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48章 成全

第448章 成全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210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0
    百里玄月与肖以歌没有回房,只是缓步走着,都是一副心思重重的样子。  对于方如蓉发生的事情,两人都不怎么愉快的样子,半晌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拧着眉头,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看西泠牧朝对方如蓉的样子,可能要麻烦。”百里玄月终于开口说道,面色有些难看,她怎么也做不到除掉方如蓉的。  “嗯,我也看到了。”肖以歌点了点头,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不过……可能早晚都是后患无穷,你不除掉她,她会除掉你的。”  “我觉得……方如蓉应该不会那样做的。”百里玄月摇了摇头,她与方如蓉相处的时间不久,不过他们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月儿,你现在太过感情用事了,这件事,一定要三思。”肖以歌叹息一声:“其实可以去问问北冥玉封,他一定更懂这一切。”  “我……”百里玄月咬了咬唇瓣,她也明白,一旦方如蓉不顾一切的助西泠牧朝,怕是谁也拦不住的。  “嗯,我也理解你的感觉,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吧。”肖以歌没有再为难百里玄月,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不过即使他们能破了白无常布下的血祭阵法,也一样能破掉方如蓉布下的,所以现在也不必太过担忧了。  “可能,接下来,西泠牧朝就能娶方如蓉了。”百里玄月点了点头,这是最高兴的一件事了,方如蓉终于能如愿以偿了,太让人激动了。  “一定会娶了。”肖以歌冷笑了一下,他其实现在都想除掉西泠牧朝了,却也明白,虽然自己这方人多势众,却也未必能成功。  这个人藏的太深了,他们根本弄不清楚他的实力。  而且眼下的局势有些乱,一旦他们掐起来,就给东离弦机会了。  所以必须淡定,要忍耐着。  “唉,方如蓉太爱西泠牧朝了。”百里玄月摇了摇头:“注定要受伤。”  “你呢?”肖以歌反手揽过百里玄月的肩膀,轻声说着,一边挑了挑眉眼,深情如斯的望着她,眼底也是温柔似水。  “我也太爱你了……”百里玄月眯着眸子说着:“我在想,怎么样才能少爱一点呢。”  “你敢……”肖以歌却双手用力将她揽在怀中,有些霸道的说着:“一点都不能少,我都不怕受伤。”  百里玄月也反手揽了肖以歌,正了正脸色:“为了你,我都不怕受伤,怎么会少爱一些呢……”  这是她的真心话,为了肖以歌,她真的可以不顾一切了。  “我也是。”肖以歌也轻轻点头:“所以我们要为了这份爱好好努力。”  他们要努力的打败敌人,努力的活着,好好的活着。  为了彼此的爱。  远远的,北冥玉封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他其实也想与他们商量一下方如蓉的事情,可是看到他们如此,便打消了念头。  他明白现在的局势很乱,不过百里玄月却很幸福,这样就足够了。  他不想出来打扰到她的幸福,那样他会觉得自己有罪,会觉得自己对不起百里玄月。  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回了房间后,北冥玉封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的心情不算好,也不算坏,虽然不能得到百里玄月,却能看到她幸福的笑容,总比那时候,她****以泪洗面要好的多,自己做了那么多,都换不来她的笑,只要肖以歌站在那里,就能了。  一边想着一边摇了摇头,北冥玉封的心其实很痛。  “你说,我们要不要破坏一下西泠牧朝和方如蓉的感觉。”百里玄夜和南月锦华也在商量着这件事,他们都是高手,这其中的猫腻他们都看得出来。  “如何破坏?”百里玄夜笑了笑,一边摇了摇头,就那样低头看着南月锦华,他也知道南月锦华耍起阴谋来相当了得的。  并不是表面那样无害的,只是当初没有耍过百里玄月,其实有些时候在真正的势力面前,阴谋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这个……”南月锦华抬眸一笑,有几分邪气:“不是还有北冥玉封吗?”  “北冥……”百里玄夜忍不住笑了一下,一边摆了摆手,摇了摇头:“不可能,他的心里只有月儿,他根本不会再心仪其它女子了。”  一边说着还有些无奈,他当年也是如此,不过时间总会改变一切的,至少他就放下了一切,肖以歌也放下了,现在的肖以歌心里除了百里玄月再无其它。  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  “如果爱的不够深呢。”南月锦华却不信北冥玉封可以为了百里玄月而放弃一切,毕竟他是一国之君,还要为整个北冥考虑。  “这一点,不好说。”百里玄夜正了正脸色:“其实本王当年真的很爱苏夏,不可自拔。”  这是他的心中的秘密,一个天下人都知道的秘密,却是从未被他提起过,今天他也是第一次提起来,而且是对着南月锦华。  他说这话时,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思绪里,很淡然很宁静的感觉,不看南月锦华,只是望着远天,他的眸子里却是什么也没有,空空的。  “当初就是为了苏夏,我才助夜离打天下,才会不顾一切的守了东离这么多年,这种感觉,你可能不懂的。”百里玄夜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你也知道,月儿和冰儿都是我的妹妹,本王独独对月儿好,甚至维护着她的一切,在她还痴傻的时候就全力护着她,只因为她与苏夏长着一脸一模一样的脸……”  这也是天下皆知的,也是南月锦华知道的。  不过她可以不计较这一切的,可以什么也不在意的,因为她喜欢这个男人。  可以不顾一切,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命。  他们都是多情种,却遇到了一起。  南月锦华也不接话,只是任百里玄夜在那里说着,说着他的过去,他曾经的迷茫,曾经的执迷不悔,甚至现在,百里玄夜也没有后悔过当初那样做。  当然他也不后悔爱上南月锦华,他只是觉得自己当初不够爱苏夏,否则一定不会爱上南月锦华的。  “其实月儿是幸福的。”南月锦华叹息一声,她知道百里玄夜现在对自己也是一心一意了,可以这样说过去的一切,就表示他真的放下了。  “是的,她是幸福的,至少肖以歌也是真心爱她的。”百里玄夜最初也怕肖以歌把百里玄月当作是苏夏的替身,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肖以歌爱百里玄月,是用整个生命,整个人生去爱的。  他当年对苏夏也是不顾一切,可是他却放弃了,而对百里玄月,他是绝不放手的。  “其实方如蓉也深爱着西泠牧朝。”百里玄夜又顿了一下:“所以不管北冥玉封对月儿如何,就算他答应娶方如蓉,方如蓉也不会嫁给他的。”  “倒也是。”南月锦华也想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一边轻轻点头,叹息了一声,方如蓉当时能从西泠追去东离选秀,不顾天下人的耻笑,就能看得出她对西泠牧朝的一片真心了。  想到此,南月锦华却转了转眼珠:“那可以从西泠牧朝下手啊,他不是一直都喜欢月儿姑娘吗?可以让月儿姑娘拖住他与方如蓉的婚事啊,他不能娶方如蓉,时间一久,方如蓉一定会有异心的,到时候一定不会助他了。”  “这个……”百里玄夜想说这很卑鄙,不过却不缺为一种好办法。  只是怕当事人百里玄月不会那样做,她若不答应,一切都白搭。  “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光彩,不过,总要阻止西泠牧朝,那个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要是让他掌握了血祭阵法,后果不堪设想。”南月锦华倒是为了全局考虑,她的想法不怎么过份。  只是让百里玄月拖住西泠牧朝,不让他娶方如蓉而已,这很简单的。  “月儿和方如蓉也是好友,她怕是不会这样做。”百里玄夜还是摇了摇头,他虽然不是十分了解自己的妹妹,却也知道这一点的。  “嗯,我明白。”百里玄夜点头,这件事的确有些棘手了,他也在想办法。  只是一时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而已。  “我们现在就去他们吧,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南月锦华不想西泠牧朝和方如蓉那边生迷煮成熟饭,一旦那样,可能他们做什么都白搭了。  百里玄夜有些犹豫,却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随着南月锦华向百里玄月的院子方向走去,他们刚刚出了方如蓉的房间,想也知道大家还没有睡。  