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7章 徒儿不敢

第467章 徒儿不敢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085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3
    肖以歌已经到了师傅们所居住的地方,站在外面久久没有进去。  半晌才轻轻叹息一声,豁出去一样,大步走了下去,不等走进院子,长师傅便低声喝道:“你还回来做什么?”  让肖以歌的步子顿在那里,他在想,自己真的来错了,师傅们变了,或者是自己从来都不这几位师傅吧。  他将师傅们想像的太好了,原来都戴着面具罢了,遮了他们丑恶的嘴脸。  “师傅。”肖以歌的声音里满是悲痛,咬紧牙关:“我毕竟是你的徒儿,就因为月儿一句话,就要断了我们师徒的关系吗?”  “月儿……”长师傅冷笑一声:“你为了那个小丫头片子,什么都不要了,还要师傅做什么。”  他们的确不喜欢百里玄月的嚣张跋扈。  在他们眼中,所有人都应该对他们恭恭敬敬,百依百顺的。  第一次遇到百里玄月这样狂妄的,当然会打心底的厌烦。  “师傅,他是我的妻子。”肖以歌越来越失望,他也知道自己走进来容易,要出去就难了。  隔着门,肖以歌看不到师傅的表情,不过语气却是相当的不善。  他们真的不承认自己这个徒弟了,就因为自己失了龙戒,看来在他们心里,只有龙戒最重要。  “妻子又如何,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既是你的妻子,就应该像你一样认我们为师傅,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我们,可是她呢?哼……”长师傅想到百里玄月就心口堵的慌,脸色都是青的,甚至不想开门见肖以歌。  没有龙戒,他真不想再见这个徒儿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肖以歌低了头,知道多说无益,只能正了正脸色:“师傅,是你们伤了苏夏和夜离吗?夜离人现在在哪里?”  “咣当。”门被大力的推开,长师傅一脸铁青的站在肖以歌的面前:“你这是在置问我吗?”  气愤非凡,这个从小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徒弟也要变脸了吗?  “徒儿不敢。”肖以歌摇了摇头,脸色微微苍白:“徒儿只是想知道。”  “不知道。”长师傅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又退回了房间,不想搭理肖以歌的样子。  “师傅,师傅……”肖以歌没想到长师傅的态度会这么差,根本就连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了:“师傅是想找到龙戒吧。”  已经走回房间准备坐下去的长师傅却身体一僵,直直瞪着肖以歌:“休要胡说。”  “师傅不想知道龙戒在哪里吗?”肖以歌冷笑,眼底却是一片悲痛,他的心越来越痛,痛得无法呼吸。  这种被最亲的人利用的感觉真的好难受,像一把刀捅进了心口,还在那里胡乱的翻搅着,痛,痛得冷汗都流了下来。  大红色的衣衫衬得脸色更加苍白了。  长师傅如此紧张的模样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他那恼羞成怒,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更让肖以歌心灰意冷。  他只希望百里玄月能好好的。  “我知道龙戒在哪里。”肖以歌捂着心口,已经麻木了,一边幽幽的说道。  “你……”长师傅终于坐不住了,却没有再走出来,只是瞪着肖以歌:“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来了其它几位师傅,他们也有些意外肖以歌再次回来,都一脸奇怪的瞪着他,却没有说什么。  因为他们也听到了他的话,就因为听到了龙戒二字,他们才会快速赶来了这里。  “我想说,黑暗森林那么大那么多修士,你要如何找到龙戒?”肖以歌冷笑,真的很冷,一边抬眸扫过所有的师傅,双眼深深的看着他们每一个人。  他从小到大看惯了这几张脸,此时却觉得那样陌生。  “你知道龙戒在什么人手上?为什么不说?”二师傅似乎很气愤的样子,瞪着肖以歌,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他真的很生气,竟然将龙戒弄丢了,这样的徒弟不要也罢。  肖以歌只是直直看着他,并不接话,眸底一片清冷,早就没了从小看他时的尊敬。  “老二。”长师傅低喝一声,也深深吸了一口气:“闭嘴。”  老二有些不服气,却不再说话了,气哼哼的又瞪了肖以歌一眼,很不爽的样子。  几位师傅又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暗了下来,然后很有默契的又看向肖以歌:“你只要能找回龙戒,便还是我们的乖徒儿。”  他们可是打的如意算盘。  “真的吗?”