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妖孽王爷独宠废妃>目录>

第473章 大结局

第473章 大结局

小说:妖孽王爷独宠废妃作者:狐姝字数:4569更新时间:2017-12-29 07:20:04
    “那也可以重新拜堂成亲啊。”吕谷峰一脸笑意:“反正,他也落到我们手里了。”  听到吕谷峰如此说,东离愁还真有些心动了,一旁的玲珑仙子却冷哼了一声,她也盯着肖以歌呢,这么让东离愁占了大偏宜,真不爽。  “你不怕百里玄月吗?”玲珑仙子的笑意更深了:“她要是发狂,一定将你打成肉泥。”  这一点,所有人都信的。  “这天下没有男人了吗?你们就盯着他一个人?”吕谷峰的脸色有些黑:“他是我的棋子,对付百里玄月的棋子,谁也别想打他的主意。”  一边说一边咬了咬牙:“走,我们快些离开这里,不然,百里玄月那个疯女人追来,谁都别想活着。”  听到吕谷峰如此说,玲珑仙子和东离愁不敢再多说什么了,现在的确不是商议这些事情的时候了,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虽然离的有一段距离了,仍然能感觉到地面在震动。  可见百里玄月的杀伤力有多大,这个女人的法力有多么深厚。  此时百里玄月不断的催动法力,让肖以歌的几个师傅都无法招架了。  他们一边护着黑暗尊主一边反击肖凝,却发现这一阶之差,力量如此悬殊,他们联手都不是百里玄月的对手。  他们不知道,这不是差了一阶的问题,而是,百里玄月在天庭长大,她的法力根基极厚,此时更是不顾一切,所以,杀伤力极大。  再加上这是在黑暗森林,木系法术可以超常发挥,所以才让肖以歌的师傅们无法招架。  “百里玄月,你这果欺师灭祖。”黑暗尊主痛苦异常,他根本不是百里玄月的对手,而且他也知道,若不是肖以歌的几个师傅跑出来,他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北冥玉封和南月锦华站在百里玄月的身边,感受着她周身澎湃的灵力,也都情不自禁的有些惧怕了,这真的是毁天灭地的力量啊。  “对了,月儿,以歌应该找来这里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动静?”北冥玉封有些担心的问道。  一边四下看了看,现在整个黑暗森林的人都联合起来攻击百里玄月。  只是他们联手与不联手都没有什么意义,一样死在百里玄月的手里。  直到只剩下肖以歌的五个师傅护着黑暗尊主了。  “你们是想要龙戒是吗?龙戒不在他身上哦!”百里玄月瞪着肖以歌的五位师傅冷声说着:“而且现在所有人都死了,就算有龙戒,你们也得不到了。”  “你说什么?”长师傅早就心服口服了,她知道百里玄月一定不是普通人,此时更是瞪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从上面来的?”  这绝对是天机,轻易不能泄露的。  百里玄月狠狠皱眉,这个长师傅还有些见识,竟然能想到这些:“既然知道,就不与你们废话了,将他交给我,我要宰了他。”  一边说一边指着黑暗尊主,这个人从小到大都在暗害自己,当然不能留。  “凭什么?”二师傅傻劲又上来了,瞪着百里玄月,看着满满目苍痍的黑暗森林:“你真是一个小妖女,竟然毁了这里的一切。”  “老二,闭嘴。”长师傅知道他们惹不起百里玄月的,除非不想活了,即便只差了一阶,这一阶就是天,他们怎么也跨不过去的。  二师傅有些不服气,虽然闭了嘴,却还是瞪着百里玄月。  而黑暗尊主的脸色相当难看,他明白百里玄月今天不会放过自己了,而这几位高手也似乎十分忌惮她,她到底是什么来厉?  “你们想要利用龙戒飞升,投机取巧,是不会成功的。”百里玄月正了正脸色看向长师傅:“说到底,你们是以歌的师傅,我不会对你们赶尽杀绝的。”  “小丫头……”三师傅也不爽,刚要说什么,却被长师傅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见到长师傅如此,三师傅也正了正脸色,的确面前的小丫头不是一般人,竟然能抬手间毁了整个黑暗森林,这要多么强势的法力。  而且他们初次见百里玄月时,根本感应不到。  “你们只要顺其自然,都能飞升成仙的,龙戒并不一定能帮你们。”百里玄月意味深长的说着:“天上的高手,你们怕是连边儿都沾不上,我这样的,都是种花养草的!”  她这真的是实话,她的这点法力修为,到天下,根本不值得一提。  有些人还要打天宫的主意,真是不自量力了。  长师傅的脸色有些暗,他也猜出了百里玄月的身份,而此时黑暗尊主更是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恨恨瞪着百里玄月:“你不是傻子吗?