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15章 争取时间

第415章 争取时间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49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5
    “皇上。”苏相爬起来,捂着不断冒血的额头,无奈的说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东离弦一边护着小谷,一边避开那些黑色的毛球一样的东西,嘴角紧抿,脸色铁青,也直直看着夜离,倒要看他要什么时候才恳动手。  天山之上,方如蓉一脸笑意:“龙,你给他们来点大动作。”  龙侍卫也是土系魔法师,这几日刚刚升阶,修为有超方如蓉的趋势,加上与这些弟子排的阵法,发出一击,绝对惊天动地。  听到方如蓉的话,龙侍卫点了点头,结手印,布阵,再对上东离弦一群人。  本来站在那里的东离弦等人猛的飞身而起,夜离更是护了苏夏快速飞身退了开去,苏相和余下几个大将就惨了,直接随着地面的崩裂消失无踪了。  这一次苏相是彻底的玩完了,根本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了。  地面开裂之后,紧接着又恢复了原状,让人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  若刚刚东离弦和夜离反映慢半拍,都会困在其中,以他们二人的修为不会丧命,却也会重伤。  他们再一次佩服起方如蓉了,如果这种阵法也用在作战当中,也是相当的了得了。  连苏夏都抬眸看向方如蓉。  刚好方如蓉也看向这边,两人对视一眼。  方如蓉也觉得这个女子很美,与百里玄月好像,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仿佛她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而且以龙侍卫刚刚的手段,他们都能避开,这说明修为相当高深了。  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了,她也明白,对方若要破阵破结界,可能自己真的拦不住。  一边想着一边快速下山飞身走进肖以歌的房间。  相对来说这主仆二人却很镇定,面色更是平静依旧。  “怎么了?”肖以歌看着方如蓉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轻声问了一句:“他们打进来了?”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那个女人与月儿长的极像,他们是……”方如蓉一脸疑惑,狠狠皱眉,她是怕苏夏是百里玄月的家人。  “他们是大离的先皇先后,与月儿没有任何关系的,不过他们来做什么?”肖以歌还是叹息一声,他也想不通。  “不知道。”方如蓉摇了摇头:“他们还在结界外面呢。”  “结界外面?这怎么可能,你那层结界,小夜挥挥手就能破了吧,他怎么会不动手?”肖以歌笑了笑,不是他瞧不起方如蓉,就他肖以歌布下的结界也一样挡不住夜离的。  “嗯,他们一直没有动手。”方如蓉也有些无奈:“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  “你可以问问他们。”肖以歌笑了笑,不管他们来是为了什么,一定是来者不善了,能与东离弦站在一起,他们就是自己的敌人了。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就是一个普能人也能要他的命。  “有必要吗?”方如蓉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这个肖以歌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这种境界她是达不到。  即使有心里准备,也有些无措了。  毕竟对方的人太强势了。  而她又要护着天山,她不能对不起师傅,不能毁了天山。  “这样,你先离开,去找月儿。”肖以歌正了正脸色:“他们要的是我,不会为难你的。”  “这……”方如蓉僵了一下,没想到肖以歌会这样说:“这不可以,我答应月儿要好好保护你的。”  “你护不住我的。”肖以歌摇了摇头:“别说夜离和苏夏,就是东离弦,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南月小公主整整昏迷了十几天,若没有北冥玉封必死无疑。”  方如蓉听着这话,心头也有些不是滋味,这些事情她都是知道的,更明白自己不是东离弦的对手,可是就这样离开了,又有些说不过去。  “这种事情不必讲什么义气,你快些找到月儿他们,让他们有个心里准备,以免到时候大家都被东离弦控制了。”肖以歌心平气和的说着,语气很柔和,面色淡定。  阿布始终不说话,只是守在门边。  “好。”方如蓉也握了握拳头:“可是真的要将你交出去吗?”  “你觉得你能护得住我吗?”肖以歌还是反问了一句,这种时候,就要将损失降到最小了,更要给自己找退路。  他也好久没有见到夜离和苏夏了。  方如蓉又沉默了一下:“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走的有些无奈,却是别无选择,肖以歌的话很有道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就算拼尽全力,搭进整个天山派的弟子也未必能护住肖以歌的。  龙侍卫听着方如蓉的话,不断的点头,也有些无奈,不过他一直都不会有任何异议的,方如蓉如何安排,他便如何去作。  其实,方如蓉还是他的小师妹。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行,最后她却成了掌门师妹,只是在她成为掌门的那一刻,他就是她的侍卫了。  他愿意用这一辈子来保护方如蓉。  “掌门,没有别的办法吗?”龙侍卫也看了一眼肖以歌所在的院子方向,叹息一声:“外面的三个人真的那么强吗?”  “不会有错的,这是人是闲王的旧友了。”方如蓉知道肖以歌没有必要说慌的,一旦他落在了东离弦的手里,最被动的人还是百里玄月。  肖以歌有多么在意百里玄月,任何人都是知道的。  龙侍卫也用力点了点头。  结界外,夜离给女儿小谷喂食了一次灵力,面色有些难看,还是看着结界中的天山没有动。  东离弦一点都不急,他知道,夜离和苏夏一定会动手的,他们只是过不去心里这个砍儿,他可以等,等到他们想开了。  