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4章 吵闹

第464章 吵闹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059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3
    肖以歌一时间真的有些无法接受了,脸色有些白,侧头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百里玄月,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师傅们竟然这样做!”  一边说一边恨恨握了拳头,他们竟然真的插手人间事,还如此的蛮横。  “他们凭什么这样做……”肖以歌又咬牙说着,甚至他觉得这一次夜离和苏夏受伤,也是自己师傅们的手笔。  其它人一定不会如此重伤夜离和苏夏了。  “以歌,你冷静冷静……”百里玄月忙扶了肖以歌,抬手捂了他的嘴:“以歌,这些事情都与你无关的,你不这要这样。”  心口也狠狠的疼了一下。  她也是怕肖以歌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重回师门一次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了,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接受吧。  百里玄夜也狠狠皱眉,抬手按了一下肖以歌的肩膀:“以歌,我们还是好兄弟。”  他不会因为肖以歌的师傅而对他有任何看法和改变的。  他们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兄弟。  “我……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夜离。”肖以歌狠狠皱眉,有些颓废的说着,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这是最原始的愤怒,更是发自内心的失望。  对师傅的失望,如果说,刚刚他还对自己的师傅抱一点点希望,现在是彻底的死心了。  说话间,北冥玉封走了出来,面色也有些苍白,看来救苏夏也让他消耗了许多灵力,好在他对着众人点了点:“夜夫人无碍了,只要休息一些时日。”  一边皱眉看了看肖以歌,一时间不理解他的表现。  南月锦华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她明白,苏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百里玄夜怕是也接受不了吧,看得出来,这个苏夏对他们的影响有多么强烈。  那要不顾一切的要替苏夏输灵气,只怕晚了一步出什么差错。  甚至连肖以歌都是如此,其实心底是有些小小的嫉妒的,百里玄夜也在意她南月锦华,却不似对苏夏这样用心。  一边叹息一声,袖子里的小手握了握,这才发现自己也很紧张,因为紧张,手心里湿湿的。  “月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闲王怎么了?”北冥玉封试探着问了一句,眉头皱在一处,一脸的担心。  “没事。”百里玄月摆了摆手:“离开一趟,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不想再将这件事讲出来打击肖以歌了,她能题解肖以歌的心情,现在心底一定万分的难过。  百里玄夜也推了南月锦华一下,他也细心的发现了南月锦华的不对劲,也明白自己刚刚对苏夏的关心表现的太过明显了,他也要考虑一下南月锦华的感受的。  “锦华,你不要误会。”百里玄夜难得的解释道:“我和夜离兄弟一场,我不能让皇后有事,无关其它。”  解释的很到位,更是一脸的歉意:“以后一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明白的,王爷。”南月锦华果然面色一缓,恢复了笑意,百里玄夜恳这样解释一句,就说明他还是在意自己的感受了,此生有这个男人在身边,足矣。  她的心也早就彻底的轮陷了,就算这个男人心里还有别的女人,她也只能无奈的接受,因为她不想离开百里玄夜了。  “小皇子,帮我一下,扶他回房间休息吧。”百里玄月正扶着肖以歌,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也有些焦急,一边抬手将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输给肖以歌。  她不想肖以歌被击垮,她不允许:“以歌,你要坚持住,夜离还没有回来,我们必须救他出来,不管是什么人,我们都要救出夜离。”  听到百里玄月的话,肖以歌才叹息一声,脸色有些青,咬了咬牙:“嗯,是要救出夜离,无论多难都要救他出来的。”  北冥玉封则寻了一颗药丸交给肖以歌:“大家都振作些,我们要面对的还很多,我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  听这话百里玄月的脸色也暗了一下,的确他们面对的敌人一直都比较弱小,现在,对上肖以歌的师傅,他们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艺高人胆大,百里玄月在天宫也是横行惯了的,她怕过什么人,即便是肖以歌的师傅,她也不怕。  一边拍了拍肖以歌的肩膀:“好了,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真的打起来,你那几位师傅未必是我的对手。”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颤抖了一下。  百里玄夜更是无奈的看着百里玄月,打断她的话:“月儿……不要乱说。”  再怎么说也是肖以歌的师傅,她就这样随意的喊打喊杀的。  似乎不怎么合适啊。  肖以歌此时也无奈了,低头抬手握了百里玄月的手臂:“月儿,他们……毕竟是我的师傅。”  “要是他们真的杀了夜离和苏夏,你要怎么做?”百里玄月却说的理直气壮,她就是不喜欢肖以歌的几个师傅:“看他们那样子,就差将你逐出师门了,你还对他们顾念旧情,有什么意义啊。”  “月儿……”肖以歌的承受能力差了点,此时也是哭笑不得。  然后就被百里玄月气的笑了:“我明白,不过,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件事是什么人做的。”  “那倒是。”百里玄月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耸了耸肩膀:“我是说万一是你师傅。”  “如果真是师傅他们,我会劝他们放人的。”肖以歌也顿了一下,师徒一声,不想闹到反目成仇的地步。  “对于暴力问题就要暴力解决,有什么好劝的。”