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28章 宁为玉碎

第328章 宁为玉碎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4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5
    可是不管心里是怎样的愤愤不平,苏思绮的嘴上还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心下更是疑惑,也不知道这东离愁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让尊主夜夜召她侍寝,难不成有什么皇宫秘术不成?  招不起我还躲不起么?苏思绮暗哧一声,灰溜溜的离开了。  望着苏思绮的远去的背影,东离愁眼中的冷意渐渐散去,也不知为什么来到这里以后她分外的讨厌苏思绮。  只要一看见必定会冷嘲热讽几句,对,她就是仗着尊主的喜爱横行霸道,可她苏思绮若是有能耐,也让尊主宠爱啊。  不过眼下更让她感兴趣的是那顶只有在大喜日子才会用的轿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新娘子这么倒霉,直接被半路截来了这里。  之所以会这么肯定,是因为她知道在黑暗森林的统治者眼中,女人永远只是用来发泄****的一种工具。  “今日迎进来的是什么人?”东离愁语气疏离的开口问着一旁的人。  她毕竟是东离国的公主,即使送来的这里,气势还是未变。  “回主子,是白府的白心琴。”身旁的下人毕恭毕敬的回答道,这种事根本没有必要隐瞒。  白心琴么?她怎么也会被送进来,白大学士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啊,他可就这一个女儿,掌上明珠一般,难不成又是东离弦在背后搞鬼?  自从被东离弦无情的送进黑暗森林后,东离愁便再也不愿意承认这个哥哥了,这样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想来东离弦一定是和黑暗森林又暗中做了什么交易,真是够了呢,难不成他要把全东离的美貌女子都送进来不成?  幽暗的大殿内,一身红装的白心琴面无表情的坐在足足能容下六七个人的大床上,轻轻拧着眉头,一道圣旨宣她入宫,她不得不从,为了白府,她含泪上了花轿。  可是没想到,她根本不是入宫,竟然是来了这种地方……她也听说过黑暗森林,此时已经从惊疑和慌乱中恢复过来的她,似是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一样,异常的安静。  两眼痴痴的望着一处,脑子里回想着肖以歌的一颦一笑,是那么的耀眼如阳。  “哒哒哒”空荡荡的房间里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似是有人故意发出来一样。  白心琴的神经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倏地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双手向后背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幽暗的双眼中藏着令她读不懂的情绪。  呵呵,这就是白心琴么?黑暗森林的统治者心里冷笑道,还以为是多么倾国倾城的美人呢,苏思绮这个该死的贱人,竟敢骗他,真是活腻歪了呢!  看到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风华绝代的白心琴,统治者忽然一下子什么兴致也没有了。  可是当他看到白心琴脸上那平淡的神情时,又想要狠狠的将她撕个粉碎。  想着,统治者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容,慢慢的朝着白心琴靠了过去,两三下便把白心琴逼到床角。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白心琴失声尖叫道,她本以为自己不会感到恐慌的,可是当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带着一丝蚀骨的寒意一步步的朝她逼过来,内心的防线还是崩溃了。  她不怕伤害,却恨极了东离弦。  纵然沦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她依然还有着白府大小姐的骄傲。  “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统治者幽幽的说道,看不清楚的脸上挂着略显狰狞的笑容,白心琴越是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他心里就越是兴奋,越是想要一点点的将这个女人彻底摧毁。  闻言,白心琴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随手掏出里自己一直藏着袖子里的剪刀,双手紧握。  直直的对着已经离她不过一尺的陌生男人,绝望的眼中募得生出一股坚定,声音有些凄厉的说道:“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你!”  