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47章 活着吗?

第447章 活着吗?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748更新时间:2017-12-29 07:19:59
    回忆过后,吕谷峰正了正脸色,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白无常早就死了,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无法联系到白无常的身上,也无法联系到百里玄月几个人的身上,此时他只能一脸疑惑的望着四周。  他更想知道,黑暗尊主到底在意的是什么,这里根本就什么也没有。  对方已经离开了,而且对方是什么人,现在也不清楚了,他一边想着一边离开,他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是黑暗尊主能用到的人!  在发现自己走进来的时候,快速离开了。  那么这样一来,自己更要快些解决掉黑暗尊主了,不然,后患后穷。  出来的时候,黑暗尊主和东离愁还在忙碌着,这个东离愁倒是十分的敬业,为了给自己制造机会,一再的缠着黑暗尊主。  黑佛觉得与东离愁合作还是很值得的。  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生气。  待到黑佛离开,黑暗尊主才翻身压下了东离愁,一脸的笑意:“看来这些日子本尊不在,你很想念本尊啊。”  虽然平时东离愁也会热闹如火,却很少像今天这样,似乎太过热情了,让黑暗尊主都欲罢不能了。  东离愁心底满是厌恶,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尊主一走就是十几天,离愁当然会想念尊主了,离愁真希望尊主能天天陪着离愁呢。”  一副诱人的样子,媚眼如丝,双脸微红,眼若秋波。  让黑暗尊主的大脑也一瞬间一无所有了,早就将白无常抛到九宵云外,只顾着享受美人了。  黑幕笼罩下来的时候,黑暗尊主才尽兴的放开了东离愁,此时的东离愁全身瘫软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也后悔了,可是,似乎,吕谷峰已经成功了离开了,这样就够了。  整理了一下衣衫,黑暗尊主的眸底暗了一下,看了看前方,再看寸缕未着躺在那里的东离愁,他的大脑猛的疼了一下,他突然就觉得今天的一切都是东离愁有意的,这个女人不想让自己看到什么?  这样想着,他看着东离愁的眸底就升起了一抹杀意。  东离愁闭着眸子,晕死了过去,小脸红晕,依旧动人。  又让黑暗尊主觉得这个女人与白无常应该没有关系,因为是他将东离愁从大殿里领到这里来的,可是他的目的没能达到,因为他没有看到白无常离开,只顾着这个女人了。  又看了东离愁一眼,黑暗尊主没有管她,只是任她躺在那里,自顾自的向那片阴寒之地走过去,而此时阴寒之地已经没了那股逼人的阴气,很静,很静,什么也没有。  甚至没有白无常的影子。  他又快速向白无常居住的林子深处走去,那里虽然被毁了,可是除了那里,白无常根本无处可以居住了,因为白无常只是一个灵魂,无法住到阳气太重的地方,这整个黑暗森林也只有那一处了。  找遍了整个林子,也没有白无常的影子,甚至他也感应不到白无常的存在,这让黑暗尊主立时动了怒意,脸色一青,抬腿到了东离愁所在的位置,瞪着昏睡的东离愁,猛的蹲下来,抬手掐了她的脖子,十分用力。  一直都昏睡着的东离愁惊醒过来,脸色微微泛紫,不可思议的瞪着掐着自己的黑暗尊主:“尊主……大人……”  说这几个字,已经气息不稳了,肺部更是火烧火撩一样的痛。  “你与白无常是……什么关系?”黑暗尊主咬牙切齿的说着,手上力度加大,能听到很细微的骨头破裂的声音。  听到黑暗尊主的问话,东离愁才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用力摇头,她甚至不知道白无常是什么人:“我……不知道,白无常……是,是,是什么人,咳咳……”  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真的很难过。  无法呼吸了。  听到东离愁的话,黑暗尊主才恍然大悟,他也记起来,无人知道白无常还活着,是自己想太多了,这才猛的松了东离愁,看着她泛着青紫的小脸,叹了口气,是自己贪欢,才坏了大事,真是气愤,又无法发泄这怒气。  他就知道白无常早晚会背叛自己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离开了,那处极阴之地,可以让他的修为翻培的增长,只要修为增长到一定的等级,他就不惧怕阳气了,甚至可以在阳光下出没,他只是没想到,这才大半天的时间,这个白无常就能离开黑暗森林了。  那么那片阴气极重之地是怎么回事?现在已经没了阴气?难道只是阵法?  一个阵法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布阵之人是谁?怎么会知道白无常?  一大堆的问题袭来,让黑暗尊主的脑子都疼了起来,太多事情他想不通了,最近走进过黑暗森林的只有百里玄月那一行人,他们不应该与白无常合作的,他们是正义之师,怎么会与一个血祭阵法的人合作呢?这是怎么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且据他对那些人的了解,似乎无法弄出这么高明的阵法来。  所以,他不再还疑百里玄月一行人,反而还疑起了黑暗森林的人。  黑暗尊林高手如云,有些人,他也是无法控制住的,不过那些人不敢明着与自己做对的,毕竟他还是掌管着大部人的,连几位长老也不敢明目帐胆的反对自己的。  这样想着,他便拉起了东离愁,将衣衫递给她,让她穿好。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清理一下黑暗森林了。  有些人没有必要留下来,就不必留了,免得给他添堵。  现在,东离弦和百里玄月几个人正对着干呢,暂时不会威胁到黑暗森林,所以黑暗尊主要抓紧时间进行内部整顿了。  