反正他的目标只是肖以歌,只要带走肖以歌,绝对不会天山派一土一木。  这里将来也会是他的,所以不能破坏掉。  安排好了一切,方如蓉便去了密道,掩了灵气,快速离开了天山,她的任务也很艰巨,她要进到黑暗森林中去找百里玄月。  不过好在她还留了一手,她当初将乾坤阵交到西泠牧朝手上时,留下了自己的一滴精血,只要乾坤阵不破,这血便会一直封存着。  随时都能感应到西泠牧朝的所在。  她爱西泠牧朝,真的不顾一切。  “好了,时间并不多了。”一个时辰后,龙侍卫才挥手打开了结界,叹息一声,指挥着就近的几个弟子:“我们去迎接贵客上门吧。”  本来也准备动手的夜离面色变了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见龙侍卫一脸笑意的迎了出来,更是仗二和尚措不着头脑了。  “各位久等了,刚刚掌门处理了一下门中之事,还请各位见谅。”一边说一边摆了一个请的姿势:“里面请。”  东离弦看了龙侍卫一眼:“方掌门就是这样迎接的贵客的吗?”  一边向山里看了看,没了方如蓉的影子,他就觉得奇怪了。  “方掌门有些事情要处理。”龙侍卫面无表情的回着,更没有半点情绪,眸底如湖底一般,让人看不透。  “是带闲王离开了吧。”东离弦抱着女婴,就那样淡淡的笑意,挑眉直视着友侍卫,带着淡淡的威压。  龙侍卫却根本不在意,他们的修为虽然差了些人,他却不将东离弦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东离弦太过卑鄙无耻,根本就是修士界的耻辱。  所以东离弦如何待自己,他都不放在心上。  这种人的一切举动都可以忽略掉的。  “当然不是,闲王还在等着见各位呢。”龙侍卫的语气很冰冷,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甚至对夜离和苏夏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本来就是不速之客,何必以客之礼对待。  “真的吗?”东离弦这一次真的有些意外了,扯了扯嘴角,淡淡挑眉:“那就带朕去见一见这位旧友吧。”  东离弦也明白,肖以歌一定早就知道了。  只是不能行动,所以只能等着了。  夜离和苏夏走在后面,苏夏忍不住狠狠瞪了东离弦一眼,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将东离弦碎尸万段了。  “这边请。”龙侍卫一边应着一边在前边带路,更示意其它弟子先行退下了。  这天山上也到处是机会,他们想在这里耍横,也不容易的。  肖以歌就躺在那里,手中端了一本古书,神情自若,面色更是如常。  听到敲门声,阿布直接便去开门了,也是举止有度。  “以歌,好久不见了。”东离弦始终抱着小谷,就那样走了进来,笑看着肖以歌,见他躺在那里,才放心了几分。  他怕是肖以歌有什么诡计。  竟然真的乖乖躺在这里呢。  这真的是太好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当然这肖以歌在他手里已经失踪两次了,也真是让人操心啊。  “东离。”肖以歌面色都没有变一下,一尘不变,甚至连一个假笑都懒得给他了。  “真有闲情逸致啊。”看着肖以歌手里的书,东离弦挖苦了一句:“这样躺着很舒服吧,不用东奔西跑的。”  他突然就想激怒肖以歌,一直以来,肖以歌都比他有威势,即使东离弦成了君,肖以歌成了臣,他这个君依然压不住这个臣子。  这是他一直都不能接受的事实。  “嗯,是很舒服,还要拜你所赐,怎么感谢你呢。”肖以歌说这话时,直直看着夜离和苏夏,没有去管东离弦手中抱着的婴儿。  “以歌。”夜离的脸上更多的是无奈,深深叹息一声,上前一步:“你一直都躺在这里吗?”  “是的。”肖以歌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离,他一直都敬重的大哥,没想到会助东离弦。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让他心凉。  “以歌。”苏夏也上前一步:“你真够傻的,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弄成这样。”  “没关系,是我的心甘情愿的。”肖以歌的语气里满是疏离,他其实很生气,很懊恼。  自己再落在东离弦的手里,还会让百里玄月为难的。  只是现在这种局面谁也改变不了。  听着这话,夜离突然就放心了,他知道肖以歌变了,不再活在过去,为了那个叫百里玄月的女子,他重新面对一切了。  只是就因为这样,却让他们都陷入了困境。  “以歌,东离抱着的是我和小夜的孩子。”这时苏夏还是咳了一声,轻声说道。  听到这话,肖以歌才看向了东离弦怀中的孩子,有些意外,又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来。  瞪大眼睛看了半晌,才笑道:“很像皇后娘娘。”  “像她好看。”小夜也知道肖以歌已经不再误会他们二人的,只是不再误会也无用,他们的确在帮着东离弦。  不帮不行。  此时肖以歌更希望自己和百里玄月也有能这样一个女儿,真的太可爱了。  让他有一种此生无憾的感觉。  这样一想,他又想念百里玄月了,十分的想念。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肖以歌自言自语道。  这关系的微妙变化,东离弦也感觉到了,不过他也不是来制造误会的,他就是要带肖以歌回东离的,就是要握住肖以歌这颗棋子的。  就是要利用他来控制百里玄月,来夺天下的。  “想来,你很快就能见到月儿姑娘了。”东离弦笑了笑:“朕可是来请你回东离的,这里毕竟是西泠的地盘,不宜久留的。”  “好啊。”肖以歌也不多说什么:“就那麻烦东离了,本王现在行动不便。”  东离弦看了看寒冰床,皱了一下眉头,他带来的人全死了,看来,自己一时半刻也不能带肖以歌离开。  只能是重调人手了。  这也需要一点时间的。  “嗯,朕自会将你完好无损的带回去的。”东离弦可不怕辛苦,无论用什么办法,他都要将肖以歌带回皇宫。  “几位远道而来,长途跋涉,不如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排。”龙侍卫也明白,他们无法立即将肖以歌带走的。  这样倒是可以给方如蓉争取一些时间了。  “那就劳烦你了。”东离弦咬了咬牙,他知道刚刚弄死他那些手下的人就是这个龙侍卫,也十分了得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