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56章 合作

第356章 合作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2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48
    对于夺灵秘术,北冥玉封也算精通,更能压制住西泠牧朝。  而大军对战就靠百里玄夜了,论到战场杀敌,百里玄夜更有经验,他可是常胜将军,不败战神。  “嗯,西泠牧朝与黑暗森林的关系也是说不清楚的,无论如何,都得防备一些。”北冥玉封叹息一声:“想来……闲王最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只是闲王一直都不恳告诉朕。”  他其实更佩服肖以歌,以闲王之名,却将一切都掌握在手。  只是为了一个女子,毁了自己的一切。  不过,他北冥玉封也能为了这个女子毁掉一切,不顾一切。  “你还知道什么?”百里玄夜直直看向北冥玉封,他的确也还疑过,只是没有证据,他一直都不怎么关注这些事。  毕竟军中之事更多,他也无暇顾及其它。  “似乎月儿的母亲身份不一般。”北冥玉封轻轻皱眉:“王爷对这些一无所知吗?”  百里玄月顿了一下,他与百里玄月商议过这件事,只是一直没有理出头绪来:“我父亲……从未提过,而且他似乎不关注这些,如果云肖迟还在,她或许知道一些。”  “听闲王的意思,就因为月儿母亲的身份,才让月儿招来了黑暗森林的不断暗杀。”北冥玉封也不敢恳定这一点,只能猜测。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肖以歌要隐瞒这件事,似乎没有必要。  “这样说来,有道理。”百里玄夜也点头,狠狠皱着眉头:“等到月儿醒来,我们再找她谈谈这件事。”  “也好。”北冥玉封也同意,一边又向大殿里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才转身。  “我先回别苑,看看南月大皇子和小公主,现在南月锦年的人在东离还没有被发现,他的消息也算灵通。”百里玄夜也转身向殿外走去。  他其实也担心,一旦肖以歌再落到黑暗森林或其它人手中,以威胁他们,他们还真是束手无策,毕竟他们不能不考虑百里玄月的感受。  局面越来越复杂,更是越来越矛盾了。  黑暗森林中,黑暗尊主正在听着下人报来的消息,正狠狠拧着眉头,有几分不痛快:“这两个人还真够大胆,竟然敢与黑暗森林为敌,继续找。”  一边狠狠拍了一下身下的绮子:“敢与本尊作对,定让你不得好死。”  他答应了替东离弦找到肖以歌,当然要全力以赴。  “尊主。”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西泠太子求见。”  听到西泠太子四个字,黑暗尊主的眼底暗了暗,好半晌,才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似乎十分气恼的样子。  他的脸面处一直都蒙着一块黑巾,所有人都看不到他的脸是什么样子。  而且全身上下都是黑衣,披着黑色的袍子,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在他生气的时候,气息就更冷了几分。  一旁的下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不过,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来,殿外,玲珑仙子一身羽衣缓缓走过,她周身的灵气更浓郁了几分,面色也十分红润,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黑暗尊主一个闪身,便已经出了大殿,抬手捞了玲珑仙子在怀中,然后再一折身已经坐回了大殿:“美人,去哪儿啊?”  “尊主……”玲珑仙子僵了一下,一脸献媚的笑道:“只是想四处看看,自从到了这里,每日都在修习法力,都没有好好看看这里呢。”  媚眼如丝,丝丝妖娆。  其实她是听说东离弦来过,所以想看一看。  她现在恨透了东离弦,其实她一直都恨东离弦的,当初就强行将她留在宫中,现在又将她送来这里当一个怪物的玩物。  