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76章 生生世世

第376章 生生世世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1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0
    百里玄月还是没有动,少年人则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似乎百里玄月的表现在预料之中的,半晌,他才又走了出来,手中拿了一件红色的衣袍:“王爷说,他的储物戒指在你手里,玉骨扇也在你手里,只有用衣衫为证了。”  看着那红色的衣衫,百里玄月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猛的接过来,闪身进了密室。  密室不大,肖以歌正静静的躺在一张寒冰床上,他的面色苍白依旧,却不减风姿,带了一抹笑意,就那样看着冲进来站在床边的百里玄月。  笑意很柔和。  “以歌……”半晌,百里玄月才轻轻唤了一声,眼角的泪水不自觉的落了下来,站在那里,手中紧紧攥着他的红色衣袍,却不敢动,她怕自己一动,一切就都消失了。  她怕这一切都是幻觉。  “月儿……”肖以歌的唇过份的红,此时轻轻开口说道。  “以歌……真的是你吗?”百里玄月还是不敢动,就站在那里,直上直下,细细的打量着肖以歌:“你……”  想说的话太多了,只是见了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月儿,你瘦了,不过更美了。”肖以歌轻声说着,面上的笑意未减,整个人还是过份的虚弱,也比从前瘦了许多。  “你也瘦了。”百里玄月颤抖着伸出手,才发现自己手中还握着那半块令牌,忙反手放进了储物手镯里,手又握了一下手,手心竟然有汗水沁出来。  她竟然有些紧张,他们有多久没见了,这些日子,她一直都生活在绝望里。  一直都无法面对一切。  “月儿。”肖以歌也抬了抬手,刚好握住百里玄月的手,只是这一个动作,也让肖以歌觉得吃力了。  那时候,东离弦怕他再逃走,震碎了他全身的筋脉。  他一直都以这寒冰床续命。  好在那时服下了千年蛟龙丹,不然根本活不到今天。  百里玄月感觉着肖以歌冰冷的手,下意识的反手握了,凉得她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松手,她知道这真的是肖以歌,她寻了那么久,发疯一般的闹过,哭过,甚至走火入魔过,今天终于站在他面前了。  两人就那样握着彼此的手,半晌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彼此。  突然百里玄月的手用了些力气:“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语气也高了几分,面色有些痛苦。  想想这些日子,她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更像是活死人一样。  “月儿……”肖以歌脸上的笑意有些保持不住了,轻轻咳了一阵:“对不起……”  “你真的太自私了。”百里玄月又继续说,直直瞪着肖以歌:“你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吗?没有你……我要怎么活……”  竟然有几分无助。  泪水落了下来,因为站在床边,低着头,泪水滴在了肖以歌的脸上,一滴两滴……泪水在肖以歌的脸上滑落到嘴角边,肖以歌偿到了泪水是咸的,一边抿了抿嘴角:“月儿……”  他知道说什么都是无益的。  他当初只是想帮助百里玄月,让她能像正常的修行者一样,不想她一直这样被黑暗森林追杀着,却无力反击。  每一次反击都会让身体受重创。  他真的不忍心看到百里玄月受苦。  只是他不知道,他死去的消息,却让百里玄月险些疯魔。  “你不要再离开我,好吗?”哭过了,百里玄月才又正了正脸色,直视着肖以歌:“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就毁了这个世界,你若再敢娶别人,我就血洗你的婚礼。”  一边说一边发着狠。  即使是假的也不行,她不喜欢,她嫉妒。  “月儿……”肖以歌也明白,自己这样做,并没有让百里玄月快乐,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她也都知道了。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了。  “你现在怎么样了?”百里玄月一边擦眼泪一边说着:“我带你去找小皇子,他一定能医好你的。”  一边说一边就要抬手去抱肖以歌。  “月儿……等一等。”肖以歌忙阻止她:“月儿,我一旦离开寒冰床,立即就死去。”  百里玄月猛的收回手,直直瞪着肖以歌:“怎么会这样?”  “是……东离弦在我的身体里驻入了一股邪灵之火,一旦离开寒冰床,我便会被烧成灰烬。”肖以歌无奈的说着。  他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好一个东离弦!”百里玄月握了握拳头:“总有一天,让你生不如死。”  肖以歌没有接话,只是深深看着百里玄月,这些日子他也疯狂的想念着百里玄月,他也不能没有百里玄月。  没有她的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  “好,我会让北冥玉封亲自来的。”百里玄月又点了点头:“现在的东离已经安全了,我接你回府吧。”  “不,还不安全。”肖以歌摇了摇头:“西泠牧朝还在。”  “你都知道!”百里玄月倒僵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这天下茶楼,绝对比第一粮商那边的消息要快要准了。  “是的,我都知道,只是我什么也做不了。”肖以歌叹息一声:“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我不怕苦,只要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百里玄月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她还没有平复自己的心情,一边抬手轻轻抚上肖以歌的脸,一样的冰冷。  肖以歌的眸底也满是深情,他知道自己错了,这一次真的错了。  看到百里玄月痛苦,他一样的生不如死。  “你现在灵力可以发挥自如吗?”肖以歌一脸关心的看着百里玄月:“小皇子……待你好吗?”  他知道东离西泠南月的一切,就是不知道北冥的任何事情。  因为他不想知道,他怕自己会听到不想听到的消息,现在见到百里玄月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皇子待我极好。”