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88章 愿意

第388章 愿意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42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2
    留下西泠牧朝和方如蓉站在那里,都没有说什么。  也不看对方,只是看着走向山下的百里玄月的背影。  “你对她说什么了?”半晌,西泠牧朝才冷着脸沉着问道:“她的态度可是变的够快。”  “没说什么。”方如蓉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微微抿了嘴角,一脸的无奈:“就是劝她想开点,闲王的伤势太重了。”  “你也知道。”西泠牧朝笑了笑:“肖以歌的确伤的太重了,这一生都躺在床上吧。”  “不过,就算闲王一直这样躺着,月儿姑娘也不会放弃的。”方如蓉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着,她真的很在意西泠牧朝,她其实都希望躺在那里的是西泠牧朝,她一定会用一生去守护他,照顾他。  哪怕放弃整个天山,她也愿意。  “时间会改变一切的。”西泠牧朝却不以为意,在他心里,儿女私情永远都靠在最后的,他觉得修行,夺天下,才是人生的根本,才是活着的乐趣。  一边说一边抬腿下山,亦是没有回头。  留下方如蓉直直看着他的背影,一动也不动,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抬手按了一下心口的位置,她发现好疼,真的好疼。  疼的她都要无法呼吸了,她觉得自己这一次的举动是对的,一定要让闲王站直来,绝对不能让他躺在寒冰床上一辈子。  只要肖以歌躺在那里,西泠牧朝就不会对百里玄月死心。  她要做的就是让西泠牧朝对百里玄月死心。  哪怕最后伤的体无完肤,她也要这样做。  “月儿,有什么发现?”肖以歌看上去面色很好,就是无法离开寒冰床,让他有些苦恼。  深深看着百里玄月,一脸的笑意,更是满眼的深情。  “这里有密道,不过我们……可能出不去。”百里玄月挑了挑眉眼,也是一脸幸福的笑意,一边蹲在了床头,深深看着肖以歌。  真的是百看不厌啊。  “密道一定是出不去了,其实有这张寒冰床,我们哪里也去不了。”肖以歌却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他也知道,焦急也没有用。  “也是。”百里玄月点头:“我们就在这里也不错,这里风景怡人,环境优美,方如蓉也愿意养着我们。”  “你愿意?”肖以歌也笑着,抬眸深深看着百里玄月,他知道百里玄月一定是有话要说了。  “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啊。”百里玄月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嗯。”肖以歌侧着头看她,眸底一片深情:“我可能要连累你不能渡劫了。”  “渡劫有什么好的。”百里玄月挑了挑眼角:“要不是我娘天天催着让我飞升,我真不稀罕渡劫。”  “哈哈……”肖以歌抬手揉了揉百里玄月的脸颊:“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好。”百里玄月将小脑袋枕在肖以歌的肩弯里,感觉着他有些凉的体温。  半晌才叹息一声:“这床上躺着一定不舒服。”  “很好。”肖以歌却浑不在意的说着:“只要每日能看到你,在哪里我都不介意。”  然后又看了看窗外:“天色不早了,北冥玉封还没有回来吧?”  “嗯,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百里玄月点头:“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也有些担心的,西泠牧朝那些暗卫也都是高手,北冥玉封的灵气虽然恢复了,却没有完全恢复如初的。  她在自从与黑佛交战之后,他又领悟了金身口诀,否则她还真不放心让他离开。  只是现在他们在这里似乎太被动了,必须得找到肖以歌那些暗卫来护着他才行。  这可是在西泠的地盘。  “相信小皇子的能力,那几个人还不能将他怎么样,最多是拖延一下时间。”肖以歌却不怎么在意。  他知道北冥玉封的实力不弱,即使耗尽了灵力,西泠牧朝身边那点小角色还不能将他如何的。  “希望是吧。”百里玄月轻轻点头,也眯了眸子:“嗯,小皇子一回来,我就会离开了。”  “去哪里?”肖以歌正了正脸色,低了头看百里玄月,顺手将她整个抱到了身边,用手上的力量撑着。  “去黑暗森林。”百里玄月也没有动,任肖以歌将自己平托在身前。  “去那里做什么?”肖以歌正了正脸色,眸底的笑意消失无踪:“我不许你为了我去与黑暗尊主合作,任何条件都不许。”  “我当然不会与那个人合作,我与他可是不共戴天的。”