肖以歌更想冷笑了,嘴角紧紧抿着,抬眸看着几位师傅,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握着,他真的很生气,太生气了。  “当然。”长师傅也用力点头,他们去了一趟黑暗森林,的确目标范围太大了,无从下手,又不能说出来,要是那个怪物知道龙戒就是黑暗森林,一定会大乱了。  他们试探过黑暗尊主,没有从他的身上感应到龙戒的存在,所以要想继续在其它人身上寻找,可能要耗费一些时间,还要耗费一些力气。  “师傅。”肖以歌深深深呼吸,然后轻轻唤了一声,一一看向五位师傅。  “你说。”几位师傅都点头应道,只要能找到龙戒,他们一定会让步的,就是将百里玄月接到这里来,他们都会答应的。  当然答应是答应,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肖以歌又说道:“我想知道,如果当初我不能承载龙戒的灵力,是不是就会弃尸荒野了,哦,不对,会暴体而亡。”  这话又让几个师傅不爽了,在他们眼中,除了高级的修士以外,所有生物都是卑微的。  所以那时候肖以歌是死是活,他们不会考虑,他们只想着,能找到龙戒的宿主就能一直控制着龙戒。  现在被肖以歌这样一问,老脸都变了色,都狠狠瞪着肖以歌:“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二师傅心直口快,有些恼羞成怒,粗声问道:“是又怎么样?”  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哈哈哈,果然如此!”肖以歌仰头大笑,有些疯狂的样子,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又咬了咬牙,眯着眸子:“让我说出龙戒的下落也行,先放了夜离。”  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便是救夜离出去。  “好啊以歌,敢跟师傅们谈条件了。”长师傅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咬牙说着,直直瞪着肖以歌:“你信不信,师傅挥挥手,就能要了你的命。”  “信。”肖以歌也十分的淡定的,脸上没有半点变化,直视着长师傅。  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再认这些师傅了,他只希望百里玄月不会傻的找到这里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拖住他们,能拖一日是一日。  “你……”长师傅气的不轻,猛的抬手,手在半空中虚捏了一下,肖以歌的脸色一痛,整个人一个子就失去了平衡,跪到了长师傅的面前。  他的心一冷,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法术,这是——符录术。  没想到自己的师傅也在自己的身体里中了符,他们一直都不相信自己这个徒弟呢。  越是想到这里,心就越悲凉,低了头,也不看长师傅:“我若死了,龙戒也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师傅们三思。”  一时间他还无法改口,毕竟从小到大都在称呼他们为师傅。  “你说什么?”三师傅有些无法相信,上前扯了肖以歌的衣领:“你再说一遍,龙戒不是已经不在你身上了吗?”  “可龙戒毕竟是我的本命之物,我要是想取回来,随时都能。”肖以歌冷笑,冰冰冷冷的说着:“师傅们也应该知道的。”  长师傅狠狠咬牙,这一点他当然清楚的。  此时才觉得被这个徒弟摆了一道,他们还跑去黑暗森林去帮那个怪物。  现在更看肖以歌不顺眼了。  “你想怎么样?”长师傅终于幽幽开口,却是语气不善,冰冷异常。  “不怎么样,放了夜离。”肖以歌已经站了起来,一身红衣,高贵无双,眸底的寒意一点点加深,嘴角的冷意也越来越深了。  “好啊。”长师傅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我们放了他,你去取回龙戒。”  “好。”肖以歌也一口答应了,他当然不会将龙戒取出来,因为此时的百里玄月已经离不开龙戒了。  她若没了龙戒,还是没有灵根灵力,一旦催动法力,还会中伤……  他不想经过九死一生之后,还要回到原点。  所以,他要与几位师傅先耗着,大不了死在他们手里,虽然他不舍得百里玄月,可是现在别无选择了。  他一向重色轻友的,可是这一次他将朋友和百里玄月放在同一个天平上了。  几位师傅又聚在一起商议了一阵,他们也怕肖以歌会耍手段,只是眼下,的确只能靠肖以歌了,先不说他们要找到龙戒有多么困难,费时费力,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为自己一行所用,他们能控制住那个人,却也怕到时候肖以歌再夺回龙戒,所以他们也不能惹急了肖以歌。  “好,以歌,我们现在就放人,然后,我们走一趟黑暗森林,你最好不要浪费时间,你也知道师傅们的时间很珍贵的。”半晌,长师傅才走到肖以歌的面前,很真诚的说着。  只可惜,师傅们的真诚早就不能打动肖以歌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