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14章 宫里出事了

第314章 宫里出事了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68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3
    西泠牧朝本想趁机除掉百里玄月,然后再反手除掉北冥玉封,这样北冥就少了两大助力,不会对他西泠产生什么威胁了。  只是他的计划不能成功,却被人打断了。  这声音就在他的身边。  不用猜,当然是东离弦。  此时东离弦可不想让西泠牧朝的阴谋得逞,肖以歌暴毙的消息未必是真,毕竟肖以歌人已经在宫中了。  就算向天下人公布闲王暴毙,也要由他亲自下旨的。  所以,在东离弦看来,这是有心人在散布谣言,与他做对呢。  只要肖以歌还活着,百里玄月就一定会答应自己的条件,他不仅要利用百里玄月的能力,还要得到她的人!  百里玄月与前皇后十分相像,他不能得到前皇后,那么能得到百里玄月,也一样心头欢喜。这样美的女子,又有几人不动心呢!  肖以歌这样不顾一切,也不是因为百里玄月这张脸?  在东离弦想来,每个人的心里都不是光明正大的,真的爱百里玄月这样的女子的。  毕竟百里玄月太轻狂,太嚣张,太目中无人,虽然才华横溢,修为无双,倾国倾城,却无法成为闲内助。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消受得起的。  他就是咬了她一下,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险些死在她手里,这样的女子太不可爱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若握了肖以歌的命在手里,让百里玄月怎么样,她就得怎么样,想想,心底都觉得解恨。  到时候,他定不会让这个女子好过了。  定要好好的羞辱一番才能出了心头这口恶气。  因为这些想法,他在看透西泠牧朝的心思时和动作时,才会大喝一声,以提醒百里玄月,也是提醒北冥玉封。  只是现在的百里玄月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一心要为肖以歌报仇。  所以,见人就杀,见人就打。  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一掌拍下来的西泠牧朝在被东离弦揭露阴谋时,想收回攻击,他也明白,就算打死了百里玄月,北冥玉封和东离弦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找死。  不过,西泠牧朝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因为百里玄月已经反手拍了他一掌。  虽然百里玄月走火入魔,可是她本身的修为还在。  百里玄月这一掌根本就是条件反射的。  一掌拍向西泠牧朝后,更是反手一挥,地上的花草疯长,直接缠住了西泠牧朝,让他退无可退,本来想要过来替百里玄月挡下西泠牧朝这一掌的北冥玉封看的有些呆愣。  他知道百里玄月不会轻易受伤的,只是没想到反映速度如此之快。  这眼看着是要打死西泠牧朝的节奏了。  其实百里玄月出手打死西泠牧朝,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无人阻拦。  此时此刻,那些百姓已经散尽了。  若大的空地处,只有他们四个人。  看着西泠牧朝口吐鲜血不断挣扎,却根本挣扎不开的样子,东离弦庆幸自己没有打歪主意,自己可没有西泠牧朝扛打。  这根本就是一方面的攻击,百里玄月真的疯了,太可怕了……  面色苍白的西泠牧朝狠狠咬着牙,他被花草缠着,无法反击,此时更是催动体内的全部法力,空气有些躁动,一条火蛇自他的手心缠绕而出,缠上了那些花草藤蔓。  他最近得了一件宝贝,正在偿试水火双修,不过显然的他的水系魔法相差甚远,只能催动本灵根火系魔法了。  而且现在不催动火系魔法烧掉这些藤蔓,他就真的要被百里玄月拍死了!  藤蔓一断,西泠牧朝顾不上太多,反手给了自己一掌,他又吐出一口鲜血,只是那血却在空中兀自燃烧起来。  “西泠牧朝竟然修习了血遁!”北冥玉封也看的愣了一下,这可是丹田之血,这一下,西泠牧朝要安静一段时间了。  他这是要做血遁逃走了。  因为他已经支撑不住了,再继续与百里玄月纠缠,必死无疑。  这血遁做的并不高明,可是刚刚接触修行的百里玄月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何况现在她还有些心智不齐,走火入魔。  所以就那样眼睁睁看着西泠牧朝借着血遁逃跑了。  地上只留下一滩燃过的血液,逞褐色。  “北冥小皇子,月儿就交给你了,朕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东离弦见西泠牧朝都没有讨到半分偏宜,虽然逃走了,却也丢了半条命。  论修为,他东离弦还不如西泠牧朝,留下来,只能是等死。  本来百里玄月就恨自己恨的入骨,这个时候已经疯魔,定不会听他解释什么了。  而且他也需要回到宫里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有人说肖以歌暴毙!  东离弦一边说一边闪身后退,倒是走的潇洒。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西泠牧朝。  还在疯狂催动法力的百里玄月双眼有些红,她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看不到任何人,她就是想替肖以歌报仇。  可是她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肖以歌是你害死的,不断的重复着,重复着……  然后她记起了自己一掌拍向肖以歌,他当场吐血!  脑海里只有这一个画面,这一句话!  半晌,她突然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仰天大喊一声,五官有些扭曲,面色痛苦,然后便低低的呢喃:“以歌,以歌……”  肖以歌是她今生的劫数。  是她永远也放不下的心魔。  是她这一生的遗憾……  她根本无法承受他死去这样的打击,更无法接受,他是死在自己掌下的事实。  这让她心智都丧失了,整个人都疯了。  