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36章 阵法毁了

第436章 阵法毁了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13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7
    天色一黑,肖以歌,北冥玉封,百里玄夜和东离弦便由楚洛城领路,进了黑暗森林,避开所有人,直奔林子深处,白无常所在之地。  “月儿他们一定是出事了。”百里玄夜急的脸色都变了,行进的速度更是极快。  肖以歌一身红衣依旧,却少了向分洒脱,不再摇着手中那把扇子,却多了几分低沉。  “嗯,他们进林子里这么久了,一这是遇到白无常了,或者是闯进了他的阵里。”北冥玉封也焦急万分,面色微微泛青,少了几分温润,多了几分冰冷。  若有人敢伤害百里玄月,他一定会让对方不得好死的。  “若是闯进阵里,才是最棘手的。”走在前面的楚洛城却僵了一下,他见识过那阵法的厉害,在一旁看着,都感觉到了惧怕。  还是以他这样高深的修为,若是普通百姓和士兵,直接就会死在阵里了。  这个阵真的太可怕了。  “只希望你的破阵之法有用。”东离弦最稳重,不急不缓的说着,一边不经意的看了看前方,天色很黑,林子里很暗,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都无法看清楚前面有什么。  这里面的危险系数就相当的高了。  北冥玉封没有接话,面色更青了几分,他没有亲眼看过改良过的血祭阵法,这个破解之法一定是有出入的。  他的心头也有些不安,不过,无论如何,他都要救出百里玄月,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  一定不能让百里玄月有事。  肖以歌不说什么,只是向林子深处走着。  通过楚洛城的话,他也知道了白无常新研究出来的血祭阵法不一般,心头没底,却也不得不面对。  这个白无常是一定得除掉的,他们不找白无常,白无常也会来找他们的。  毕竟当时白无常是死在肖以歌手里的,他的灵魂一定不甘心,定会报仇的。  “白无常只是一个鬼魂,应该惧怕符录术。”东离弦看着几个人,不急不缓的说着,他其实不想进到林子里的,只是没有理由。  他现在如此说,就是想着利用这一点,留在外面,施展符录之术。  “白无常不是一般的鬼魂。”百里玄夜当然不允许东离弦置身事外了:“他可以通过血祭阵法改变自己的体质的,一般的符录术对他根本不起作用。”  东离弦又狠狠瞪了百里玄夜一眼,他们二人是彻底的成为敌人了。  无法改变的事实。  其实在场的几个人都与他有仇了,他的确是将这几个人都伤到了。  他太以自我为中心,刚愎自用,所以,早晚都会众叛亲离的。  北冥玉封摇了摇头,对于东离弦这个人,他也没有半点好感,只想着,早晚有一天也要除掉的,否则,也是一个大患。  几个人快速进到林子里,远远的就闻到了兽血的味道,心底澎湃。  面色都有些难看,这血的澎湃让人有些不安,不由自主的想要发怒。  这个阵法的影响真的太大了,让人不得不小心谨慎了。  “看来……月儿他们与白无常交上手了。”肖以歌狠狠皱眉,咬牙说着,这附近根本没有百里玄月几个人的影子,阵法内却是灵力波动。  只能说明是他们已经动起手来了。  “嗯!”北冥玉封也咬了咬牙,突然站在原地不动,抬头四处看了看,不放过一颗树……“这些树都会影响阵到阵法,所以将毁了这些树。”北冥玉封说的认真,面上多了几分狠辣,这些树身之上都有兽血,所以整个林子才会让人有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这是在为血祭阵法稳固阵角了。  “好。”百里玄夜二话不说,抬手引雷,直接将一片树林劈的焦黑一片。  影响相当的大。  不过好在是在这林子深处,而且一般白无常这边有什么大动静,黑暗尊主都不会过问,因为他知道白无常在研究新的血祭阵法。  需要做的很多。  黑暗尊主之所以一直这么低调,就是在等着血祭阵法成功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是他毁灭三界的一天。  只要他用血祭阵法集全世界之人的灵气,快速让自己的修为爆增,直接就能跳过渡劫期,羽化成仙,到时候,天上那些老家伙,他都不必放在眼里了。  这血祭阵法对上天庭的天兵天将,一样会发挥作用的。  只要有血祭阵法,他的修为就会一路飙升,势不可挡。  看着百里玄夜,肖以歌也结了几个手印,几道劲风吹过来,一片树林拔地而起,直接就毁掉了一大片。  面对这样的杀伤力,楚洛城后退了几步,他一向温和,此时也没有出手。  北冥玉封更是治愈魔法师,不会有这样的杀伤力。  也只能是看看,此时,看着肖以歌和百里玄夜的样子,都有几分疯狂了。  真的是太担心百里玄月了。  “他们终于来了……”南月锦华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反手又催毁了一串字符,她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浑身上下都是汗水,水洗了一般。  