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6章 残忍

第466章 残忍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122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3
    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虽然一赌气回了北冥,却也是坐立不安,楚洛城见到他们二人回来还有些意外。  这几日北冥也不怎么太平,所以,楚洛城趁着众人没有什么行动先回来坐镇两日,哪想到,这么快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也回来。  更让他意外的是只有这两个人,却没有见到肖以歌的影子,更没有百里玄夜和南月锦华。  “月儿姑娘,以歌怎么没有随你一起?”楚洛城还是开口问了一句,真的太好奇了。  特别是看百里玄月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北冥玉封又低着头,一副无奈的模样。  这真的让人不得不多想。  “他在照顾苏夏。”百里玄月生气,却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只是随口答道:“没有时间回来这里的。”  楚洛城只好又看向北冥玉封,后者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这一次百里玄月可是很生气的,他也没想到,因为这点小事,肖以歌一直没有向百里玄月妥协,这当然让她受不了了。  看北冥玉封这脸色,楚洛城也只能不再提及此事了:“既然皇上回来了,不如我去看看苏夏怎么样了。”  其实听到苏夏受伤,他也急。  “也好。”北冥玉封点了点头,他和百里玄月这样离开,不知道那几个人怎么样了,现在这种时候真的不适宜闹内部矛盾。  可偏偏,无人敢劝说百里玄月,只能任由她这样胡闹了。  百里玄月什么也不想知道的样子,回到自己的寝殿倒头就睡,让小忆也有些意外,却也有些小兴奋。  忙里忙外的开始给百里玄月准备吃食。  黑暗森林里,苏思绮小心翼翼的四处看着,好在没有人发现她,她一直往黑暗森林的深处走去,希望能找到白无常。  她之前就是在黑暗森林的深处遇到白无常的,所以她相信白无常应该在最里面。  东离弦将她送到了黑暗森林便抽身离开了,没有苏夏和夜离坐镇,他可不敢惹上黑暗尊主。  走着走着,苏思绮就没觉得四周有些冷,抱了抱肩膀,却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人她十分熟悉的,这才是怕什么来什么的,竟然是黑暗尊主。  “尊主大,大人……”苏思绮觉得舌头都打卷了,脸色苍白,“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大气也不敢说,头压的低低的,肩膀也在颤抖着。  黑暗尊主还在头痛吕谷峰的事儿,玲珑仙子的话他也是信的,毕竟不会空穴来风,只是这一切是从西泠牧朝的口中听来的,他想不通,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而且这几日来,吕谷峰十分的低调,和从前相比没有什么异样。  “你是不舍得本尊主吗?”黑暗尊主相对前些日子心情似乎好了几分,毕竟有人帮他对付夜离了,他不必怕任何人了,虽然不知道那几个人为什么要帮自己,总比针对自己要好的多。  此时他弯腰用手捏着苏思绮的下颚,眸底一片冷寒。  “尊,尊主大人……奴才也是身不由己,东离帝王那时候那样强势,奴才若不与他一起离开,他就会伤害尊主大人的……”苏思绮最怕遇到黑暗尊主,她一直都知道这个黑暗尊人杀人不眨眼。  她不是玲珑仙子,也不是东离愁,没有他们二人那样高明的手段。  此时吓得全身发抖,筛糠一样。  黑暗尊主则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在想着如何处理苏思绮:“其实你不舍得本尊是吗?竟然又回来了?”  他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什么事才会回来黑暗森林的,他倒觉得这个女人的胆子不小,竟然还敢只身闯黑暗森林,而且看这个方向,应该是去白无常所在的地方。  让黑暗尊主也提高了几分警惕。  他这几日也没有见到白无常,倒也没有在意太多。  一直以来,他都将白无常藏的很深,少有人知道他还活着的。  