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22章 试探

第422章 试探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235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6
    “王爷!”南月锦华面色一喜,侧身抬头看百里玄夜,眸底一片柔情,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如春风拂面一般。  此时的南月锦华才是十足的幸福小女人。  “你没事吧。”百里玄夜上下打量她一遍:“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我没事,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王爷能来救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南月锦华其实也是患得患失的感觉。  她总怕有一天百里玄夜就离自己而去了。  那样,她真的无法接受了。  不过看到他亲自来救自己,心头就满是快意了。  “你是本王未来的王妃,本王当然要亲自来救你。”百里玄夜抬手揉了揉南月锦华的小脸,一脸心疼的说着。  这个骄傲的女子在爱情面前已经将身份放的够低了。  他也别无所求。  现在他知道苏夏和夜离过的很好,更有一个宝宝,他就放心下来了。  当然,他们还要想办法救出那个女婴。  “好了,别秀恩爱了,我们走吧。”百里玄月拉了北冥玉封一下,两人先一步出了皇宫,百里玄夜拉着南月锦华随后也出了皇宫。  接下来,百里玄月便一心与北冥玉封学习镜灵术。  西泠牧朝向方如蓉询问了百里玄月救人的过程,方如蓉将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她也是十分的震惊的。  “这个丫头太不一般了,她到底是什么人……”西泠牧朝低声说着,他开始还疑百里玄月的身份了:“还是她遇到过什么高人指点过她?她有对你说过什么吗?”  方如蓉皱着眉头细细思虑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没有。”  也有些懊恼,她与百里玄月的关系是很好,可是这种事情她不说,方如蓉也不好去问的。  一边狠狠皱着眉头,一边叹息一声。  “她似乎提到过渡情劫……”西泠牧朝这时候,皱着眉头在院子里原地转了几圈,手中捏着扇子也忘记扇了,只是那样捏着。  其实镜灵术他也知道一些的,很少有人能修练到天级境界,以百里玄月的修为倒是不成问题。  只是这镜灵术知道的人真的不知道,百里玄月这种引气诀都不懂的修士竟然听说过镜灵术……越想越是糊涂了。  他觉得百里玄月就是一个谜,前后变化,已经让人琢磨不透了。  现在更有太多太多的看不透。  “渡情劫?凡人修士哪有情劫?”方如蓉也猛的抬头,本是坐在那里,此时也站了起来:“莫非她是……”  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除了妖和天上的仙是没有情劫的。  百里玄月要渡情劫,她会是什么身份?  这真的让她无法接受了,一边想着又摇了摇头:“她应该是人类没错的,她知道的东西很复杂,可能只是知道而已。”  “的确,我们修士知道的,她几乎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她却一清二楚。”西泠牧朝点了点头,眉头轻轻拧在一起,紫色蟒袍依旧,衬得玉树临风,俊逸非凡。  “我们可以试探她一下。”方如蓉低声说着,面上带了一抹无奈,在百里玄月和西泠牧朝之间,她只能选择西泠牧朝的。  她爱这个男人,不顾一切的爱着。  “如何试探?”西泠牧朝也挑了挑眼角,面上看到了一线希望:“你说说看。”  此时他们的关系似乎亲近了许多。  特别是西泠牧朝对方如蓉,难得的温和似水。  “这件事我来处理,有什么结果,我会告诉你的。”方如蓉心头暖暖的,却没有沉醉其中,她明白,若不是因为在讨论着百里玄月的事情,西泠牧朝一定不会这样认真的。  虽然表面看来,西泠牧朝是因为百里玄月的能力才会盯着她不放,实际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心动了吧。  他这样关注百里玄月,不放过一点一滴,当然会对百里玄月产生不一样的情愫。  而且百里玄月的才华横溢,品貌一流,有几人不心动呢!  “好。”西泠牧朝倒是相信方如蓉的,没有多问什么,应了一声。  南月锦华与百里玄夜的关系也在不断的升温,两人也是浓情密意时,天一亮,便凑在一处,天大黑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月儿,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吧。”