她不恨都难。  好在,她一向圆滑,懂得利用男人来助自己,更是手段了得。  自她来了黑暗森林,连东离愁都比到一旁凉快去了。  “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修习法力最重要啊。”黑暗尊主一边说一边抬手就握上了玲珑仙子的腰身,反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上,上下其手!  他也喜欢与玲珑仙子双修,毕竟玲珑仙子的修为够高深,可以助他更好的修行。  玲珑仙子因为背对着黑暗尊主,面上多了几分冷意,更是尖叫一声:“尊主……这里还有下人看着!”  “怕什么,你是本尊的女人。”黑暗尊主嘶哑着嗓子笑道,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里。  那些下人早就见惯不惯了,都低着头。  此时的玲珑仙子眼里恨意更浓了,他堂堂蓬莱的掌门大弟子,一直都受众人追捧,就是在皇宫,也是宠惯六宫,何时受过这种屈辱,眼底如深潭一般,满满的都冰冷的恨意……西泠牧朝一身紫色蟒袍,风华依旧,面色微冷,缓步走了进来,很是熟门熟路的样子,远远看到大殿里的情景,没有半点惊诧,那样子也是见惯不怪了。  他一直都与黑暗尊主有往来关系的,而且也知道这个黑暗尊主的爱好,身边女人无数,全是供他修行之用的。  更是混乱不堪。  只是当他走近了,看到那女子的脸面时,不由得愣了一下。  西泠牧朝当然识得玲珑仙子,看到她竟然坐在黑暗尊主的怀中任他折腾,不由得大惊,随即又换上了一脸的漫不经心,慢条斯理的走进了大殿。  而玲珑仙子也识得西泠牧朝,此时更是面色苍白,双手死死握在一处,手心里有血渗出来,牙齿更是狠狠咬在唇瓣上,闭了眸子,咽下泪水……她只能忍着,因为她不敢反抗!  “尊主。”西泠牧朝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是东离弦是为了巴结黑间尊主,将自己的女 人都送过来了。  看来,这东离弦的手段还是差了些,这黑暗森林的尊主一向都是得寸进尺的,你对他越是惧怕,他越是目中无人。  反之,则会对你也是恭恭敬敬的。  这些年来,西泠牧朝一直都在与黑暗森林打交道,太了解这一点了。  又强行在玲珑仙子的脖子上狠狠亲了一口,黑暗尊主才推开她:“去吧,宝贝,本尊要处理一些要事。”  玲珑仙子这才逃也似的出了大殿,在无人的角落,大哭特哭起来。  她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的侮辱,每日被迫承欢,已经让她心底扭曲了,再被这样的折腾,她就要疯了。  半跪在地上,双手扣进泥土里,无声的哭泣着。  她要将这些天来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只有哭过了,才能让她的心底好过一些。  “哟,这不是……玲珑仙子吗?”东离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冷声嘲讽道。  这几****倒是清静了许多,不必每日违心的哄着黑暗尊主了。  收了情绪,擦掉泪水,玲珑仙子一脸敌意的瞪向东离愁:“你来做什么?”  东离愁叹息一声,深深看了玲珑仙子一眼:“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被逼无奈。”  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一处树桩上:“他现在正与西泠太子商谈要事,不会注意到我们,你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吗?”  玲珑仙子恨透了东离弦,当然也会恨东离愁。  所以对她更是满心的防备。  “一定是皇兄将你送来的吧。”东离愁也不管玲珑仙子的态度如何,自顾自的说着:“他一定有什么事要求尊主了,皇兄还真是没用呢……”  一边说一边狠狠握了拳头,对于东离弦这个皇兄,她也一样的恨。  她在知道东离弦将肖以歌关在皇宫后,更是气得发狂。  只是人在黑暗森林中,不敢有什么动作。  她可是知道黑暗君主的手段的,当时白心琴可是死的尸骨无存。  