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77章 我会冷

第377章 我会冷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62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0
    “对,生生世世。”百里玄月也用力点头,不自主的低头吻了一下肖以歌:“你可要说话算话,再敢抛弃我,我一定下黄泉上碧落,生生世世纠缠你。”  “放心,我今生只娶你一人,上一次的婚礼不作数,没有拜天地。”肖以歌笑的温和,声音更是温柔如水。  “你还想作数不成?”百里玄瞪着肖以歌:“还好当时去的及时,不然你真的与她拜天地进洞房了。”  想想都觉得气愤。  “多谢月儿那一掌。”肖以歌一边笑一边说着,他将一切都算计的恰到好处,当然不会出任何意外,就算百里玄月不去,他也不会动东离愁的。  东离愁只是一颗棋子罢了,绝对不会走进他的生命里。  “对了,现在东离愁在黑暗森林,她若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不会罢休的。”百里玄月又想起了什么,一般送去黑暗森林的女人必死无疑,那么不死的,就一定会修为暴涨的,黑暗森林里面可是魔兽极多,随便得一个内丹都能提升修为,只是无人敢踏入。  那里对黑暗森林的人来说都是禁地。  轻易不敢踏足的。  想来,东离愁出黑暗森林之时,一定会找肖以歌和百里玄月拼命的。  东离愁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要面对的人还很多呢。  玲珑仙子也是因为肖以歌才被送去了黑暗森林,她的修为本来就不弱,若是得以黑暗尊主的指点,一定会飞速提升的。  她还真要抓紧时间医治好肖以歌,想办法让他的修为恢复如初。  这样想着,便握了握拳头:“你等我一日,我去将北冥玉封带来。”  “月儿……”肖以歌却将她搂的更紧,不让她起身:“不急于这一时,多陪我一会儿,你走了,我会冷。”  这是实话。  住在寒冰床上,真的很冷很冷。  好在百里玄月有修为在身,不会觉得很冷,半倚在他的胸口倒是一脸的享受。  这可是美男在怀的感觉。  “好吧。”百里玄月真没有动,任他搂着自己,也轻轻眯了眸子。  她有好久没有安心睡觉了,现在她真的想好好的睡一觉了。  肖以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百里玄月,百看不厌,越看越舍不得移开视线。  经历了这么多,他们还能在一起,真的不容易,所以,肖以歌也想让自己快些恢复如此,他要用一生来陪着百里玄月,用一生去疼爱这个女子。  他觉得一生都是不够的,他要与百里玄月一起飞升成仙,永远在一起。  密室的门已经关闭,两个人相偎在一起。  直到第二天天大亮,百里玄月才一觉睡醒,若不是肖以歌动了一下,她还会继续睡,她真的感觉自己很久没睡觉了。  “月儿,你醒了。”肖以歌不敢离开寒冰床,只能平躺在上面,一边用手臂搂着百里玄月,她在寒冰床上呆的太久,会影响她的灵气的。  她修的是火系魔法,与这寒冰正好相克。  百里玄月揉了揉眼睛,这一觉睡的太香了:“嗯,我是不是该走了。”  一边抬手摸了摸肖以歌的脸颊,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你这样真好,可以任我蹂躏。”  “你想非礼,本王都愿意。”肖以歌也笑,这个丫头竟然如此说,他可是一点都不介意啊。  “我还是早些去找北冥玉封……”百里玄月不敢去看肖以歌,嘴上说说,百里玄月还是能的,来真的,她还真没有胆子。  一边说一边撑着身体要下寒冰床。  肖以歌顺势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注意西泠牧朝。”  “放心。”百里玄月已经翻身跳下了寒冰床,整个人更是容光焕发,眉眼间都是笑意,眼角眉稍都带着一抹妩媚,与前一天更是判若两人。  脸上写满了幸福。  又站在床边深深看了肖以歌一会儿,才不舍得的转身:“你一定要小心,你的储物戒指里面几个卷轴,关键时刻能抵挡一下。”  “好。”肖以歌也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是分开这么一下,他也不舍得,真的不舍得。  两人已经尽释前嫌,更是对彼此深情不悔。  “有什么事情交待给阿柄,他很伶俐的。”肖以歌又嘱咐了一句。  “好。”百里玄月点了点头,原来少年人叫阿柄,这名字与他还真有些不符。  出了密室,就见阿柄正等在那里,一脸的笑意:“月儿姑娘。”  “没有人盯着这里吧?”百里玄月的心情大好,说话也柔和了几分,面上也带了几分笑意。  “月儿姑娘放心,西泠牧朝已经被引开了。”少年人答道。  百里玄月又看了阿柄一眼,这个人还真是了不得,她知道,肖以歌手下的人都不一般,一边点了点头:“外面有情况吗?”  “白青白泽也寻了姑娘一夜。”阿柄咬中了一夜二字,挑了挑眼角。  虽然肖以歌躺在床上,可是他的情况阿柄却是十分清楚的。  百里玄月留在密室一个晚上,这真的让人容易乱想。  “哦,忘记白青白泽了。”百里玄月皱了一下眉头:“好了,你这就安排我离开,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好。”阿柄见百里玄月有些急,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带她到了一个密道:“这里出去,便是皇宫。”  百里玄月看了看那密道,回头对着阿柄竖了竖大拇指。  