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096你说你情敌该有多少?

096你说你情敌该有多少?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25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家村坐落在青城山附近。  村子比较落后,田亩占了大半面积。  苏爸爸带着殷时修把车子停到了最近的一个小区停车场。  苏妈妈看着殷时修的车子,有点担心,  “没事干,开什么宾利出来……”  殷氏集团在成都有个子公司,他这车是从公司开出来的。  殷时修看出苏妈妈担心的点,忙道,“没事的,这车装了卫星定位和自动报警系统。”  “……”  苏妈妈扬了下眉,没再说什么。  “哇塞!这么帅,小殷啊,能不能给我这车也装一个啊?”  苏爸爸嘻嘻哈哈的凑了过来。  “装你个大头鬼,就你那车,偷了能值几个钱?”  苏妈妈白了苏爸爸一眼,嘀咕了句。  “老婆,你怎么这么说啊……”  殷时修拎着几个礼品盒和苏小萌跟在后边。  到了苏家村门口,殷时修明显愣了一下,眼前是九曲十八弯的小路,水泥路虽然铺着,但有些路面已经裂开,不是很平整。  从村口走进去还好,但再深入,殷时修只见水泥路面越来越窄,最后彻底没了水泥路的影子。  这两天天气虽然晴朗,但也很潮湿,小路上的泥湿哒哒的,还没走几步,殷时修脚上那双皮鞋,就已经沾了厚厚一层泥土。  最要命的是,他看着苏小萌倒是十分轻巧的跑在前面,她的运动鞋虽然也沾了土,但没他这么严重。  这一步走的比一步沉重……  他想开口,但又觉得开口很是丢人。  结果皮鞋上的泥土是越来越厚,刚想蹭掉一点,脚一用力,鞋子直接丢了出去……  “……”  殷时修懵了。  最先察觉到他窘境的人是苏妈妈,但即便是苏妈妈,转头看到殷时修光着一只脚,鞋子被甩到三米开外的地方,也是愣了一下,而后突地就笑了出来!  苏爸爸和苏小萌闻声,转头——  “噗哈哈哈!”  “哈哈……小殷啊,不用脱鞋子的啊!鞋子到沟里面沾点水,沾点水就不粘了!哈哈哈!”  “……”  殷时修窘迫,只能无奈道,  “这路还真挺难走。”  看着远处的那只鞋子,他也只能就着袜子踩在泥上去捡……  “叔,你别动啊!”  苏小萌见他穿着袜子的脚要落地,忙道。  殷时修抬眼,只见苏小萌捡起他的鞋子,又轻巧的朝他跑了过来。  正准备蹲下去把鞋底放在沟里清一清,手就被人拽住。  “我自己来。”  殷时修看着她,眼里全是温柔,“帮我把东西拿着。”  说完,他那只只穿了袜子的脚还是落在了泥面上。  苏小萌一愣,“叔……”  殷时修有些笨拙的清了下鞋底,另一只脚也沾了点水,这才重新拿过小萌手里的礼品。  “走吧。”  “……哦。”  苏小萌看着他就那么穿上了鞋子,心里突然就有点愧疚。  她知道他有洁癖的……  “叔,就这么一小段路,可能难走了点,我爷爷家那边很干净的,也都是水泥路。”  她忙抬头对殷时修道。  殷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事,我带了换洗的袜子和衣服。”  苏小萌冲他笑笑,“我奶奶自己晒的香肠特别好吃,我每年过来,一个人就能吃两大长条!”  “慢点儿,路滑。”  “你真像个老人家,你看,我们都快被我爸妈甩出几十米了!”  “……”  殷时修无言以对。  在英国,就算是去一些田地,大多数也都是非常现代的庄园,像这样,完全乡土的农村,他是真没来过。  看苏妈妈的样子,似乎也没打算照顾他什么。  约莫走了七八分钟,总算是过了这段泥路,殷时修的鞋子也已经一塌糊涂,身上的大衣也沾了不少灰土。  