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1章 心凉

第461章 心凉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27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2
    南月锦华紧了紧揽着百里玄夜的手,她其实不想让他去冒险的,可是她不能阻止百里玄夜去救自己的妹妹,她不能这样做的。  她知道百里玄月对百里玄夜来说有多么重要,虽然心底有几分不快,却没有表现出来,此时此刻,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也好。”听了北冥玉封的话,百里玄夜点了点头,像是下定决心一般。  “大家都要冷静,在明日天黑之前,你们就等在这里,我与苏夏再去打探母后的消息。”夜离顿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着。  所有人都没有异议,他们不是不想帮且夜离寻人,是不想暴露目标。  毕竟他们在这镇南王府逗留一事,无人知道,这也算是一个栖身之地,相对安全的栖身之地。  “对了,百里还有一个妹妹在东离是吧?”苏夏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百里玄夜:“她的夫君是不是投靠了东离弦?”  “是的。”百里玄夜倒是记得百里玄冰的,不过他没有时间去过问她的事情。  因为对云肖迟的恨意,对这个妹妹他也多了几分懊恼。  而且曾经百里玄冰也没少欺负百里玄月。  “或者可以从她那里下手。”苏夏眯着眸子:“我觉得东离弦的嫌疑最大了。”  “嗯,可以考虑。”百里玄夜也点头:“平王是投靠了东离弦的,世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那,我们先去平王府一趟吧。”苏夏拉了夜离的手,一本正经。  他们一直没有说孩子放在了哪里,不过看两个人的样子,应该是十分安全的。  “你们要小心。”百里玄夜又叮嘱了一句:“我那个妹妹没有什么脑子。”  意思是他们问了什么话,转身就会去告诉其它人的。  “明白。”夜离和苏夏同时点头,也都笑了笑,没脑子的女人好对付,最怕有脑子的。  两人一边说一边出了王府,快速向平王府的方向飞身而去。  他们要利用有限的时间,赶紧找到皇太后的所在,不然哪一天,皇太后成了对方的人质,就真的麻烦了。  这些人都是夜离的生死兄弟,他们当然会在意夜离的感受,一定会忌惮这一点的。  北冥玉封则有些颓废的站在窗口外,直直看着外面,他真的希望百里玄月快些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然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了。  天刚亮,肖以歌便单独去见师傅了,百里玄月倒是很乖巧,没与肖以歌一起,她也不想肖以歌太为难,所以就算想做什么,也只能忍着。  其实她不喜欢肖以歌的师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看肖以歌的眼神还算慈祥,就是眸底太深太深,让人觉得里面有太多情绪了。  总之百里玄月不喜欢这里的一切,包括这里的人。  肖以歌毕恭毕敬的站在几位师傅面前,一一见礼,一直都是面带笑意的。  “以歌,你到底出了什么事?”长师傅也就是昨天见了面的师傅皱眉问道:“这些年了,你的修为竟然没有进展?”  其实肖以歌知道,昨天自己和百里玄月离开的时候,师傅们一定也派人去调查过了,想来自己发生过什么,他们是知道的。  只是具体的细节他们可能不清楚。  “你是修士,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一切。”二师傅这时候忍不住开口了,脸色微微泛青,一脸失望的样子。  “老二……”这时候长师傅却喝斥了一声,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一直都这样沉不住气,已经到这个阶段,都压不住。  老师傅只能低了头不再言语,他只是担心龙戒的问题。  他们辛辛苦苦陪养了肖以歌这么多年,不想白费心思。  更不想失去龙戒,要知道这龙戒可是至宝,三界之中只有这一颗。  “二师傅,月儿很好。”肖以歌还是解释了一句,他可不想几位师傅误会百里玄月,当初他放弃一切也是自己自愿的,与百里玄月没有关系。  “再好又有什么用,能助你飞升吗?”二师傅还是忍不住瞪了肖以歌一眼,有些不爽了,女人,最多是用来做炉鼎。  没想到自己这个傻徒弟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不顾生死。  现在还这样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不想飞升成仙。”肖以歌倒是十分的镇定,他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  “什么?”大师傅终于变了脸色:“以歌,你在说什么?”  “我不想飞升成仙。”肖以歌又重复了一遍,说的十分认真,并没有因为来自师傅的压力而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他昨天考虑了一个晚上,他现在不能和师傅摊牌,只能将事情推到黑暗尊主的头上了。  那样一来,就可以借助自己这些师傅的力量来对付黑暗森林了,以师傅们的修为,要对付一个黑暗尊主,还真是挥挥手的事情。  不过,这说词他得好好考虑考虑才行。  不能有半点纰漏。  他的师傅们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都是老狐狸,比人都精,所以他要够沉稳。  “师傅培育你这么多年,不是为了听你这句话。”长师傅的面色已经挂不住了,冷冷说着:他没想到肖以歌敢说这样的话,还如此的镇定自若,看来自己已经不了解这个徒弟了。  让他去人间厉练,不是为了让他有叛逆心里的。  “师傅,我现在也无法飞升成仙。”肖以歌正了正脸色,欲言又止的模样。  几个师傅却没有接话,而是互相看了一眼,才又看向肖以歌:“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我为了救月儿,将自己的修为全部输给了她,所以一时间与废人无异,便落在了黑暗尊主的手里,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醒来后没了本命之物,因为没了本命之物,我被他们直接控制,更中了符录术。”  