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09章 能正常吗

第309章 能正常吗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2
    东离愁葱白的手指藏在宽大的衣袖下,紧紧的绞在一起,胸腔处痛的无以复加。  直到月照当空,东离愁依然在执着的等待着,她不相信她和他的缘分连短短的一天都换不来。眼泪不知何时便早已留了个干净,盖头也早被她自己伸手扯了下来,就连桌上属于她的那杯酒也被她一饮而尽。  还有什么是比一个人完成所有的洞房更悲哀的么?东离愁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哪怕血腥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因为她的心里现在,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恨。  都是因为百里玄月,若不是她横插一脚,若不是她无理取闹,若不是她打伤肖以歌,她此刻应该幸福的躺在心爱的人怀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独守空房。  这边东离愁在疯狂的仇恨着百里玄月,而那边百里玄月却已经带上小忆,和白青白泽,以及北冥玉封一起离开了东离。  跳动的篝火旁,百里玄月痴痴呆呆的望着燃烧的火焰,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着肖以歌和东离愁洞房花烛的场景,他会不会也像吻她一样吻着东离愁呢?  他会不会也亲昵的叫着东离愁“宝贝”?他会不会和她十指相扣,会不会亲吻她柔顺的发丝?会不会将她霸道的箍在怀里,会不会为她贴心的盖好棉被?  北冥玉封无奈的看着发呆的百里玄月,只恨自己没有办法去抚慰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小忆和白青白泽则像百里玄月一样,望着篝火,沉默发呆,然而却各怀心思。  今天肖以歌和东离愁的婚礼,白青白泽并没有去参加,也曾想防设法的把百里玄月留下,可实力的差距着实过大。  虽然没有去参加,不过却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热闹,毕竟百里玄月的一身修为,动起真格来,怕是天下间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况且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北冥玉封。  知道百里玄月的安危不会有问题,白青和白泽也不再担忧了,该面对的总归还是要面对的,早一点面对或许就可以早一点走出来。  他们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向对百里玄月情有独钟的闲王突然选择了别人,可他们相信一定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然而相信归相信,却没有谁愿意在百里玄月的面前提起,目睹了他们之间太多的事,现在不管发生什么,白青和白泽也只有随缘二字。  后来等到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回来,不仅带回了小忆,还对闲王府发生的事只字不提,他们俩心里也有了数,非常配合的不过问。  在百里玄月的示意下,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东离。  只是看到百里玄月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白青和白泽心里充满的疼惜,一路上也曾逮着空儿向小忆询问,可小忆早就在北冥玉封的威胁下发了毒誓,对于闲王府的事只字不提。  询问无果,两人也不再逼迫,只要百里玄月可以放下,事情怎么样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影响。  漫漫长夜就在这样沉默的氛围度过了。  当黑夜转明,当蚊虫低语,当露水消散,当太阳升起,呆坐了一夜的百里玄月忽然起身,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大大的喊了一声,清脆的身影在丛林间回荡着,比黄莺还要婉转,比流水还要动听。  “月儿!”  “小姐……”  北冥玉封和小忆同时开口呼唤道。  他们都惊了一下,这样静静坐了一夜,他们都以为百里玄月就一直这样坐着了。  其实她大吵大闹,在人们的眼中还是正常的。  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这样大闹一通吧,只是百里玄月的修为太高,能力太强,她这样一闹,就是天翻地覆了。  按照北冥玉封的推测,肖以歌……应该时间不多了。  那样的身板,如何能洞房花烛夜?其实百里玄月那样一闹,还侧面帮助了离愁公主,他们没能完成拜堂礼,他们就不算夫妻,不能洞房花烛,离愁公主还是完璧之身,到时候,即使肖以歌死了,离愁公主一样还能再嫁……  或者,多年以后离愁公主还要感谢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闻声垂下头来,绝代的容颜散发着点点的光华,秀黑的长发漫过肩头,如绸缎般滑顺,与白色纱衣相映成辉,使得此刻的她看上去无比的超凡脱俗、灵气十足。  “叫我干嘛?”欢快的语调听不出一丝丝的异常,前后对比太过悬殊,让人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了。  小忆眉头轻皱,刚想说话却被北冥玉封拦了下来,北冥玉封懒懒的说道:“吃东西啊,你不饿么?”  “对哦,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饿了,小忆,有没有吃哒?”百里玄月随手揉了揉扁扁的肚子。  “唔,本来有,可是小忆实在饿得受不住就偷偷吃光了。”小忆瞪着两个黑漆漆的眼珠子,可怜巴巴的说着,好像吃了东西还受了委屈一样。  百里玄月伸手葱白的食指,在小忆的额头上狠狠的戳了一下:“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丫头片子可是学坏了啊,罢了罢了,本小姐懒得跟你计较。”  随即侧过头正准备让白青白泽去打些野味来,却没有看到白青白泽的身影。  疑惑间,北冥玉封温润的声音响起,“他们已经去找吃的了。”  “好好好,真是深得我心啊。”百里玄月感慨道,说着还白了小忆一眼,幽幽的继续道:“不像某些人,一些日子没管教竟然忘了自己的本分了。”  还跪在地上的小忆一听,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连忙扯着百里玄月的裙角,道:“小忆不敢了,小忆再也不敢了,小姐原谅小忆吧原谅小忆吧。”  百里玄月依旧板着个脸,可眼角那丝笑意却是怎么的都藏不住。  她当然不会和小忆计较这些,作为这几个人中唯一没有修为的小忆,饿了吃东西是很正常的事。她之所以这样,不过是分开了太久,想要逗逗这个小丫头而已。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小忆也只是在配合她而已。  主仆多年,她是不是真的生气小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哈哈”,一旁看戏的北冥玉封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却惹来了四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北冥玉封,很好笑吗!”百里玄月率先发难道,小忆立即站起身附和道:“就是就是,有什么好笑的?”  北冥玉封眉眼弯弯,“呼啦”一下,将折扇打开横在胸前,自认潇洒的摇着:“当然是笑你们好一对主仆情深啊!”  百里玄月看着北冥玉封这副贱贱的样子,只觉得牙痒痒的,手痒痒的,全身都痒痒的,只有把那厮摁在地上好好蹂躏一番才会爽。  “关你什么事啊,你呆会儿还想不想吃东西了?”百里玄月挑着眉眼,威胁着说道。  “当然想,不过更想继续看你们演戏。”北冥玉封手中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想着吧,先吃姐一记火球再说!”说话间,百里玄月已经续起一个火球,朝着北冥玉封丢了过去,可是来真格的。  看得小忆一愣一愣的。  北冥玉封继续笑着,将折扇随手一挥,已经到了眼前的火球便熄灭了。  百里玄月不甘,又接连化出三个火球,分别从前左右三个方向朝北冥玉封扔了过去。  可北冥玉封依旧是很简单的左右挥动了几下纸扇,就化解了百里玄月的攻击。  “哼,不玩了不玩了,北冥玉封,你恁小气,烧一下又不会死!”百里玄月鼓着两个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  “我也想,可是我不敢啊,万一被你的火球击中了,我这一身衣服可就毁了,难不成月儿是想看我不穿衣服的样子?”北冥玉封声情并茂的说着,末了还好似羞涩似的看着百里玄月。  这么明显的调戏,而百里玄月恰恰又是个绝不会口头吃亏的人:“我想看啊,你要不想衣服被毁,那就自己脱啊”说着,双臂一张,又幻化出了六个火球,挑衅的看着北冥玉封,她就不信他还躲得过。  谁知北冥玉封却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反而慢慢的伸手去解开自己的衣带,露出胸口处一点点的春光,娇羞的说道:“既然月儿想看,我又怎么会不给呢?不过看了可是要对人家负责任的哦。”  一旁的小忆看着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天哪,小姐一向豪放不羁她是知道的,可是这还是那个多看女人几眼就会面红耳赤的北冥玉封么?难不成是被鬼上了身或者练功走火入魔以至于性情大变?  “够了北冥玉封,正常点行不行,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百里玄月出声制止道,不过不得不说北冥玉封的小锁骨真性感!  “好呀,你正常我就正常。”北冥玉封整理好衣衫,淡淡的说道。  百里玄月闻言,声音不自觉的有些拨动,开口道:“正常?我很正常啊,难道非要哭哭啼啼吵闹不休才正常么?”  “月儿,你应该知道,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北冥玉封的声音里满是心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