北冥玉封一边给百里玄月擦着汗,一边轻声说着,嘴角带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不累,我们的时间不多。”百里玄月试了几次镜灵术,能用法术支起另一个空间,也能将这个空间的事物挪过去,就是无法将事物完好无损的取出来。  这是一个瓶颈,很少有人能突破的瓶颈。  “月儿,不要逼自己。”北冥玉封其实也相当的震惊了,他修习了这么多年,也无法达到天级境界的,百里玄月这几才短短的十日,从接触到熟知,再到修练,已经达到了天级,只是还差了些火候。  “放心,我有分寸的,龙戒在我的体内,会将我受损的筋脉第一时间恢复的。”百里玄月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倔强。  北冥玉封无奈,只好继续陪着她。  天黑时分,百里玄月才到院子里,看了看天空中的月牙,嘴角翘起一抹弧度:“以歌,我们有月余未见了,你可想我?”  一边笑了一下,竟然有些傻气。  “好傻,你就这么想念这个男人。”方如蓉这时走了过来,拍了百里玄月的肩膀一下:“镜灵术如何了?”  像是随口问了一句。  百里玄月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其实若能成功,要从东离弦的手里救出以歌,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这才短短十日,就是天才也做不到的。”方如蓉笑了笑,细细打理百里玄月,这十天来,日夜不眠的修练,百里玄月的面色竟然红润依旧。  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真心让方如蓉羡慕嫉妒恨了。  她若这样折腾自己几日,一定是憔悴不堪了。  “为了以歌,我一定得做到。”百里玄月握了握拳头,发誓一样说着。  “你这样爱闲王……”方如蓉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当初何必要逃婚,多么好的机会。”  “我……”百里玄月很久没听到人们如此说了,因为她身边的人都理解她的举动的。  不过她没有告诉方如蓉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方如蓉是西泠牧朝的人,不能大意。  她的身份,若被有心人知道,可能会出大事的。  这可是天机,天机一向不能泄露的。  这样她也随时可能会遭到雷劈的,好在天庭还有亲戚,能摆平这些事。  “我一直都不能理解,你和闲王那样相爱,最后却将对方都伤的那么深,现在闲王还只能躺在寒冰床上,而且他名义上的王妃还是东离愁。”方如蓉自说自话,她就是来套话的,她觉得百里玄月当初逃婚一定就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问题。  百里玄月喜欢肖以歌,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可是在肖以歌大肆举办婚礼迎娶她的时候,她却逃婚了,这根本说不通。  “这只能怪我!”百里玄月也是心口一痛,她不该出现在肖以歌的生命里,是自己将他的一切都毁了。  毁的彻底,让他一无所有。  “是怪你。”方如蓉也点了点头:“你不嫁,他再娶,也很正常,你还要大闹他的婚礼,重伤于他。”  这话其实说的很重了,让百里玄月的心更疼了。  虽然一切已经过去了,可是百里玄月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肖以歌是因为自己才会迎娶东离愁的,也是用心良苦。  更害了东离愁。  见百里玄月不说话,方如蓉有些急,轻轻皱眉。  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当然不能放弃,又看了看百里玄月:“如果闲王能恢复如初,你这一次要嫁他了吗?”  “这个……”百里玄月没有立即回答,她真的怕深情成劫,所以不敢嫁。  好半晌,百里玄月才摇了摇头:“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互相守着彼此,名份不重要的。”  “怎么会不重要,女子最在意的就是名份了,月儿你怎么了?”方如蓉已经知道了一半的答案了,百里玄月这样爱肖以歌,却不敢嫁给他,这是因为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没什么,我很好啊,我的要求不高,能留在他身边就好,就像你,不是也只希望留在西泠的身边吗?”百里玄月挑眉反问了一句。  