眼底带着深深的绝望。  她怎么也没想到堂堂的东离帝王竟然用这种手段将她骗出白府,送来了这里。  真是卑鄙无耻。  岂料对方却丝毫不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不管不顾的继续靠近,甚至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小腿,更是顺着她的小腿往上摸去。  霎时,白心琴颤抖了一下,只觉得周身像被无数蚂蚁啃噬一样,痒的难受又隐隐带着点痛意。  “你杀啊,我就在这里你倒是动手啊。”统治者邪邪的说道,他才不相信这个女人有胆子动手呢,大手更是邪肆的掀开她的衣裙!  两只手用力扯了她两条小腿,就要欺身压下……“啊”,白心琴突然尖叫一声,猛的闭了双眼,反手将剪刀迅速的插入了自己的腹中。  嘴角顷刻间溢出了汩汩鲜血。  白心琴知道,面对黑暗森林的统治者,她根本无反手之力,他刚刚的动作之快,让白心琴甚至反映不过来。  她不想被这个恶心的男人玷污,所以选择自杀。  她一向都是高傲的,心里更是装满了肖以歌,再无其它人。  为了肖以歌,她可以不顾一切,甚至是死!  大量的鲜血从刀口处涌出来,染在鲜艳的嫁衣上,开出一片暗红的花。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心跳也一点一点的开始减速,忽然,白心琴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冰窟一般,从里到外都是彻骨的寒。  “好冷,好冷”白心琴无意识的喃喃道,双目已经失去了焦距,可胸口处却还有一丝不愿退去的气息。  霎时,认识肖以歌以来的点点滴滴在她的脑中飞快的闪过,一切都好似一场缤纷绚丽的梦。  以歌,心琴就要下去找你了,你可千万等着我。  以歌,如果真的能够遇见你,能不能再多看我几眼?  以歌, 要是下辈子相遇,能不能试着爱上我?  以歌,以歌,我好冷啊,好冷……  也许任何生命在流逝的那一刻都会有着不同寻常的魅力吧,看着白心琴一点一点的失去生机,变成一具冰凉的尸首,统治者的心忽然有了一丝触动。  白心琴的刚烈是他没想到的,他原以为她会和东离愁、苏思绮一样从此沦为他的玩物。  毕竟东离愁堂堂的公主都甘愿在他身下,只为苟活。  不过触动归触动,他毕竟是黑暗森林的统治者,看过的生生死死简直是太多了,所以当白心琴在他的床上死去后,他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将白心琴的尸体毁灭的无影无踪。  “真是晦气呢!”统治者嗤笑道,随即往苏思绮的房间走去,然而出了门却转而往东离愁的方向走去。  北冥皇朝,消失许久的楚洛城忽然出现在一座雅致的府邸旁,趁着没人主意,一个飞身跃进了高高的府墙,小心翼翼的绕过雕梁画柱的长廊,来到一间人烟稀少的房间门口。  “小忆开门,是我,楚洛城。”楚洛城急切的说道,却抑制不住声音里的那丝欣喜。  话音刚落,门便“吱”的一声打开条缝,从里探出一颗扎着俩小辫的圆溜溜的小脑袋,那鬼灵精巧的神情正是小忆无疑。  见门已经打开,楚洛城一个侧身闪了进去,疾步往床边走去。  雕花大床上,百里玄月仍然紧紧闭着眼睛,看上去好像正在熟睡一样,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已经昏迷的整整半个月了。  昏睡的前两天还会偶而发出几句梦呓,虽然经常会伴随着身体陡然间滚烫,可让人还感觉到一丝生机。  可是后来倒是身体不再发烫了,却一直不曾醒来,只是沉沉的睡着,想要睡到地老天慌一般。  若不是北冥玉封苦苦坚持,不断的加持治愈术,喂食各种丹药,真不知道百里玄月会如何。  半个月前,楚洛城在北冥玉封的授意下,带着北冥玉封的令牌号令了不少能人异士,开始马不停蹄的在这个大陆上打探这有关千年玄冰、九瓣雪莲的消息。  而他自己更是率了一众好手进入到北漠深处,寻找着蓝堇草的踪迹。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他日以夜继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在一处神秘的绿洲中找到了蓝堇草,不过确实付出了极其惨重的的代价,才将其摘了回来。  那些高手也都折损,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救百里玄月更重要。  一出了北漠,楚洛城便日夜兼程的往北冥皇都赶来,途中换了十几匹好马。  “吱”,紧闭的门骤然被人推开,一身琉璃白的北冥玉封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一看见楚洛城便开口问道:“怎么样,找到了蓝堇草了么?”  面上的焦急根本无法掩饰,这些日子过去了,他甚至没有睡一个好觉,过度的催动治愈术,让他的身体也达到了极限。  脸色异常苍白,眸子有些红,下颚处竟然有点点胡茬,这是众人从未见过的北冥玉封。  那个一向温润如玉,喜怒不形于色的小皇子已经消失无踪了。  现在,人们看到的,永远都是满眼痛苦,心生绝望的北冥玉封。  他对百里玄月的痴情,倒是天地可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