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29章 蓝堇草九瓣雪莲

第329章 蓝堇草九瓣雪莲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5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5
    小忆都有些无奈了,她也见过了肖以歌对百里玄月的爱恋和深情,现在,这个北冥玉封也让她深深感动。  “恩,已经找到了。”说着,楚洛城从怀间掏出一个细长的红木盒子,递到了北冥玉封面前。  北冥玉封连忙伸手接过,翻手打开,顿时一股异常的寒气瞬间表充满了整个房间,北冥玉封却丝毫不在意,随手将蓝堇草从盒子中取出来。  只见一株通体晶蓝似人参状的小草出现在众人眼前,细长的枝叶上长着一串串白色的小果实,而那逼人的寒气真是从这白色的小果实上发出来的。  这可是天地间少有的灵物,绝对价值连城。  “是是,这是蓝堇草,是蓝堇草没错!”北冥玉封语无伦次的说道,谈吐间难掩面上的激动狂喜之色。  手上微微用力,眸底那丝绝望终于破裂开来。  “真的么?有了这个就能够救小姐了么?”一旁的小忆听到话后欣喜的问道,骨碌碌的一双眼珠子亮晶晶的看着北冥玉封手中的蓝堇草,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  然而北冥玉封只是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根本没听到小忆的问话,他想着他的月儿终于有希望醒来了。  楚洛城见状,虽然有些不忍却还是实打实的说道:“只有蓝堇草是根本不够的,必须配以千年玄冰和九瓣雪莲同时入药,外加极其珍贵的丹药方能使你家小姐痊愈。”  闻言,小忆的脸一下子僵了下来,不要说玄冰雪莲什么的,就连这已经找到的蓝堇草她也是从未听过的,难道要救活小姐就这么麻烦么?  满是心疼的看了躺着的百里玄月一眼,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绝望,为什么她的小姐就这么苦命呢?  “小皇子,门外有人求见!”这时,白青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对着北冥玉封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有师徒关系的,只是没有名份罢了。  北冥玉封回过神来,小心的将蓝堇草重新放回盒中,开口道:“是谁?”  其实他想到的可能是木天德,那个随手收来的徒弟,他甚至都快要忘记了。  “说是南月锦年派来的。”白青也看了一眼百里玄月,眉心拧了拧,他也是寝食难安,无心其它。  一听到南月锦年的名字,北冥玉封的脸上骤然失去了平衡,连话也顾不上回的就往门外走去。  台阶下,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看上去成熟稳重的年轻男子正笔直的站着,宽大的袖口处绣了锦画流年几个字,字的周围有几圈花纹。  虽然没有去过锦画流年,却知道那是南月锦年的势力。  也是他的标志。  见到北冥玉封出现,也没有寒暄,直接从身后掏出一个看着很是精致的木盒,交递到北冥玉封的面前,机械般的开口道,声音好似铁器般冰冷,“ 这是主上要我交给你的,说你看了就会知道,还说不用谢,日后他自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北冥玉封心头一怔,难不成这木盒中装的是九瓣雪莲?若真的是,这个恩情是无论如何让都要还得。  伸手接过木盒,却发现手臂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若不是该怎么办呢?  他之所以一听到南月锦年的名字便激动的跑了出来,一方面是因为有关这个救治百里玄月的方子正是南月锦年提出来的,另一方面却是潜意识的认为南月锦年会带来什么有利的消息。  北冥玉封深吸一口气,压住慌乱,颤颤巍巍的打开木盒一看,那盒子里静静躺着,是一株雪莲,皇室中人,早就见惯了雪莲,特别是修习治愈术的北冥玉封。  不过手中这雪莲却有九瓣,竟然真的是九瓣雪莲,北冥玉封的脸上登时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本以为就算希望很渺茫也还是有可能,可是过了整整半个月,他派出去的人无数。  那三样奇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且百里玄月虽然面上看着好好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可是在她的身体内部却还是会时不时爆发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  被强行吸收的幽冥绿火几乎每天都会进行反抗,不过近日来反抗的力度愈发的小了。  