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第334章 怕什么来什么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82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5
    颈间一凉,百里玄月眸底清明了一下,猛的抬手推开北冥玉封,坐正身体,抵在车厢处,轻轻喘息,却不去看北冥玉封。  她既然决定了和北冥玉封回皇都。  他们的关系也很快就会定下来了,只是她还是很抗拒。  “月儿……”北冥玉封的眸底暗了暗,他刚刚真的想将生米煮成熟饭,免得到时候肖以歌出现了,他们的关系再出变故。  他不想放手,与百里玄月相处的越久,他越是不想放开。  他愿意用生生世世来照顾百里玄月,一生一世他都觉得不够。  “你觉得怎么样?这丹药能让你的灵力恢复一些吧。”百里玄月还是不看他,微微侧过去,抿了一下唇瓣,一边用手将衣衫理好。  她觉得自己刚刚太失态了,应该早早将北冥玉封推开的。  “嗯,好多了……”北冥玉封却盯着百里玄月:“月儿……回到皇城,就让父皇为我们赐婚,选良辰吉日成亲好吗?”  他真的迫不及待了。  变数太多了。  “我……”百里玄月轻轻皱眉:“我要成亲,怎么也得让大哥……亲来。”  “放心,我一定会请镇南王亲来的。”北冥玉封会不顾一切的,只要百里玄月提出来,他一定能做到。  “好……好吧!”百里玄月当初亲口说过要嫁给北冥玉封的,现在不好反口,只能点了点头,现在也没有理由推托了。  马车一直前行,百里玄月开始假寐,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北冥玉封了。  天黑下来后,马车便在一处城镇停了。  白青停了车,掀开车帘,便见百里玄月正倚在北冥玉封的肩膀上睡的正香,而北冥玉封的脸色也已经恢复如初,不似最初那样虚弱了。  “嘘!”北冥玉封对着白青指了一下:“先去开几间上房,收拾一下,我再抱月儿上去。”  其实百里玄月也是大病刚愈,身体也不是很好,本是想假寐的,却真的睡了过去。  白青点头应了,和白泽会合一同进了客栈。  不多时,小忆便又掀开了车帘:“小皇子,都打理好了,小姐怎么样了?”  “月儿很好,可能是累了,让她好好睡一觉。”北冥玉封很轻柔的抱起百里玄月,更是温柔的说着。  看着怀里的百里玄月,嘴角牵起一抹笑意。  那笑直达眼底眉稍,连小忆都看得出来,北冥玉封对百里玄月真的是用心了。  这一生,有一个男子这么待自己,真的别无所求了。  北冥玉封的动作极慢极稳,百里玄月真的没有醒来,直到将她放在客栈房间的床上,还是沉沉睡着。  随即北冥玉封又替百里玄月诊脉,面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月儿姑娘没事吧?”楚洛城也走了过来,他其实很担心百里玄月与北冥玉封在一个房车里的,却没有理由阻止。  想着北冥玉封瞒着肖以歌活着的实情,楚洛城就觉得北冥玉封会对百里玄月耍其它手段的。  “无碍的,只是累了。”北冥玉封又轻轻将百里玄月的手放回了被子里,眼尖的楚洛城却看到百里玄月露出的脖颈上有一个印子……楚洛城僵了一下。  以他对百里玄月的了解,这似乎不太可能。  让他不仅对北冥玉封刮目相看了。  就是肖歌那样纠缠百里玄月,也是耍手段用心计,还死皮赖脸,似乎没有北冥玉封的动作这么快!  这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  此时看来,自己与北冥玉封一路,似乎很正确了。  这个小皇子果然了得。  只看他如何接手北冥了。  一夜无话,几个人都好好的休息了一夜,天一亮,便又启程了。  “我大哥现在在哪里?”百里玄月精神好了许多,更让白青白泽换了一辆大马车,几个人都聚在了一起。  当然白青和白泽都在车外充当车夫了。  “王爷来消息称人在南月皇朝。”北冥玉封实话实说:“在商议结盟一事。”  “大哥终于想开了。”百里玄月来了几分精神,握了握拳头:“这个东离弦真的是无情无义,根本不必对他手软。”  楚洛城轻轻咳了一声。  “洛王觉得呢?”百里玄月看向楚洛城,她与楚洛城一直没有什么交集,她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太过深沉。  让她不自觉的想远离他。  “东离弦真的变了,当初,他比以歌……”楚洛城的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直直看着百里玄月,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他竟然说错话了。  肖以歌是百里玄月的死穴,根本不能提的。  一时间马车里静极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其实楚洛城想说,东离弦比肖以歌更得民心,更让大家信任。  不过,他忘记了,百里玄月现在还沉浸在悲伤里,众人都在不断的转移她的注意力,自己却直接提了出来。  “月儿……”北冥玉封轻轻拍了拍百里玄月的后背:“镇南王要举兵攻打东离。”  “哦……”百里玄月应了一声,却没有半点表情变化,因为她根本没有去听北冥玉封在说什么,她的脑海里全是肖以歌。  半晌,百里玄月小脸苍白,额头有冷汗沁出来:“北冥玉封,你说,肖以歌是死在我手里吗?”  声音极轻,极低,眸底是满满的哀伤。  楚洛城的心咯噔一下,他也听说过当天百里玄月大闹肖以歌婚礼之事,此时不自觉的握着了手中的扇子。  他也有些不敢相信,可事实的确如此。  当时百里玄月就一掌拍得肖以歌口吐鲜血。  没几日,就传出肖以歌暴毙身亡了。  而且,他知道,当时肖以歌真的不行了。  不然,离愁公主也不会疯癫了一样。  “月儿,不是的……”北冥玉封见此,心也狠狠的沉了下去,他知道,这样,他想与百里玄月成亲更不可能了。  如果这件事一直不提起,也会成了百里玄月的心魔。  所以,北冥玉封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不想说肖以歌还活着,却不知道要如何百里玄月的话了。  这真的让人左右为难。  “月儿姑娘,你想太多了,本王听说……以歌一回到皇城就找来了蓬莱掌门,想是……早就有伤在身了。”楚洛城选择了北冥玉封,所以,一定会站在北冥玉封这一边了。  却还是留了一手。  肖以歌的事情,绝对是北冥玉封的禁忌。  “真的吗?”百里玄月狠狠皱眉,想当初她一直都与肖以歌在一起,从不知道他身受重伤……所以,心底的疑惑更重了。  而且她也见到了蓬莱掌门,还将玉指印和整个蓬莱交给了自己。  这些一定有蹊跷。  想着想着,百里玄月眯了眯眸子:“北冥玉封,回皇城之后,若皇室无碍,我便离开。”  说的十分坚定。  她必须要查清楚肖以歌的死因。  如果是因为自己死的,她一定不能嫁给北冥玉封,她绝对不会渡这个情劫,她要一生都留在人间……“月儿……”北冥玉封狠狠皱眉,真是的怕什么来什么。  此时楚洛城更后悔了,他一句话,似乎让北冥玉封的计划泡汤了。  如果这一路上不出什么意外,到了北冥皇城,皇上一下旨,北冥玉封或者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现在看来,难了!  小忆握了百里玄月的手,微微用力。  其实小忆不希望百里玄月回东离的,当初她离开王府时,答应过肖以歌会照顾好百里玄月,更不会让她去查这些事情的……可是现在,百里玄月一脸坚决的样子,让小忆有些担心。  其实小忆还是知道一些的。  百里玄月没有将玉指印戴在手上,一直都放在储物手镯里,如果让北冥玉封和楚洛城看到,一定会震惊的。  “我意已决,小皇子,你不必再说了,我知道我欠你很多,我会用天下还你的,但是,我的心里真的只有肖以歌,即使他娶了东离愁,即使他已经死了,我也放不下,我想,我若与你成亲,我和你都不会幸福的。”百里玄月一字一顿的说着。  她欠北冥玉封的太多,所以,她用天下还。  以她的能力和手段,只要她想,这个天下定能收入馕中。  “不,月儿,我不要这天下,我只要你。”北冥玉封也不顾一切的说着,抬手按了百里玄月的肩膀,十分认真,更是满眼痛苦。  “小姐……”小忆犹豫了半晌,才开口:“王爷说过,不让你管他的事,他不愿意。”  “什么?”百里玄月一时间没听明白,直直瞪着小忆。  看来小忆也有事情瞒着自己。  小忆低着头不敢看百里玄月,声音也压的极低:“那个……王爷,王爷一直都重病缠身。”  “到底怎么回事?”百里玄月有些情绪失控,捏了小忆的手冷声问道。  只要是关于肖以歌的事情,她都无法淡定下来。  小忆颤抖了一下,百里玄月还没有和她发过这么大的火气呢。  一时间有些惧意,不知道从何说起。  “月儿姑娘……你冷静一下。”楚洛城有些无奈,不得不开口说道:“其实……月儿姑娘回皇城后,要是打探过以歌的情况,就应该知道他一直重病着。”  “我……”百里玄月抬手狠狠按了自己的额头,一时间头痛难忍。  这一切都只怪她自己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