百里玄月笑了笑,刚刚的气氛似乎有些冷凝,肖以歌说的太过一本正经了。  让她有些小小的心里压力了。  “嗯,这还差不多。”肖以歌顺着在她的额头深深吻了一下,微微侧着身体,用双腿和手臂撑着她不落在寒冰床上。  这床上的寒气太重,常人根本受不了。  他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将百里玄月按在自己的身侧,微微用力不想放手。  他不想连累百里玄月,不想成为她的绊脚石,不想阻碍她渡劫飞升,可是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却是让百里玄月生不如死。  所以他也想通了,只要活着,就好好陪着她,不在意未来怎么样。  “以歌,我会让你站起来的,我们要活很久很久呢。”百里玄月用双手撑在了肖以歌的肩膀上方,直直看着他:“我还要带你去天庭,看我的上仙娘亲呢。”  去天庭,必须得飞升成仙的,只是仙途漫漫,这真的要很久很久了……“好啊。”肖以歌点头,一脸的笑意,他也希望有那样一天:“不过,这一次去黑暗森林,你一定要小心,不要与他们硬拼,  记得,还有我在等你回来。”  “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我一定会很小心翼翼的。”百里玄月用力点头,又直直看肖以歌,那张脸,衬着红色的衣衫,真的是美艳动人,让百里玄月小小的心动了一下:“真的长了一张狐狸精的  脸。”  “你是在夸本王?还是在骂本王?”肖以歌一时失笑,这丫头说话真让人无法接受。  “当然是在夸你了,我的意思是你长的太美了,百看不厌啊。”百里玄月的声音有些哑,笑眯眯的说着,一边低头在他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又辗转着啄了几下,还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好香  。”  肖以歌的眸底也变了颜色,抬手将她搂在自己身前:“好香吗?本王也偿偿。”  一边抬手按住她的小脑袋,细细吻上她的脸。  而百里玄月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撑着寒冰床,一只手已经扯开了肖以歌的衣领,顺着扯下了他腰间的带子,眸子轻轻闭着,长长的睫毛扫在肖以歌的脸上……沉浸其中的肖以歌顿了一下,睁开眸子  ,就看到百里玄月小脸有些红,死死闭着眸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月儿……”肖以歌笑了笑,就那样看着她。  面色也有些潮红,声音沙哑,眸底迷蒙。  他可是被百里玄月挑逗的无法自拔了。  身上的女子却这种表情,真真让他无奈了。  “怎么了?你不愿意?”百里玄月咬了咬唇,粉嫩的唇被更是娇艳欲滴,不等她的话说完,已经被肖以歌的唇堵住了。  一边辗转细吻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当然愿意……今天本王任你处置……”  西泠牧朝招来了零五,面色冷沉:“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已经过去一天了。”  “没有,属下又派出几个人,都没有传回消息。”零五也急,他想亲自去查看,又怕西泠牧朝一个人在这里会有危险。  能派的人几乎都派出去了。  “怎么回事……”西泠牧朝狠狠皱眉,面色更冷了,狠狠握了一下拳头:“是朕小看北冥玉封了。”  又顿了一下:“你去一趟吧,不用现身,暗中观察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零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北冥玉封。”西泠牧朝狠狠皱眉,一字一顿的说着:“肖以歌躺在寒冰床上不能动了,朕也应该让你一同躺在那里!”  一边在心底计议,这一次去黑暗森林倒是一次好机会。  黑暗尊主一定乐意与自己合作的。  随即便拉了一个天山的下人问了百里玄月和肖以歌那边的情况。  听说吃食已经送进去了,百里玄月正在给肖以歌喂饭,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这百里玄月对肖以歌还真是照顾有佳。  然后就不由自主的走进了肖以歌所在的房间。  百里玄月已经替肖以歌擦过了身体,浴桶还在房间里,此时肖以歌的长发还滴着水,百里玄月一边喂他吃饭,一边替他擦着长发。  面色温柔,柔情似水,真的一副闲妻良母的模样。  再细看肖以歌,已经换了一身衣衫,神清气爽,面若碧月,眼若桃花,沉浸在幸福里。  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掐死他,特别是西泠牧朝还在为北冥玉封的事情烦恼着,看到百里玄月和肖以歌这样子,就更气了。  气得火冒三丈,忍不住要暴发了。  “你来了。”