这时肖以歌也刚好送百里玄月回到院子里,看到百里玄夜和南月锦华,两人也心知肚明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  “以歌,月儿,你们也担心方如蓉一事吧。”百里玄夜率先开口,拦了两人的去路。  “嗯,这的确是一个难题。”百里玄月点头,面上也有些为难:“只是这种事情我们阻止不了的,就让他们顺其自然吧。”  “其实……”百里玄夜又看了一眼肖以歌,才又看向百里玄月:“只要你想,你就能阻止。”  这话说的很隐晦,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因为百里玄夜也不好说出口,毕竟肖以歌还在场。  “什么意思?”百里玄月懵了一下,皱眉看着百里玄夜:“大哥,你说清楚,我没有明白。”  肖以歌的脸色也暗了暗,因为他也明白了,一边皱紧了眉头:“百里,万万不可。”  他可不想牺牲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能。  他这个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这种事绝对不会让百里玄月去做的。  “怎么了?”百里玄月有些反映迟钝的盯着几个人:“什么不可?”  “闲王殿下,只是做戏而已。”南月锦华也有些急,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不,做戏也不可以,月儿只能留在我身边。”肖以歌却是一脸的坚决,绝不妥协的样子:“我不会将自己的女人送到其它人身边的。”  这样一说,百里玄月也后知后觉的明白了,看着百里玄夜和南月锦华,叹息一声,正了正脸色:“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的想法,也明白你们的用心良苦,为天下着想,不过这种事,我做不来,我更希望西泠牧朝能娶方如蓉,这是方如蓉这一生的追求,我不能破坏,那样,我就不是百里玄月。”  她很珍惜与方如蓉的这份友谊的。  不到战场厮杀,互相对决的时候,她一定不会做伤害方如蓉的事情的。  看着百里玄月,南月锦华突然觉得自己从不了解她,似乎这个丫头一向都是不择手段的,此时此刻,竟然说不会那样做?  不过她的确不够了解百里玄月吧。  “月儿,这件事只是一个提议,若不能便算了,有北冥玉封,破阵不是问题的。”百里玄夜也觉得有些尴尬了,这种话题不好再继续了。  他也是堂堂正正的镇南王,从不会耍小把戏的,只是被南月锦华的话说的心动了一些。  此时也后悔了几分,一边说着一边拖着南月锦华的手臂就走:“夜深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南月锦华也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多说无益。  肖以歌和百里玄月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过南月锦华却觉得,他们之后可能还要发生分歧,毕竟她一向都是不择手段的,甚至她的皇兄南月锦年也与她是同一类人。  将来他们一定是要与南月合作的,可能到时候,就会显出矛盾了。  现在她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百里玄月和肖以歌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南月小公主的脾性还是没有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嗯,百里似乎也有些心软了,竟然听了她的话。”肖以歌点头:“看来,以后,与南月也不会善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好了,很晚了,我要去睡觉了。”百里玄月也不想想那么多了,一边揉了揉额头,想的太多了,真的会头痛,会很累,满心疲惫。  肖以歌笑了笑,一边抬手替百里玄月揉了揉额头:“嗯,不要想了,明天我们还要面对东离弦,要打起精神才好。”  不想百里玄月却反手搂了他的手臂,眨了眨眸子:“你今天就留在这里好了。”  她明白,她与肖以歌永远都没有名正言顺,那么不如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只要在一起,就不要分离。  肖以歌也笑了笑,没有像平时那样开玩笑,而是回手握了百里玄月的手臂,两人很有默契的走进了房间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