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46章 灵魂附体

第446章 灵魂附体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2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9
    方如蓉是几个人当中法力比较低差的,所以,此时白无常的目标就是方如蓉,所以,他不顾一切的攻击着方如蓉,甚至不去管百里玄月对自己的攻击。  就算少了几分魂魄,只要有附体,也一样能活下去的,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附方如蓉后,会不会被对方控制住了。  因为他只想着一个问题——不想死!  “月儿,快,不能让他靠近方如蓉。”西泠牧朝焦急万分,全身冷汗直冒,却无法动弹,他周身悬浮着那些法器,看上去有些诡异。  “我知道。”百里玄月猛的拍出一掌,隔着空气,拍向了白无常。  本来被火包围的白无常被这一掌打的口吐鲜血,与方如蓉对持着的力量也少了几分,空中悬浮着的镯子也向他靠近了一些。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白如常又不顾一切的催动法力,甚至不怕被火灼烧,向前迈了一步,面上满是决绝。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拼一次了。  “起。”白无常催动全力的力量,大喝一声,双手拍向半空中欲要套住自己的法器,愣是将那些法器推向了方如蓉。  “小心。”百里玄月反手弹出一道光圈,将那个法器拦了下来,空气中发了一声巨响,一时间地动山摇。  看得出来,百里玄月和白无常也都用了全力。  这相撞的力量如此可怕。  护着阵角的几个人也都焦急万分,却不能随便的出手,只能先观察着情况。  “西泠牧朝,你的动作快些。”北冥玉封不担心别的,他只担心百里玄月的情况,所以大声的喊了一句。  对阵法,北冥玉封也算十分的精通的,此时此刻,他也明白,白无常除了灵魂附体,已经没有退路了。  可是只要有一点点机会,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差错,一旦白无常附体,不管是附体什么人,这拘魂术,就算是废了。  西泠牧朝额头的汗珠不断的落下来,他虽然精通这拘魂术,却还是小瞧了白无常,他之所以选择今天布阵,是以为白无常昨天受了重创,今天定会好收拾的。  不想,一切都出乎意料,也让他的阵法受到了阻拦。  肖以歌,百里玄夜不怎么懂阵法,不过也看得出来,情况不怎么如意,这个白无常的反击太强烈了,到现在都无法控制住。  也都狠狠皱眉盯着西泠牧朝。  南月锦华一脸担心的看着百里玄月:“月儿姑娘,你一定要小心。”  百里玄月这个时候无心它顾,她不想方如蓉出什么事,此时,方如蓉已经没有退路了,与白无常较量着法力,一旦她收手,那个镯子法器就会倒扣在她的身上。  一旦法器扣在方如蓉的身上,她就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催动法力,最容易被白无常灵魂附体。  其实这样的结局是谁也不想看到的,连西泠牧朝也不想看到。  西泠牧朝是想收了白无常,为自己所用,所以,布阵的时候,才留了余地,现在反而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后悔万分,却已经来不及做什么了。  百里玄月有些眼红了,她的火势攻击更强了几分,手中更祭出了一把宝剑,剑身燃着滚滚火苗,整个拘魂阵再没有半点阴气。  见此,白无常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他第一次觉得百里玄月如此可怕。  能用本身的魔法祭出宝剑者,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当初肖以歌做到了,现在百里玄月也做到了,真的让人不可思议。  其实白无常一直都猜不透百里玄月的实力,因为她隐藏的够好。  “月儿,小心,这是在阵法里,这里阴气最重,会影响你的法力。”北冥玉封却低喊了一句,其实以百里玄月的修为,那一掌拍出去,白无常是必死无疑的,可是在这阵法里,无形间就已经减弱了百里玄月的攻击力。  才会让白无常拣了一条命,没有当场魂飞魄散。  如此看来,西泠牧朝也拘魂术阵法还影响了百里玄月出招。  百里玄月也感觉到了阴气聚集,她的火势攻击威力都小了许多,木系魔法根本无法发挥,她干脆都已经放弃了。  不过,西泠牧朝这阵法的好处,就是一般人不敢轻易踏足,连黑暗尊主都不敢走进来,因为他一旦进来,法力修为就会大大的减弱。  所以此时,黑暗尊主还站在边缘处张望着,他在等着白无常回去,因为阵法封了结界,里面的情况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  东离愁又走回来的时候,黑暗尊主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你怎么又回来了?”  “尊主在这里站了半晌,也累了,我来陪陪尊主。”东离愁一脸献媚的笑着,一边说一边搂了黑暗尊主的手臂,整个身体都吊在了黑暗尊主的怀里。  黑暗尊主僵了一下,这个东离愁一向聪明,他是知道的,此时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东离愁是想巴结自己了,毕竟自己好些日子没有出关了,冷落了这个女人。  抬手也搂紧了东离愁:“这里面有些不对,本尊是怕有人来黑暗森林捣乱。”  “谁有那样的胆子,那是找死了。”东离愁媚眼如丝,双手搂了黑暗尊主的脖子:“离愁都好些日子没见到尊主了,一见面就让离愁自己回殿里,离愁都等不及了。”  一边说一边用身体蹭了蹭黑暗尊主。  美人在怀,黑暗尊主还真有些把持不住了,回头看了看阵法里面,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阴气依旧很重,让他不敢随意踏足。  再看东离愁的样子,身体僵了一下,转手将她打横抱了,侧身拐进了一旁林子茂密之地,从那里还是可以看到阵法的情况的,他是不想错过白无常出来,也不想辜负了美人,所以,就边享受边观察,两不耽误。  被抵在树身上的东离愁狠狠咬牙,她没想到黑暗尊主会将她带来这里,想来吕谷峰也有看得一清二楚,突然就心灰意冷了。  好在有大树相隔,不会看得太真切。  黑暗尊主一边调逗着东离愁,一边抬眸看着对面的情况,不放过一点点风吹草动。  随过来的黑佛,也就是吕谷峰,看了看黑暗尊主和东离愁,冷笑了一声,这样的春宫秀,他倒不介意看看,只是他不爽的是,这个黑暗尊主在这种时候还盯着这边的情况,让他不得不还疑什么了。  而且被这样盯着,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根本不敢随便的走进这个阵法里。  他对天生领域很是了解的,这个阵法对他也有着若大的吸引力,十分的想进去一探究竟,就是没有机会。  他虽然没与黑暗尊主交这手,却也明白,这个怪物不好对付,绝对不能轻易的惹怒他,要除掉他,也要暗中动手。  所以现在他也只能静静的等着,等机会,一旦有机会,他便进到阵中去看看。  他现在已经不是阴灵了,这种致阴之地他是不宜停留的。  只是那种熟悉感让他莫明的心动,深深的被吸引。  “尊主,我们回大殿吧。”东离愁知道这样一来,吕谷峰无法行动,一边搂着黑暗尊主的脖子,一边妖媚的说着:“这里……总归不好。”  黑暗尊主看着东离愁娇柔的样子,也是心动不已,却犹豫了一下,他虽然贪恋美色,却更在意白无常,他不想白无常出什么事,也不想他逃出自己的掌握。  这里阴气这么重,对白无常太有利了,他不得不防备着,所以,不想立即就回大殿,怎么着也要看着白无常出来才行。  犹豫间,东离愁恨恨咬了咬牙,一用力,推倒了黑暗尊主,反身将黑暗尊主压在了身下:“既然尊主喜欢在这里,离愁就好好侍候尊主好了。”  这举动倒让黑暗尊主僵了一下,这个女人今天还真是大胆了。  不过他并没有推开她,任她挑逗着,只是这样一来,他就不能随时观察阵法那边的情况了,只能是抽空看一眼。  吕谷峰则趁着这个机会快速闪身进到了阵里,快速向阵角的中心行进。  他一定要弄清楚这里是怎么回事,会让黑暗尊主这么在意。  