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389章 气结

第389章 气结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14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2
    当肖以歌说了他的想法之后,百里玄月却笑了笑:“不必了,让他们留下来护着你便好了,我将玉指印交给北冥玉封,让他去蓬莱,就是去请你那些手下的。”  “不行。”肖以歌却一脸的坚持:“西泠牧朝不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方如蓉这个人还是十分重义气的,本王一定不会有事,反倒是你,进到黑暗森林里面就身不由己了,而且西泠牧朝与黑  暗尊主一直都有合作关系,他到时候要是算计你和小皇子,会很难脱身的。”  一脸的坚持。  他绝对不允许百里玄月出什么事,那样他还不如一辈子都躺在寒冰床上了。  “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黑暗尊主不算什么。”百里玄月笑了笑,一脸的无所谓,她的确不将黑暗森林放在眼里。  抬抬手指,直接就能弄死那个黑暗尊主。  “月儿,不能大意。”肖以歌正了正脸色,十分认真的说着:“若是伤敌十分,伤己八分,就不值得了。”  的确,每一次百里玄月催动法力,都让自己严重受创。  百里玄月扯了扯嘴角,这倒是事实。  而且要是惊动了上方,引来天雷,就真的要玩完了。  “好吧,这样,小皇子回来后,他带回来的人,一半留在天山,一半随我去黑暗森林。”百里玄月想了一下,最后妥协着说道。  肖以歌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接话,他似乎在算着北冥玉封能带来多少人,他当时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几日,便将身边的精英全部派去了蓬莱。  不过,没有全部派出去,余下的都被东离愁害死了。  现在想来,肖以歌还觉得心疼。  这可是他费尽全力训练出来的暗卫,随在他身边多年。  “也好。”肖以歌犹豫了半晌,点了点头,又深深看百里玄月:“此去凶险,一定会小心。”  “嗯,我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到你面前的。”百里玄月一边笑着一边抬手揉了揉肖以歌的脸。  说话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下,同时看向门边。  门被推开,北冥玉封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看上去,与平时无异。  “我回来了。”北冥玉封一脸温润如玉,虽然来去有些急,却没有一点风尘的味道。  “你终于回来了。”百里玄月终是吁出一口气,从床边走向北冥玉封,打量了他一番:“你没事吧?”  这真的去的有些久了。  “没事。”北冥玉封的笑更温和的,也直直看着百里玄月:“不过,西泠牧朝可能会有事。”  “他的人……都解决掉了?”百里玄月挑了眼角,又眯着眼睛笑,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让北冥玉封没能忍住,抬手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是的,全部解决了。”  “零五呢?”肖以歌狠狠皱眉,他不喜欢北冥玉封看百里玄月的眼神,也不喜欢他刚刚的动作,百里玄月是他肖以歌的,不能让任何人窥视。  “零五也去了?”北冥玉封的面色终于暗了一下,侧头看床上的肖以歌,寒冰床放在临窗的位置,月光照下来,打在肖以歌的脸上,有几分柔和。  不过他的眸底明显带着不快。  太明显了,北冥玉封想忽略都不能。  “是的。”百里玄月这会儿已经又走到窗前的桌子前坐了,轻轻皱眉:“看来零五只是去观察情况的。”  “那,这样……”北冥玉封低垂了眉眼,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了:“我还想着利用那个暗卫将西泠牧朝身边的人全部除掉呢,如果零五活着回来了,一切计划就都泡汤了。”  “你用了夺灵秘术?”百里玄月来了几分兴趣,瞪大眼睛看他。  “是的。”北冥玉封点头:“不过,似乎白费力气了。”  “零五离开不久。”