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69章 逃跑了

第469章 逃跑了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3712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3
    东离弦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符录术竟然失灵了一般,这么久了,也没有招来肖以歌。  一边看了看百里玄夜,看到他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心下一凉,或者百里玄夜是有备而来的。  只是他明显的感觉到契约还在,却招不来人。  真的急得要命了,现在是走也走不了,打也打不过,又招不来帮手,东离弦整个人都不好了。  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还在偿试着招唤肖以歌,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失望了。  只能恨恨甩手,找空,急速后退。  他不想落到百里玄夜的手里,上一次他就要与自己同归于尽了,想来,他是真的要杀了自己了,他们之间的那些旧情义根本不算什么了。  当然东离弦自己也知道当年做的太过了,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  却是没有回头路了。  “追。”百里玄夜没有动,冷笑一下,大喝一声。  立即有大批的兵将四面八方的包围向东离弦,他的修为再高,也架不住人多。  东离弦一边用法术攻击,一边快速后退,他要找地道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落到百里玄夜的手上,他不想就这样输了,他不甘心,他还要再回来。  虽然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可他还相信自己能行。  他想要将所有人踩在脚下。  “白青白泽,去抓他回来。”见兵将们不是东离弦的对手,百里玄夜对着身边的白青白泽吩咐道:“你们也应该有点长劲了吧。”  他们入修行界也有些日子了,而且北冥玉封还亲自指点过他们二人,想来二人联手对付东离弦,不会输的太惨。  这也是给他们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锻炼的机会。  “是。”白青白泽应了一声,立即跳下马,飞身而去。  东离弦对这个皇宫的地理位置十分熟悉,所以他想要从这里逃跑,真的是一如反掌,当然,若百里玄夜亲自来追,他就有些吃力了。  当然只要给他一点点时间,能进到地道口,他就能成功的离开这里了。  所以此时,东离弦也不恋战,逃命要紧,他只是不顾一切的逃命。  白青白泽也紧随着东离弦,不断的对他发动法术攻击,想要让他的速度慢下来,他们不能辜负了这次大好机会。  要知道遇上这样强的对手,是提升修为的一种方式。  “大哥,怎么回事?”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赶了过来,他们听说了今天要逼宫东离弦,所以直接来了这里。  “月儿,你回来了……”百里玄夜也僵了一下,这丫头明明在生闷气,怎么无缘无故的又回来了?真让人想不通,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啊。  “嗯。”百里玄月也点了点头,嘴角紧抿:“以歌呢?他是不是……出事了?”  这突然出兵让百里玄月有些还疑了。  “以歌……”百里玄夜欲言又止,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眼睛看了看远处。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东离弦让以歌对付你们了?”百里玄月最怕的就是东离弦用符录术控制肖以歌了。  “东离弦,他如何能让以歌对付我们?”百里玄夜有些懵,他似乎没有听懂百里玄月话中的意思,毕竟肖以歌也已经与东离弦恩断义绝了,怎么也不会听他的命令了。  随即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却真的无话可说了。  “以歌现在在哪里?”百里玄月也顾不上生气了,焦急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跺脚,她真的要急疯了。  “东离弦在催动契约。”北冥玉封也狠狠皱眉,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  “可是以歌不在。”百里玄夜终于明白了什么,终于也知道肖以歌一直在忌惮什么了:“你们为什么不早说?大家一起想办法……”  “他不想成为大家的负担。”百里玄月也叹息一声,她也不想让肖以歌有太重的负担,现在的肖以歌真的很惨淡的感觉。  一切都没有了,师傅也不认他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百里玄月,若不是肖以歌将龙戒渡给了自己,他还是那个只手能遮天,翻云覆雨的闲王爷。  百里玄夜摇了摇头:“其实以歌去了黑暗森林。”  “什么时候去的?去黑暗森林做什么?”百里玄月无法淡定了,低喝一声,更是脸色铁青,根本来不及听百里玄夜的解释,转身就要走。  “月儿,不要冲动,以歌是去救夜离了。”百里玄夜忙拦了百里玄月的去路,一脸认真的说着:“或者他的师傅们会有办法的,刚刚东离弦一直都在召唤以歌,却迟迟不见人影。”  百里玄月气的直跺脚:“肖以歌是找死吗?他的师傅们明明不要他了,他还敢回去救人,他的修为与那几个老家伙相比,相差太多了。”  一边说一边纵身便走:“不行,我去看看以歌怎么样了……”  “月儿……”百里玄夜无奈了,这种时候不能冲动的,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北冥玉封也紧随其后,与百里玄月向黑暗森林向方而去。  