百里玄月点了点头,一边试了一下肖以歌的脉搏,她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如何能医好肖以歌。  肖以歌是因为她才会弄成今天这样的地步的,她必须得让他恢复如初。  听到百里玄月的话,肖以歌握着百里玄月的手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更是反手握紧了百里玄月的手,几乎用尽了全力的身气。  “痛……”百里玄月下意识的抽回手,咬了咬牙,瞪肖以歌:“以歌,你做什么?”  “我……”肖以歌迟疑了一下,才别过脸,不去看百里玄月:“对不起。”  百里玄月见他如此,也不好发火,便继续试他的脉搏,她想着自己曾经也这般过,若是情况一样,北冥玉封定能让肖以歌恢复如初的,还能让那股邪火助肖以歌升阶。  只是需要的那几样宝贝不好寻到。  只是有过一次经验,总归会比第一次顺手的。  “你不用管我。”肖以歌微微用力抽回手:“现在东离这么乱……百里兄不在,你要替他打理一下。”  “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算没有安排好,我也不会去管了,我要医好你的身体,我还要让你陪我一辈子呢,你险些就毁了我的一生,你得用一生来补偿,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一定得好好活着。”百里玄月不讲理的说着。  “我……”肖以歌心底不是滋味,他在想,北冥玉封对百里玄月已经极好,他再出现又算什么,当初是自己将百里玄月交给北冥玉封,让他好好照顾她的。  “你不用太感激我。”百里玄月笑了笑,一边抬手捏了捏肖以歌的脸颊:“我治好你,就是为了惩罚你。”  肖以歌叹息一声,是啊,自己将她交给了北冥玉封,她要将自己医好了,让自己看着她与北冥玉封在一起。  百里玄月一边说一边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了肖以歌的储物戒指,亲手给肖以歌戴在了无名指上,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你什么时候送我一个戒指?”  “戒指?”肖以歌有些懵,心头凄苦,痛得他有些无法呼吸,只是怨不得别人,一切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是啊,听我娘说,和心爱的人成亲时,双方都在左手的无名指上戴一枚戒指的。”百里玄月知道的一切都是听她的上仙娘亲说的,并未真正见过。  “你……”肖以歌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有些不明所以:“你不是……”  “不是什么?你不想娶我吗?”百里玄月的脸色大变,凶神恶煞的瞪着肖以歌:“就算你一辈子都要躺在这寒冰床上,也躺在这里和我成亲,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放手,你别找任何理由搪塞我。”  一脸的焦急,她真的不想再失去肖以歌了。  “月儿……”肖以歌更懵了:“小皇子那里……”  “和小皇子有什么关系,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任何作主,我们自己作主。”百里玄月没想太多,只是说过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半张着嘴巴瞪着肖以歌,这才明白为什么肖以歌的情绪一直都不高,原来原因在这里。  “你在想什么?”百里玄月终于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让我嫁给他,我就会嫁给他吗?你又不是我爹爹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  有些恼,她说的话不够清楚吗?  他竟然误会了他与北冥玉封的关系。  听着百里玄月的话,肖以歌的心口一下子就化开了一般,痛意全无,猛的将还在指手画脚一脸不服气的百里玄月拉进怀里。  虽然百里玄月很瘦削,压下来的时候,还是让肖以歌闷哼一声。  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只是强撑到了今天。  若一直都在东离弦的手里,他可能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听到肖以歌的闷哼声,百里玄月下意识的双手撑起,尽量不压住肖以歌的身体,脸更是不争气的红了一下。  肖以歌的心头更是兴奋不已,原来一切都还得及。  一边反手搂了百里玄月,不在意她身体的重量,这种喜悦的感觉让他都不觉得痛了。  两人的脸贴的极近,都细细打量着对方。  他们真的太想念彼此了,没有对方,都是生不如死。  肖以歌抬手捏了一下百里玄月的鼻尖:“本王这样,你还要嫁吗?”  真的成了废人了。  “当然要嫁,你占了本姑娘的偏宜,想抬腿走人吗?”百里玄月不依不饶的说着,她当然也明白,那一次,肖以歌将本命之物龙戒度给了自己,他是在助自己,不过她就是要这样说。  “当然不能抬腿走人,这偏宜没占够呢。”肖以歌又恢复了一嬉皮笑脸的样子,当然,不似从前那样善变了。  他的狠厉绝对不会针对百里玄月。  “你……”百里玄月的脸更红了,他们现在的形容就有些暧昧:“你现在能吗?”  这个问题……  “你在上面。”肖以歌没有犹豫的说着,一脸的笑意,一切都与从前无异!  “找打!”百里玄月咬了一下唇瓣,面色更红了,不敢去看肖以歌,一边挣扎着想要跳下寒冰床。  肖以歌却是心头一荡,一手搂紧百里玄月,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已经吻上了她的唇瓣……直到百里玄月的呼吸不顺畅了,肖以歌才松了她,也是面色泛红,五官更显俊逸,眸如星子般璀璨夺目。  没有百里玄月的肖以歌,与活死人无异。  而此时此刻,却是光彩照人,他甚至不会在意自己只能躺在寒冰床上。  如果这样与百里玄月相守一辈子,他也愿意。  然后微微搂紧百里玄月:“月儿,我们如此相爱,你如此在意本王,当初为何要逃婚?”  “我就是怕不能和你相守一辈子才逃婚的。”百里玄月倚在肖以歌的怀里,一脸的温柔的笑着,将自己身份的秘密说了出来。  听完百里玄月的话,肖以歌也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大手揉着她的长发,若有所思:“现在我们成亲,你依然是在渡劫……”  “是的。”百里玄月点了点头:“所以,我需要重新修行。”  “我陪你。”肖以歌深情款款的说着:“我们一定要相守一辈子,不,生生世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