06章 心死如灰

第306章 心死如灰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0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2
    百里玄月没有立即拂开肖以歌的手,就那样深深看着他,他那身红衣刺痛了自己的眼。  看着肖以歌和百里玄月亲昵的样子,东离愁的心里好似被插入一把利刃一般,痛的说不出话来,明明不久前这个男人还温柔的说着要娶她,明明就在刚刚她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了。  明明是这个百里玄月曾弃他于不顾,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放不下她,还是要对她那样的爱恋?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东离愁一双美眸含泪,直直的看着肖以歌的背,只盼他能过回过头看她一眼。  然而无论她在心里怎样的呼唤,肖以歌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百里玄月半寸。  顿时,嫉妒的种子在东离愁的心里生根发芽、疯狂滋长着。  隐在大红嫁衣下的手不禁死死的攥着,圆润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可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发狠的目光透过肖以歌落在百里玄月身上。  一旁的北冥玉封注意到东离愁的异样,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咳,想要提醒这个为爱入魔的可怜女子,却没想反倒是惊扰了身边相互对视的肖以歌和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反映了过来,想抬手去推开肖以歌,终是没能忍心。  在到达这里之前,百里玄月想象过无数个见面之后的场景,可没有一个是像现在这样的。  她想过他们会发生口角争执,可是面对自己的百般逼问嘲讽,他只是沉默应对。  她想过他们会大打出手,可是现在他却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而她竟然没有躲开,因为她不想躲开。  他掌心熟悉的温度让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些美好的过往,原本燃烧着怒火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她似乎能感受到那里面藏了多大的悲伤。  或许他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呢?百里玄月心想,正欲开口询问,北冥玉封的一声低咳打断了她所有的反常。  同样是因为这一声低咳,使得那只停留在百里玄月头上的手一滞,肖以歌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北冥玉封,又看了看满座的宾客,最终咬咬牙,收回了那只流连忘返的手。  继而转身,一步步的走到东离愁的身边。  看到肖以歌回来,东离愁的泪水便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紧紧的抓住肖以歌的衣袖,生怕他会再度走开。  “肖以歌!”百里玄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跟我走,要么为她死!”  肖以歌苦笑,他何偿舍得这样伤害百里玄月,如果可以,他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包括生命去爱她,去守护她!  只是现在他已经做不到了。  “百里玄月,你看清楚了,这里是我肖以歌和东离愁的喜堂,你若有心,留个祝福我还能容你吃顿饭,你若胡搅蛮缠,休怪我翻脸无情!”肖以歌突然脸色一寒,冷声说道。  百里玄月只觉得心口生生的疼,双眸的寒意更堪。  字字泣血、句句诛心,肖以歌的话就像是他手中的那把风水龙剑一般,一刀刀的刻在百里玄月的心上。  来不及去想为什么他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来不及去想着变化背后的苦楚,百里玄月只觉得自己心很痛,远比听到肖以歌要和东离愁成亲的时候更痛。  不看到的时候不相信,毕竟往事一幕一幕,不像是做样子给她看的,就连他的本命之物龙戒他都舍得渡给她,可是如今看到了又不得不信。  大抵所谓的世间****就是这个样子,爱的时候盲目跟随,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然而只要有一丝丝的怀疑不信任,往日所有的恩恩爱爱便都会随风散去,两个再相爱的人也终会反目。  “哈哈,我就是要闹了又如何,你倒是说说你是我的对手么?” 百里玄月大笑,秀长的发在空中飞舞,合着飘动的衣衫,构成一幅绝美的画。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只要她百里玄月发飙,肖以歌都不是她的对手。  虽然百里玄月是火木双修魔法师,可是近来的她愈发的喜欢使用火元素,赤红的火焰张扬而又随性,如同她自身一样,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  缓缓祭出自己的火剑,凝视着护在东离愁身前的肖以歌。