却在黑暗森林的边缘边碰到了一身是血的夜离,三个人看着对方,还僵了一下。  “以歌人呢?”百里玄月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出来了?”  一边焦急的向夜离的后方看去,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  夜离也有些气恼,他没想到肖以歌会留在那几个人身边,他也想让肖以歌与自己离开的。  “他不回来。”离夜只能这样说道,面色有些难看,似乎隐忍着什么:“苏夏怎么样了?是不是伤的极重?”  北冥玉封点了点头:“伤的有些来得,得休养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受到什么刺激。”  百里玄月却没有心情去管苏夏,咬了咬牙:“以歌怎么这么傻。”  听到百里玄月这语气,夜离觉得不对劲了,轻轻皱眉:“月儿姑娘,到底出什么事了?”  “以歌一定是答应了他师傅什么条件,不然他们一定不会放你出来的。”百里玄月气的咬牙切齿:“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如何能糊弄过去那几只老狐狸!”  随即又改了口:“几个老家伙,骂他们老狐狸,都是侮辱了狐狸。”  她本身就是狐狸精的女儿,当然不能随便贬低自己了。  看着百里玄月,夜离也无奈了,这个丫头竟然在纠结这个问题,只是他也担心起肖以歌来了:“我们回去。”  “你还是不要去了,伤的这么重,只会添乱。”百里玄月也不怎么将夜离放在眼里的,她自从来到这里,就没在意过任何人。  北冥玉封暴汗,想说什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也太直来直往了一些。  “你回去好好照顾苏夏吧,这里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百里玄月摆了摆手,她其实担心的要死了:“都怪我,为什么非要计较那么一点小事。”  一边说一边纵身而起,向着肖以歌几个师傅所在的方向飞身则去,北冥玉封紧随其后。  夜离看着两个人消失在眼前,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叹息一声:“以歌,原来是我误会你了。”  一边握了握拳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助你们的。”  他现在还是不放心苏夏,所以必须得回去一趟了。  皇宫里,白青和白泽缠着东离弦不放,一时间东离弦也无法从地道口出去,急得满头是汗。  更是恨恨瞪着白青白泽,这两个人竟然也能将自己困住,他一直都没将白青白泽放在眼里,此刻此时才觉得自己真的太轻敌了。  这两个年轻人就能拦了自己的去路,别说后面还有百里玄夜。  自己先被他们耗掉大半修为,百里玄夜再趁机出手,那么今天是必死无疑了。  “抓住他。”白泽闪了一下身,猛的闪到了东离弦的眼前,伸手欲要抓他,却被东离弦一掌拍了出去,口吐鲜血。  与此同时,白青一掌拍上了东离弦的后背,也拍得他口吐鲜血。  只是一掌得手后,白青没有继续,而是纵身去扶白泽:“白泽,你有没有怎么样?白泽……”  白泽的伤势有些重,其实这是东离弦有意的,他不这样,根本无法脱身。  趁着白青抱着白泽的当儿,东离弦快速闪身离开,一眨眼消失在地宫里。  “快,拦住他……”白泽此时有些狼狈,嘴角的血不断的溢出来,脸色苍白如纸,却努力的抬手指着地宫的方向。  见此白青只能放下白泽追了出去,可是直到出了地宫口,也没有见到东离弦的影子。  上一次,东离弦就被百里玄夜困在了地宫口,这一次他学聪明了,弄了几处地宫的出口,看百里玄月能堵住几个。  在地宫出口堵了一阵的百里玄夜也觉得不对劲了,立即派人去看白青白泽的情况。  不多时,已经昏迷不醒的白泽被抬了过来。  百里玄夜一看,心道不好,快速翻身下马,开始给白泽疗伤,虽然白青白泽曾经是他的暗卫,可现在已经是百里玄月的手下了,他不能让他们有事的。  不然自己的妹妹可会不依不饶的。  又追了一会儿的白青不多时也返了回来,一脸的懊恼,到底让东离弦给跑掉了。  “你扶白泽回王府,这里不用你了。”百里玄夜也有些大意了,吃一堑长一智,东离弦那个人也聪明的紧,当然不会再在这地宫里栽一次了。  自己早些出手,或者不会让东离弦跑掉的,他也轻敌了,以为给东离弦来瓮中捉鳖,却让鳖跑了。  还真是让人气愤了。  “是。”白青也没有问什么,扶了已经缓过脸色的白泽纵身回了镇南王府。  王府里,夜离正站在苏夏的床上,此时苏夏也撵着夜离让他去救肖以歌。  南月锦华一直都在照顾着苏夏,此时站在门边,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些个痴男痴女,都太过太意对方了。  不过,自己何偿不是呢,现在她还在担心百里玄夜呢。  见白青白泽回来,南月锦华忙过去问道:“王爷人呢?怎么没与你们一起回来?”他知道白青白泽是百里玄月手下的,一脸的随和。  “王爷去追东离弦了。”白青实话实说,白泽还在昏睡着,所以他得让白泽好好休息一下。  “什么?让他跑了……”南月锦华的面色一凉,转身就走。  东离弦能跑掉,想来一定是用了什么诡计,所以她也担心起百里玄夜了。  夜离见南月锦华也离开了,不放心苏夏,所以趴在床边迟迟没有动,一脸的心疼。  “小夜我真的没事,你快去找月儿姑娘。”苏夏又催促了起来:“虽然月儿姑娘的修为高深,可是以歌的那几个师傅也相当的了得,他们一旦打起来,怕是月儿姑娘要吃亏的。”  “我……”夜离却不舍得离开,他就是担心苏夏。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苏夏也有些恼了:“以歌是为了救你才会回去的,我们不能这样自私,你快去救他,快去啊。”  夜离也叹息一声:“我知道,我们欠以歌的。”  一边又深深看了苏夏一眼,才转身离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