百里玄月不同意:“他们那样待你,你还念什么旧情啊。”  她也不理解肖以歌了,真的是死脑筋。  “月儿……”北冥玉封也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一边给百里玄月使眼色。  见众人都如此,百里玄月也只能咬了咬唇,不再言语,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这些人都想太多了。  自己可能想的太少了。  将肖以歌送回了房间,众人都退了出去,只留百里玄月。  “月儿,我了解你的感受,不过……”肖以歌虽然心底不舒服,却还是想着百里玄月的感受:“你或者不了解人间的这些亲情。”  “的确。”百里玄月点头:“我不了解,一手将你养大的师傅,何以忍心不出手帮你,不出手救你。”  反正百里玄月对肖以歌的师傅们是没有半点好印像。  一句话又赌得肖以歌无话可说,只能堵心的坐在那里,他发现此时此刻自己无法与百里玄月沟通了。  “好了,你生气了?”百里玄月见肖以歌低头不言语,忙推了他一下:“我只是实话实说,你是割舍不下这分养育之情,而我只根本我看到的一切来判断。”  也算是解释了一下,让肖以歌的心口少些堵。  “我了解,在天宫不用面对这些的。”肖以歌深深的吸了一口的手,反手将站在自己身旁的百里玄月搂在怀中:“月儿,如果真的有一天,与师傅反目成仇了,一切让我自己来解决,你不要插手好吗?”  “为什么?你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百里玄月瞪着肖以歌,有些不爽的说着,脸色相当难看了。  “月儿,这件事,你让我自己来解决,真的。”肖以歌真想吐血了。  一边说一边直直看着百里玄月,一只手用力握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一脸的认真。  他虽然也对师傅们失望,可是不想自己成为欺师灭祖大逆不道的人。  他不在名声,却不想毁了这份名声。  看肖以歌如此,百里玄月只能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你真的怕我会将你的师傅们解决掉啊?他们那么多人,我的修为只比他们高一阶两阶,同时面对他们,你觉得我真的能完胜吗?你为什么就这样执拗!”  显然很是生气的样子,虽然在黑暗森林最深处时,肖以歌处处维护自己,现在他这样,还真是窝心了。  肖以歌了的脸色也暗了下来:“月儿,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他们是我的师傅,师傅如父,如果有人要伤害你的父母,你会允许吗?”  “可你不是他们的孩子,只是徒弟。”百里玄月的确想不通这件事,真的很生气。  “月儿……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理解?”肖以歌也气的不轻,搂着百里玄月的手松了些,他们之间还是有隔阂的,而且隔阂很深很深。  “你不用说了。”百里玄月一下子站了起来,挣脱肖以歌的手:“你们师徒情深,我是恶人,一心要破坏你们的关系,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无理取闹?”  面对这样的百里玄月,肖以歌也无话可说了,只能保持沉默,侧过头不去看她。  “好,我知道了。”百里玄月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就出了肖以歌的房间,走的绝决。  留下肖以歌,深深的叹息一声,却没有追出去:“月儿,对不起,或者有一天,你能理解我的感受的。”  而摔门出来的百里玄月在院子里顿了一下,看了看房门,里面的人竟然没有半点动静,更是懊恼非常,气的不轻。  她也是为了肖以歌找想,才会这样说的,没想到,他非但不领情,还很生气的样子,真让人觉得心塞。  “月儿……怎么了?”百里玄月推开北冥玉封的门时,脸色极难看,北冥玉封忙迎了出去,一脸关心的问道,一边快速捏上她的手腕,替她号脉。  百里玄月摇了摇头:“我没事,我们走。”  “我们走?”北冥玉封一时间有些懵,握着百里玄月手腕的手颤抖了一下:“去哪里?”  “回北冥。”百里玄月负气一样说着,她真的很生气。  “什,什么?”北冥玉封石化当场:“不是还要调查夜离失踪的事情?”  “与我无关。”百里玄月其实也在生气之前肖以歌那样在意苏夏受伤一事,心里就不爽快,所以,她也有些无理取闹的成份。  “闲王……”北冥玉封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也不管夜离的事情了吗?”  “以后不要和我提闲王,其实夜离失踪正好,他又能接近苏夏了。”百里玄月冷声说着,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一直以来,她都介怀过去肖以歌为苏夏做的一切。  今天这样,也算是暴发了吧。  “月儿,这种话不能乱说的,闲王对你是真心的。”北冥玉封的心底早就雀跃了,他多么希望从此百里玄月不会再转身离开了,永远与他在一起。  不过他明白,这只是奢望罢了,百里玄月与肖以歌,只是闹了一点小矛盾而已。  “他对苏夏更真心。”百里玄月气哼哼的说着:“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离开,不想在这里看到他担心苏夏的样子。”  北冥玉封摇了摇头,女孩子就是小心眼,一边叹息一声:“月儿,你要考虑清楚,我们一旦离开这里,发生什么事,无法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  “肖以歌能解决的,用不到我们。”百里玄月越说越得委屈,相当的生气。  其实北冥玉封真想立即就带百里玄月离开的,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没有意义。  最多是他与百里玄月多在一起几个日子,可是到最后百里玄月的心里还是只有肖以歌。  “月儿,你不要冲动,以大局为重。”北冥玉封还是没有用,他考虑问题一向都很的细致的,做决定也十分的慎重。  “我只是来人间渡劫了的,大局与我有什么关系。”百里玄月才不管,她现在就是生气,生气了肖以歌没有追出来。  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这样待自己。  从前种种,都在生气的时候,抛在了脑后。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眼不见为净。  “我去与镇南王说一声。”北冥玉封无法,只能点头说道。  “不用告诉了,留封信好了。”百里玄月却倔强的说着,眼圈都有些红了,从北冥玉封的房间里可以看到肖以歌院子的方向,到此时,肖以歌的房门都没有打开过。  到现在他都没有出来劝她,她的火气就一点点的往上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