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27章 介意名份吗

第427章 介意名份吗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593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6
    “小皇子,你守着殿门处,我来炼化这颗内丹,你再助以歌催进他的四肢百胲。”百里玄月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床边。  以她的修为炼化一颗神兽内丹不算什么的。  即使刚刚消耗了大量的灵力也一样不会受到影响。  北冥玉封犹豫了一下,其实他是怕肖以歌成为东离弦攻击他们的工具。  只是见百里玄月一脸兴冲冲的样子,只能忍了没有说出来。  “月儿……”肖以歌也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我们还要离开这里,你消耗太多的灵力一会儿怕要麻烦。”  “放心好了。”百里玄月的手僵了一下,他们现在根本离不开这皇宫了。  只是她现在不想让肖以歌知道他已经中了符录术的事实,或者他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不然他更会有心里负担了。  “来。”百里玄月哄小孩子一样,将那颗九阶神兽的内丹放在了肖以歌的唇边:“吃下它吧,你就能陪我走遍天南海北。”  肖以歌的眸底也全是柔情,深深看了百里玄月一眼:“好。”  一边说一边张开嘴,百里玄月催动法力,让珠子一点点化作光芒,流淌的光芒一点点融进了肖以歌的口中。  随即百里玄月便双手抵在他的心口,开始炼化九阶神兽内丹的灵力。  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灵力波动。  更是如同白昼,连门边的北冥玉封都一脸的震撼,这九阶神兽的内丹果然了得。  他都觉得灵力一瞬间充盈了。  怪不得人们拼了命要得到这东西。  只是这世间,似乎少有。  此时肖以歌轻轻闭着眸子,感觉着身体里灵力在不断的膨胀着,似乎将每一根筋脉都撑开了,他那枯竭的灵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丹田之处十分充盈。  他自失去了本命之物,一直都无法凝聚灵力,此时却感觉体力的灵气疯狂的涌动着,天地之间的灵力更是不断的被他吸收着。  百里玄月看着肖以歌渐渐红润的脸色,嘴角的笑意也深了几分,虽然黑暗森林之行白费功夫了,却一样得了九阶神兽内丹,一样能让肖以歌站起来了。  那天躺在床上,想想都觉得痛苦。  她现在也不管肖以歌和苏夏的过去如何,总之她喜欢这个男人,愿意为这个男人去做一切。  正在感受着充盈的灵气,身下却传来刺骨的寒意,肖以歌猛的坐了起来。  “以歌,怎么了?”百里玄月还在为他催动法力炼化九阶神兽的内丹,这内丹灵力太强,若一下子都塞进了肖以歌的七经八脉,会让他筋脉撑破。  所以百里玄月必须得一点点的替他疏离经脉。  “冷……”肖以歌的嘴唇都紫了,脸色更是苍白。  百里玄月却笑了,这说明,肖以歌体内的邪火已经驱除了,这颗九阶神兽的内丹还真是霸道。  效果真的很显著。  一边笑一边反手搂了肖以歌,搂着他的腰身,直接坐在了地面上。  这寒冰床可是极品,千金不换。  北冥玉封看着肖以歌能离开那张寒冰床时,面色又深了几分,终于等来这一天了,也等来了百里玄月走出他生命的这一天……一旦肖以歌恢复如初,百里玄月的生命里就真的没有北冥玉封什么事了。  这让北冥玉封的心很疼很疼,连守护着自己最爱的人,都要做不到了吗……直到第二天天大亮,百里玄月才收了手,一边擦着额头的汗珠,一边轻轻喘息着,嘴角上扬,带了一抹笑意。  “以歌,你觉得怎么样?”百里玄月抬手轻轻触了一下肖以歌的脸,一脸温柔的说着,眼底更是深情款款。  更有几分紧张。  肖以歌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却晃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你不要乱动,这内丹不没有完全炼化,还要小皇子再助你。”百里玄月更是一脸的心疼,此时她是那样的细心温柔。  更是万分的体贴。  心里眼里全是肖以歌。  东离弦知道百里玄月一定不会轻易带走肖以歌的,所以也不在意,处理一下朝中的事情,便去了苏思染的宫殿。  宫里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已经死了两个。  那两个是苏思染的贴身宫女,一直都贴身侍候着苏思染,不想会突然失踪,翻遍了整个后宫也没有影子。  所以两个宫女心灰意冷之下,便直接自杀了。  其它的宫女太监也是胆战心惊,人失踪了,他们也是有极大的责任的。  “出什么事了?”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东离弦的心沉了一下,他就是怕苏思染出事,一下早朝龙袍都没换就赶过来了。  “娘娘她……”一个宫女小声的说着,不敢抬头:“失踪了。”  “失踪?”东离弦狠狠皱眉,大步走进了殿里,将整个大殿都翻了一遍,也没有看到苏思染的身影,一时间也有些急了。  再反身回来,抬脚就踢了一个小太监:“你们是怎么守着娘娘的?什么时候不见的?”  他离开了这么久,或者这苏思染哪天失踪的都难说。  他知道自从从黑暗森林回来后,苏思染就一直不说话,一定是在怪怨自己了,现在想想的确是他这个皇帝没用,竟然让自己的女人受了那样的委屈。  