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80章 传国玉玺

第380章 传国玉玺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4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1
    “你……”肖以歌僵了一下,他醒来后,一直都在四处打探关于百里玄月的消息,更是将他离开后百里玄月的一切情况都问了遍。  却不知道百里玄月口中所说的情况。  “嗯,当时对战黑佛,强行收了他带来的幽冥绿火。”百里玄月倒是说的一脸无所谓,她当时也是太过猖狂了,以为自己能压制住那股异火。  不过现在那股异火与已经自己的本命之火相结合了,让她的火系魔法修为大大提升。  肖以歌体内的邪火若能压制住,也能助他的修为大涨的。  因为肖以歌有意避开了关于北冥玉封的消息,所以这件事,他还真没有打探到。  此时也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月儿,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你知道就好了。”百里玄月白了肖以歌一眼:“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饶不了你。”  她当然不会顺着肖以歌的话说,若不是因为她见到肖以歌时,他是躺在床上的,若不是,她一定会大打出手的。  让肖以歌知道敢离开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定不会。”肖以歌忙笑着点头,用力点头:“再有下次,你打断我的腿好了。”  “还敢有下次?”百里玄月狠狠瞪他,面色不善。  “当然不敢。”肖以歌的心情极好,一脸的献媚:“本王发誓,一定再也不离开月儿,若违背誓言,天打雷……”  不等肖以歌的话说完,百里玄月已经抬手捂了他的嘴角,一脸正色:“我不允许你胡说,你是我的,你要如何,是我说的算。”  她还真舍不得肖以歌发过样的毒誓。  心头不忍,因为这一次肖以歌也是为了她百里玄月。  肖以歌笑意更深了,眼底眉稍都是笑,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丫头……”  想说她霸道,却收了回去,自从她识得百里玄月,无论如何都不会吃亏,想来感情上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  “好了,我真的该走了。”百里玄月不舍得,却也不得不走:“你让阿柄照顾好小皇子。”  “放心吧。”肖以歌倒是没有吃醋,他明白,即使北冥玉封真的在他和百里玄月之间真的影响了什么,他也不能计较。  百里玄月起身离开,没有回头,她是怕自己回过头来又不舍得离开了。  西泠牧朝又等在了宫中,一脸笑意的看着百里玄月,却没有说什么。  “怎么了?”百里玄月被他看的有些毛,这个人太可怕了。  “没什么,本宫在想,是不是不必再寻找闲王的下落的。”西泠牧朝坐在那里,手中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一脸的高深莫测。  “为什么?”百里玄月的心沉了一下,真的让西泠牧朝知道了肖以歌的下落,他们的就太被动了,毕竟现在的肖以歌很虚弱。  连寒冰床都不能离开。  “想来月儿姑娘已经找到闲王了。”西泠牧朝聪明绝顶,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先不说百里玄月连着两夜未回宫,就是她脸上的笑容也说明了这一切。  百里玄月再怎么也掩饰不住情绪。  “哦,太子殿下说笑了,我是在日夜的寻找以歌的下落,不过至今没有消息。”百里玄月也多解释,也坐了下去,一脸疲惫的样子。  她这一个晚上都在紧张的度过了,北冥玉封替肖以歌打通七经八脉,她当然在一旁盯着。  “竟然还没有消息吗?”西泠牧朝也是半信半疑,从他得到消息来看,肖以歌不应该在东离的,所以百里玄月的话,他也信一半。  他也明白,百里玄月自从去了闲王府,整个人就变了。  或者真的只是闲王留下了什么东西,让百里玄月看到了某种希望。  “是啊,不知太子殿下那边有什进展,想来太子殿下一直都在寻找以歌的下落吧。”百里玄月直来直往的说着:“我在这里谢过太子殿下了。”  西泠牧朝的脸色有些难看,更有些无奈的看了百里玄月一眼。  这个丫头也学会用言语嘲讽自己了。  他也不在意:“月儿客气了,以我们的关系,我应该帮这个忙的。”  那意思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  “不知道闲王府的人有没有消息?”西泠牧朝从腰间取出一把折扇,轻声说着,也带了几分试探。  摇头,百里玄月当然不会透露半点消息给他的。  “看来,本宫得加大力度,再派些人出去了。”西泠牧朝琢磨不透百里玄月,也只能妥协,是他主动提出帮助百里玄月的,诚意什么的,只能看他自己了。  一边又说道:“南月小公主和镇南王那边情况怎么样?”  百里玄月又叹息一声:“小公主伤的有些重,小皇子也有些无力了。”  狠狠皱眉,西泠牧朝对眼下的形势还是有些摸不透了。  “或者小皇子需要什么,本宫可以派人送过去。”西泠牧朝现在倒是很有诚意,似乎真的站在百里玄月身边。  其实他是想摸清楚北冥和南月的底细。  现在南月锦华重伤,南月锦年应该高兴才对。  本来南月锦华留在南月,南月锦年的地位直接受到影响,若南月锦华不在南月,看情形,也会是东离未来的皇后。  百里玄月攻下东离,当然不会摆在那里,他登基为帝,是不可争的事实。  南月锦华为后,如何还能助南月?  这一定让南月锦年心里不痛快。  所以,这南月锦华受伤,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了。  他这个时候,插上一手,或者能改变局势。  “不用了,洛王已经去取了,相信这个时候,已经给小公主服下丹药了。”百里玄月也知道西泠牧朝打的好主意。  现在只要有一处发动战争,西泠便会从中插手,他的目标可是整个天下。  他这些日子之所以这么安静,一定是在布网,等到网布好了,就会收起来,到时候,他们再反击,就晚了。  所以,百里玄月知道,肖以歌必须得尽快恢复,这军事上的事情,她百里玄月可是半点都不懂,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西泠牧朝又迟迟不恳离去,她也要小心防备着他。  