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5章 好好照顾她

第465章 好好照顾她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175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3
    北冥玉封带着百里玄月离开镇南王府时,天色已经大黑了。  人们都担心苏夏的伤势,更因为肖以歌一直没有现身,所以百里玄月不出现也属正常,所以没有人去想什么。  天再次亮起来的时候,苏夏才醒,脸色还是过份的苍白,看着守在自己床前的百里玄夜,猛的坐了起来:“百里,快去救小夜,快……”  一边挣扎着就要下床。  “皇后,你伤的很重,需要好好休息,现在不能冲动。”百里玄夜也有些急了,上前按住苏夏:“小夜在哪里,你告诉我,是什么人伤了你们?”  苏夏的泪水“哗”就流了出来,面色苍白如纸:“是……”  一边看了看门边,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  百里玄夜也下意识的向门边看去,有些奇怪,没想到苏夏会这种表情,她在忌惮什么?  “皇后娘娘,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人?”百里玄夜也看了看门边,没有人,又狠狠的皱眉问道。  “是以歌的师傅。”苏夏长长的叹息一声:“没想到,他们会助黑暗尊主,处处护着他,还因为他,将我和小夜重伤。”  “怎么会?”百里玄夜的心也狠狠的疼了一下,没想到肖以歌的师傅真的会这样做,竟然要保护黑暗尊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吗?”肖以歌一走进来,就听到了苏夏的话,心也急速的下落,没想到会是真的,他的师傅们真的去保护黑暗尊主了。  他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那样做,因为当初他说过,自己落到了黑暗尊主手里之后,才失了龙戒的,师傅们一定以为龙戒在黑暗森林,为了龙戒,他们不惜去保护那些人。  心底感觉到可笑,真的太可笑了,他还那样坚信他们,甚至因为这个,惹百里玄月伤心。  “以歌……”苏夏的眼神神暗了暗,躺在那里,面色微冷:“小夜还在他们手里,我没有必要骗你们。”  肖以歌以手抚额,咬了咬牙,嘴角紧紧抿着,他也很气恼,更是无法接受。  他的师傅们竟然如此无情,只想着他们自己的利益,从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  “对了,月儿呢?怎么没有见到她。”百里玄夜也叹息一声,此时却皱了一下眉头,一夜没有见到百里玄月,她竟然没与肖以歌一同出现。  当然会问一句了。  “月儿……她……”肖以歌的心一慌:“不在她的房间吗?”  “不清楚,一直没有出来。”百里玄夜倒没怎么在意:“或者还在睡吧,这几天她也累了。”  “嗯。”肖以歌的心里不是滋味,也点了点头:“这样月儿不出来也好,我要去一趟黑暗森林见见师傅们,你们照顾好月儿和皇后娘娘。”  “有北冥玉封在,不用我们照顾皇后娘娘的,我与你一起去,一定要将小夜带回来。”百里玄夜却一脸坚决的说着。  “我也要一起。”南月锦华也闯了进来:“王爷,你不能一个人去冒险。”  “这一次会很危险,你留下来好了。”百里玄夜深深看了南月锦华一眼,低头说着,肖以歌的师傅们全在渡劫期的修为,他们这一去也是九死一生。  “不,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一起。”南月锦华一脸倔强的说着,也是十分的坚决。  “锦华。”百里玄夜的眉头却狠狠拧在一处:“你留下来照顾苏夏,她现在还很虚弱。”  “北冥玉封不是在吗?”南月锦华不恳松口,她不想百里玄夜一个人去冒险:“而且月儿姑娘也不会让闲王一个人去的。”  “怎么还不见他们二人的影子,我去看一看。”百里玄夜无奈,只能如此说道,北冥玉封治愈术超凡,他留下来照顾苏夏倒是不错的人选。  而百里玄月修为高过肖以歌的那些师傅们,让她去坐镇也不错。  所以百里玄夜才会提出去看看他们二人。  肖以歌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他的心里真的不好过,他也了解百里玄月的心情,可是现在要与自己的师傅反目,真的心口生疼。  “月儿,小皇子……”百里玄夜找遍了王府后院,也没有看到两个人的影子,最后在北冥玉封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封信。  