北冥玉封站在一她的身侧,只是一脸心疼的看着她,双手紧握成拳,他可以感觉到百里玄月的痛苦,却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  不过,百里玄月周身的灵力已经一点点的消散。  她也支撑不下去了。  “月儿……”北冥玉封轻轻唤了一声,上前一步,不等多说什么,百里玄月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了下去。  北冥玉封忙抬手将百里玄月抱在怀中,轻轻皱眉:“月儿,你怎么样了……月儿……”  此时的百里玄月面色异常苍白,唇色都已经透明,眼睛死死闭着,给人一种深深的绝望感。  北冥玉封叹息一声,轻轻将百里玄月搂在怀中:“月儿,你们这又是何必,最后都在伤害自己。”  他也明白,这世间除了肖以歌,无人能为了百里玄月这样牺牲的。  就是他北冥玉封也未必能做到。  所以,此时此刻,他的心也在滴着血。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走到了这样的局面。  生离死别,真的让人难以接受吧。  “月儿,在这里只会让你更伤心,我们走吧。”北冥玉封抱起百里玄月,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面色灰白,他是真的打心底心疼百里玄月。  不想看到她受半点委屈,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  本以为肖以歌能多撑几日的,至少也让百里玄月和他回到北冥……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再苦心经营,怕是也要付诸东流了。  只是他还是愿意照顾百里玄,用一生一世来照顾她。  一边抬头看了看东离的皇城,他在这里半年之久,竟然发生了这一生都没有遇到的事情,太多太多的变故,根本来不及反映,就已经发生了。  白青白泽和小忆还是匆匆赶了过来,看来,他们也接到消息了。  三个人也都是面如死灰,看着北冥玉封怀里明显奄奄一息的百里玄月,都心疼不已。  “大小姐……”小忆哭的肝肠寸断,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因为她在王府的时候就知道了。  只是不知道肖以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受那么重的伤。  而且这么快就传出来他暴毙身亡的消息,连小忆都难以接受了。  白青和白泽也明白了为什么肖以歌突然要迎娶离愁公主了,或者,肖以歌早就知道自己活不过几天了吧。  他不想让百里玄月伤心难过,想用这样的办法激怒百里玄月,让她离开。  她若是恨一辈子肖以歌,总归是有活下去的动力的。  若是心如死灰,怕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月儿,怎么样了?”白青和白泽也齐齐问向北冥玉封,看到百里玄月那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色,就知道她很不好。  可是他们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北冥玉封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百里玄月,叹息一声:“她可能要睡很久了。”  这样也好,至少不会痛苦。  他替百里玄月号过脉,现在的她,几乎耗尽了身体里的灵气,如果再继续催动法力,怕是她的灵根都会受损了。  所以,他封了她的穴脉,给了她一颗灵丹,让她沉睡着。  这样还可以养息她的灵脉。  没了肖以歌,她以后可能做任何事情都无所顾忌了,这身修为不能毁,她还要面对黑暗森林。  “睡着也好,醒来……更伤心。”白泽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肖以歌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就这样死去了,对百里玄月的打击太大了。  还不如他就那样活着,与离愁公主白头偕老。  至少百里玄月还能恨着他们,恨,也是一种生活动力。  而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了,恨无可恨,爱无可爱。  百里玄月醒来,要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  “消息是什么人传出来的?”北冥玉封也有些奇怪,毕竟当时东离弦还在这里,听他的意思,肖以歌在宫中,怎么会传出暴毙身亡的消息?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一个酒楼里先传出来的。”白青也面色低沉,一脸心疼,深深看了一眼百里玄月。  “怎么会是酒楼里传出来的?”北冥玉封僵了一下,又看了看皇城方向:“白泽,你去打探一下,这个消息未必是真。”  “是。”白青白泽现在在北冥玉封手下修行,对他亦是言听计从。  这个消息,的确有些不正常。  “白青,去买一辆马车吧,今天就启程回北冥。”北冥玉封不想再有什么变故发生了,他与西泠牧朝虽然没有分出胜负来,现在的西泠牧朝也只剩下半口气了,一定不敢来找麻烦。  东离这边,闲王暴毙,想来,众人也无暇顾及其它。  “北冥小皇子。”正说话间,一身白衣的楚洛城却飞身而来,直接站到了北冥玉封的面前,面色倒是如常,更低头深深看了一眼北冥玉封怀中的百里玄月:“闲王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小皇子这个时候离开,似乎不妥当。”  “洛王!”北冥玉封轻轻皱眉,他没有接触过楚洛城,他的突然到来,让北冥玉封有些拿捏不准了,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一直以来这个洛王都是站在中间位置,不得罪任何人,也不插手任何事。  形式再乱,他自是出淤泥而不染。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出现了。  “月儿姑娘无碍吧?”楚洛城点了点头,风度依旧,一边看了一眼小忆,才又看向北冥玉封:“宫里出事了。”  “怎么了?”北冥玉封也是一愣: “闲王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