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34章 心魔烙印

第434章 心魔烙印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44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7
    白无常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才点头:“的确,我竟然忘记了,你其实是东离的人,怎么?这一次,你打算与我合作了?”  他其实是不怎么相信的。  “皇上要与你合作,我当然不会有意见。”百里玄月这样说着,却是有几分不屑。  她在想着现在就除掉白无常的成功率有多高。  若是能现在就除掉,何必还将他骗出黑暗森林,浪费那个时间和精力。  “这样……”白无常还是将信将疑,低着头沉思着。  而西泠牧朝看着百里玄月按在白无常肩膀上的手时,也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他也很佩服百里玄月的,别说抓到白无常了,他甚至听声辩位都做不到。  这个白无常不是人类,而是游魂,要抓住,可是相当有难度的。  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  百里玄月手上的光芒又强了几分,似乎燃起了火苗一般,而她掌下的白无常也惨叫一声,反手去拍百里玄月。  “月儿小心。”西泠牧朝感觉到了灵力波动,低喝一声,却无法出手相助。  他也知道百里玄月的目的很简单——除掉白无常。  不过在这里动手,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这里是白无常的地盘,这四周全是结界。  现是布下了血祭阵法。  这个白无常可是防备着所有人的,包括黑暗尊主。  他一直都在研究将血祭阵法的心魔烙印之术,以控制黑暗尊主,不过一直没有成功。  他现在也是铤而走险了,他明知道自己不是百里玄月的对手,却还是出手反击了,因为他不想死在百里玄月的手里。  刚刚这一交手,白无常就知道百里玄月的修为了得。  百里玄月听到了西泠牧朝的喊声,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手掌轻移,避开了白无常的掌风,没有与他硬碰硬,要论修为,百里玄月绝对远在白无常之上,不过这个白无常修习的是血祭,这个阵法很邪门,一般都是借助阵法内所有人的法力而得升自己的法力的。  百里玄月忌讳这一点,所以不敢接触他的掌风。  她按住他的肩膀,是可以让他不能随时发挥法力的。  白无常一掌打空,却也得了自由。  后退数步,拉开与百里玄月的距离,一脸防备的瞪着她:“你有什么凭证?”  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说是东离弦派来的,他就会相信的。  他是真的想与东离弦合作的,因为他觉得像东离弦这样的弱势人类,能直接被他控制住。  不过,看到百里玄月,他就有些打退堂鼓了。  就算百里玄月真的与东离弦的手下,他也不敢与东离弦合作了,毕竟东离弦身边有这样的高手,他是无法控制住东离弦的。  “没有凭证。”百里玄月也多了几分防备,嘴角上挑,带了几分笑意。  “那老夫是不会与你们离开的。”白无常觉得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就是黑暗尊主想要除掉他,都未必能成功。  “那就算了。”百里玄月也不想与他耗时间,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个白无常的所在了,所以,他随不随他们离开都无所谓了。  “等等,老夫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白无常却低喝一声,面色一寒,双手交在胸前,结了一个手印,抬手挥了一下,一圈结界圈住了所有人。  百里玄月,西泠牧朝,南月锦华和方如蓉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四个人的修为也都相当的高深,所以,都快速双手交叠,结了几个手印,挥开了面前的结界。  然后四个人再双双联手,催动法力攻向白无常。  百里玄月没有留情,调动了身体里全力的法力,因为她知道,一旦被困在阵法里,根本无法离开。  上一次是因为有北冥玉封,他们最后才能破阵,这一次,他们四个人就有难度了。  所以百里玄月是万分防备这个白无常的。  白无常的本事就是借灵力,这便让他们无法抵挡了。  “西泠牧朝,你护着方如蓉。”百里玄月一边出击一边喊着。  眼看他们刚刚撕开的结界口子又被白无常的阵法包围了,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白无常便重新封了结界,这手段真的太可怕了。  让百里玄月的心沉了一下,猛的看向前方,却发现天空中,到处都是红色的血印……这是血祭阵法开始了,他们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  “我们要小心,这个阵法会将所有结界里灵力吸尽,归布阵者所有。”