怎么会……”  然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完了,他处心积虑谋划了这么多年,不过是痴人作梦,一边恨恨瞪着百里玄月,一边后退了几步。  “你才是傻子,你害死了我外公一家人,我今天就好好与你清算这笔帐,你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敢染指黑暗森林?”百里玄月冷哼,小手在空中一扬,黑暗尊主脸上的黑布便落了下来,一张狰狞可怕的脸露了出来。  他的脸上遍布着疤痕,几乎看不到皮肉。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就是人类,不是怪物。  “你是?”百里玄月也看不出来这个黑暗尊主是什么人,不过看上去受过极刑。  “我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楚家所赐,所以楚家的人该死……”黑暗尊主大声吼道:“我只是偷偷修习,他们竟然如此待我,这是凭什么?”  百里玄月也轻轻皱眉,没想到会是楚家的仇人,怪不得了。  “你走吧。”百里玄月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她也明白,楚家人已经没有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黑暗尊主没想到百里玄月还能放自己离开,有些意外。  百里玄月也想到了肖以歌,离开这么久了,竟然没有翻回来,按理说,东离弦已经死了,肖以歌体内的符也消失了。  他应该找来自己才对的!  所以,她也担心了,不想与黑暗尊主和肖以歌的五个师傅废话了。  “师傅们,龙戒在我这里,你们应该明白,谁也拿不走的,就算回了天宫,有我娘亲护着,那些上仙都拿不起。”百里玄月有意说道,让肖以歌的几位师傅死心。  他们的确是一脸的灰败,站在那里不动了。  百里玄月,北冥玉封和南月锦华快速出了黑暗森林,百里玄月能感应得到肖以歌的存在,所以一路向黑佛几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不好,那女人追过来了。”黑佛的脸色一暗,没想到这么快,咬了咬牙,一把扯过东离愁扶着的肖以歌,这可是他的人质,可以逼退百里玄月。  玲珑仙子和东离愁也有惧意,没想到百里玄月已经解决了黑暗森林那些人。  这速度也太快了。  “果然在这里。”百里玄月瞪着黑佛,脸色有些苍白:“黑佛,你放了以歌,不然,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他一定先死。”黑佛指着肖以歌冷冷说着。  他也有些惧怕百里玄月了,因为他猜不透百里玄月是什么人,能毁了黑暗森林,这要多么可怕的力量。  北冥玉封也有些急了,直直瞪着黑佛:“你是在找死,最好放了闲王。”  说话间,却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人,竟然是南月锦年,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很低调,竟然出现在这里了。  一脸的焦急:“小妹,出事了,百里姑娘也在……”  “出什么事了?”南月锦华上前,狠狠皱眉,这边已经焦头烂额了,竟然还有事情发生。  “西泠牧朝趁着你们对付黑暗森林的时间,用血祭阵法收了北冥和南月,楚洛城被困在了阵法里,我出来,也费尽了全部的法力。”南月锦年一边说一边狠狠皱眉。  显然他也看到了黑佛,更看到了黑佛手里的肖以歌,也变了脸色。  百里玄月听说西泠牧朝用血祭阵法对付三国,脸色也是一变,猛的看向黑佛:“不想死,将以歌放了。”  她也急了,西泠牧朝竟然催动血祭阵法,这要害死多少人……  真是该死。  “没那么容易,除非你答应替我夺了天下。”黑佛冷笑着,他也听到南月锦年的话了。  “不可能。”百里玄月冷哼一声,嘴角紧抿,焦急让她的脸色也变了。  “月儿!”百里玄夜浑身是血,与夜离向这边飞身而来:“快,出事了。”  看来西泠牧朝将阵法也布到了东离。  百里玄月更急了,猛的抬手,就要催动法力对黑佛动手,不想黑佛更快一步,催动全部法力抬手拍向了肖以歌,他恨透了肖以歌,百里玄月和北冥玉封,今天都在,他当然要报仇了,而肖以歌就在他的手里,他当然要先下手了。  “找死!”百里玄月怒喝一声,周身的法力雾气一般扩散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眼看着黑佛的手掌就拍到肖以歌的天灵盖,这一掌下去,神仙也救不了了。  “啊!”百里玄月低啸一声,整个人仿佛暴发了一样,周身的雾气迅速变成了红色,连长发都成了红色,天空中电闪雷鸣,一瞬间天地变色!  黑佛的手一抖,不等拍下去,便被一股气流卷走,红色的气流直接将他烧成了灰烬……  紧接着,雷声震天,东离愁和玲珑仙子都消失在气流中……  北冥玉封,百里玄夜,南月锦华,南月锦年和夜离都瞪大眼睛,直直看着百里玄月。  而肖以歌此时也睁开了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百里玄月:“月儿,月儿……”  此时的百里玄月已经走火入魔,雷声滚滚,乌云密布……  “不好,是天雷。”肖以歌大喝一声,就快速向百里玄月的身边飞来,北冥玉封的脸色苍白,眼圈有些红,颤抖着从怀中取出一支玉簪子,对上百里玄月,却迟迟不敢松开手,他知道这是对付发了狂的百里玄月,只是后果会如何,他不知道。  “月儿……”肖以歌高声喊着,却无法靠近百里玄月,随着她的发狂,周围的一切都在消失,被她的法力气流席卷……  北冥玉封脸颊上是两行清泪,一边闭了眸子:“月儿,对不起,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一边说一边用法力将玉簪子推向了百里玄月……  天雷滚滚,轰隆声不断……  却在那只玉簪子出现后,消失无踪,玉簪子更是直直刺进了百里玄月的心口,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突然一道雷劈下来,直劈在了百里玄月心口的玉簪子……  “不,月儿……”所有人都反映过来,疯狂的大喊,肖以歌更是不顾一切的扑向百里玄月,却被闪电劈了开去。  那道雷劈中了百里玄月后,仿佛消失在了百里玄月的身体里,而百里玄月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生死难料。  九九八十一道雷过后,那玉簪子竟然消失无踪了。  而百里玄月奇迹般的完好无损。  肖以歌疯了一样扑向百里玄月,将她抱了起来,眼角全是泪珠:“月儿,月儿,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北冥玉封的眼圈也是通红一片。  百里玄夜全身是血,也蹲在那里深深看着百里玄月。  不知过了多久,人们都在无声的哭泣着,百里玄月却突然睁开眸子:“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赶紧去阻止西泠牧朝。”  人们都僵在那里,互相看了一眼。  肖以歌更抬手摸了摸百里玄月,的确温热的,不像是乍尸。  “好了,我没事,咱们的孩子救了我,不然我早就被天雷劈成百花十块了,这一次我是真的惹怒了他们,我娘都没能拦住他们,不过我的宝宝直接就让他们没有办法了。”百里玄月一脸笑意,其实这话是说给肖以歌的,这可是他们的孩子。  “真的吗?太好了……”肖以歌一时间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了,就抱着百里玄月在她的额头和脸上狠狠的吻了几下。  “不过,我以后只能靠你保护着了,我的法力全被劈散了,这一次真的成了废材了。”百里玄月又继续说着,一边吐了吐舌头。  自从她到了人间就一直乱用法术,早该被劈成焦炭了,只是失了法力,这不算什么。  “月儿,我的月儿,我定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守护你,和我们的孩子。”肖以歌沉声说着,不是发誓,却比誓言更深更真。  “那,西泠牧朝怎么办?”百里玄月苦着小脸,皱着眉头:“那家伙刚刚要是也在这里,我一定废了他。”  “放心,你夫君我自有办法。”肖以歌笑了笑:“将我的玉骨扇拿来。”  百里玄月毫不犹豫的还给他,北冥玉封也取出了乾坤阵:“这是我用金身秘法与西泠牧朝换来的,应该用的上。”  随后百里玄月取了玉指印。  玉骨扇,玉指印和乾坤阵合为一体,竟然成了一方玉印!  “这是四门的玉印,有此印,四门必须服从,百里,你拿了这方玉印调集四门的高手去破血祭阵法吧。”肖以歌一身红衣,如仙人一般,轻声说着。  “我也去。”北冥玉封也站了出来,深深看了百里玄月一眼,一如继往的多情。  “对了,别让西泠牧朝死了,残了就行,方如蓉正好守着他!”百里玄月还是嘱咐了一句,一边叹息一声。  “月儿,我们计划一下婚礼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肖以歌则抱了百里玄月一脸幸福的说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