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27章 偷梁换柱

第327章 偷梁换柱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303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4
    东离弦倏地抬起双眼,拉过苏妃的小手,将其抱入怀中,戏谑的说道:“爱妃这么早就醒了,是不是朕昨天晚上不够努力啊?”  自从东离弦傍上了黑暗森林,便不再忌惮苏相,更不会对苏思染用什么心思了。  反倒是苏思染每日投怀送抱,费尽心机的巴结东离弦了。  更是花样百出,直接压过了玲珑仙子。  东离弦那慵懒的嗓音使得苏思染的脸一下就染了上了一沉粉红色,而那在她腰间缓慢游走的大手,也让她的体温充数得灼人,也使得她再次化作一滩水,融化在东离弦的怀里。  “皇上……”苏思染撒娇道,拖着长长的尾音,似一株杨柳枝轻轻的拂过东离弦的心上,然而只是逢场作戏的东离弦虽然表现出一副饥渴的样子,双眼中缺没有半分迷离,十分清明。  见东离弦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苏思染不禁有些疑惑,顺着东离弦的目光看过去,便见案几上,写着白心琴三个大字的白纸正静静躺在那里,看字迹是东离弦无疑。  苏妃心口一紧,难不成东离弦看上了白心琴?  东离弦的后宫一直很充实,嫁妃众多。  苏思染心里惊讶,旋即又感到一丝苦涩,他是一国之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看上一个女人也不足为奇。  百里玄月他都想收入后宫,只是没能如意。  一个大学士的女儿,只要他想,还不是一道圣旨的事情。  可是万一白心琴真的进宫了她怎么办,那白心琴她也是见过了,颇有姿色,而且又是白大学士的爱女,保不准东离弦会因此而冷落她将她的宠爱尽数转移到白心琴的身上,到时候她还不一定要受到多少冷眼呢,也许还会沦为凄凄怨怨的深宫怨妇。  不,她不要!虽然进宫之前,父亲曾严肃的叮嘱过她千万不要爱上东离弦,以家族为重,可是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就只有东离弦一个人会问她是不是冷了饿了,只有东离弦一个人记得给她带她喜欢的小玩意,只有东离弦一个人会在她无端的噩梦之后拍怕她的背,柔声细语的安慰她,这样的东离弦,即使在别人眼中再怎么坏、再怎么卑鄙、再怎么阴险,她也还是爱了。  就算明知道东离弦对她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她也还是爱了。因为再没有一个人能够这样对她,也再没有一个人能够让她这样日思夜想、舍不得放手。  她也知道东离弦曾经对百里玄月动过情,可那又怎样,百里玄月身边的男人那么多,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凤,哪里轮得到东离弦?  最重要的百里玄月的眼中只有一个肖以歌,所以她尽管会难受却一点都不害怕,只要东离弦还愿意宠着她,她就可以安然面对一切。  “皇上是想让白心琴进宫么?”苏思染小心翼翼的问道,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东离弦虽然看上去温文儒雅,杀人放火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很明显刚刚苏思染的问话已经逾越了本分,所以她的神经一下子紧绷绷了起来,咬着牙不敢去看东离弦脸上的表情。  哪里想到正是她的一句问话,让东离弦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冷不丁的在苏思染的嘴角亲了一口,便心情愉悦的向外走去。  对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大张旗鼓的将白心琴娶回宫,再悄悄的送出去就好啦。  想着东离弦忍不住像个七八岁的孩童一样,抬手敲了自己脑袋一下,心想,自己可真是钻了牛角尖了。  想好对策之后,东离弦便换了一身月牙白的锦服在安顺的陪伴下动身往白大学士的府邸走去,为了表现的极为真诚,他只能亲自动身前往,这样才能是白大学士放心的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他。  白府。  突然一道圣旨打乱了白府的安宁,白大学士抬手接过圣旨,谢过皇恩之后,有些无奈。  来传旨的的正是东离弦身边的大太监安顺,他见白大学士的脸色有些难看,也冷哼了一声:“白大学士,皇上如此抬爱白大小姐,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  白大学士忙扯出一抹笑脸,让管家给安顺递上一包银子:“安总管说的极是,这是小女的福份,老臣当然是高兴的。”  安顺这才甩了甩手,摸了摸鼓鼓的袋子,满意的离开了。  直到宫里的人都离开了,白大学士还垂着头默不作声,心里却把东离弦里里外外咒骂了几十遍,竟然打上他女儿的主意了,还真是无耻之极,只是,为人臣子,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抗旨不尊,更是大罪。  白大学士只是不明白,这个皇上怎么突然想起来纳自己的女儿为妃了。  又看了白心琴一眼:“琴儿,皇命难违啊。”  