看到信上百里玄月说她这段时间想好好静一静,不要打扰她,百里玄夜的心又沉了下去,他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这么关键的时候,百里玄月竟然发脾气离开了。  拿着那封信,走回苏夏的房间,瞪着肖以歌:“昨天到底怎么了?”一边说一边将那封信甩给他看,脸色阴暗。  他真的不能理解了。  肖以歌的手颤抖了一下,他很少这样对待百里玄月的,而且在她生气离开后,也没有去劝说她,所以才会让她伤心难过了吧。  “这样也好,免得她去冒险。”肖以歌叹息一声,将信纸捏碎:“这一次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毕竟他们是我的师傅,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以歌……”百里玄夜听他如此说,心也狠狠的疼了一下,明白肖以歌是为大家着想,他的那些师傅个个到了飞升的阶段,很难对付的。  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让他们这些人出手了。  只是一时间想不通,似乎没有理由让肖以歌的师傅出手才对。  可偏偏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不用说了。”肖以歌正了正脸色:“你们照顾好皇后娘娘,还有……如果真的有危险,让月儿将我的玉骨扇拿出来,能帮到她的。”  这话已经说的有些沉重了。  “以歌。”百里玄夜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脸色有些苍白,上前按住了肖以歌的肩膀:“要去我们一起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为了月儿,也不能。”  “不,他们是我的师傅,我不会有事的。”肖以歌却是一脸的笃定,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来,淡淡的,眼底竟然有一抹悲凉。  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师傅的,甚至昨天与百里玄月还生出了矛盾,可是最后呢?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自己的师傅们根本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自己的确只是一颗棋子!  他只希望夜离这会儿不会有事,希望他去,能换回夜离。  毕竟师傅们在意的是龙戒,只要自己告诉他们龙戒的消息,他们一定会妥协的。  “可是……”苏夏也有些担心。  “没什么可是的,娘娘好好养伤,还有……你们替我好好照顾月儿,希望她……”肖以歌说不下去了,他知道没有了自己百里玄月一定会发疯的,不过他别无选择。  自己的师傅们插手了人间事,只会让人间大乱,让百姓遭殃,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的。  百里玄夜狠狠皱眉,有些无奈,一边叹息一声:“以歌,你应该知道月儿的脾气,她若知道你一个人去冒险了,一定会去,而且会不顾一切的,甚至能毁了全世界。”  “你们只告诉她我重回师门了。”肖以歌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百里玄夜却没有应声,只是狠狠皱着眉头。  “他们毕竟是我的师傅,不用为我担心,最多,是不能出师门了。”肖以歌笑了笑,云淡风轻的样子。  除了百里玄月,没有人知道他的师傅们怎么样。  而且百里玄月负气离开,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所以,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大闹的。  “当真?”百里玄夜还是有些担心,只是现在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就是来个几十几百个,也不是肖以歌那些师傅们的对手,所以靠他们来救夜离出来,的确是难如登天了。  若是肖以歌借着师徒这层关系,能让夜离平安回来,也是不错的主意。  毕竟这个年代,他们都相信师傅不会害徒弟的。  “放心好了。”肖以歌抬手拍了拍百里玄夜的肩膀:“不过,什么时候能再出师门就不好说了,月儿,你得照顾好。”  “月儿可能不用我照顾,她一听说你回了师门,可能就会杀过去了。”