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39章 离开

第439章 离开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71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8
    百里玄月走回北冥玉封所在的位置时,其它几个人也都走了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似乎放松了许多,在这阵法里会让人感觉压抑,所以,阵法一破,所有人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小皇子果然了得。”西泠牧朝有些吃力,他刚刚的灵力消耗的最多了,所以此时,有些不爽的说着,只是这话说出来,却让人有些懵。  只有北冥玉封清楚,这个西泠牧朝在挑衅呢,他也不放在心上,他已经习惯这个人如此了,永远都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他们二人一直以来都是对着来的,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于西泠牧朝这冷嘲热讽的话,也不放在心上。  “那是当然,你就无法破了这个阵法。”百里玄月也接了一句,她这可是说的实话,对于西泠牧朝,她可不会口下留情。  “月儿姑娘说的是,本宫不懂得阵法。”西泠牧朝面色沉了一下,还是低声说道,他的心底是相当的不快的,现在阵法虽然是破了,白无常也跑了,他们这一趟也算白跑了。  肖以歌摇了摇头,他知道百里玄月不喜欢吃亏,更喜欢护着自己人,显然她已经将北冥玉封当作自己人了,当然,就像是白青白泽一样……这一点,倒让肖以歌很欣慰,至少不会有危机感。  北冥玉封对百里玄月实在是太好了,根本无可挑剔,如果他一觉醒来,百里玄月真的选择了北冥玉封,他都无话可说,不过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罢了。  他喜欢百里玄月,可以放弃一切,甚至包括生命,所以也可以不顾一切的将她留在身边,只是那样,局面会如何就难说了。  方如蓉站在西泠牧朝的身侧,抬手拍了他一下,她也觉得百里玄月对西泠牧朝有些过份了,毕竟他们现在也是同一条战线上的,百里玄月却处处针对西泠牧朝,真让方如蓉心里不舒服。  却又不能开口说什么。  看了方如蓉一眼,西泠牧朝的面色有些不自然的变了变,他明知道百里玄月一直都在计较自己带走肖以歌之事,所以百里玄月这样说,他才没有反驳。  他还不想与百里玄月闹僵,现在的局势并不明朗,黑暗尊主未必能靠住。  一旦他与百里玄月闹翻,以百里玄月的修为,要针对西泠的话,他根本无法阻挡,他可不想像东离弦这样得不偿失。  即使东离弦没有失去东离皇朝,也与失去没有什么区别,后宫已经空空如也,无法调用一兵一将,只能给百官上个早朝,这样还真没有意思。  西泠牧朝知道,百里玄月这个人不能轻易得罪,除非能一出手就要了她的命,否则你只是伤了她,会遭到她疯狂的报复的。  百里玄月的记仇程度可是常人不能比的。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北冥玉封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开口说道:“白无常出事,想来黑暗尊主很快就会知道了。”  毕竟白无常的灵魂是黑暗尊主的灵力支撑着的。  白无常的灵魂受创,黑暗尊主一定能感应到的,即使他在闭关,也有可能出现的,他们现在还不想与黑暗尊主正面相对,他们要将这黑暗森林中的高手一个一个的解决掉,最后再面对黑暗尊主。  当然面对他的时候,也就是他要死的时候了。  他们这些人同时面对黑暗尊主,一定能将让解决他的。  只要他的身边没有帮手,就一定不会有问题了,要知道在场的几个人联起手来,绝对是不可国想像的力量。  远超一个渡劫期的高手,黑暗尊主刚刚受了伤,闭关修练,短时间内一定是无法突破渡劫期这个瓶颈的。  不过众人要想快些解决掉黑暗尊主,也得抓紧时间解决黑暗森林的其它高手了。  白无常算其中一个,十位长老也要一一解决,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被黑佛夺舍的吕谷峰。  这个黑佛可不好对付。  几个人快速出了黑暗森林,一路向东离方向行进。  西泠牧朝没有要回西泠的意思,只是紧随着百里玄月几个人,西泠那边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发生,所以,他要先留在这边,可以知道百里玄月几个人的行事计划。  他虽然不与百里玄月计较,却是绝对的将她当成自己的敌人,他更清楚,自己无法控制住肖以歌,就永远也无法利用百里玄月。  