而西泠牧朝已经催动了全身的灵力,他周身的法器更是盘旋在空中,个个闪着冷光,寒气袭人,这是最后关头了,只要成功收了阵法,白无常必将魂飞魄散。  百里玄月看了看西泠牧朝,也缓了缓情绪,知道他要收阵法了,不然他们也要支撑不下去了,在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她不想冒险了。  毕竟她全力施法会引来雷劈的。  “啊……”却是突然方如蓉惨叫一声,空气中的法器一瞬间缩回了镯子大小,掉落在地,而方如蓉同时倒地不起。  白无常一瞬间消失无踪,西泠牧朝也已经站起身来,面色却是冰冷异常。  他在收阵的时候,无法顾及方如蓉,百里玄月也想着要收阵了松了一口气,放下了防备,却让白无常钻了空子。  “方如蓉!”西泠牧朝快速扑了过来,顾不上其它,快速将她抱在怀里,取了几张纸符贴在她的额头上,一边扶她盘坐起来,快速将法力输进她的身体里,以助她抵挡白无常。  白无常在最后时刻,还是附体在了方如蓉的身上。  不这样做,他就会魂飞魄散,虽然附体方如蓉也未必能占用她的身体,若是神识不够强大,只会被对方压制住,与魂飞魄散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魂飞魄散之后,他的一切都会消失,附体被对方压制后,他的一切能力修为都会对被方所用。  百里玄月也不可思议的瞪着方如蓉和西泠牧朝,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的关键时刻,白无常会不顾一切的附体方如蓉。  甚至冲破了燃烧着的火势圈,就算他附体方如蓉,怕也只剩一魂一魄了,她这火系魔法可是相当霸道的。  肖以歌正要走向百里玄月,却猛的变了脸色:“此地不宜久留,有人来了。”  已经输了大量灵力给方如蓉的西泠牧朝也正了正脸色:“的确,我也感觉到了,我们快些撤离这里。”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了,这黑暗森林里的人都不一般,一个白无常就让他们险些束手无策,现在方如蓉更是死生难料。  一边说着,众人都施展法术,转眼消失。  等到吕谷峰走近的时候,只剩下空荡荡的林子,甚至那抹阴气也消失无踪了。  “奇怪,怎么回事……”吕谷峰四下看了看,一边皱了皱鼻子,脸色也暗了暗:“竟然跑了这么快,会是什么人……”  他也明白,黑暗尊主的野心不小,却迟迟不动手,一定是等着什么。  或者这里就是关键所在,却是他来晚了一步。  这时候,他更确定,黑暗尊主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这份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而黑暗尊主本身,没有太强太深的实力的。  只是现在阵法消失无踪,更见不到个鬼影,吕谷峰还疑归还疑,却什么也做不了,现场很干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站在原地,吕谷峰从大脑里搜索着有用的消息,他的灵魂毕竟是黑佛,对黑暗森林的过去并不是十分了解。  不过他知道,吕谷峰一定是知道的,所以回忆着过去的一切。  白无常的名字也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下,甚至连血祭阵法也闪了过去,这让黑佛十分的震撼,这个血祭阵法他也是知道的,更知道这是一种毁天灭地的阵法,一定布阵者没有漏洞,绝对可以只手控制整个天下,更能利用阵法让自己的修为暴增。  想要成为天下第一,甚至是整个三界的第一,都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只是在吕谷峰的记忆里,白无常已经死在阵法里,而且阵法就是被肖以歌,北冥玉封和百里玄月三个人破掉的。  想到这里,黑佛猛的摇了摇头,一边握了握拳头:“又是这几个人!”  他最恨的就是这几个人了,当然还有一个西泠牧朝。  是他们毁了自己的真身,毁了自己的一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