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83章 方如蓉的隐忍

第383章 方如蓉的隐忍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126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1
    一行人临时改道向天山方向行去。  虽然西泠牧朝气的不轻,路上却没有表现了来,方如蓉当然看得出来西泠牧朝并不高兴,不过她也不会处处容忍这个男人的,她再喜欢一个人,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的。  一路上百里玄月与方如蓉说说笑笑,倒真像是去游玩的。  肖以歌和北冥玉封,西泠牧朝都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其实肖以歌也明白,这方如蓉的出现是好事,天山上面一定有很多宝贝的,北冥玉封的灵力要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等到他们到了天山,北冥玉封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到时候,只要想办法医治着肖以歌就好了。  一旦肖以歌能离开寒冰床,不管他的法力能否恢复,他们都能顺利的离开西泠。  其实西泠牧朝也怕这一点,所以气的不轻。  却不好在方如蓉面前说出这一切。  他虽然手段卑鄙,在人前却是君子之姿,表现的十分谦逊。  当然,他也明白,百里玄月遇上了方如蓉,这事情就会有变化了。  只能是派人紧紧盯着肖以歌了,绝对不能让百里玄月的如意算盘打响。  他可是连他国家都不顾了,就为了寻到肖以歌,以威胁百里玄月。  若是让他们就这样走了,自己可就是白白辛苦了。  “月儿,你做的对,就算闲王是为了你要娶别人,也不能容忍。”方如蓉的性格倒与百里玄月有几分相似。  这件事若放在她身上也一样会这样做的。  他们都无法接受背叛,宁可接受死亡。  肖以歌轻轻咳了一声,就知道百里玄月见到方如蓉后,两个女人定会同仇敌忾的。  不过他也明白,百里玄月的心里是因为有自己,才会那样的。  他是高兴的,挨了一掌也高兴。  那时候是真的别无选择,好在他还活着,不然他真的无法想像百里玄月会如何,一定会发疯发狂吧。  以她的修为一旦发疯,这天下就得毁在她手里。  想想都觉得后怕。  她仅仅是走火入魔的时候,就伤了许多无辜的人,当然这一切全是因为东离弦,他一直都打着利用百里玄月的主意。  才会造成那样的局面。  “嗯,我也觉得自己做的很对呢。”百里玄月一边点头一边看了看肖以歌,脸上全是笑意,不管怎么样,不管处境如何,只要肖以歌在自己的身边,她就觉得幸福。  北冥玉封也点了点头:“月儿,还好你那一掌留情了,不然,你真的再也见不到闲王了。”  “我的男人,我能用尽全力去打嘛。”百里玄月说的理所当然:“就是生气啊,其实我当时是想打东离愁了,可是想想,都是女人,何必要为难她呢,而且她也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的确。”方如蓉也点了点头,有些无奈。  这件事,其实东离愁真的很无辜。  只是他们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对了,你与皇上什么时候完婚啊?”百里玄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此时正眯着眸子笑,反正当事人都在。  问出来,他们也不可能不回答的。  她这也算是帮方如蓉一个大忙呢,想来方如蓉再开放豁达,也问不出来这样的话吧。  不过,她百里玄月是能的。  反正她想做的事情无人能阻止。  “这个……”方如蓉的面色有些暗,看向西泠牧朝,她也在等那一天呢,只是自从西泠牧朝登基为帝,她更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她也明白百里玄月这样问,也是为了自己好。  “咳咳……”西泠牧朝咳了几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可没想要娶方如蓉为后,所以才会迟迟不提这件事。  此时百里玄月提起来,还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不想娶,当然就没有时候了。  “怎么都不说话?”百里玄月还是看着西泠牧朝:“趁着大家都在,正好一起喝喜酒吧。”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草率。”西泠牧朝敷衍了一句,有些不满的说着。  他就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件事。  又无法对百里玄月发火,只能忍着。  “是不能草率,是要好好安排一下,不过,越早越好啊。”百里玄月才不管西泠牧朝的表情如何,自顾自的说着:“反正现在也无事,就赶紧着手安排吧。”  “先去天山,这件事,以后再说。”西泠牧朝终于不能忍了,他不好在方如蓉的面前说不娶她了,可是让他定日子,他一定是不会的。  “你要是敢对不起方如蓉,我可不会放过你。”百里玄月就知道这个西泠牧朝有意推迟,不想作数了。  此时有些义愤填膺的说着,一边握了握拳头:“我挥挥手,就能毁了你的西泠。”  这是实话。  在场的人都信。  不过北冥玉封和肖以歌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们知道百里玄月要催动法力也是有风险的,一旦天雷劈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月儿……”西泠牧朝的面色有些苦,他等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个女人,她却如此说,一时间也没有理由了。  “记住我的话。”百里玄月理直气壮的说着:“当初是你跑到东离选妃的,天下人为证,你不能毁了方如蓉的名誉,若你不娶她,她一生都毁了,我作为她的好朋友,当然要为她出这口恶气。”  她知道,只要西泠的后位定下来,西泠牧朝就不会再打自己的主意。  他是比东离弦聪明,现在不会为难自己,不过以后就难说了。  好在这中途遇到了方如蓉,他们去一趟天山,可以缓解了一下现在的局面。  就是北冥玉封能恢复灵气,也是好的。  “本宫相信。”西泠牧朝侧过头,深深瞪了方如蓉一眼,那眼神刚好落在了肖以歌的眼中,肖以歌扯了扯嘴角,他也一直都在计议着这件事,自己被西泠牧朝控制了,那么他定会利用自己威胁百里玄月的。  他打百里玄月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呢?  不过他不敢正面对上百里玄月,才会用这种缓兵之计。  百里玄月对于他的话还算满意。  至少没有在人前直接人方如蓉没脸。  不然她真的要发火了。  “天山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吗?”百里玄月又继续纠缠方如蓉了。  “有啊,到了天山,让北冥皇帝守着闲王殿下,我带你去玩。”方如蓉的心头还是有些苦涩,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她对西泠牧朝是一心一意,可是西泠牧朝眼里根本没有她,哪怕多看一眼也好。  自从她上了马车,西泠牧朝真的没有看过自己。  他刚刚那话不过是为了敷衍百里玄月。  她也明白,在西泠牧朝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百里玄月,她说什么他都应的,都不会反对的。  到了天山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不知道南月锦华怎么样了。”北冥玉封临下马车时,还是有些担心,这三天,他的灵气恢复的差不多了。  不过,没有中途离开。  “洛王取回丹药,应该就没问题了吧。”百里玄月也有些担心:“不然……你回去看看吧。”西泠牧朝却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北冥玉封不担心中坚力量人,他只担心百里玄月。  “这里的情况你不用担心,先去看看南月锦华,无事,你再回来,方如蓉很欢迎你来天山作客的,是吧?”百里玄月对着方如蓉眨了眨眼睛。  其实现在方如蓉也希望北冥玉封能医好肖以歌,让西泠牧朝无法控制住百里玄月。  方如蓉想要的不多,天下真的与她没有关系,她只想要西泠牧朝。  即使西泠牧朝一无所有,她也愿意随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是啊。”方如蓉接一句,也是一脸笑意。  她心里虽然酸涩,可是她却是高兴的,因为肖以歌还活着。  而且还有北冥玉封这样的治愈术高手在,一定能医好的。  