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18章 杀死百里玄月

第418章 杀死百里玄月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280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5
    “这个……”夜离也沉思了一下:“这是一个问题,可是他若不是,会是什么呢?”  他们交过手,夜离敢笃定,黑暗尊主不是人类,一定不是。  “有机会,可以揭开他脸上的黑布看一看。”肖以歌笑了笑:“不就不用这样费神了。”  “哪有那么容易。”东离弦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离愁和玲珑仙子与他在一起那么久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提到东离愁,肖以歌的表情也僵了一下。  当初是他害了东离愁,只是那时候,他真的别无选择。  而夜离和苏夏都不接话,想到东离弦用自己的亲妹妹去做交易,还真是没有人性。  这种人,真的该除掉。  只是现在女儿在他手里,他们不敢动他。  “你不打算接回东离愁吗?”肖以歌叹息一声,瞪着东离弦。  “她都不见朕了。”东离弦也叹息一声:“其实我这样也是帮她,你那样待她,让她独自守着闲王府有意思吗?”  “那个怪物会善待她吗?”肖以歌冷哼:“我也没有娶她,她一样还可以再嫁,没有拜堂,没有洞房,一切都不作数。”  “你安排的倒是够好。”东离弦冷哼:“你这样为百里玄月打算,最后不是落到现在的局面,有什么意思?”  “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这一点,你永远都理解不了。”肖以歌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一脸嘲讽的说着。  这让东离弦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他有心爱的人吗?  苏思染?他是很在意那个女人了,可是他却让那个女人受了那么多伤害。  甚至现在的苏思染连话都不说了,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发呆。  真的让人心酸,更心疼。  苏思染变成了这样,的确是拜东离弦所赐。  夜离和苏夏又先后给小谷喂食了灵力,精神都不怎么好。  几个人各自在角落坐着假寐,有东离弦在,他们的确不好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  黑暗森林。  东离愁正在打坐,再次进阶,让她十分雀跃,心情大好。  虽然这几日黑暗尊主的脾气不怎么好,她也忍了,只要再进阶,她就有能力离开这里了。  她才不会一直给这个怪物当暖床的工具。  入定了半个时辰,睁开眸子时,东离愁猛的拍出一掌,灵力波动,掌风袭向了林子深处,一边低喝一声:“什么人?”  暗处的人晃了一下身子,避开了这一掌,一边哈哈大笑:“夫人好大的脾气。”  竟然是吕谷峰,一身黑衣,自从黑佛夺舍之后,他就喜欢穿黑衣了,好在他隐藏的极好,黑暗尊主一直都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东离愁对于黑暗森林的人并不识得多少,这个吕谷峰她倒是见过。  “夫人其实不愿意留在这里,对吧。”黑佛笑着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东离愁,这个女人刚来黑暗森林的时候,只有一些灵气罢了,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化神期,这可是飞一样的速度了,可见这个女人的灵根极好。  他也一直想要除掉黑暗尊主,夺了这黑暗森林,只是一没有机会。  他想了好久,才将主意打到了东离愁的身上。  这个女人或者可以助自己的。  “你胡说什么?”东离愁的心思十分细密的,嘴角紧抿,狠狠瞪着黑佛,她一直都有心离开的,更与玲珑仙子计划好了一切。  不过最近玲珑出了点事,她们的计划也只能搁置了。  就因为她有了这样的心思,才怕黑暗尊主派人来试探自己的。  一定要咬紧牙关,不能乱说话。  “夫人不必怕。”黑佛也冷笑了一下:“这里没有其它人,尊主伤的那样重,还在闭关。”  “怎么?你想趁着尊主不在,染指我?”东离愁有意曲解黑佛的意思,冷声说着,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  一边后退了几步。  “哈哈……”黑佛也明白这个女人在防备自己,不过他观察东离愁很久了,知道她根本不愿意留在这里的。  就黑暗尊主那样的怪物,是个女人都不会喜欢吧。  “你知道尊主是什么吗?”黑佛又笑了笑,继续问道,他来这里有些日子了,一直都很低调,就是想弄清楚这里的一切,再出手。  他的野心大着呢,一个黑暗森林都不算什么。  连天下他都要去转一转呢。  东离愁感觉着对面黑佛身上强大的灵力波动,也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时候黑暗森林有这么强势的人了?尊主竟然不知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边想着一边后退了几步,身体抵在了一颗高大的树干上:“妄自非议尊主,你不怕我告诉尊主吗?”  “不是妄自非议,是要告诉你实话。”黑佛混不在意的说着,当年的他就快羽化飞升了,修为独步天下,却被封印在那里,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出来的,现在出来了,虽然修为尽毁,可是要恢复如初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他就要打算了。  先除掉黑暗尊主,占了黑暗森林的势力,再利用这股势力来对付百里玄月几个人。  他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东离愁终于狠狠皱了一下眉头,直视着黑佛:“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丫头,就算我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总之,你只要知道,我要除掉尊主。”黑佛冷冷说着:“而且我们可以合作。”  东离愁还是不敢信他,她知道黑暗尊主的手段,要是他在试探自己,自己可能会死的很惨。  见东离愁的眼神,黑佛就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都白白浪费唇舌了。  一边扯了扯嘴角,一边冷了脸:“你最好相信我,否则到时候,连你一起都得死。”  他没有什么耐心,很恼火的大声说着。  “哼,就凭你?”东离愁也不屑的说着,她还真不知道在意这个人。  虽然他周身的灵力波动很不一样,却一样不是黑暗尊主的对手的。  不过,她这个时候,却在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了,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黑佛。  黑佛虽然恼了,却也没有直接翻脸,而是任东离愁上下打量着,他倒希望这个女人快些醒悟过来。  或者是东离愁太惧怕黑暗尊主了,才会这般的犹豫不决。  他知道,东离愁一定会是自己最好的合作伙伴的。  因为现在除了东离愁无人能接近黑暗尊主了。  苏思绮已经离开了,玲珑仙子还被困在蓬莱没有回来,黑暗尊主的女人就剩下东离愁了。  “你真的要对付黑暗尊主?”东离愁终于缓了缓情绪,直上直下的打量着黑佛:“要是我不与你合作呢?”  “我当然要杀了你。”黑佛说的很随意:“不然,你会坏了我的事。”  “你……”东离愁冷哼一声,下意识的又要后退,那黑佛身形一动,已经拦了她的去路:“今天你没有选择,不与本尊合作,便是死。”  面色清冷,眼底一片深黑。  让人望而生畏。  “你敢?”东离愁也低喝一声:“尊主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试试看了。”黑佛一边说一边拍出一掌,毫不留情,东离愁顺势躲了一下,她身后四五个人合抱的大树被拦腰打断。  而且是无声无息。  一时间东离愁心中大骇,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吕谷峰有这么强的法力。  这要多么高深的修为……  “怎么样?还要再试试吗?你最好躲的够快……”黑佛冷冷笑着,露出他黑暗的本性。  他这个人一向如此,翻脸无情。  东离愁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几分惧怕之意,淡定如初,似乎在考虑着接下来要怎么做,一边眯着眸子,一边握了握拳头:“好,我与你合作,你说,我该做什么。”  “这就对了。”黑佛收了欲要再拍出的手掌,哈哈一笑,直视着东离愁:“识实务者为俊杰,公主是聪明人。”  “你还没告诉我,尊主到底是什么?他不是人吗?”东离愁又低低问了一句,还是四下里看了看,有些担心的样子。  她最怕的还是黑暗尊主。  黑佛神秘一笑,一边从怀里取出一个瓶子:“你将这个涂在他休息的床上,就会看到他的本来面目了。”  东离愁拿着那个小瓶子细细打量了一番,那里面是绿色的液体。  