肖以歌又接了一句:“可能与你脚前脚后。”  “嗯,我竟然没有觉察到。”北冥玉封有些懊恼:“要是将他直接解决掉,就让西泠牧朝损失大了。”  “零五可不是一般的暗卫。”倒了一杯水,推到北冥玉封面前,轻轻抿着嘴角:“西泠牧朝可是十分重视这个人的。”  “看得出来。”北冥玉封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只是要除掉这个人不容易。”  “的确不易,也不值得。”百里玄月也眯着眸子点头:“蓬莱的情况怎么样?”  “蓬莱没事,不过……据说,玲珑仙子要回去。”北冥玉封的脸色暗了一下,说的声音不高,说罢更是直直看着百里玄月。  这个消息的确让人震惊。  “玲珑……不是在黑暗森林吗?”百里玄月猛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狠狠皱眉:“她如何能回去?”  “玲珑能活着,就说明她已经屈服了,黑暗尊主或者给她承诺了什么。”肖以歌也眯着眸子,有几分担心了。  看来黑暗森林要打蓬莱的主意了。  手伸的也真够长。  “玲珑一直都想着蓬莱的掌门之位,只要有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了。”肖以歌随即又说道,也是一脸的深沉。  “那现在要怎么办?”百里玄月也有些担心了:“当初玲珑就要与我合作,以蓬莱为条件。”  一边将当时的情况说给了众人。  “想来是玲珑仙子救你的时候被东离弦发现了。”百里玄月一边说一边猜测着:“其实是我……坑了她。”  “想来还是东离弦不够在乎她,不然也不会这么狠心将她送走的。”北冥玉封也摇了摇头:“这一次他们应该在黑暗森林碰面了。”  语气中带了几分嘲讽。  他一直都看不惯东离弦的。  “的确是。”百里玄月也笑了笑,想想都觉得场面有些刺激。  肖以歌则在一面沉静的思虑着什么,他不能让蓬莱落在玲珑手里的,不过她在蓬莱的人气不低,她若回去,怕是那些弟子会十分拥戴她的,到时候百里玄月再以掌门身份出现,可能效果并不会太好  。  这件事的确有些伤脑筋了。  半晌,肖以歌才张口说道:“月儿,你过些日子再去黑暗森林,你告诉西泠牧朝,你要去蓬莱一趟。”  在场的人都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肖以歌话中的意思。  “也好。”百里玄月没有犹豫,微微点头:“我现在就去找西泠牧朝。”  此时西泠牧朝的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握着,脚边是碎掉的瓷器碎片,额头青筋暴起,嘴角紧抿,抿成了刀峰一般。  百里玄月一进来,看到这样的西泠牧朝,下意识的想离开。  “月儿,你来了。”西泠牧朝的情况倒是没有缓和,却抬头看了百里玄月一眼。  他一下子损失了十几个暗卫,而且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当然气的要发疯了,可是看到百里玄月,他的心情便能好几分了。  不过他现在更恨北冥玉封了。  若不是北冥玉封,他也不会损失这么大。  百里玄月本来已经侧身准备离开,听到西泠牧朝喊自己的名字,便又退了回来,正了正脸色:“嗯,我找你有些事情。”  “坐吧。”西泠牧朝招呼着百里玄月,又吩咐下人将碎片扫走了。  更亲手给百里玄月倒了茶,推到她面前。  一脸的温和。  他似乎努力在让自己的笑容温和,其实笑的有些僵硬。  他这一次损失太大了,如果百里玄月不能助他,他真的要疯了。  “我来和你商量一件事。”百里玄月心下其实在偷笑,这个西泠牧朝绝对是肖以歌最强的敌人之一,能将他的势力减弱一些,再好不过了。  她现在觉得北冥玉封太威武了。  “嗯。”西泠牧朝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握在手中轻轻吹着,抿了一口。  算是应了百里玄月。  他现在正在努力的让自己接近百里玄月,努力的包容她,让自己也像北冥玉封和肖以歌那样纵容她。  他相信只要自己付出的够多,够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百里玄月的心。  所以他一改往常的行事作风。  “我们在去黑暗森林之前,先去一趟蓬莱。”百里玄月见西泠牧朝如此,还有些无法受,不过还是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蓬莱?”