百里玄月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给肖以歌喂饭,一勺一勺很细心。  “若你离开了,谁来照顾闲王呢?”西泠牧朝走到近前,袖子里的手狠狠握着,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本王不用照顾。”肖以歌面带桃花的笑着,虽然躺在那里气势不减,霸道犹在。  这个闲王在东离可是神一样的存在,平日里他一副随意懒散的模样,若收了情绪,也是神鬼莫近,冰冷嗜血的。  “月儿姑娘辛苦了。”西泠牧朝扯了扯嘴角,一脸嘲讽的说着。  百里玄月只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肖以歌,待碗里的饭没有了,才放置在一旁,专心至致的擦起肖以歌的湿发。  只当西泠牧朝不存在一样。  “月儿,我渴了。”肖以歌也是有意在秀恩爱,抬眸看她,轻声说着。  一边挑着眼角看了西泠牧朝一眼,那一眼,绝对是挑衅。  他就知道西泠牧朝会发飙的,就是要让他发飙,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这个人真的太险恶了,他其实一点都不放心百里玄月与西泠牧朝一起去黑暗森林的。  只希望北冥玉封能快些回来,而且能完好无损的回来。  若北冥玉封真的受伤了,他怕是都无法随着百里玄月去黑暗森林了吧。  肖以歌看似笑意如澜,其实心头万分焦急。  “好,我给你倒水。”百里玄月面色十分自然,起身倒了水,又递到了肖以歌的唇边:“其实应该让阿柄也一起来的,我们走了,他能好好照顾你。”  “月儿,你真当本王残废了。”肖以歌好笑的说着:“本王只是享受一下。”  一边眯着眸子细细看百里玄月。  他们刚刚聚在一起不久,百里玄月又要去黑暗森林了,他真的不舍得。  就是想让她在自己身边,就算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互相依偎着也是幸福的。  “好吧。”百里玄月耸了耸肩膀,也是一脸笑意:“不过,你这样,我还真不放心离开。”  “朕派几个人来吧。”西泠牧朝的脸色已经黑青一片了,他真的很生气,这两个人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  还真是该死。  不过他不能表现出来,百里玄月这丫头一向吃软不吃硬。  “不用了。”百里玄月立即拒绝道:“还是让方如蓉安排人吧。”  “月儿放心,我不会让闲王有任何意外的。”西泠牧朝忍着心底的怒意,咬牙说着:“你忘记了,没有闲王,你如何能助我。”  这倒是实话,他就是再恨肖以歌,也不会对他下手的,他必须得保证肖以歌活着,很好的活着,否则百里玄月发飙,谁也拦不住。  百里玄月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耻之徒。  不过,倒是真小人,比伪君子还好一些。  他这样明着说出来,倒让百里玄月和肖以歌都无话可说了,都耸了耸肩膀。  其实百里玄月是看西泠牧朝生厌的,西泠牧朝更是看肖以歌生厌,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  所以,不多时,西泠牧朝就站了起来:“月儿,你的房间安排在隔壁,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下人。”  他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的,他还打着百里玄月的主意,当然不想看到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在一起,那样他真的会抓狂的。  “嗯,知道了。”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她早就知道了,根本不必任何人提醒。  “对了,小皇子有消息传回来吗?”西泠牧朝走到门边,又顿了一下,转过身来问了一句。  “没有。”百里玄月也痛快的回了一句:“皇上没有派人出去吗?”  一时间让西泠牧朝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站在那里面色有些难看。  “派了。”好半晌,西泠牧朝才应声:“也没有消息传回来,不知道小皇子情况如何了。”  他们对这一切都是心知肚明的,不说出来而已。  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呢。  躺在寒冰床上,肖以歌只是眯了眸子,他在想着,百里玄月与西泠牧朝一起去黑暗森林,必须得调动了一些力量来护着她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那些手下身手不如百里玄月的,只是他有放心一些。  不然真的会担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