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37章 你都知道了

第337章 你都知道了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2337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6
    百里玄月沉默了一下,看来,他们还得去救下全真派的掌门了。  这大长老还真是胆大包天。  楚洛城和北冥玉封也先后从窗子跳了进来,都有些焦急的样子:“月儿,你没事吧?”  他们知道百里玄月的能力,就是忍不住要担心一下。  “我没事,全真派有事。”百里玄月也看向二人,耸了耸肩膀:“都解决了?”  两人齐齐点头,这一次黑暗森林似乎有些轻敌了,竟然就派了几个这样的货色,根本就是来送死的。  “黑暗森林的尊主……是什么人?”百里玄月突然就来了兴趣:“他一定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挖过他们家祖坟?还是与他有杀妻夺子之恨?”  楚洛城无奈的笑了笑。  “或者你真的挖过他的祖坟。”北冥玉封也笑着说道:“看来,不解决掉黑暗森林,我们真的无法消停。”  “嗯,先解决了全真派的问题。”百里玄月也一直都想解决掉黑暗森林的问题,只是一直都腾不开手。  这一次她决定去试试了。  “嗯。”北冥玉封点了点头,看向地上躺着的几个全真弟子,眸底闪过一抹冷意。  “他们不能留。”百里玄月说的很随意。  “姑娘,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那几个全真派的弟子看得出来,北冥玉封对百里玄月是言听计从。  忙向百里玄月求情。  他们也知道最近百里玄月风头正旺。  更知道他们北冥的小皇子苦苦追着的女子就是百里玄月。  当然要抱住百里玄月这颗大树了。  只是他们忘记了,刚刚说不能留下他们的也是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平日里也很是心慈手软的,但是对敌人,绝对不会手软,能杀死绝不留活口。  能打残,绝不让他乱跑。  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看了楚洛城一眼:“洛王,我们先去与白青白泽会合,这里交给小皇子处理吧。”  她也知道,北冥玉封看似温润,论起狠来,不比自己差。  其实有些时候,她觉得北冥玉封与自己有些像。  楚洛城没有犹豫,随在百里玄月身后走出了客栈。  白青和白泽左右护着小忆,一直都等在镇子外面。  他们也急,只是知道随着百里玄月一起只会添乱罢了。  他们二人也想让修为大增,可以替百里玄月做点什么,不能一直都让主子护着自己。  现在明显就是这样的情况。  “小姐会没事的。”小忆也一脸的担心,轻轻皱眉。  “嗯,一定会的。”白青用力点头。  此时白泽突然皱了一下眉头,看向小忆:“对了,小忆,你知道闲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他觉得小忆一定知道什么。  他也想知道。  毕竟百里玄月太在意肖以歌了,若不是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百里玄月的心病就永远也医不好。  这种病,再高超的治愈术也医不好,而且这样,百里月也不会与北冥玉封在一起的。  其实最好的结局就是百里玄月放下一切,与北冥玉封一起,这是白青白泽和小忆三个人都赞同的。  可是他们无法劝说百里玄月。  “我……”小忆犹豫了一下,肖以歌不让她说出来的。  当然是不能对百里玄月说。  白青和白泽就另当别论了。  “总不能让月儿一直这样。”白泽的脑子比较灵活,一边套着话。  “是啊。”白青也插了一句:“月儿放不下闲王,而闲王又死的不明不白。”  “其实闲王是因为大小姐才重伤的。”小忆叹息一声,轻轻说着。  “什么?”白青白泽终于无法平静了,都深深看着小忆:“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们一直都随在百里玄月身边,从不知道这件事,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听蓬莱那位掌门说的。”小忆也轻轻皱眉,她只是偶尔听到了一句,具体的情况并不知道。  百里玄月和楚洛城正走着,听到小忆和白青白泽的话,都停了下来。  百里玄月的手不自觉的搅着衣角,她似乎怕听到这样的话,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想不通。  一旁的楚洛城忙抬手去扶她,轻轻按了一下她的肩膀:“闲王的确是因为你而受重伤的。”  “你也知道?”百里玄月直直瞪着楚洛城:“为什么不早说?”  “以歌不想你知道。”楚洛城其实不想说,不过既然百里玄月已经听到了,不如就由他来说了,或者还能与百里玄月走的近一些。  百里玄月站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动。  直到北冥玉封走了过来。  “怎么了?”北冥玉封见百里玄月的脸色不好看,狠狠皱眉,一脸担心的问道。  他真的怕百里玄月再有什么三长两短。  这些日子,他真的被折腾的够呛。  当然,为了百里玄月,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也知道吧?”百里玄月的面色其实很平静,淡如止水,就那样看着北冥玉封。  因为那时北冥玉封去过闲王府的,而且一去就是大半天。  他那时见过肖以歌,肖以歌若身受重伤,他一定不会不知道的。  更何况他的治愈术如此超凡。  “什么?”北冥玉封的心沉了一下,有些僵,狠狠皱眉,一边看向楚洛城。  楚洛城却低垂了眉眼,没有接话。  他就明白,百里玄月一定是知道什么了。  “肖以歌是如何重伤的?”百里玄月一字一顿的说道,直直看着北冥玉封,眸底带了几分悲凉,面色苍白。  “月儿……你怎么又问起这件事了?”北冥玉封的心咯噔一下,真的不能淡定了。  他现在都怕听到肖以歌三个字了,这样折磨他,他也要疯了。  “我就是问你,你一直都知道吧。”百里玄月眸底有几分冷戾,双手紧紧握着,她在生气,真的很生气。  众人都在瞒着自己。  不知道是什么事,她不能面对?  其实她什么事情都能面对,唯独不能面对肖以歌的死。  即使恨他,她都不希望他死去。  北冥玉封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身体有些僵,后退了一步,靠在了一颗树上,也有些无奈。  百里玄月不用再问,便知道真相了。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可笑那时候自己还去大闹他的婚礼,还中伤他……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白青,白泽和小忆都禁了声,互相看了一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百里玄月会听到他们的对话,此时大气也不敢喘。  真的要出事了。  “到底怎么回事?”百里玄月也身体一软,是楚洛城用力扶了她,她才没有倒下去。  “月儿……你冷静一下。”北冥玉封虽然懊恼,却更心疼百里玄月,叹息一声,还是上前扶了她:“我们进马车里再说,好吗?这里风大。”  一边心疼的缕了百里玄月额前的碎发。  百里玄月深深看了北冥玉封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她的眼底,明显的全是失望。  让北冥玉封的心都凉了。  他真的没想到会走到今天,他甚至不知道说什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