西泠牧朝果然愣了一下,他知道北冥玉封白日里就是去了蓬莱,他就是想要得到百里玄月交给北冥玉封的那件宝贝,才会折损了那么多暗卫。  想想心都滴血了,生生的疼。  “是啊。”百里玄月也不说自己要去蓬莱做什么,只是用力点了点头。  西泠牧朝犹豫了一下,轻轻皱眉,他在想着百里玄月去蓬莱的目的,这一次北冥玉封带回了一批暗卫,而且数量不少。  竟然还要再去蓬莱。  百里玄月也不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直视着西泠牧朝,倒是一脸的光明正大。  “北冥小皇子也一起吗?”半晌,西泠牧朝才开口问道,眉头始终紧紧拧在一处,脸色不怎么好看。  提到北冥玉封,他的情绪就有点过激。  “是的。”百里玄月也不隐瞒什么:“你,我,小皇子。”  “蓬莱掌门现在是什么人?你知道吗?”西泠牧朝还是问了一句,他不是没有调查过蓬莱,都说蓬莱现任掌门在闭关修练,闭关之前秘密将掌门玉指印交给了蓬莱的弟子。  最初所有人都想到了玲珑仙子。  甚至那时东离弦也以为蓬莱掌门之位非玲珑仙子莫属了。  只是后来,又传出消息,玲珑白白跑了一趟蓬莱,空手而回了。  也是因为这样,东离弦才会厌弃玲珑仙子的。  “去了就知道了。”百里玄月已经将玉指印收进了储物手镯,此时更是打着马虎眼。  “嗯,的确。”西泠牧朝想发火却忍了,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隔着桌子看百里玄月,眸底到是几分深情。  他从未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却一直都无法得到。  为让他相当的懊恼,又不甘心。  “那说定了。”百里玄月才不管那么多,耍赖一样说着。  没办法,现在她也是受制于西泠牧朝。  “好。”西泠牧朝也想去蓬莱看看,到底谁才是蓬莱现任的掌门,而且更想知道这北冥玉封回来后,百里玄月想到了什么,竟然要去一趟蓬莱,她不是更在意肖以歌的伤势吗?  他真的太好奇了。  “对了,南月小公主无碍吧?”西泠牧朝还是表示了一下关心,因为他看得出来,百里玄月的目的达到了,这是准备走人了。  她对自己还真的够绝情的。  当然,百里玄月对北冥玉封也很无情,只顾着肖以歌了。  “无碍了。”百里玄月点头:“不然小皇子也不会回来了。”  又深深看了西泠牧朝一眼:“你有些失望了吧,我大哥很快就去东离了。”  “当然会失望,不过没关系,朕有月儿。”西泠牧朝意有所指的说着,面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天下局势如何,他不怎么在意,只要百里玄月能助她,天下在谁手里都不重要,早晚会是他的。  百里玄月也深深笑了一下,一口气将杯中的水喝尽了。  又瞪了西泠牧朝一眼,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真的不好,想翻脸却忍了,他们现在在天山,虽然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带走肖以歌,后果如何似乎难以预料。  其实现在这样,她还可以小小利用一下西泠牧朝,倒也不亏。  只是,一旦黑暗森林之行不能得到九阶神兽的内丹,就有些麻烦了。  其实她现在带着肖以歌离开,也可以的,就是怕四处都有人追着杀了,西泠牧朝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君子,绝对的真小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月儿生气了?”西泠牧朝还是笑着:“其实……我宁愿不要天下,只要你。”  说的很深情,声音很轻柔。  让百里玄月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家伙竟然突然发疯了,这话题转换的太快了些。  一边以手掩着嘴角咳了几声:“以歌那边还有事情,我们明天见。”  说着逃也似的出了西泠牧朝的房间,她突然就怕了他的认真,这个西泠牧朝一般人让人琢磨不透,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必再与他在这里浪费唇舌了。  知道这件事不会有什么悬念的,自己想做什么,想来西泠牧朝比自己还感兴趣吧。  北冥玉封正与肖以歌商议蓬莱的事情,也都是忧心重重。  对于现在的局势,两个人也有些担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