而肖以歌也祭出了自己的风水龙剑横在胸前,与百里玄月对视着。  此时百里玄月只觉得心死如灰,她突然就想放下一切飞升成仙了……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肖以歌的剑会因为另一个女人而对上自己。  北冥玉封见状, 连忙出手前去阻拦,以肖以歌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是百里玄月的对手。  他不是不想肖以歌死,只是万一百里玄月日后知道了真相,定会恨她自己入骨。  他不想看到百里玄月难过,所以今天这场战斗他必须阻止。  然而对于他的阻拦,百里玄月却是看都不看一眼,绕过他,提起手中的火剑便冲了上去,更是大开大合,只攻不防。  见此,肖以歌只能无力的叹息一声,这是自己想要的结局。  所以,强撑着身体迎上了百里玄月,两人就在喜堂上大战在一起。  现场浑乱不堪,宾客乱作一团。  肖以歌虽然损失了大半的修为,可基本的剑招还在,对上百里玄月,虽然不能取胜,一时之间却也落不了太大的下风,至少不至于让百里玄月看出什么端倪。  相互拆了上百招之后,肖以歌再也压不住胸口那股翻腾的气血,停在空中的身子不由得一滞,而就是这一滞让百里玄月抓到了破绽,燃烧的火剑带着腾腾的热浪径直朝着肖以歌的胸口刺了过去,可等到靠近时又不自觉换剑为掌,一击击在了肖以歌的心口处。  霎时,肖以歌喷出一口鲜血,从空中跌落下来,大红的喜服划出一道绚烂的轨迹,红的刺目,红的灼眼,最终稳稳的被另一团红接住。  看到肖以歌这样轻易的受伤,百里玄月的心里其实也充满的疑惑,可面上却装出一副“不痛不痒他活该”的模样,从空中缓缓的降落,停在北冥玉封的身边,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肖以歌。  “你满意了吧!”东离愁扶着已经气若游丝的肖以歌,对百里玄月咆哮道。  百里玄月却充耳不闻,只是淡漠的看着肖以歌,开口道:“小忆呢?”  肖以歌想要回答,张开嘴又吐出一口血来,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痴痴的望着百里玄月,就像是在看最后一眼。  哀大莫过于心死,此时的百里玄月根本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进去,她根本不予理会肖以歌的目光,侧过头看向闲王府的老管家问道:“小忆呢?”  然而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从后堂冲了出来,直直的扑在她的怀里:“小姐小姐,我在这里小忆在这里。”  重新见到小忆,百里玄月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从自己身上扯下小忆,左看看右看看,索性并没有看到什么伤害,反而出落的越发的水灵了。  看来肖以歌对小忆还算不错。  “小忆,你跟不跟我走?”百里玄月看着小忆,倒是先问了一句。  “小姐这是什么话,小忆是小姐的丫头,当然是要跟着小姐的。”小忆用力点头。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吧,小姐带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百里玄月更是拉了小忆的手,转身就要走。  “现在么?可是王爷他受了很重的伤!”小忆看了看肖以歌已经血色全无的脸,担心的问道。  刚刚的小姐和王爷的争斗她也看见了,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对王爷下狠手,可是王爷对小姐的深情她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的。  这次王爷从外面回来,受了很重的伤不说,还说要娶离愁公主。  她虽然很不理解也觉得很生气,可王爷对小姐每天每天的思念她又是看在眼里的。  北冥小皇子虽然也很优秀,可是她还是觉得小姐和王爷在一起才最匹配。  “王爷有王妃呢,不需要我们这些闲杂人等。”百里玄月的声音压的很低,她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哭泣!  心痛,多在这里呆一秒钟,都会让她痛的无法呼吸。  “可是,王爷他……”看到自己小姐这样事不关己的样子,小忆不禁有些着急了,想要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统统说出来,她不想看到小姐以后不开心。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被肖以歌打断了,眼见小忆即将破坏自己所有的安排,肖以歌不由得急了,他之所以留小忆到今天,也是不想计划被破坏。  强提起一口气,出声喝止道:“小忆,忘了本王跟你说过的话了么?她来了,你走就便是,多什么嘴!”  小忆语塞,眼泪汪汪的在眼眶里打转,这边闲王已经是听天由命,而那边小姐却是毫不犹豫的要离开。  她一个小丫鬟,又怎么左右得了主子们的想法呢。  眼见百里玄月已经走出了好几步,小忆咬咬牙,对着肖以歌一拜,随后疾步跟了上去。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此罢手,从此两不相干便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有人却偏偏不肯罢,肖以歌重伤,东离愁的防线被全数击溃:“来人哪,给我拦下!杀无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