不过,眼下,他这个随着几个人也好,至少能将对方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即使对方再强势,只要计划好了,一样能放倒。  这是西泠牧朝一直都奉行的原则,什么高手,他都不放在眼里,只要清楚对方的身手,清楚对方的弱点,一样都能解决掉。  “你们有什么打算吗?”东离弦开口问道,看向百里玄月,他知道,这些人的行动计划都以百里玄月为主。  “看以歌有什么打算吧。”百里玄月却将问题推了开去,一是真的没有什么打算,二是她想让东离弦知道,肖以歌才是最重要的人。  不管做什么,她都以肖以歌为中心。  更让东离弦心里有个底儿,要是敢伤害肖以歌,后果他一定是承担不起的。  东离弦一下子就觉得无话可说了,他与肖以歌和百里玄夜都没什么说的,他们之间已经不共戴天了。  楚洛城看了几个人一眼,摇了摇头,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参与,他现在只是听从北冥玉封的安排。  到了东离,东离弦便回了皇宫,他们现在没有共同语言,所以也不必在一处了,他多说一句话,百里玄月都想宰了他。  他更清楚的知道,若不是他用符录术控制住了肖以歌,百里玄月分分钟就能整死他了。  看百里玄夜那样子,真的是想随时都弄死他呢,上一次他打伤了南月锦华,这仇算是结大了。  “现在怎么办?”回到镇南王府,几个人围坐在一起,百里玄月看向肖以歌,轻轻皱眉,嘴角紧抿,当前的情势不太好。  “嗯,这个白无常一定会卷土重来的,所以我们必须得将他解决掉。”肖以歌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虽然这一次北冥玉封破了血祭阵法,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的确。”北冥玉封也点了点头:“不过暂时找不到白无常,刚刚受了重伤,他一定不敢出来的。”  “只怕他现出来的时候,天下的百姓就要遭殃了。”西泠牧朝也眯着眸子,轻声说着,他也觉得这个白无常得除掉,不能为自己所用,就必须得除掉,否则只能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的确如此。”百里玄夜也应了一声:“白无常这样的阵法,军队根本抵挡不住,所以,必须得除掉。”  有这样一个敌人,绝对是大患。  “月儿,你有什么看法?”肖以歌还是看着百里玄月:“白无常的阵法不是说破就破的,而且他对阵法很有造诣,坡有研究,每一次都会改变阵法阵形,这是最难对付的。”  “嗯,的确不好对付。”北冥玉封以手抚了额头,有些无奈的说着:“每破一次血祭阵法,都大伤元气。”  他这一次可是损失了大量的法器,有些法器都是先辈们留下来的,没了就彻底的没了,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炼出这样的法器来。  想想都觉得心痛了。  “你没事吧?”这时百里玄月才看向北冥玉封,她似乎忽略了北冥玉封的感受。  心底也有些过意不去了。  “我没事。”北冥玉封微微一笑,看向百里玄月时,所有不愉快的情绪都消失无踪了,他的情绪一直都被百里玄月影响着。  “没事就好,在对付白无常这件事上,你有什么好的想法?”百里玄月也正了正脸色,轻声说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的确是除掉白无常和黑佛,这两个人的存在,让她寝难安。  有这样两个强势的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会伤到他们这批人,当然无法安心了。  不是她怕,是她担心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白无常的灵魂受创不轻,如果无人助他,他很快就要魂飞破散的。”北冥玉封一边眯着眸子一边说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要找到他,还是有些难度的,毕竟他在黑暗森林,是我们不能随便出入的地方。”  “如果能魂飞魄散,倒省得咱们动手了。”百里玄月笑了笑:“要是黑暗尊主不出手,想来无人能助他。”  “他的能力这么强,黑暗尊主一定不舍得让他死的,所以,现在我们再回去,可能一切都晚了。”肖以歌摇了摇头,他也明白这件事的严重事,只是没有更好的办法。  黑暗森林里面的一切,他们并不了解,不敢擅自闯进去。  他更在意百里玄月的安全。  “不过他就算能活着,短时间内也无法研究新阵法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的。”方如蓉也轻声说着,她其实不想再踏足黑暗森林了,这一次就够了。  要承受的心里压力太重了。  她有些承受不了。  “话是这样说,一旦让他修养过来,我们可能就要倒霉了。”西泠牧朝就想着现在利用北冥玉封除掉白无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