听到东离愁的话,玲珑仙子才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你想说什么?”  “以歌现在在哪里?”东离愁的眉眼间多了几分悲痛:“他真的还活着吗?”  她恨过肖以歌的,因为没有肖以歌,她也不至于成为东离的笑柄,成为东离弦的弃子。  可是听说他还活着,就忍不住的想要知道他如何了。  她,终究还是放不下这个男人。  玲珑仙子摇了摇头:“我没有找到他在哪里……”  “是在宫里吗?”东离愁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向玲珑仙子的身边多走了几步:“他……他真的还活着……”  “是苏妃告诉我的。”玲珑仙子有些无奈:“我当时就找了百里玄月,她说只要我帮她找到肖以歌,她便将蓬莱掌门的位置让给我。”  “又是百里玄月,凭什么一切都按照那个贱人的意思来做?”东离愁一听到百里玄月四个字,就陷进了痛苦里,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咬牙切齿。  见东离愁如此,玲珑仙子没有再继续说话。  她已经收好了自己的情绪,站在那里淡淡看着东离愁。  东离愁也很快缓过情绪来,她毕竟是在宫中长大的,见过太多的丑陋不堪了,也知道,不做什么,是改变不了现状的。  “你不想离开这里吗?”半晌,东离愁收好了情绪,才看向玲珑仙子发,她这几日也在观察着玲珑仙子的动静。  “想,当然想,我一天都不想留在这里了?可是要怎么离开?那个……老怪物太可怕了。”玲珑仙子无奈的说着,想着自从来了这里就夜夜被折磨,她也是恨意汹涌,却是这样的阴阳双修,也让她的修为暴涨。  她用几年时间都无法进阶,这才几日竟然要进阶了。  这也让她有些意外了。  “嗯,那个老怪物是有些可怕,不过这几****似乎会很忙,我们……找机会离开,等出了这里,一切都好说。”东离愁是不想再曲意逢迎了。  她受够了。  虽然她的修为也在不断的进阶,可是她进阶的同时黑暗尊主也在进阶,这样,她这辈子也逃不出他的手心。  她可不想一辈子都留在这里。  “嗯,西泠太子来了,他们一定又要做什么伤心害理的事情了。”玲珑仙子冷声说着,再次握了拳头:“看上去……西泠太子与尊主的关系不一般,可难他们早就有往来了。”  “嗯,我听母后说过……西泠太子早就想统一天下,靠的也是黑暗森林的势力,可是黑暗尊主让他杀了百里玄月,他一直没有做到。”东离愁也点头:“其实……母后一直都与西泠太子站在一处。”  “怎么会这样……”玲珑仙子有些不可思议,觉得皇太后是有些疯了,竟然与别国的太子联手,要毁了自己的国家。  “皇太后一直都不喜欢我皇兄,毕竟这天下是他们家的。”东离愁也苦笑了一下:“我当时也是想杀了百里玄月,才会参与他们的事情。”  “你……”玲珑仙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也觉得没有必须说什么。  都是过去的事情,她当初为了除掉百里玄月,也是不择手段的。  可是最后他们都没能达到目的。  “对了,要想离开这里,必须先熟悉一下路线,还有守林子的那些高手们。”东离愁又正了正脸色,沉声说着:“你我分头行动。”  “好。”玲珑仙子也点了点头:“我们必须得离开这里。”  “不过,先说好了,出去之后各奔东西,再无瓜葛。”东离愁又补了一句,她出去,就是找东离愁报仇,找百里玄月报仇!  “当然。”玲珑仙子也不想与他有什么关系,她一心想接手蓬莱,只有接手了蓬莱,才有报仇的资本。  所以,她现在端的很稳。  大殿里,西泠牧朝笑得洒脱,一边看着黑暗尊主:“东离弦要的可是整个天下,尊主是打算如何回应他呢?”  “太子殿下一直也没能将那个小丫头除掉,我们的合作也不会作数,本尊要怎么决定,似乎与太子殿下的关系不大。”黑暗尊主对西泠牧朝的态度还算温和。  不似对东离弦时那般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他虽然狂妄,却也知道这西泠牧朝不是什么善类。  他的野心比东离弦更大。  “这个本宫自有计议。”西泠牧朝笑了笑:“这个丫头心里没有本宫,自然是要除掉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