有些事情人们无法理解,而她又不能说出来。  这样一来,在别人眼中,她就是比较有毛病了。  将话题又扯到了方如蓉的身上来了,一时间让方如蓉也无话可说了,只能摇了摇头:“其实先爱的那一个,永远是被动的。”  百里玄月就在想,自己和肖以歌,是谁先爱的?  她也不知道了,最初的肖以歌,说话也是真真假假的,她弄不清楚,也不敢相信。  后来,他的认真却让她怕了,她怕的是不能和这个优秀的男人相守一生一世,她怕的是,她一旦嫁了他,他便是自己的劫……这样的劫,她渡不起,也不想渡。  有的时候,宁可遭天雷,她不要与肖以歌分离,这样的情绪越来越深了。  “你与肖以歌,两情相悦都不能在一起,我和他……”方如蓉苦笑了一下,她也明白,西泠牧朝成王成帝,她都无法走进他的心里。  除非……  这样想着,她忙摇了摇头,她也不忍心那样的,这一次利用百里玄月,让他去了黑暗森林,她都担心的要死,寝食难安。  “放心,只要你够努力,一定能的。”百里玄月又反手拍了方如蓉的肩膀一下,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你应该知道,他在意的一向是自己身边女人的能力,只要你够强势,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百里玄月也算了解西泠牧朝那个人了。  为了争夺天下不顾一切。  “变强势……”方如蓉皱了一下眉头:“像你一样强……不可能。”  “我……”百里玄月看了看自己:“我这也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你不会理解的。”  两人谁也不现说话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因为皇太后不能离开饭类,所以白青白泽还是找机会出去买些粮食和菜蔬,刚好就做上一大桌子饭,众人一起用餐。  百里玄月十天没吃到饭了,吃的相当高兴。  坐在她向旁的北冥玉封不断的给她夹菜,温柔似水,他的眼底除了百里玄月再无其它人。  趁着肖以歌不在,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与百里玄月在一起相处。  他知道一旦肖以歌出现了,他就能默默的退到一旁了。  不过他也不怪怨什么,他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不会计较的,只要让他守着百里玄月,便觉得一切足矣。  百里玄夜也深深看了北冥玉封和百里玄月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又低头看南月锦华,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清楚了。  他也不能说。  西泠牧朝也不断的看向百里玄月和方如蓉。  方如蓉见过百里玄月之后,什么话也没对他说,所以他有些拿捏不准了。  特别是现在的方如蓉低着头,似乎情绪有些低落。  “其实我们也应该打算一下如何对付那个白无常,他的血祭阵法很可怕。”百里玄月这时抬头,正了正脸色:“这几日你们便查一些血祭阵法资料,救下以歌和那个孩子后,我们就全力对付这个白无常。”  “这个人的确可怕。”北冥玉封也收了所有情绪:“而且他的血祭阵法与古籍上记载的有些出入,是经过他改良的阵法,杀伤力更大,而且百姓死伤更快。”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到黑暗森林除掉这个人。”西泠牧朝也见识过那阵法的厉害,当初根本没敢插手。  此时提起来了,他不得不应一句。  “嗯,这是好办法,可以从根源解决问题,只是黑暗森林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杀进去的。”百里玄夜却摇了摇头,俨然他们现在是同一战线的。  说到底,西泠牧朝也把黑暗尊主得罪的差不多了。  “月儿,你有什么好主意?”方如蓉这时也开口了,她还在想着百里玄月那番话,怎么也想不通,不过提到了白无常一事,她也收了心思。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除掉白无常。”百里玄月看向西泠牧朝:“西泠与黑暗尊主也算有些交情,你应该有个办法。”  西泠牧朝有些无奈,他其实不想与黑暗尊主彻底的翻脸,关键时刻,他还能利用这个势力的。  只是被百里玄月这样问道,不是不回答。  轻轻咳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这个,要从长计议了。”  这根本不算什么回答。  在场的人也明白,西泠牧朝永远不会与他们同一战线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