这可是他的一张底牌,关键时刻才会拿出来。  苏思绮真的好怕,咬着牙,不知道如何回答黑暗尊主了,大脑更是空白一片。  “怎么不说话了?”黑暗尊主的眸底更阴森了,手上猛的用力。  “啊……”苏思绮惨叫一声,险些被捏碎了下颚,痛的她眼泪直流,却不敢反抗:“尊主大人……饶命啊!”  痛得她说话都变了声儿了。  “饶命?你说说看,本尊用什么理由饶了你?”黑暗尊主只露出一双眼睛,那样渗人,直直瞪着苏思绮,他现在有高手撑腰,还真是什么也在意了。  他也了解了几位高手,都是在渡劫期的,他在短时间内根本达不到。  “尊主大人,奴才不是心甘情愿与东离帝王离开的,奴才当时也是别无选择,尊主就饶过奴才这一次,给奴才好好侍候尊主的机会吧……”苏思绮看着黑暗尊主那冰冷的眼神,更怕了,说话时上牙打下牙。  “好好侍候本尊……”黑暗尊主却冷冷笑了一声,黑色的身影罩下来:“好啊。”  一边说一边像拎着布娃一样将苏思绮拎了起来,然后用力往地面上一摔,根本不顾被摔得口鼻溢血的苏思绮如何,欺身压了上去……  肖以歌安顿好了百里玄夜和南月锦华后,便只身一人回了师门。  他还是要确定一下师傅们是不是真的在帮助黑暗尊主。  他也是穿过黑暗森林的,远远的却看到黑暗尊主在折磨苏思绮,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本来苏思绮是在东离弦的后官的,竟然跑到了这里,还让肖以歌有些意外了。  只是他没有多管闲事,苏思绮是死是活,他都不管,他现在必须得救出夜离,更要弄清楚师傅们在做什么。  如果他们真的在帮助黑暗森林,他就是拼着一死,也要阻止他们。  而此时黑暗尊主已经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早就没有气息的苏思绮,冷哼一声:“敢背叛本尊,只有死路一条。”  并没有发现树后,东离愁正一脸悲痛的站在那里,全身都在颤抖,苏思绮真的死的太惨了,这个黑暗尊主不是人,是恶魔,是魔鬼。  黑暗尊主走了一会儿,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再看了看全身是血的苏思绮,摆了摆手,尸体登时化作了灰烬。  而这时黑暗尊主也想到了白无常,他有好久没有招唤这个家伙了,不知道血祭阵法研究的如何了。  一边想着便向着林子深处走去了。  留在树后的东离愁则不断的呕吐着,她一天也不想忍下去了,她想逃离这里……  可是,吕谷峰这几日却不让她动手,好在这几日玲珑仙子回来了,黑暗尊主****在玲珑仙子那里。  才让东离愁清静了几天。  想着想着,东离愁一闪身离开了,她要去找吕谷峰,她忍不下去了。  吕谷峰这几日出奇的安静,因为他知道了西泠牧朝要害自己,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好在黑暗尊主也没有听信谗言,而是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为了不让黑暗尊主还疑,吕谷峰就一直忍着没敢动作,他也听说黑暗森林来了几个高手,个个都在渡劫期,这也让吕谷峰吃惊不小,没想到世间还有这么多的高手。  看来他黑佛也不算什么。  有这些高手在,他定是不敢轻举妄动了,只能继续等待时机。  此时见东离愁一脸痛苦的跑过来,吕谷峰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直直看着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东离愁的脸色惨白,喘着粗气,半晌,才缓过情绪来:“我们到底要不要动手了?你不是说只要将那些药放在床上,就能解决掉那个怪物吗?那个怪物太可怕了,他竟然……”  吕谷峰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东离愁,等着她把话说完。  “他竟然害死了苏思绮,她……她死的太惨了!”东离愁一边说一边轻轻摇了摇头,泪水再次落了下来,她怕自己将来也会是那样的下场……  见东离愁如此激动,吕谷峰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虽然觉得女人是一种麻烦的生物,可他还要利用东离愁,所以得好好安抚她。  “你听说我,只要时机一到,我们一定动手,不过不是现在,这几****一直都在盯着我的举动,万一计划失败了,我还可以逃跑,你在他身边……”吕谷峰顿了一下:“我怕你会比苏思绮死的更惨,你懂吗?”  