他正以为这恐怕已经是他最狼狈的模样,却不料,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苏小萌没说错,她爷爷家还算干净,一幢小三层老楼,瓷砖地板都没装,像城里的毛坯房,但收拾的还算整齐。  他们到的时候,苏家其他人也都到了!  扑面而来的四川本地话,一下子就在耳边炸开。  苏爷爷一见小儿子回来,忙拄着根拐杖迎了出去。  “爸!我们回来了!”  苏爸爸笑道,正准备上去给父亲一个拥抱,只见苏爷爷拄着拐杖不是很利索,却很快的绕过苏爸爸,而后很是宠溺的喊了声,  “小萌萌啊!”  “诶!爷爷!”  苏小萌忙跑上去,把爷爷抱了个满怀,“爷爷新年好啊!”  “你可回来了,在北京念书怎样?有没有人同学欺负你啊?”  “没呢!北京特别好!”  “……”  苏爸爸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见穿着新棉服的老母亲出来时,他又忙喊了声,  “妈!我——”  “小萌萌小萌萌!快到奶奶这来!诶哟喂,想死奶奶了……”  “……”  苏爸爸手又僵了一下。  他到底是不是这老夫妻的亲儿子?  “好了,你还吃你女儿的醋不成?”苏妈妈凑过来,笑道。  每年都这样,两个老人家都特别偏爱萌萌。  “……”  苏爸爸叹了口气,见着站门口的小妹和妹夫,打了招呼。  苏小妹有两个孩子,男孩叫杜谦,十二岁,女孩叫杜晴,八岁。  苏妈妈给了两小孩一人一个红包。  “嫂子,你客气了!”  “应该的,给孩子买点零食吃。”  “谢谢舅妈!”  杜谦和杜晴也特别懂事,嘴也甜的很。  “嫂子啊,那男人是……”  苏小萌和殷时修的事情,苏妈妈只和苏爷爷还有苏奶奶提了,也就是听苏奶奶和苏爷爷的语气,似乎并不生气,她才会带殷时修过来。  但其他人,估计还不知道。  苏妈妈看了眼那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男人,抿了抿唇,而后笑道,  “我准女婿。‘  ”噗——咳咳!“  一旁正喝茶的杜凡,也就是苏小妹的丈夫,一口茶就这么不着调的喷了出来。  苏小妹瞥了他一眼。  杜凡忙收起眼里的惊讶,有些结巴道,“这,这么小就要嫁出去啦?”  “小萌长大了,她也愿意,我们做家长的,也没什么可反对的。”  “也是……比起那些城里三十好几都嫁不出去的,早就早点了!看那男的,还挺体面的,做什么的?”  “做小生意的。”  “应该很能挣钱吧?”  “一般而已,也就普通人。”  苏妈妈淡淡道。  “看起来比小萌大不少啊……”  “……恩,还好……”  “其实老夫少妻也没什么。”  “……”  苏妈妈知道苏小妹没有恶意,但……  深吸口气,微笑,“他不老。算不上老夫少妻。”  “哦,哦哦!”苏小妹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忙应道。  “……”  另一边。  苏奶奶和苏小萌亲热后,便把视线移到了殷时修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便笑的有点合不拢嘴,  “这……就是孙女婿啊?长得真俊啊!”  “奶奶,您好。”  相较于苏奶奶的热情,苏爷爷对殷时修的态度就显得冷淡多了。  “都进屋坐吧。”  苏小萌掺着奶奶,殷时修站另一边,微微伏下了腰,即便如此,苏奶奶还是要把脖子仰的很高,一边走一边问……  例如今年多大了啊?  和小萌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家里几个人啊?  是做什么的啊……  等等等等。  苏小萌听得都烦了,但殷时修还是很耐心的样子。  