碰上这样的情况,要不是因为幽冥绿火已经渐渐被百里玄月驯服吸收,要不就是它在有预谋的沉寂着。  没想到就在连他都几乎绝望到要放弃的时候,现实楚洛城带回了蓝堇草,接着又是南月锦年雪中送碳,派人将九瓣雪莲送给了他。  虽然能够猜到这九瓣雪莲的背后代表了什么,可是为了百里玄月,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替我多谢你家主子了,我北冥玉封对天起誓,只要不违背良心和道义,日后不管有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竭尽全力做到!”  天下即乱,南月锦年想要什么,他当然清楚。  因为只顾着百里玄月,甚至他还不知道百里玄夜与南月皇朝联盟一事。  告别了南月锦年的特使,北冥玉封便把自己关了起来,开始提炼蓝堇草和九瓣雪莲的药性,楚洛城也起身往南海而去,继续打探有关千年玄冰的消息。  至于那颗不知道什么名字的丹药,他相信北冥玉封一定会有办法的,所以他能做的只有尽力去找到千年玄冰并带回来。  奔驰在前往南海的路上,楚洛城不禁苦笑了两声,没想到在东离皇朝的时候他那样呼风唤雨,现在却在帮别人跑腿。  不过北冥玉封也却是值得他这样,毕竟良禽择木而栖 ,本来他是极度看好肖以歌的,可是生性散漫的肖以歌根本无心争霸。  相比之下,西泠牧朝太过自负,南月锦年诡计太多,更适合做个谋臣,而北冥玉封文才武略皆是上上乘,又有一颗能容得下天下苍生的心,像这种人,岂有不追随的道理,反正他楚洛城是自愧不如。  经过三天三夜的不懈努力,终于,在第四天的曙光升起的那刻,北冥玉封将蓝堇草和九瓣雪莲中的药力完好无损的提炼了出来,而剩下的部分毫不浪费的被制成十余颗丹药,装入随身携带的瓷瓶中。  炼制完成的刹那,北冥玉封首先做的不是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而是两眼通红的赶往百里玄月的房间。  不顾一旁的小忆,将平躺着的百里玄月扶坐而起,双手撑着她盘坐在自己面前,掏出刚炼制好的白色小药丸给百里玄月吃了下去。  然后用灵力慢慢疏导其进入百里玄月的腹中,再一点点的催动,是效用完全发挥出来。  小忆见此,便悄悄退了出去。  她知道,只要有北冥玉封在,百里玄月总有醒来的希望的。  待到一切做完之后,北冥玉封才舒了口气,轻柔的将百里玄月放平,更在一旁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她熟悉的小脸。  只是看着看着,漫天的睡意朝他席卷而去,不出几秒钟,北冥玉封便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时百里玄月的体内,由于多了一股极寒的气息,使得幽冥绿火和她的本命之火都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约而同的暴动起来。  不过本命之火毕竟是本命之火,即便是暴躁起来也不会伤到百里玄月的身体。  可幽冥绿火就不一样了,它本来就憎恨百里玄月强行吸收了它有损它作为异火的颜面,所以已经暴动便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这样的异火足可以毁掉一个人,好在百里玄月的身体里有龙戒,以龙戒的霸道,直接压制了这幽冥绿火。  此时,幽冥绿火正在愤怒挣扎,只是没有什么作用,幽冥绿火始终能感到一股极为厌恶的寒气与之相对,甚至还隐隐压制着它,这是多么令人不爽的一件事啊。  更何况它还是火,本来脾气就不好。  一时间,竟和寒气相互纠缠了起来。  三股力量在百里玄月的体内不断的争斗着,看上去好像谁都占不了上风,又好像谁都占了上风。  然而在这场看不见的争斗里,真正痛苦的人是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虽然一直从未醒来,可意识却早已恢复了过来,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昏迷,别人说的做的,她都能听到看到,可是不管她怎样的喊破喉咙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  感受到身体忽然传来的异样,百里玄月不由得低声咒骂道,这个不长脑子的北冥玉封到底给她吃了什么,搞得她现在忽冷忽热的难受极了,要是等她醒过来一定先摁住他好好捶一顿才解气!  “都给老子住手!”百里玄月的意识忽地一下飘到三股力量争斗的地方,再也忍不住的大吼道,再这样下去她的那身体非毁了不可。  她下个凡,厉个劫,容易吗!  听到怒吼,先是本命之火停了下来,“嗖”的一下冲了过来,讨好似的围在百里玄月身边,细小的火苗一抖一抖的,霎时可爱。  接着是那股莫名了寒气停了下来,驻在里百里玄月不远的地方。  而那幽冥绿火见没了对手也只好停了下来,一个虚晃,幻化出一个五六岁、穿着绿肚兜的奶孩子的模样,气呼呼的瞪着百里玄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