她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只能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记住,离他远点,否则他会吃了你。”黑佛又笑了笑:“不过,我会去救你的。”  他留着东离愁还有用呢,这么高深的修为当然不能白白浪费了。  “好。”东离愁用力点了一下头,轻轻一笑:“到时候,我有什么好处呢?”  “你想要什么?”黑佛一点都不意外,冷笑了一声。  他们在合作,东离愁不提条件,就不正常了。  “要百里玄月的命。”东离愁真的恨百里玄月,恨到了骨髓里,她的人生里除了对百里玄月的恨,似乎没有别的追求了。  “百里玄月,有意思。”黑佛一脸笑意,他倒是没有调查过东离愁的过去,此时倒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也会恨百里玄月呢。  那个丫头就这么遭人恨?  “你觉得怎么样?”东离愁轻轻皱眉,对于黑佛这态度,她有些拿捏不住了。  这个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了,比黑暗尊主还要高深莫测的感觉,而且说话说一半,不说完。  这最让人觉得讨厌了。  东离愁知道,与这个人合作之后,自己就得离开这里了。  这个黑暗森要她一天都不想多呆了。  不管去哪里,都不要留在这里了。  “很好啊,那个丫头,本尊也很想弄死她呢。”黑佛咬牙说着:“还有北冥玉封和西泠牧朝,肖以歌那几个小免崽子。”  一边说一边握了握拳头,没有这几个人,他也不会轮落到今天。  “哦?”东离愁僵了一下:“原来……你与他们有过节。”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巧了。”  一边又低了一下头,似乎犹豫了一下:“肖以歌交给我来杀,怎么样?”  “你?”黑佛却摇了摇头:“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知道这几个年轻人当中,最可怕的其实是肖以歌,实力最深厚,手段也最强。  所以,黑佛可不敢大意。  “这个未必。”东离愁却摇了摇头:“他现在只能躺在床小,随便挥挥手,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嗯……”黑佛犹豫了一下,他当然也知道肖以歌现在的情况:“不过,若有一颗九阶神兽的内丹,就难说了。”  “你是说百里玄月他们去寻找九阶神兽内丹一事吧,哪有那么容易,这黑暗尊主守着这片黑暗森林都没能得到一颗九阶神兽的内丹,他们几个人就能寻到了?真是白日做梦,所以,肖以歌也只能是等死。”  “你到底恨谁呢?”黑佛笑了笑,那笑意也是高深莫测。  被这样一问,东离愁僵了一下,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叹息一声,便将当时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末了,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  这些事情都仿佛与自己隔了一生那么久,自从到了黑暗森林,真的是地狱一样的生活,她每日都在苦苦挣扎着。  黑佛的确不是人,他总是没日没夜的折腾她,那时候没有修为,险些丧命。  活到今天真的很难。  “原来如此。”黑佛的笑意停在脸上:“看来,你更恨这个男人了?还是我帮你杀了他吧。”  “不,我要亲手杀了他。”东离愁说的咬牙切齿:“他为了那个女人,却毁了我的一生,这是凭什么……”  她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更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不过是肖以歌想让百里玄月放弃他罢了。  这样待她,真是该死,她东离愁就活该是被耍的吗?  她再爱肖以歌,也生了恨。  “你若手软了怎么办?”黑佛却正了正脸色,爱之深,恨之切,这个道理黑佛还是明白的。  虽然他早没了七情六欲,却是将一切都参的十分透彻。  “不会的。”东离愁摇头,紧抿着嘴角:“我走到今天,全是因为他,没有他,我至少还是东离的公主。”  又犹豫了一下,黑佛立即应下来。  “我的条件不多,弄死了尊主,将肖以歌交给我。”东离愁也直视着黑佛,一字一顿的说着,她现在真的所求不多了。  “如果你不能杀了他,我会亲自动手的。”黑佛眯着眸子说道:“虽然我们是合作关系,不过你不能坏了我的事。”  “好。”东离愁终于用力点了点头,嘴角紧抿。  “这几天不要露出马脚,尊主伤的不轻,短时间内不会出来的。”黑佛又嘱咐了一句:“你若露出了马脚,我可帮不了你。”  黑佛的法力无法恢复如初,如果与黑暗尊主正面交手,他还真不是对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