有时候她看着殷时修真觉得神奇……  明明是完全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却似乎很能融于她所处的这个世界。  看着他伏下腰以配合奶奶相对矮小的个头的模样,她会觉得……这男人真帅。  那袜子都还没来得及脱,鞋子也都沾着泥,而大衣上的灰土也没能掸去……  这一刻,她很难把他和那个公寓一天要让人打扫至少两遍的殷时修重叠。  是他适应力强,还是他在委屈将就呢?  “不给不给!”  “晴儿,别乱跑!”  苏小妹话音刚落,杜晴便撞进了殷时修怀里,手上那一杯可乐就这么全数喂到了殷时修身上……  “啊!对不起啊,这……”  苏小妹忙道!  可这会儿,苏小萌竟有点说不出“没关系”这三个字。  看着殷时修这狼狈的样子……  “没关系。”  殷时修摆了摆手,而后把杜晴扶稳,揉了揉她的头,“撞到头了么?”  杜晴见自己闯了祸,表情很是害怕,但对上殷时修温和关心的神情……  “没撞着没撞着!”苏小妹忙把杜晴拉开,“侄女婿,真不好意思,我让我老公拿衣服——”  “撞到了……”  苏小妹这边满怀愧疚,话还没说完,只见杜晴小手捂着自己额头,面带哀怨的巴巴盯着殷时修,喃喃道。  苏小妹一愣,“撞到了?”  杜晴看了也没看苏小妹,便重新走到殷时修跟前,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额头,用水汪汪的眼看着他,“哥哥,撞到了呢……”  “……”  殷时修蹲着,揉了揉她的额头,“这里么?”  “唔,恩。”  杜晴点头。  “好点儿了么?”  “唔……米有……”  “……”  “哪儿撞到了?哥看看。”  杜谦凑过来,刚要去拉杜晴,只见杜晴往殷时修怀里一钻,撒娇道,“就是撞到了呢……”  “……”  一旁的苏小萌,慢慢好像看懂了什么……  深吸口气,“晴晴,别撒娇了。快松开——”  “我没有撒娇,哥哥,你再摸摸,是不是起包包了啊?”  说着,杜晴拉过殷时修的大手便往自己额头上摸去……  “杜晴,别闹了好么?”  苏小萌觉得心头火在“蹭蹭”的往上窜。  “我没有闹啊姐姐,真撞着了。”杜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看向苏小萌。  “……”  殷时修的胸是铜墙铁壁啊,能把你这脑袋撞出包来?!  苏小萌忙看向姑姑。  苏小妹有点尴尬,这丫头这么能装,到底是像谁?!  “晴晴,哥哥被你弄了一身脏,你让哥哥去换个衣服好不好?”  “哦,好。”杜晴特别乖巧的点了下头。  苏小萌这才吁了口气,而后却见小丫头主动牵起殷时修的手,  “哥哥,我带你去换衣服。走吧。”  “……”  “……”  后来,苏小萌当然没让那小色丫头得逞,瞧那年纪小小,装的一脸单纯的样儿,竟然惦记上她男朋友!  不能忍!  她带着殷时修进了爷爷奶奶的房间,锁了门。  “叔,你是不是还挺乐的?八岁的小丫头都被你迷得团团转。”  苏小萌背对着他,一边在衣橱翻着衣服,一边酸溜溜道。  从包里拿了他的袜子,然后找了件虽然干净,但已经洗到发旧的毛衣,他这外套肯定也是不能穿了,苏小萌又拿了件比较大的羽绒服出来。  抱着两件衣服,一转身便对上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跟前的殷时修。  他脸上带着戏虐的浅笑。  苏小萌皱眉,“还不快换衣服?”  “帮我。”  “啥?”  “我说……你、帮、我、换。”  “你是没手还是——”  “你不帮我,我就不换。”  “叔,有没有人说你有时候很会耍无赖啊?”  殷时修摇头,“没,大概全世界只有你会说我耍无赖。”  他轻笑着,拉过苏小萌的手,带到自己的衬衫扣子上。  苏小萌手缩了一下,而后又仔细一想,不就是伺候他换件衣服么……能有啥?  