白心琴始终没有说话,还跪在那里,自从知道肖以歌死了,她也是多日以泪洗面,更是茶饭不思,此时也有些瘦削。  “爹爹,没关系的,闲王已死,我嫁给谁都是一样的。”白心琴也是心死如灰了。  她喜欢了肖以歌那么多年,甚至都不惜与百里玄冰联手了,可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白大学士又看了白心琴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若是从前,他还能让东离弦收回承命,现在,有了黑暗森林,皇上连苏相都不在乎了,还会在乎他们白家吗?  他就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宫中,安顺正随着东离弦在后花园散步,忽然开口说道:“皇上,若是白学士日后知道自己女儿实际上是被您送去了黑暗森林,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对东离不利的事情来?”  东离弦只是冷笑了一下:“你以为他不知道白心琴已经是凶多吉少了么,他可是咱们东离的谋臣,他比任何人都聪明,不过我们可以送走一个白心琴,就能再迎来一个白心琴啊,只要白心琴还在宫里,他便不会轻举妄动。”  安顺微一犹豫,笑了笑,扯着公鸭嗓说道:“皇上英明。”  第二日,一顶大红的花轿赫然停在了白府的后门,片刻后,白心琴便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上了花轿。  经过盛装打扮的白心琴也是倾国之姿,面上有几分惆怅,更添了别样的风情。  她只是任轿夫抬着,眼底了无生机,更像一个瓷娃娃,只是走了半晌,还没有到宫门前,这让白心琴还是忍不住有些疑惑,好奇的掀开帘子往外一看,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处森林中,当下失声道:“这里是哪里,停下,快给我停下!”  可是任凭她怎样尖叫胡闹,始终没有一个人搭理她,也没有一个人把轿子停下。  白心琴的心里忽而感到一股绝望,她也隐隐听说,相府的二小姐苏思绮无故失踪了,就连离愁公主都在肖以歌死去后从皇城消失了。  随即 ,像是已经认命了一般,白心琴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也不去关心自己将会被送往何处,如同突然被人夺去了生机一样,呆呆的坐着。  熟不知此刻的东离皇宫中,一个身段长相都与白心琴十分相似的女子正顶着白心琴的名头和东离弦你侬我侬,好不快活。  “唔,皇上,干嘛叫我扮成白心琴的样子啊,难道你就这么喜欢她的脸么?” 正在承受东离弦猛烈撞击的女子轻呼一声,疑惑的问道,听声音是苏思染无疑。  “怎么,爱妃不愿意帮朕的忙么?还是说爱妃吃醋竟然吃的这样厉害?”东离弦伏在苏思染的耳边声音沙哑的说道。  “怎么会,臣妾当然愿意,只是,唔……”苏思染急忙解释道,可话还没说完便被东离弦尽数吞入了口中,脑子立马变得晕晕乎乎的,什么都忘了。  昨天下午,东离弦忽然闯进她的宫中,对她大大的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打进了冷宫,那一刹那,她万念俱灰,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哭也没有笑,就连心里也没有一丝丝的怨恨,好像这样再正常不过了。  形单影只的来到冷宫,面对那些宫人的奚落也一点都不感到生气,就好像心已经死去一样,可是她还想好好的活着。  可是到了晚上,东离弦又偷偷的跑来找她,对她解释了一大通,末了还给她戴上了一张人皮面具,仔细的嘱咐了一番。  接下来,她便被东离弦偷偷送出了冷宫,然后以白心琴的身份被人又接回了皇宫,和东离弦拜堂成亲。  还真是神奇啊,苏思染一边默默承受着东离弦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一边走思,在冷宫中见到东离弦的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不伤心只是因为已经痛到了麻木。  东离弦,我算是彻底栽到你手里了。  也越来越发现,这个男人真的是不择手段。  黑暗森林,载着白心琴的小轿已经被抬进了黑暗森林尊主的大殿里。  苏思绮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心头居然感到一丝爽快,哼,白心琴,你不是一向很骄傲很得意很看不起我?马上你就要和我一样了,不,你会比我更惨,哈哈。  在皇城的时候,苏思绮被毁了容,所有的大家闺秀都瞧不起她,还会踩她,她几乎是足不出户,无法见人。  那时候,白心琴更是高高在上。  可是现在,他们都一样,不过是都是那个看不到脸的老怪物的玩物罢了。  “站在这儿干什么?”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问话,苏思绮连忙回过身来,对着离愁公主恭恭敬敬的说道:“没,没有。”  “哼!”东离愁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冷冷的说道:“既然没有,那就滚吧,本宫不想看见你。”  闻言,苏思绮的心里顿时燃起一把火,暗自叫嚣道,拽什么,你东离愁已经不是公主了,你和我一样,都是那老怪物的玩物,不过是比我受宠了一点,有什么好得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