阿柄也对着她挑了挑眼角,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阿柄真的与肖以歌的性格有些相似,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的小气。  密道直通后宫的冷宫,好在现在的东离皇宫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最多是白青白泽安排的侍卫。  都是守在皇宫的进出口的。  “月儿……”一出冷宫,白青白泽便扑了过来,他们两个人可是整整寻了一夜,哪里都没有百里玄月的影子。  他们甚至还跟去了行馆,怕西泠牧朝带走了百里玄月。  可是西泠牧朝也是一个人留在行馆里。  后来他们又四处寻找,都是一夜未睡,此时看到了百里玄月的影子,当然有些愤怒了。  “哦,白青白泽!”百里玄月自知理亏,低了低头,一脸献媚的笑了笑:“我,我……忘记告诉你们去哪里了。”  白青白泽见百里玄月如此,都僵了一下,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是……月儿吗?”白泽轻轻皱眉,不敢上前。  他真的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虽然这几日百里玄月的心情也不错,可是心底压着事情一定不一样的。  现在的百里玄月却是满面春光,那种幸福写满脸的笑意。  那种兴奋更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一般。  “当然是,你不认识自己的主子了吗?”百里玄月瞪了白泽一眼。  白青比较木纳,虽然百里玄月的笑意太刺眼,不过,她是百里玄月不会有错。  才上前一步:“月儿,你去哪里了?”  一脸的担心。  “我没事,我一直都在宫里,就是在这里睡了过去。”百里玄月挠了挠头,她不会隐瞒白青白泽,不过,现然涉及到了西泠牧朝,她必须得防备着。  因为与白青白泽一起寻找自己的还有西泠牧朝。  而且昨天西泠牧朝还找到了天下茶楼。  这就有些危险了。  一旦让西泠牧朝知道了这件事,肖以歌就危险了。  西泠牧朝比东离弦还要阴险,还要不择手段。  “真的吗?”西泠牧朝这时却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百里玄月:“月儿姑娘,你这样玩失踪,可是会惊动很多人的。”  一边的无奈。  一边说一边走近百里玄月的身边,眸底却有些深沉。  “我没有玩失踪,只是在这里不小心睡过去了。”百里玄月正了正脸色,收了几分情绪。  这个西泠牧朝一直都盯着自己不放,要去北冥,都是一个难题。  在北冥玉封没有医治好肖以歌之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的所在。  这样才能保证肖以歌的安全。  见百里玄月的语气有些沉,西泠牧朝耸了耸肩膀,笑了笑:“原来如此,真是虚惊一场。”  “没什么事了,你们都散了吧,我去看看周围的情况。”百里玄月挥了挥手,现在与白青白泽也不能说太多了。  “月儿姑娘……”西泠牧朝有些急,他真的很想知道昨天夜里百里玄月去了哪里。  他觉得一定与肖以歌有关系。  自百里玄月从闲王府出来,就变了个人似的。  刚刚他更从百里玄月的脸上看到了几分温柔的笑意,那笑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无法掩饰。  “有事吗?”百里玄月驻足转身,看向西泠牧朝:“太子在行馆还习惯吗?”  “习惯。”西泠牧朝看着百里玄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百里玄月的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他一定要挖出来。  不过百里玄月对他太过防备了,让他有些无从下手。  越是这样,西泠牧朝越是还疑百里玄月知道了肖以歌的下落。  一旦百里玄月已经知道了肖以歌的下落,他就失去主动权了,那样他就白跑了一趟了。  “对了,西泠太子一直与黑暗森林关系密切,可知道,林子深处有魔兽一事是真是假?”百里玄月想着就算北冥玉封医好了肖以歌,让他恢复法力也是需要内丹的。  “这件事……”西泠牧朝也皱了一下眉头:“本宫具体也不清楚,想来只有黑暗森林的人最清楚了。”  “嗯。”百里玄月点了点头:“要是有一颗神兽的内丹,一定能让修为提升一阶。”  “月儿再提升修为,就能飞升成仙了吧。”西泠牧朝的表情还是僵了一下,轻轻拧着眉头。  “修行不就是为了飞升成仙吗?太子殿下没有这样的想法吗?”百里玄月抬眸直视着西泠牧朝,带了几分笑意。  更有几分嘲讽之意。  西泠牧朝的野心大着呢,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当然。”西泠牧朝点头:“只是要渡天劫,真的很难,黑佛那样的修为都险些魂飞魄散。”  “那是他的金身被毁了,不然,他一定能渡劫成功的,好在他没有渡劫成功,那样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百里玄月也轻轻眯着眸子,想到那一次的天雷,的确太震撼了。  能渡过天劫的真的没有几人。  不然她的上仙娘亲也不会安排她来人间渡情劫。  只是这情劫一样不好渡。  她就陷进来,无法全身而退了。  “他的金身之术的确了得。”西泠牧朝的眸底亮了一下,似乎在算计什么,一边暗暗握了一下拳头,因为他记起了西泠牧朝的金身之术。  想来,也是因为那一次与黑佛对决时误出来的。  真是偏宜了那个小子,自己与他比试竟然也输了。  想想就觉得不甘心,心头不爽极了。  “嗯,至少可以渡劫。”百里玄月也点头,一脸笑意:“我们这些人就难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