盯着他的衬衫扣子,一粒粒解的无比专注,看笑了殷时修。  他搂着她的腰,  “小萌啊,你说这怎么办?”  “……什么?”  “八岁的小丫头都这么喜欢我,你说你情敌该有多少?”  苏小萌抬眼瞪他,“你怎么知道八岁的小帅哥就不喜欢我?”  “丫头,那有没有人说过,你和个八岁小丫头较劲的样子,很可爱?”  “……我哪有和那毛丫头较劲?!”  “……”  苏小萌这一吼,立马就有点先声夺人,掩饰心虚的嫌疑。  瞥了殷时修一眼,  “不和你争。快换上,别着凉了!”  苏小萌脱掉他身上的毛衣和衬衫,赶紧把爷爷的衬衫和毛衣递给他。  “唔……我知道你有洁癖,但我爷爷也很爱干净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殷时修三两下把衣服穿上。  不舒服肯定是有的,从小到大就没穿过别人的衣服。  “唔……好像小了点。”  苏小萌看着套在他身上紧巴巴的毛衣,很歉疚的样子。  这丫头在想什么,殷时修明白得很,所以心里才觉得特别满足。  拉过丫头,让她搂着自己的腰。  “看着那八岁的小丫头,我就在想……等我们的孩子出生,长到八岁,会不会也这么可爱?”  “……”  苏小萌心一紧。  “如果是女孩儿的话,像你多一点会比较好,灵气动人,惹人爱。”  “……说这些干嘛?反正以后孩子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  苏小萌松开他的腰,从他身边走开。  情绪蓦然就低落了下来。  “穿上羽绒服就出——诶?”  苏小萌还没来得及去拉门,人就又被拽回来了。  殷时修坐床上,把她扯到自己腿上。  “陪我在里面坐一会儿,外面好吵。”  “……”  苏小萌看了眼略显疲惫的某人,低着头抠着自己的手指,嘀咕了句,  “你没来过农村吧?”  “……英国的那种大庄园算不算啊?”  “有这么湿的泥路么?”  “唔……没。”  “那就不算来过农村。”  “……哦,那就没来过。”  苏小萌继续抠着手指,小声道,“我爷爷奶奶没念过书,我爸爸念完高中也没念书了,然后我姑姑一直生活在农村……哦,我三爷爷家有个高材生,还在市里做干部呢!不过……他不怎么和我们亲近……”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虽然都没念过什么书,都是农村人,但是他们人很好!真的!  苏小萌一脸认真的看着殷时修,生怕他不相信,还加重了语气!  殷时修看着她,良久,问,  “你怕我看不起他们?”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继续抠着手指甲,点了点头。  殷时修凑过去,突然就亲了下她的嘴。  苏小萌眨了下眼,而后皱眉,“我在很认真的和你说话!”  “我也很认真的在听。”  他哑着声抵着她的额头,笑道。  “你一点儿都不正经!”  “小萌……你说的没错,我是没来过农村,尤其还是这么不发达的农村,长这么大都没这么狼狈过。一路走过来,野狗野猫到处乱窜,牛车拉过后的那味道,也让我受不了,穿着沾泥的袜子,皮鞋粘那么厚一层土!这是光想就能让我后背发寒的事情。”  “而且你爷爷似乎还不待见我……那小丫头把可乐泼我一身的时候,我其实很想发飙来着的。”  “……”  “我有洁癖,所谓洁癖不单单是爱干净那么简单,还会带着点强迫症,脏,乱,不整洁,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我的情绪……所以这“苏家村”于我而言,已经足以称得上“可怕”了。”  “那你怎么没有发飙啊?”  “我只要一想到……那丫头是你妹妹,一想到,即便是这样“可怕”的环境,也有你很喜欢的爷爷奶奶,我就没情绪了。”  