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79章 灵力用尽

第379章 灵力用尽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23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1
    百里玄月瞪大眼睛一脸的担心,她也知道肖以歌的情况很坏,可是听到北冥玉封如此说,她突然有几分绝望。  双手不自觉的扯上了北冥玉封的衣袖,微微颤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就那样深深看着北冥玉封。  “月儿……”肖以歌倒是一别无所谓的样子,低低唤了一声百里玄月,他不想看到百里玄月为了自己伤心绝望的样子。  最多他……就这样躺着。  北冥玉封也低头看了一眼百里玄月,也是满眼的心疼,看着她揪着自己衣袖的手那样用力,指节都微微泛青,更是狠狠叹息了一声,顾不上肖以歌在,反手握上了她的手,感觉着她手指的凉度,心也疼了:“月儿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医好闲王的。”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为了你……  他真的不忍心看到百里玄月绝望的眸子。  这些日子他已经看过太多次了,百里玄月绝望只会让他的心也跟着绝望无望。  “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百里玄月听到北冥玉封这句话,情绪才缓和许多,十分用力的说道。  北冥玉封还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一脸笑意,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她的长发,一脸的宠溺:“只要你好好的。”  一脸的深情款款。  让肖以歌的面色也变了变。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  百里玄月则心下一痛,以北冥玉封的性格,这闲王是死是活,他大可以不管的,只是他这样说,真的全是为了她百里玄月。  “谢谢你,谢谢你,北冥玉封……”百里玄月不敢面对北冥玉封了,只是低声说着,轻轻闭了眸子,她只会让这个人为自己付出,却从未回报,她觉得自己真的太无耻了。  可是肖以歌就躺在那里,她也无法接受。  肖以歌轻轻摇头,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什么,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没关系的,月儿。”北冥玉封心底难过,看到百里玄月的眼角竟然有泪珠滴下来,更心疼了,正了正脸色,抬手将她脸上的泪珠一颗颗擦掉:“月儿不哭,闲王安好,他一直都为了你,努力的活着,你也要为了他……开开心心的。”  百里玄月用力点头,泪水更凶的滴下来!  北冥玉封的手心里全是泪珠,晶蒙剔透,心都快碎了。  “月儿……”肖以歌终于轻轻唤了一声:“不要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百里玄月努力不让自己哭,泪水却不断的流出来,她明白,自己这样,让肖以歌和北冥玉封都为难。  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半晌,才缓缓收了泪水,双眼也已经有些肿了,站在床边看着肖以歌。  “月儿,我先替闲王打通经脉,你守在门外。”北冥玉封收了情绪,轻轻拍了一下百里玄月的肩膀。  她这般,只会让北冥玉封的心更疼。  百里玄月深深看了肖以歌一眼,用力点了点头。  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出了密室。  阿柄一直都守在门外,见百里玄月出来,退了一步。  看到她红肿的双眼时,禁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月儿姑娘,王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看阿柄,百里玄月只是摇了摇头,她现在也说不出什么来,她的心很少这般柔弱,这般疼痛。  这样的局面真的让她难以面对。  “月儿姑娘,你……”阿柄无奈,一边准备推门进去。  随即被百里玄月拦了下来:“不要进去了,王爷……无事。”  听到这名话,阿柄就放心了,他只关心肖以歌,其它事情与他无关。  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密室的门一直都没有动静,百里玄月等着焦急难安,却不敢推门进去,生怕打扰了北冥玉封,会让他走火入魔。  要知道肖以歌的筋脉损坏严重,要修复不是易事。  直到三更时分,才听到密室里肖以歌的声音:“月儿,月儿……”  百里玄月一直都没有睡,甚至没有坐下来,只是站在那里。  阿柄早就去处理天下茶楼的事情了。  一听到肖以歌的声音,百里玄月立即推开门,这密室在白日里也是没有光亮的,只是借助了房间里镶嵌的夜明珠,所以外面已经三更时分,夜色阑珊,这里依旧是如同白昼。  