百里玄月提醒着几个人,声音里也满是焦急。  她隐约记得上一次,北冥玉封就是毁了那些红色的东西,才让血祭的阵法受到破坏。  所以她一边给几个人密语传音,一边快速向天空中飞身而去。  这一次的阵法却与上一次大不相同,百里玄月一时间无法下手。  西泠牧朝三人也按着百里玄月所说,用尽全力去破坏那些血印。  只是这些血印隔在空中,他们竟然无法接近,以百里玄月的修为,都无法将那些血印如何。  一时间百里玄月更担心了,他们几个人若困在这里无法出去,麻烦就真的太大了,到时候会让白无常的法力俱增,给肖以歌他们破阵带来麻烦。  “月儿,现在怎么办?”南月锦华的脸上全是汗珠,也是一脸的焦急,她也没想到这个阵法如此了得。  从前只是听说过,知道这个阵法十分邪恶,此时才算见识到这个阵法的强大。  “只能保存实力了,大家集中精力攻击白无常,我就不信,用兽血也能让他的法力大增。”百里玄月一咬牙,冷声说着。  她要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里。  西泠牧朝也点了点头,四个人快速接近白无常,准备致他于死地。  只要白无常死在这里,这个阵法也自然而然的破了。  白无常也看出了几个人的心思,这一次他也很聪明,没有与百里玄月几个人硬碰硬,只是划地开了一道结界,隔开了自己与四个人。  他现在只是一个游魂,力量大不如前,法力也相差太远,所以他现在做的也只是保命。  只要能保住性命就好。  看着白无常逃开了,方如蓉一个闪身上前,却发现动作还是慢了一拍。  毕竟白无常是游魂,动作更轻松一些。  不过在这个阵里,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都能看到白无常,一旦出了血祭阵法结界之外,他们就找不到白无常的影子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无法破解这个阵法。  他们只能被困在这里,就算不消耗法力,也是个大问题。  毕竟肖以歌几个人还等在西泠,他们就算觉得事情不对劲,找来这里,也要些日子的。  这真的是遇到了大麻烦了。  眼看着白无常划开一道结界离开了,百里玄月几个人就站在那里,面色都相当的难看。  “他到底想做什么?”南月锦华狠狠皱眉,低声说着:“似乎是不想搭理我们。”  “不会那么简单的,这个人狡猾的狠。”一边碰了一下结界壁,百里玄月一边轻轻摇头,带了几分防备。  她接触过白无常这个人,虽然死过一次,会长些记忆,不过他一定不会轻易放手的。  这个新的血祭阵法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他们暂时无法发现而已,只是这样一来,更觉得危险了。  “这些血印都是动物血,应该威胁不会太大……”百里玄月再盯上了那些血痕,嘴角紧抿,带了几分狠意。  她就知道,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破坏掉这些血痕,这个阵法就彻底的毁了。  “我们再试一试。”西泠牧朝也点头说着:“必须得毁了这个阵法。”  他可不想被困在这个阵法里,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呢,现在他都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寻找白无常了。  都怪百里玄月要拉他下水,只是现在不能说出来,他们四个人必须齐心协力才行。  “好。”方如蓉也用力点头,四个人集中精力和法力对付一处阵角,那阵角的血印红红的,有些刺目,黑暗中还带着淡淡的光芒。  犹为邪恶。  那血痕更带了几分沸腾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而白无常避开了四个人,快速走进林子深处,他一直都在发愁如何才能试验自己的心魔烙印之术,现在有人闯进阵里来了,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一定要用这四个人试验一下才行!  这样想着,便开始在阵角的周围加持法印,坐在那里,闭着眸子,嘴里振振有词,不断的说着什么,他说出来的那些字符都以肉眼可见的样子融进了阵法里,一点点向着天空中的血痕处推进。  速度不快,却带着魔性一般。  “那是什么……”百里玄月眼尖,看着那一排排的怪异字符,面色一冷:“快,大家离开那些血痕,这是白无常对我们发出攻击了。”  几个人都没有犹豫,各自快速的退了开来,同时都催动法力向那些字符发出攻击。  灵力攻击下,那些字符会一点点的涣散,不过,紧随其后的还有一批批的字符会飘过来。  那字符就像鬼魂一般,飘在空中,到处都是。  “月儿,这是心魔烙印之术,一定要小心,一旦被这些字符缠上,你便与白无常结了契约,只能听从他的指挥。”西泠牧朝还是十分有见识的,此时焦急的大喊着:“方如蓉,南月锦华,你们都各自小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