肖以歌有意将事情说的十分简单,涉及的人也不能太多,那样只会给自己增加难度,毕竟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然,其实也有真的,半真半假,才能让人猜不透,更无法判断。  “黑暗森林的人有这么大的胆子了?竟然将手伸向了四国,你可是堂堂的闲王……”三王爷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青,有些不敢相信的瞪着肖以歌。  可以说在人间,肖以歌的地位已经相当了得了,毕竟他还手握蓬莱呢。  不过,他们有所不知的是,这个身分,肖以歌没有公诸于世。  这其实是一个秘密,而现在更是百里玄月成了蓬莱的现任掌门,与他肖以歌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都将主意打到北冥的皇室了,北冥的老皇帝就是被他们直接控制了,甚至北冥大皇子还与他们合作,险些控制了全真派。”肖以歌眯了一下眸子,理了一下思绪,才缓声说着:“其实这些年来,黑暗森林一直都在打四国的主意。”  “现在的黑暗森林还是楚家人吗?”四师傅那千年不变的脸终于变了变:“看来,我们太久不插手人间的事情了,得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了。”  “那倒不必。”长师傅摆了摆手,其实这五位师傅中,属长师傅看上去最年轻了,也属他的修为最高,其余的四位师傅都卡在了渡劫前期,即使在这样的天生领域,都无法突破这个瓶颈,让他们都非常的懊恼。  而且肖以歌的长师傅也停留在渡劫中期,无法进阶到后期。  这修行的进阶可是一阶一重山,越到后期,每进一阶都会耗费相当长的时间。  他们都是一大长年纪了,最小年纪的也有一百岁以上,不过,就是离飞升成仙还远了些。  他们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其实他们的希望都放在龙戒之上,可是,他们却不敢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才会偏宜了肖以歌,当然,肖以歌当初也没的选择,要么龙戒认主,要么爆体身亡……  他的运气还是很好的。  “人间自有高手能对付他们的。”长师傅又继续说道,然后看了看肖以歌:“你的意思龙戒已经落到了黑暗尊主的手里?”  他最关心的还是龙戒。  肖以歌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点头:“极有可能,只是那时候我已经奄奄一息,更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话让几位师傅的脸色同时难看起来。  “竟然敢欺负到咱们头上了,还真是找死。”二师傅握着拳头,有些沉不住气了:“不行,我一定要去一趟黑暗森林,找到那些家伙,为咱们的徒儿报仇。”  “不要胡闹。”大师傅却吼了一句,一边感受着肖以歌体内的灵气波动,一时间有些不信的样子:“以歌,你的修为虽然不高,却也有,并不像你说的那般。”  “是的,师傅。”肖以歌的眉头更是狠狠皱了,他现在心中没底儿了,似乎自己没了龙戒,这长师傅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  心中有些酸涩,看来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实验品。  到现在他没了龙戒,是死是活长师傅都不会管了吧!  这样想着,嘴角扯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来,不过他始终低着头,人们看不到他的表情罢了。  长师傅就那样瞪着肖以歌,等着他给一个解释。  “不过……我炼化了九阶神兽的内丹,所以现在修行恢复了一些。”肖以歌明白,自己就算不解释,师傅们也会追问的,还不如自己说出来。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就越来越凉了,自己已经说出了符录术一事,他们却只当不知道,只是盘问着自己。  他还一直以为师傅们对自己恩重如山呢,原来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这么多年了,师傅们迟迟无法飞升,想来这个龙戒是他们的希望,不然也不会精致培育自己这个弟子了。  这整座城里,也只有他肖以歌一个弟子,想来他们也不想花太多时间在没用的人身上。  越想心越凉,更是后悔回来了这里。  只是他若不回来,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若不是百里玄月提醒,他还傻傻的以为自己是这几个师傅的宝贝徒儿呢。  从小到大,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并不苛刻,更会助自己修行。  如今想来,自己的修为太差了,可能会影龙戒吧。  一边闭了一下眸子,将头压的更低了。  “九阶神兽的内丹,怪不得!”长师傅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神情:“不过,对方给你下符录术,修为也相当高深了。”  “嗯。”肖以歌不想废话了:“还请师傅救救徒儿。”  他不想白白回一次,必须得了解决了符录术的问题才行。  即使心已经凉了,他还抱着一线希望,至少自己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有些感情不是用利益能衡量的。  长师傅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他在犹豫不决,他其实已经想着放弃肖以歌了,已经没了龙戒,没有必要在他的身上再下功夫了。  只是肖以歌已经提了出来,他不能拒绝的太明显。  “这个符录术,师傅们也无能为力,必须要杀手施符者才行。”长师傅叹息一声:“我们当年发过毒誓,不得走出这里半步的。”  这明显是不想救肖以歌了。  肖以歌却笑了,抬头直直看着长师傅,袖子里的手紧紧握了,大红的衣衫在几位师傅当中显得那么突兀。  他怎么也没想到师傅会这样说。  毒誓,竟然还有毒誓!  他在这里长大,从不知道师傅们还发过毒誓,刚刚四师傅还要出去找那些人算帐呢,没想到这一转眼,长师傅就会这样说。  而且符录术如果只是单纯的杀了下符之人,他们早就杀了,根本不必回来这里。  “以歌,我们走吧。”这时百里玄月却大步走了过来,衣衫带起阵阵劲风,她也没想到肖以歌的这些师傅这么无耻,连自己的徒弟都不管。  “你这小丫头怎么走进来的?”三师傅的脸色一暗,随手拍出一掌,这可是他们议事的重要地方,不能让任何人随意走进来的。  肖以歌反映极快,纵身一跃,挡在了百里玄月的面前:“三师傅手下留情,她是徒儿的妻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