苏小萌抬眼瞄了他一眼,心里甜的要命,以至于没能绷住这份偷乐,咧开了嘴。  “放心了么?”  苏小萌点了点头,而后也亲了下殷时修的唇,“那让你受委屈啦!”  “我以为……你会用更加激烈更加热情的方式……弥补我。”  “这是我爷爷奶奶家呢!”  “我知道,我还穿着你爷爷这也不知道是几十年代的厚重羽绒服呢!”  “这是我爸去年给他买的!哪里有几十年代啊!”  小萌不乐意道。  “什么时候你也能给我买一件好看点儿的衣服?”  “唔……看你表现,我考虑考虑吧!”  苏小萌扬眉道。  两人还真就在房间里磨到了快吃饭,才出来。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但是吧……这话在殷时修身上不适用。  即便是老年人羽绒服,他也穿出了时尚感!  苏小萌为此,还夸了他呢!  “哥哥,你怎么换个衣服换的这么慢啊?”  杜晴又凑了过来,仰着小脑袋问道。  “晴晴,过来坐,吃饭了!”  苏小妹忙道。  “唔……我要和哥哥坐一块儿。”杜晴忙拉住殷时修的手。  苏小萌深吸口气,好心情又没了。  “晴晴!”  “诶呀!爸爸,你不能强迫我坐到你边上!”  “……”  杜晴还是被拎走了。  苏小萌又冲殷时修挤了个鬼脸。  “小萌萌啊,你妈妈和我说你这怀的是双胞胎啊!”  苏奶奶走过来,笑嘻嘻问道。  苏小萌点头,“恩,双胞胎呢!”  她一直为这事自豪着呢!  “不错啊!孙女婿!挺有本事的啊!”  苏奶奶眉眼都笑开了,说这话的时候,抬手拍了一下殷时修的屁股!而后便从殷时修身后绕到了主位上。  殷时修当时只觉臀部肌肉一紧!  而后僵硬感蔓延至四肢甚至是指尖……  原来,于殷时修而言的这份“可怕”远远没有消失。  他恐怕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料到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举动。  苏小萌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看了眼神情僵住的殷时修,而后低头,终于还是没忍住,差点笑抽过去!  殷时修深吸口气,好半晌,肌肉才放松下来,瞥了眼那边乐到不行的某人。  他眉头微微扬着,不动声色的伸手狠狠抓了一下苏小萌屁股上的肉!  只抓了一下,便松开了,而后没事人一样坐下来。  这下轮到苏小萌浑身僵硬了!  可惜的是,她没有殷时修那么能装!一张脸是红到了耳朵根!  很想打人,但又生怕会被别人发现,这一闹,她也就不用做人了,苏小萌只得吃着闷亏,坐下来,开始夹菜。  只是他们之间的这小动作,没逃开苏妈妈的眼,但她也只当是没看见。  毕竟……这样的举动在农村,就会显得没教养和不检点了。  正打算坐下,她只觉自己的屁股也被人轻拍了一下!  那股子完全属于调戏范围内的力道,让苏妈妈单眉挑起,冷着眼侧首,只见某罪魁祸首还特别洋洋得意。  苏爸爸也就是不经意瞄到了殷时修的举动,又见女儿红着脸的样子很好玩,不由得,也想看看自家老婆的反应。  满心期待的看着她——  “啊——!”  苏爸爸猛然一声尖叫,让刚落座的人都吓了一跳,一双双眼睛全数看了过来!  苏妈妈也学着那些人的表情看向他,“你咋啦?鬼叫什么?”  苏爸爸动了动自己险些被踩断的脚趾,坚强道,“没,没什么……吃,吃饭!”  “……”  这顿饭吃的很热闹,尽管殷时修并没有吃多少。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和一个打扮很贵气的女人走了进来。  一时间大家都停下了筷子……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