方如蓉反击的同时,担心的看着西泠牧朝,这么久过去了,西泠牧朝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  而百里玄月却不在乎西泠牧朝如何,感觉着整个阵里的灵力在波动,甚至觉得这阵的杀伤力小了许多,笑了笑:“看来是小皇子找到破阵的办法了。”  大殿深处,白无常猛的吐出一口血来,不可思议的瞪着双眼,他没想到自己与这些人还没有正式交手,就被识破了阵法。  这才是大大的不利。  一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白无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这在里吸收着天地灵力,再用血祭阵法为自己朔灵,已经是半人半鬼了,不过这一次受创,让他再次成了一缕幽魂。  此时更是恨意大增。  恨恨咬牙,看了看四周,在大殿的一处角落里放了一把宝剑,然后,悄悄退了出去,快速离开。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一定是拼不过这些人了,他也在想,这个东离弦到那底是什么意思,必须得找到他了……若只是被利用,他们还是可以合作的。  白无常的离开,让阵中的几个人也都松了一口气,至少心魔烙印术是停止了攻击,他们在这阵中,除了消耗一点灵力,不会有其它危险了。  “西泠牧朝,你怎么样?”百里玄月走到西泠牧朝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迟迟不动,也有些担心。  若他被印了心魔烙印术,也有些麻烦。  摇了摇头,西泠牧朝还是没有动,刚刚在与白无常对决过程中,竟然让他的法力大增,此时隐隐有升阶的趋势。  看着他周围灵力波动,百里玄月也明白了什么,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这个西泠牧朝还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种时候也能进阶。  让人万万想不到的。  不过西泠牧朝却站起身来,甩了甩手,面色未变,关键时刻放弃了进阶,因为进阶的时候,是最虚弱的,他也怕百里玄月会对自己下黑手。  这个丫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他们来了。”西泠牧朝看了看前方:“这个白无常一定也受到了重创。”  “他应该是离开了。”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头:“不过……我们还是被困在阵里,这个白无常一定是耍了什么把戏。”  一边冷哼了一声。  方如蓉和南月锦华相扶着走了过来,两个人消耗了大量的灵力,都吃了些灵药,不过效果差了些,面色都过份的苍白。  要是白无常不离开,她们二人可能真的会被控制住。  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四处走走看,如何破阵。”百里玄月也眯着眸子,现在没了什么威胁性,轻松了许多,要破阵,也容易些了。  “好。”四个人快速向大殿走去。  阵外的肖以歌看着一点点明朗的森林,挑的挑眉眼:“这阵已经被毁了,看来白无常辛苦了这么多日子,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这阵没有破。”北冥玉封却摇了摇头,一脸担心:“不知道这个白无常做了什么手脚。”  百里玄夜也狠狠皱眉,看着这片被毁的差不多的森林:“这样还没有破阵吗?”  这种阵法,他实在不懂,看着,根本就是什么也没有,只是能感觉不对劲。  “没有。”北冥玉封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一边摇着头,有些无奈的样子:“若是阵法破了,我们就能看到月儿他们的所在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东离弦有些失望,没想到,这个白无常的阵法这么容易就被毁了,虽然没有破解,却也不远了。  与这样的人合作,似乎风险有些大。  主要是肖以歌的身边人才太多了,竟然什么都懂。  特别是北冥玉封,让东离弦十分的忌惮,他懂的太多了,五花八门,无所不通的感觉。  还是一个高级治愈术魔法师,这让东离弦十分的嫉妒肖以歌了。  凭什么他的身边有这么多高手,都在帮他做事?  随即想到,他随时都能被自己控制住,到时候,他的人也就是自己的人了,心里就平衡了许多,掩了眸底的所有情绪。  只是随着众人在结界外观察着。  “不过这阵毁了也有好处,我们可以更清楚的知道这个阵是怎么回事,下一次再遇上,更好破解一些。”楚洛城却笑着说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