百里玄夜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着,他现在很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  “你们要对付东离弦,最好快些动手,免得到时候黑暗森林再插手。”肖以歌想着只要自己离开了,东离弦就无法威胁到他们了。  这样也挺好,免得大家都陷入两难的局面。  只是心底有些疼,他其实想见一见百里玄月的,怕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师傅们要的是龙戒,他交不出来,可能……会生不如死吧。  只是他也必须要走这一趟,不能让他们搅乱了人间的一切。  “闲王,希望你快些回来,月儿气气就没事了。”南月锦华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她也不想百里玄夜去冒险,而且百里玄夜只能是去送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人都是自私的,南月锦华也自私了一次,她不想失去百里玄夜。  “以歌,一定要小心,还有……一定要活着。”苏夏苍白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着,深深看着肖以歌。  “嗯,我会的。”肖以歌笑了笑,面对苏夏,他不会像从前那样失措了,他现在很是平心静气,只当他们是生死之交罢了。  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有些绝决。  留下百里玄夜,南月锦华和苏夏都是忧心重重的样子。  他们也明白,即便肖以歌出面,事情也不会这样容易解决的。  肖以歌的师傅们能力太强了,他们根本无法企及。  “以歌希望我们能将东离的天下夺回来,那么我们也要快些行动,锦华你先照顾好苏夏,我离开一趟,调回兵队,今天夜里就动手。”百里玄夜也隐约猜到,东离弦一定是抓了肖以歌什么把柄的,现在肖以歌回师门了,东离弦有什么把柄也是徒劳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的确不能错过。  白青白泽也在军队里,连苏思浩也在,所以,东离弦要调动军队是难如登天,即便有虎符在手,也无法号令三军。  这三个人就会直接阻止军队,而且这些大军一直都是直接听从百里玄夜的命令,很少看虎符。  这也是东离弦的失误之处,这些年来,将大军全权交给百里玄夜,让他自己直接被架空了。  现在即便在皇位坐着,也是有名无实的皇帝。  只是他在等待白无常,因为他知道,只要与白无常达成合作关系,军队根本不算什么。  苏思染的葬礼已经结束了,东离弦更赐了皇后的身份。  这几日正与苏思绮商议着回黑暗森林一趟去找白无常。  他的消息有些闭塞,并不知道白无常已经不在黑暗森林了,甚至这件事,连黑暗尊主都不知道,他一直都在调查黑佛的事情,忽略了白无常之事。  更对于肖以歌师傅们的突然出现有些意外,本来看到苏夏和夜离时,黑暗尊主是心底叫苦的,他们交过手,黑暗尊主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再次找上门来,他当然会惧怕,好在肖以歌的到师傅出手相助,竟然让苏夏重伤,更是生擒了夜离。  这样的局面还让黑暗尊主有些想不通呢。  “要找白无常,一定会引起那个怪物的注意的。”提到回去黑暗森林,苏思绮就有些害怕了。  “我们别无选择,不找白无常,可能一样会死在百里玄月那些人的手里,你的姐姐已经死在他们手里了。”东离弦也不恼,只是耐心的劝说着苏思绮,他对这个女人可没有半点感情,只是一味的利用罢了。  苏思绮的脸色有些白,坐在那里低着头,半晌也不开口说什么,双手紧紧握了,长长的指甲刺破了手心,痛意让她更惧怕了几分。  她怕黑暗尊主,真的怕,可是眼下,百里玄月一行人也虎视眈眈的盯着,所以的确是别无选择了,东离弦看不到白无常,只有她苏思绮才能看到,所以她必须得出面。  “只要白无常答应与我们合作,黑暗尊主不能将你怎么样的,一旦血祭阵法开启,多么强势的高手都只能乖乖归顺。”东离弦一边说着,脸上的光芒尽现。  他想要天下,疯了一下,不管用什么手段,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亲人朋友还有最爱的女人,他也想让别人偿偿这样的痛苦,他要用这个阵法毁了肖以歌,毁了百里玄夜,毁了楚洛城,因为他觉得他们背叛了自己!  听到东离弦这样说,苏思绮缓了缓情绪,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我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