这几日西泠牧朝所住的行馆里安插了大批的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报到百里玄月这里。  只是百里玄月安排的那些眼线似乎盯不住西泠牧朝,以西泠牧朝的修为,的确是很少有人能跟踪。  “那就好。”西泠牧朝也没有表现出失望,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本宫就放心了。”  百里玄月本是等着西泠牧朝离开的,却见他一副稳坐泰山的样子,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自顾自的站起身来:“我再到各处查看一遍,太子殿下请便。”  有这个西泠牧朝在左右,行事还真是不方向。  “本宫陪你吧。”西泠牧朝还疑百里玄月的行为,所以他要随时跟在她的左右,倒要看看百里玄月能忍自己多久。  “好吧。”百里玄月倒是也不介意,毕竟东离的情况西泠牧朝也是知道的。  逃走的苏相一家已经被抓了回来,此时正关在天牢。  百里玄月便去了天牢。  西泠牧朝紧随其后,看了看天牢,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其实我与月儿姑娘也是不打不相识呢。”  他们第一次交锋就是在这天牢里。  “对了,你当初为何在东离的天牢里?”百里玄月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这件事,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就不了了之了。  “这里是我的据点之一。”西泠牧朝笑了笑:“你也知道皇太后一直在本宫的手下行事,我当时从西泠乔装到了东离,为了不被任何人发现,就住进了天牢。”  他的心思任何人都知道,他也不必隐瞒什么,所以实话实说。  “这天牢哪里有你的赌场舒服啊?”百里玄月还是挑了挑眉,她觉得西泠牧朝还是没有说实话。  “的确。”西泠牧朝笑了笑:“其实……本宫一直都不服闲王,所以偷袭了他,虽然伤了他,我自己也一样受了重创,那时候的东离到处都是闲王的人,东离弦也会全力助闲王,所以我也是无处可藏,便在这天牢里了,那时候,我吃了丹药,刚好进阶,不想就被你们给破坏了。”  说的一脸无奈。  “这是自作自受。”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你为何不与以歌光明正大的比试。”  “我来东离的事情是秘密。”西泠牧朝也不恼。  “后来身份暴露,所以才会说来东离选妃。”百里玄月直直瞪着西泠牧朝,两人并肩而行,已经走到了苏相一家所在之处。  “不过本宫是真心想娶你为太子妃的。”西泠牧朝急忙又解释了一句。  不管是利用还是借机行事,他的确想娶百里玄月。  “好了。”百里玄月摆了摆手,示意他到了。  西泠牧朝也抬眸看向苏相一家,倒是面色未变。  “苏思浩人呢?”百里玄月还是问了一句,牢头僵了一下,看向苏家人:“回大小姐,苏家逃跑的人都在这里,并没有苏大公子。”  “哦……”百里玄月挑了挑眉眼,看向一身平民装扮的苏相:“苏思浩没与你们一起?”  苏相低了头,一脸的落魄:“思浩一定是护着皇上离开时,遭遇了不测……”  老泪纵横。  一边说一边用手捂了脸,他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苏思浩竟然护送皇上……离开。”百里玄月觉得不可思义,随即摇了摇头,东离弦混到最后竟然要靠苏思浩护着,还真是无能。  皇帝坐到这个份上,的确心塞。  苏相只是用力点头,他的两女一儿,似乎一个也没能保住。  现在苏妃与东离弦离开了,也是消息全无。  “传国玉玺可在你手上?”百里玄月没有问太多,而是眯着眸子沉声问道。  那么重要的东西,想来东离弦会带在身边,可是据安顺说,东离弦只带走了苏妃。  能接触传国玉玺的人不多。  百里玄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相。  “大小姐,老臣……”苏相忙一边哭一边说。  “说重点。”百里玄月可没有心情和他扯皮:“你知道我的手段。”  西泠牧朝看在眼里,只是笑了笑。  这苏相要是遇上别人,可能还能讲些条件,给自己留条出路,遇上百里玄月也是他活该了。  此进苏相的绿豆眼睛转了半天,老脸通红一片。  那破布衣衫盖不住他圆滚滚的身体。  苏夫人也惊了一下,在后面推了苏相一把。  “大小姐,其实老臣对镇南王一直都忠心耿耿,没有二心,还请大小姐明鉴。”苏相当然是想用传国玉玺给自己谋一条后路了。  “别说废话。”百里玄月才不管那么多,她只要传国玉玺:“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  苏相看着百里玄月有些阴森的脸,颤抖了一下。  这丫头的本事他没见过,却也听说过,想来抬抬手,就能让他们所有人被烧成灰烬。  从始至终,西泠牧朝都不开口说话,他其实有些后悔没派人劫下苏相一家。  这传国玉玺可是好东西,镇南王虽然攻下了东离,若没有传国玉玺,登基为帝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若这传国玉玺落在他西泠牧朝手里,用处可就大了。  一边想一边握了握拳头,抬眸深深看了百里玄月一眼。  他真的以为百里玄月只在寻找肖以歌,不想她什么事也没有耽误。  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我交出来。”苏相终于顶不住压力,无奈的说着,一边颤抖着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传国玉玺,有些不甘愿的递给了百里玄月。  “大小姐,老臣还有一事相求,苏思浩不是甘愿听众东离弦的安排的,他只是没有办法。”苏相还想给自己争取一席之地。  接过传国玉玺,收进储物手镯,又看了看苏相:“你放心,我会派人调苏思浩的事情的。”  她也知道东离弦在利用苏思浩,当初就两次让苏思浩接自己进东离皇宫的,他打的如意算盘,百里玄月当然清楚。  西泠牧朝笑了笑:“这苏思浩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就是心思太单纯了。”  “的确,容易被人利用。”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