他怕的就是万一计划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这几****也在寻找着升阶的办法,在不断的强大自己。  他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对上黑暗尊主,因为他不想白白送死,也不想白白就牺牲了东离愁这颗棋子。  就算要牺牲东离愁,也得有意义才行,至少也要毁了黑暗尊主一半的修为!  黑佛这个人一向狠辣,而且野心勃勃,绝不会热血冲动的,更不会因为东离愁的眼泪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是佛,当然不会对女人感兴趣了。  东离愁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也有些怕了,半晌都没有接话,只是眼泪不断的落下来。  “不要哭,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一起除掉他。”吕谷峰虽然反映迟顿了一些,不过这几天也想明白了一点,知道这个东离愁在想什么,一边说一边抬手替东离愁擦掉了脸上的泪珠,很是轻柔。  让东离愁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面色也缓和了许多,一边猛的扑进了吕谷峰的怀里。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不要与怪物在一起,毕竟吕谷峰是人,是活生生的人类!  所以她才会依赖上他了。  吕谷峰有些僵硬,不敢动了,只是任东离愁抱着自己,两只胳膊也僵在半空中,不敢回抱东离愁,这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他却是消受不起。  好半晌,东离愁才将情绪发泄出来,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吕谷峰,转身跑掉了。  惹得吕谷峰一脸的无奈,他真的读不懂这个女人了。  而走在黑暗森林深处的黑暗尊主,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了,他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已经走到了白无常居住的地方,可是却没有他的半点影子,甚至血祭阵法也布了一半。  怎么看这里都像很久没有动过了。  “这个白无常竟然敢背叛本尊!”黑暗尊主又想到了那个极阴之地,上一次白无常走进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白无常了。  一时间有些懊恼:“找死!”  一边盘膝而坐,开始催动法力,白无常本已经死了,是黑暗尊主用自己的灵力渡了他的一魂一魄,才让他的灵魂在人间游荡。  其实黑暗尊主也能给他找一具身体的,他是怕白无常脱离自己的控制。  而此时,黑暗尊主就在催动法力毁掉白无常这一魂一魄,他不允许任何人背叛自己,背叛他的人必须得死。  只是当他催动法力时,却感应不到白无常的存在,一时间还有些懵了。  除非白无常魂飞魄散了,否则只要有一丝灵力在,他都能感觉到白无常的所在的。  就算远隔万里也一样能的。  试了几次,黑暗尊主都没有感应到白无常的存在,一时间也有些慌了,心下不明,难道这个白无常已经死了?  那天的阴气极重之地是陷阱?可是东离愁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更是完好无损的出来了?  白无常的修为绝对高过东离愁的,东离愁都无事,白无常怎么会有事?  一时间黑暗尊主是百思不得其解,脸色更是铁青,猛的站了起来,开始四下寻找,找了一个下午也没有找到半点有用的线索。  白无常就这样消失无踪了,一时间让黑暗尊主无法接受了,白无常可是他的底牌,现在连这张底牌也没有了,他用什么来争,用什么来统一天下?  那几名高手,显然是有目的而来的,绝对不会单纯的帮助自己,而且在这样的高手面前,他只能是一个傀儡,他不想做傀儡,他要做有绝对的权利!  直到天大黑,黑暗尊主才放弃了寻找白无常,他知道白无常出事了,却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他突然想到,这几日自己的重心都放在了吕谷峰身上,才让他忽略了白无常,那么,会不会是西泠牧朝?  这样想着,黑暗尊主便大步向玲珑仙子的宫殿走去,眸底一片阴沉似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