累了一天的东离愁留在大殿里,却迟迟没有等来黑暗尊主,她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将那瓶药水给黑暗尊主用上了,让他彻底的从这里消失。  她对他除了厌烦,嫌恶,再无其它。  今天,这个怪物还险些掐死自己,她对他的怨恨就更深了几分。  她甚至更想知道,白无常是什么人。  等到三更天的时候,没见黑暗尊主回来,东离愁便悄悄出了大殿,找去了吕谷峰,她要告诉吕谷峰今天发生的一切。  吕谷峰也没有入睡,他也在想着今天东离愁能不能成功除掉黑暗尊主,看到她亲自来了,还有些激动,上前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一脸的兴奋:“我们成功了是吗?”  东离愁看着吕谷峰,摇了摇头,心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今天,她就在吕谷峰的面前与黑暗尊主在一起……“怎么了?”吕谷峰也摸不透东离愁,看她那样子,又不像是被黑暗尊主逃跑了。  “尊主没有回来。”东离愁的声音极小极小,她真的无法面对吕谷峰了。  “原来这样,白天没发生什么事吧?”吕谷峰又上下打量了东离愁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甚至她的灵力还是十分的充沛,没有受伤的迹像。  “白天……”东离愁的头压的更低了,摇了摇头:“他只是还疑,我与白无常合伙背叛他。”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时候,她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那样近,近到触手可及。  “白无常……”吕谷峰彻底的晕了:“难道白无常还活着呢?”  “什么?死了?”东离愁更晕了:“他让我进到那个阵里,似乎就是在监视白无常的,怎么会死了?”  “可是……”吕谷峰抬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脸色也暗了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他明明记得白无常死了,怎么会与东离愁合作?这个黑暗尊主到底有什么秘密?此时看来,白无常真的没有死。  可是血祭阵法被毁了,白无常死在肖以歌的手里,记忆是那么的深刻啊,可是吕谷峰亲眼看到的,不会有错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后来黑暗尊主用什么手段救活了白无常。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这样想着,吕谷峰有了几分危机感,他了解血祭阵法,他这样的高手走进去,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的,可能真的要有大麻烦了。  怪不得这个黑暗尊主如此的嚣张,竟然有白无常这颗棋子。  只是今天发生了什么,就难说了。  “现在,你怎么出来了?”吕谷峰又看向东离愁:“你不怕他发现什么吗?”  “他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他似乎去给那些长老开会了。”东离愁摆了摆手,有些犹豫的说着:“不过我也不能久留。”  “这件事我会再继续调查的,你最近要小心一些,黑暗尊主若是有什么发现,你就先不要动手,我怕他可能会伤到你。”吕谷峰又改变了主意,他现在需要调查清楚白无常一事,这个血祭阵法,他可不能忽略掉。  “嗯。”东离愁有些不舍得离开了,吕谷峰对她还算温和,说是不解风情。  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了,吕谷峰随即了也出了房间,向白日里的阵法所在地走去。  镇南王府,百里玄月几个人正围着方如蓉,她已经清醒过来了,好在她的灵魂还在,这具身体并没有被白无常占据,让众人吁出了一口气。  “你没事就好了,吓死我了。”百里玄月还是念着他们之间的友谊的,此时正握着方如蓉的手轻声无奈的说着:“那个时候是我太大意了。”  “这也怪不得你,谁能想到白无常如此不要命。”方如蓉摇着头笑了笑,浑不在意的说着:“我知道你们都尽力了。”  这一次,方如蓉更是无法自拔的爱着西泠牧朝了,因为她看得出来,西泠牧朝现在很关心自己,也很在意自己。  在自己昏睡的时间里,西泠牧朝一直都抱着她不恳放手。  现在虽然不说话,那眼神里却全是担心,而且方如蓉回答百里玄月的问话时,他也会竖着耳朵认真的听,生怕错过什么一样。  这让方如蓉的心里柔柔的暖暖的。  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温暖,虽然有些惊险,不过方如蓉一点都不后悔,这样也值得了。  “没事就好。”南月锦华也凑了过来,他们几个女子说起话来更方便些。  此时已经是三更天,几个人便也都离开,各自回房了。  “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众人离开后,西泠牧朝才凑近方如蓉,一脸关心的问道:“头晕,心悸什么的?”  直直盯着方如蓉的脸,不想错过什么一般。  方如蓉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适。”  “那就好。”西泠牧朝难得的一脸温和,拉了方如蓉的手:“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今天留下来陪着你,有什么事,随时喊我。”  他懂得拘魂术,当然知道眼下,方如蓉的神识打败了白无常的神识,所以,现在的方如蓉可以拥有白无常的一切记忆和修为,甚至包括他的血祭阵法。  “你……”方如蓉有些受宠若惊的瞪着西泠牧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我睡在地上。”西泠牧朝的笑意依旧,这笑,一直都是面对百里玄月才会有的,现在对她方如蓉竟然也有这样的笑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