每每想到这些,他就想杀了黑暗尊主为苏思染报仇。  “快去找,找不到,提头来见!”东离弦的心很疼,他现在虽然夺回了东离的江山,却还是一无所有的感觉。  “是……”一群宫女太监散了开去。  他们已经找了几天几夜了,不过现在必须得再找,就是将这皇宫翻遍了,也要找到苏思染。  心头郁结,东离弦便去找苏思绮,其实他也奇怪,他都回宫一天了,这个女人竟然能沉得住气,没有动静。  当然,他也知道,这一次苏相死了,这苏家的两个女儿一定会怪怨自己了。  他明白,见到了苏思染,他也要苦口解释一番。  面苏思绮似乎没有什么良心,对父母的生死不怎么在意,这倒是东离弦喜欢的。  这种狠心的人才能助自己。  到了苏思绮的宫殿,里面更静。  宫里人手不足,他只分给苏思绮一个宫女一个太监,此时连宫女太监的影子都没有。  不禁让东离弦有些奇怪了。  一边狠狠皱着眉头,一边向大殿深处走去。  只是整个大殿空空如也,除了他的脚步声,再无其它声音。  让东离弦的心里也有些毛燥不安了。  一边狠狠握了拳头,一边退出了大殿。  看着外面的阳光,很暖很暖,东离弦却觉得全身都是冷的,现在的他,好像更一无所有了。  只有这一座宫殿。  而这座宫殿更像是他的牢笼,让他有窒息感。  又派了几队侍卫去寻人,更派人在皇城里秘密寻找,毕竟丢了皇妃这种事不能大肆宣传的,所以只能是低调的寻找。  在东离弦以为,是苏思染负气出宫了,没有想其它的。  现在苏相也死了,皇上也不好亲自去苏府,派人去慰问了一下,也没有苏思染的影子。  百里玄月已经筋疲力尽,此时北冥玉封开始利用墟鼎中的灵泉为肖以歌炼化九阶神兽的内丹,他们二人可是用尽了全力。  不过肖以歌的情况还不错,此时他体内的灵力充盈,足有度劫前期的修为了。  这样一来,肖以歌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了。  当然那些技能还需要再好好修习一下,适应一下。  “月儿,辛苦你了。”肖以歌站起来的时候,面色红润,嘴角带笑,眼底带着淡淡的雾气,将他的五官衬得如仙邸一般。  让百里玄月的眸底也多了几分柔和。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呢。  “小皇子,多谢你。”肖以歌又看向北冥玉封,一脸真诚的说着:“这些日子多亏你照顾月儿了。”  “王爷客气了。”北冥玉封的面色更温润了,点了点头,面色平静如初,无懈可击。  此时从北冥玉封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情绪,不管是悲伤还是心痛,都不会在脸上。  他也不想给百里玄月太多的心里负担。  “你们二人好好休息一下吧。”肖以歌看着两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也带了几分歉意的说着。  其实对面北冥玉封,他也有几分尴尬的。  他当初可是求着北冥玉封,让他好好照顾百里玄月的。  不过他没死,他就不会放弃百里玄月了。  这是不会改变的。  “我现在不想睡觉,只想看着你。”百里玄月却摇了摇头,一边拉住肖以歌的手臂:“我们出去走走好吗?现在阳光正好。”  一边看向北冥玉封:“小皇子,你也要一起吗?”  北冥玉封苦涩一笑,摇了摇头:“我的修为不济,有些支撑不住了,就不陪着月儿了。”  百里玄月的面色也痛了一下,成全了肖以歌,就会伤害北冥玉封,这是无法避免的。  一边说着,北冥玉封转身离开了。  他的住处还是在皇家别苑,不在宫中,北离弦不想控制北冥玉封,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以歌,其实……我很对不起小皇子。”百里玄月和肖以歌缓步走在后花园里,花儿已经凋谢了,阳光斜斜的打下来,不刺目,更是十分温暖。  “我知道,所以,我们将这天下送给他吧。”肖以歌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  “好啊。”百里玄月毫不犹豫的应道:“只是……你不想替夜离和苏夏守住大离了吗?”  有几分犹豫,眸底中有一层淡淡的雾气。  百里玄月想到苏夏,还是心底不舒服的。  “他们都不要了,我为什么还要守着呢?我现在只想守着我的月儿。”肖以歌红衣如画,双眉清秀,笑眼弯弯,嘴角翘起,满满的笑。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其实我喜欢小谷。”肖以歌又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那孩子……”百里玄月也拧了一下眉头,听到肖以歌说喜欢小谷,她的心其实还是狠狠的沉了一下。  “我们也要一个那样的孩子好吗?女孩子像你,便是世界上最美的孩子了,男孩子像我,也一样……”肖以歌说到这里,轻轻的咳了一下。  “最俊的!”百里玄月接了一句,这话她可是十分爱听的。  随即又扁了扁嘴角:“我们不能成亲。”  “你介意就这样与本王在一起吗?”肖以歌却突然正了正脸色,抬手轻轻抚上百里玄月的脸颊,那般的深情,动作十分轻柔:“没有名分。”  百里玄月故作思虑了一下:“这个得考虑考虑了。”  肖以歌却有些急了,一把抓了百里玄月的手:“月儿,我们努力修行,一定能渡天劫的,不用渡情劫的,真的……”  他可不想自己恢复如初了,却要面对失去百里玄月。  这样他还不如一直都躺在寒冰床上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