寒冰床上,肖以歌还是静静的躺着,北冥玉封却趴在了床角,一动不动。  “以歌,小皇子他怎么了?”百里玄月的心沉了一下,忙走过去,狠狠皱着眉头,一边抬手扶了北冥玉封。  “小皇子的灵力似乎用尽了,他这几日受到了创伤吗?”肖以歌也有些不忍心了,他们这样做,对北冥玉封真的不公平。  “他……”百里玄月扶着北冥玉封,低头看他有些过份苍白的脸色:“他白日里在医治南月锦华,可能是用法过度了!”  “这样会影响他的修为。”肖以歌摇了摇头:“为难他了。”  这话让百里玄月更心痛了,北冥玉封是想像肖以歌一样吧,为了百里玄月不顾一切。  百里玄月将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输给北冥玉封,一边闭了眸子背对着肖以歌,泪水一滴滴落下来,她的心真的太矛盾了。  她不想让肖以歌一辈子躺在这里,可是也不想因此伤害了北冥玉封。  若北冥玉封因为救肖以歌有个三长两短,她这一生也是无法安心的。  怕是她没有理由与肖以歌在一起了。  侧头看着百里玄月,肖以歌明白,即使百里玄月一直都没有与北冥玉封在一起,即使她的心底一直都装着自己,这次之后,也会有北冥玉封的影子了。  他更清楚,北冥玉封付出了这么多,自己不该计较的。  百里玄月的灵力充盈,直到天亮时分,才松了北冥玉封。  而此时北冥玉封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却迟迟没有醒过来,他也有些累了,毕竟他不是神,他只是修士。  “以歌,你感觉怎么样了?”放置好了北冥玉封,百里玄月才到肖以歌的床前,轻声问道。  “小皇子已经打通了我的七经八脉,很快就能重新修习法力了。”肖以歌一脸温和,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月儿,我知道你心疼小皇子,只是……我无法退出,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  他表明自己的立场,他虽然也心疼北冥玉封,却是不会舍弃自己最爱的女子。  他会用另一种方式去报达北冥玉封的救命之恩的。  “嗯,我不允许你退出的。”百里玄月抬手覆上肖以歌的手背,轻轻点头:“我知道,我们欠小皇子的太多太多了,今生无以为报。”  “本王会用整个天下来报达他的。”肖以歌眯了眯眸子,轻声说着。  昏睡中的北冥玉封轻轻拧了一下眉头,这天下,他真的不感兴趣,可是他明白,无论肖以歌是生是死,他都无法得到百里玄月,不管是人,还是心!  不过他也不在意,只要百里玄月开开心心的活着,他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就够了。  这样想着,北冥玉封的嘴角轻轻翘起,翘起一抹弧度来,他是在笑。  “对了,我得回宫一趟,白青白泽一夜找不到我,一定又会发疯了。”百里玄月有些不舍的说着,一边抬手狠狠握了一下肖以歌的手腕。  她真不舍得离开肖以歌,一分钟都不想分开。  只是她也不能不顾其它人的感受,不能不顾东离。  “好,我等你。”肖以歌笑了笑,轻轻点头,他的精神倒是好了许多,面色也红润了几分,只是手指依然凉的彻骨。  “小皇子一时半刻醒不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百里玄月又低头看了看矮榻上的北冥玉封,语气明显重了几分。  “嗯,你放心,这里很安全的。”肖以歌也看了一眼北冥玉封,此时却收了所有的情绪:“对了,月儿,你可以拿出掌门玉指印,让蓬莱的弟子为你做事。”  “好。”百里玄月点头:“看来,是该动用蓬莱了。”  “东离弦已经到了黑暗森林,他也受伤不轻,不过,一旦他恢复如初,就一定会反击,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肖以歌面色泛着淡淡的冷意。  提到东离弦,他当然会恨入骨髓了。  这个人,他真的是给过太多的机会了。  可是他却一再的得寸进尺,甚至一次次的打他的女人的主意,真是该死。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失了本命之物,他早就亲手杀死东离弦了。  这种人,根本不必顾及兄弟情谊。  “明白。”百里玄月用力点头,也狠狠握了一下小拳头:“东离弦,是该死。”  最初,东离弦还是很柔和的,至少给人一种清心寡欲的感觉,那时候,百里玄月还觉得东离弦很君子风度,至少在她折磨苏思绮时候,还出手相助。  当然, 当时他一句赔朕一个皇后,也让百里玄月好半晌都不能反映。  或者这个人就是藏的太深了,其实他一直都是有野心的。  那时候,也在打百里玄月的主意了,只是那时候不知道百里玄月的实力,不会那样不择手段。  现在,却知道百里玄月的修为能荡平天下,能毁天灭地,所以开始不顾一切了。  其实东离弦与黑暗森林勾结之后,就毁了他自己的一切了。  “想来……小皇子要医治我体内的邪火不会容易的,可能需要的东西我们都想像不到的。”肖以歌又叹息一声。  “有朝一日,我一定让东离弦也偿偿这种滋味。”百里玄月握了握拳头,咬牙切齿的说着:“其实……你的情况与我当时无异,只要再找到那几样宝贝,小皇子一定能医好你的。”百里玄月笃定的说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