现在不管医好肖以歌需要什么奇珍异草,她都能弄到手来,可以不顾一切。  而且西泠牧朝已经陪着百里玄月一段时间了,西泠朝中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的,他不可能随时盯着百里玄月。  最多是随时盯着肖以歌。  “那好。”北冥玉封也知道百里玄月的意思,点了点头,下了马车,看了看方向,才看向百里玄月:“月儿,你照顾好自己。”  只字不提肖以歌。  西泠牧朝明白留下北冥玉封也无用,而且未必能留下。  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还算融洽,不必弄到翻脸。  只要他控制住肖以歌,就不必怕什么了。  “放心好了,这个给大哥。”百里玄月与北冥玉封对面而站,抬手扯了扯他的衣袖,将玉指印交到了他手里。  北冥玉封也着实愣了一下,他见多识广,当然知道这个玉指玉是什么,一时间也有些震惊。  “嗯,大哥知道怎么做的。”百里玄月又若无其事的说着,一边笑着点头:“你要快去快回,我们等着你。”  她的意思就是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天山了,看西泠牧朝能奉陪到什么时候。  “好。”北冥玉封点头,一边看了看马车:“我会尽快回来的。”  “一定要医好南月锦华,不然……南月那边可能也会出变动。”百里玄月用力点了点头,十分认真的说着。  她虽然不争天下,却也不甘心让西泠牧朝压制住。  百里玄夜为了先皇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守住东离的,所以不能断了他们的所有后路。  现在西泠牧朝只是控制了肖以歌,还没有出手控制东离,他是觉得有她百里玄月在,根本不必太费心思了。  不过此时西泠牧朝也注意到了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的动作。  一边给一旁的零五使了一下眼色。  他表面上当然不会为难百里玄月,不过却不会轻易放走北冥玉封的。  特别是他看到百里玄月交给北冥玉封一个东西。  想来一定是很重要的。  就知道百里玄月不会束手待弊的,这个丫头鬼主意多着呢。  “一定要小心,西泠牧朝不会放你离开的。”百里玄月又做势搂抱了一下北冥玉封,好在肖以歌还在马车里。  不然一定会吃醋发疯吧。  西泠牧朝已经红了双眼,直直瞪着这两个人。  一边狠狠咳了一声:“小皇子不必这样依依不舍,闲王在呢。”  这话直接提醒了两个人。  肖以歌的寒冰床无法移动,这动一次可是大工程,所以他只能等在马车里。  之所以让北冥玉封现在才离开,是因为他的灵力已经恢复如初了,不然,以他的身体状况若中途离开,怕是要遭西泠牧朝的黑手。  这附近全是西泠牧朝的人,而且身手都不弱,有武士,也有修士。  北冥玉封有些受宠若惊,也反手搂一下百里玄月,更是用力点了点头:“月儿放心,我明白。”  却不舍得松开百里玄月了。  “好了,该上山了。”西泠牧朝就不服气百里玄月如此待北冥玉封,这个丫头从未对自己这般温柔软语,投怀送抱……百里玄月应声推开了北冥玉封,头也没回的又上了马车。  北冥玉封利用传送阵转身离开了,暗处有十几个人紧接着离开了。  “都交待好了?”肖以歌看了百里玄月一眼,眉眼间全是温和的笑意,他相信百里玄月,无条件相信。  “嗯,放心吧。”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就倚在床边,抬手握着肖以歌的手:“你不用担心,有方如蓉在,不会有事的。”  如果直接去了西泠皇城,的确麻烦更大些,现在形式就十分有利于他们这些人了。  方如蓉已经开始安排他们一行人进天山了。  龙侍卫早就等在那里了。  天山中,他的地位身份也是无人能比的,论身份,他更是方如蓉的师兄。  不过他的修为却远不及方如蓉。  方如蓉接任掌门之位后,他更是一心辅佐着她。  当然百里玄月对龙侍卫也不算陌生,龙侍卫更知道百里玄月,只是没想到西泠牧朝会一同来天山,相当的意外了。  只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方如蓉。  “安排一处清静的院子给闲王和月儿姑娘。”方如蓉也没有解释,只是低声说着。  “是。”龙侍卫相当聪明,也不会问。  马车里,西泠牧朝没好气的瞪着百里玄月和肖以歌,看着他们这样秀恩爱,他真有杀人的冲动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